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宗河:寻亲男孩刘学州被逼上绝路,无良媒体难辞其咎

时间:2022-01-25 00:11:35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宗河    点击:

寻亲男孩刘学州,服药自杀,经抢救无效,已经去世了!

这是一件亲者痛,自私冷血者快,无良媒体们赚得盆满钵满的人间惨剧。

他在微博中发布的最后的消息是跟这个世界告别的遗言,是回顾自己一生的回忆,是向亲人交代后事的善良和感恩,他说:“我的账户百分之五十的继续是我自己上班挣来的,这些留给我的姥姥姥爷,因为他们两个只有我的舅舅了,这些虽然很少,但是我希望我的姥姥姥爷可以不被世俗所包围,希望他们余生可以放下一切,好好的弥补一下自己。我的爷爷奶奶还有很多孩子,所以,爷爷奶奶不要怪我呦!你们也要注意身体。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也是很多网友自主我的,委托我的舅妈,替我捐给‘石家庄市孤儿院’,给那些小朋友们买一些漂亮哒衣服和好吃的。替我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很感谢这一生遇到的所有关心我的人,也和你们说一声抱歉,我辜负了你们。”

图片1.jpg

如果时间能拨回到寻亲开始之前的那天,我相信刘学州一定不愿再寻找他的所谓“亲生父母”,因为他们恶毒的心肠如蛇蝎一样,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宁,不惜一切的诋毁来寻找亲情安慰的亲生儿子。

如果时间能拨回到寻亲开始之前的那天,我相信刘学州更不愿意选择那帮无良媒体来“帮助”他,因为这些豺狼从来都没有想过能够真正给他帮助和温暖,更不关心真相,它们追求的只有流量和“刘学州寻亲”话题背会的财富密码。为了利益,它们乐此不疲地做谣言的放大器,马不停蹄地制造一个又一个突破道德底线的新闻标题。它们是披着人皮的吸血鬼,是毫无底线的人血馒头贩卖机。

生身父母,为何两次抛弃他?

从一开始,我就关注到刘学州寻亲事件,一直没有评论是对结局还有些许美好的期待。我想到了现实是残酷的,可是我没想到这现实能残酷到如此地步。刘学州这短短的一生,没有感受到来自亲生父母的任何温暖,却遭受了他们两次无情地背叛和抛弃。

刘学州说,亲生父母是在未婚情况下生下他的,在他才三个月大的时候,就把他给卖了,卖的钱当成他们结婚的彩礼。而刘学州的养父母,是从山西大同的一家饭店将他买来。本来这一家很幸福,直到2009年,养父母因烟花爆炸去世,不得已,他随(养)姥姥姥爷一起生活,(养)爷爷奶奶也会给予抚养费用。后来,刘学州考上了大学,在河北石家庄一所专科学校读大二,平时会兼职打工,虽然辛苦,但基本可以满足自己的学习和生活所需。小日子,过得充实,且未来看起来还很不错。受孙海洋寻子成功、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子孙卓而一家团聚的影响,2021年12月6日,刘学州在网上发布寻亲视频,12月15日,山西临汾警方通过DNA比对找到了刘学州的亲生父亲,12月27日,刘学州在石家庄见到了生父丁某。

图片2.jpg

刘学州的亲生父母其实已离婚多年,分别组建家庭。2022年1月初,刘学州又前往内蒙乌兰察布与亲生母亲见面,见面后他还表示“特别开心,妈妈一整天都拉着我的手”。刘学州还称,亲生母亲想让他在这边一起过完年再回去。这时的刘学州还是朝气蓬勃,对未来美好的生活充满着向往和憧憬的。

而在刘学州对他的亲生父母傻乎乎地表达了想要一个家的想法之后,事情开始起了变化。他所说的家,是亲人和亲情,但是就是他的这一简单的想法,没想到却促使他的亲生父母后来的翻脸和攻击,甚至直接污蔑他是想要房子,还骂他是白眼狼,是卖惨成功的网络乞丐,甚至是直接拉黑微信,不想再有任何瓜葛。

图片3.jpg

图片4.jpg

面对来自亲生父母的无端指责和抹黑,面对无良媒体的添油加醋,2022年1月17日,刘学州发微博澄清,表示他只是想要一个家,可是他的亲生父母却声称这是在逼他们。刘学州在微博里说:“虽然我没有接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但是我接受的学校和老师的教育,都有教给我怎么做一个明事理的好孩子。”他还感叹:“真的让我三观稀碎。幸好你们翻脸这么快,不然让我陷进去就完了。”

