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桃花舍主人:一位九旬老人回忆在长津湖战斗期间的经历和见闻

时间:2022-01-27 00:10:18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桃花舍主人    点击:

图片25.jpg

抗美援朝开始时,我是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炮兵第十六团二营六连二排四班班长。西元1950年,大概是11月中旬,我团从吉林的临江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上级给我团的任务是配属九兵团第二十七军,向长津湖进发。当时我们当然不知道,我们要赶去参加的就是现在国人皆知的长津湖战斗。

过江后,一路行军,我们看到沿途的村庄被炸得没有一间完整的房舍,只有一片片冒着残烟的废墟,见不到一个老百姓。这凄惨的场面激发了我们对敌人的仇恨,也使我们切身领悟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意义。

行了一段路,天暗下来了,部队宿营。我们班的战士们挤在一个稻草堆里,度过了进入朝鲜后第一个寒冷的夜晚。

第二天,部队沿着公路上山。说是公路,实际上是乡村沙石路,路面很窄,左边是山坡和树林,右边是深沟。出发不久,天上就下起雪来,越下越大,纷纷扬扬,很快就铺满了树林和路面。

我们营的炮都是缴获的日军一零五毫米榴弹炮,铁制轮子,炮身很重,由八匹骡马牵引。路面结了冰,骡马的铁掌和大炮的铁轮不住地打滑,要由一个战士在前面牵引着马,其他战士在炮的两边和后面推动、护卫,行走极为缓慢、艰难,还很惊险——我看见路边深沟里有翻下去的汽车残骸。

艰难行军大概两个多小时,指战员们都累得够呛,连里下令原地休息五分钟。我班战士唐锦贤坐在背包上休息,五分钟后却站不起来了,经查看,是脚被冻伤了。唐锦贤是广东人,他成了我团在抗美援朝中的第一名伤员,被送回国去了。大家吸取了教训,以后休息时就不停地活动身体,手舞足蹈。

风雪交加,行军困难,我们走了整整一个上午才到达山顶。

到山顶时,雪暂时停了,下山的路也相对好走些了。我们正想着加快行军速度,却听到南边天空传来嗡嗡的发动机声,是敌机向这边来了!我们立即把骡马和大炮拉到路边山坡的树林里隐蔽好。我趴在林间雪地上,透过树枝观察天空,只见几架敌机飞来,飞得很低,能看清机舱里的敌飞行员。有一架敌机甚至从架在两边山坡树梢上的电线下面钻了过去,真是够猖狂的!

下山后来到一个山谷,我看到路边有不少被打残烧毁的敌军汽车,到处是敌军丢弃的弹箱、衣物,显然,二十七军曾在这里痛击过敌人。

天又晚了,我们在这里宿营,大家折来树枝,用手捧雪,把大炮伪装起来。在这过程中,我的左手手掌竟然被冰冷的炮管粘住了,心里一急,一用力,拉开了,手掌好一阵疼,但幸好并没有撕破皮肤。

天亮后,传来上级命令:炮十六团尽快赶到下竭隅里。我们加紧行军,但雪深到人的膝盖,行走困难,更不用说马匹和大炮了,只能靠人蹚雪,为炮车开辟道路,加上敌机常常来袭扰,行军速度快不起来。听着前方隐隐传来的枪炮声,大家心急如焚。而到这时,部队的粮食也不多了,我们主要靠捡拾前面步兵部队遗下的土豆充饥。大家仍然斗志昂扬,坚持行军,互相鼓励说:快走,去支援步兵老大哥。就这样赶了一段路,到天黑才在一处山间小盆地停下休息。

次日,部队早早就出发了。行不多久,隐隐听到了敌人轰炸机的声音,突然,从两边山头上升起几颗绿色信号弹(后来得知是南朝鲜特务给敌机指示轰炸目标),领导们立刻警觉起来,下令部队赶紧把马匹、大炮隐蔽在树林里,人员全都进入山坡上由步兵挖出的防空洞里。

我们刚刚隐蔽停当,十几架敌机就隆隆地飞临我们所在的小盆地上空,盘旋,轰炸,俯冲扫射,一时间地动山摇,震耳欲聋。

敌机整整闹腾了几个小时才飞走,部队清查情况,发现人员没有伤亡,但马匹被炸死炸伤十几匹,其余的都惊散了,炮也有损坏。最大的问题是,我团的一营、三营装备的是三八野炮和小炮,没有了马匹,可以靠人来推拉背扛,而我们二营的一零五榴弹炮属于重炮,没有骡马牵引,更不能指望有汽车来拉,失去了机动能力,显然无法去参加战斗了。团领导当机立断率领一、三营继续前进,命令我们二营原地待命。

我营停止了一天后,接到上级指示,要我们把重炮留在原地交给后续部队,全营立刻出发跟进,参加打扫战场,并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补充一、三营。

激战过后的战场,漫山遍野都是我军击毁或敌人遗弃的汽车、坦克以及乱七八糟的杂物。我们把还能发动的汽车开走,被毁的汽车则收集其零件和轮胎,交给后勤运输队送回后方。我看见一个山坡下有一处临时开辟的简易机场,还有一架小飞机,机翼是帆布做成的,机身上满是枪眼,轮子也被打爆了。看来这是敌军的一个物资转运站,有几辆汽车上还装着满满当当的皮靴和毛袜。奇怪的是那毛袜,看上去完好,手一拿却成了灰,原来是被突起的大火迅疾地烧掠过。

我们一路打扫战场,跟进南下,来到黄草岭。

黄草岭是敌人南逃的必经要道,也是我军阻击和追歼敌人的要点,激烈战斗的痕迹比比皆是。岭上多是低矮的灌木,在树间雪地上发现了几具我军战士的遗体,我们用白布将他们小心地包裹起来,由运输队后送。敌军尸体更多,有的倒在车厢里,大多数躺在车辆四周,横七竖八,让人想象到当时在我军的突然打击下,敌人大兵惊惶失措,不顾一切地纷纷跳车企图逃命的场面。有一个敌人士兵直直地站在汽车驾驶室门旁的踏板上,被冻僵了。岭上岭下,路边沟里,到处是击毁、翻倒的敌人汽车、坦克,以及敌人丢下的枪支弹药。山坡的雪地,大都被践踏成黄泥浆,或被战火熏黑,有的却还保持着洁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们一边打扫战场,一边循着枪炮声向南跟进,都期盼着加入一、三营去参加战斗。但到了长兴郡,上级通知说敌人已经从海上逃跑,战斗结束,令我营就地驻扎。

长津湖战斗,我九兵团付出重大牺牲,阻止了敌人的进攻并最终击溃了敌人。现在想来,如果当年我们二营的十二门重炮能够投入战斗,就能有力地支援二十七军的步兵老大哥,给敌人更沉重的打击,并减少步兵老大哥的伤亡。对我们二营的指战员来说,未能在长津湖战斗中发挥作用,这是终生的遗憾。

回忆参加长津湖战斗的经历,印象最深刻的是漫山遍野厚厚的积雪,以及寒冷、饥饿,和像麻雀群一样的敌机。面对困难和凶恶的敌人,当时的我们充满着胜利的信心;同时,我们没想到要回来,随时准备为祖国而牺牲在朝鲜。

(此文由老人口述录音整理而成)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ls/2022-01-27/7356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2-01-27 00:10:18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