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得了无良媒体们的继续表演。

1月18日起,几家长期执着并擅长炒作的无良媒体,似乎嗅到了这场闹剧背后巨大的流量和商业利益,它们开始集中热炒所谓的刘学州逼亲生父母买房子一事。刘学州的亲生父母也不失时机的给这些无良媒体递刀子,提供声讨刘学州的炮弹,以洗白自己。

这一切似乎是要用舆论来活埋刘学州,它们全都是为了利益,他们为了利益践踏人伦道德,甚至刘学州的亲生父母是有罪的:

首先是遗弃罪、贩卖儿童罪。刘学州不是被拐卖的,而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他亲生父亲拿卖掉他的钱来做彩礼。

其次是诽谤罪,他的亲生父母和无良媒体在网络上传播谣言,散布虚构事实,说儿子是“网络乞丐”,造谣刘学州“要钱买房”、“威胁父母离婚”,贬损刘学州的人格,破坏他的名誉,煽动网暴刘学州,这也是导致刘学州轻生的主要原因。

无良媒体都干了些什么?

有自称是某报融媒体官方账号的“某某视频”,发布视频《寻亲男孩刘学州生父称不想听狠话:愿提供学费生活费,买房做不到》:

图片5.jpg

“某某新闻”更是发表文章,替刘学州生父洗白,说第一时间就前往相认,并且给予了5000元钱来补贴刘学州的生活,而对两次抛弃刘学州的事实只字未提:

图片6.jpg

此文一出,被众多网站和营销号转载:

图片7.jpg

图片8.jpg

图片9.jpg

在如此多的无良媒体和营销号的公然造谣与攻击下,刘学州开始从一个寻亲的不幸少年,变成了逼亲生父母买房的白眼狼。1月19日凌晨,看到报道的刘学州转发红星新闻的报道时称“看到以后真的无语……”刘学州还忿忿不平地反问他的生父“我什么时候要求在河北买房??”“什么时候要让我与你同住了?”最后他无奈地怒斥生父:“把卖我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图片10.jpg

这样有流量的事件,怎么能少了大名鼎鼎的某报?某报一上来就用刘学州亲生母亲的话做标题《拉黑只是想重新获得平静生活》,来指责刘学州给他亲生父母造成的“生活不能安宁”,并编造刘学州多次要求亲生父母为其购房,甚至还声称刘学州威胁、强迫他们分别离婚:

图片11.jpg

某报单方面采信刘学州生母的话,恶意发挥成文,着实重创了刘学州内心!刘学州在其微博惊讶而又气愤地质问说“想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天呐,惊掉了下吧……早知道你们这样颠倒黑白,当时就不应该去,去了连家门都没让我进,还在采访里说让我和你一起住!我的天!怎么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来这些的?”:

图片12.jpg

某报在给刘学州扣上“逼生父母买房、威胁离婚”的罪名之后,并未就此罢休,甚至还有些不过瘾,于是它们又制作了一期视频《寻亲男孩刘学州被生母“拉黑”,这场闹剧不该以悲剧收场》,视频中,女记者仅凭刘学州亲生父母单方的话,就言之凿凿地指责刘学州“刚认亲就想要房子”,甚至称刘学州寻亲是“闹剧”,是“人伦闹剧以悲剧结尾”:

图片13.jpg

图片14.jpg

图片15.jpg

图片16.jpg

图片17.jpg

某些无良媒体,真是缺德无底线啊!做贼心虚的某报目前已经删除了这段视频。不过其它平台转载发布的仍然还挂着。

在无耻的亲生父母的污蔑之下、在无良的媒体的恶炒之下,这时一波接着一波的网络喷子开始对刘学州这个未成年大学生开始了网暴、围攻:

图片18.jpg

图片19.jpg

现在无良媒体们删了文章,关闭了评论,开始装聋作哑,甚至它们和它们的拥趸们改头换面,装起了理中客,说什么“不要继续网暴”。那么当初仅凭刘学州亲生父母的单方面信息做标题党新闻,煽动舆情,网暴刘学州的人是谁,那时候你们是多么的热情高涨啊,什么“要钱买房”,什么“威胁父母离婚”,你们做这样的报道前核实过消息吗?你们采访过另一位当事人刘学州吗?为了吸引眼球、造成“反转”以获取流量就迫不及待发出不负责任的谣言,这是媒体应该有的行为吗?

1月22日晚上,不堪网暴的刘学州在其微博上发布截图,指遭到了一个团队的网暴

图片20.jpg

请问这个团队与无良媒体是否有关?还是为了利益单独作案?

1月24日0点02分,刘学州在微博发布遗嘱,回顾了自己的“一生”,这个苦命的孩子,一出生就被父母卖掉当彩礼,4岁时养父母双亡,初中之前一直在遭受校园欺凌,还受到田老师的猥亵。可是他却坚强地活着,考上大学,靠打工养活自己。这个苦命的孩子,只是心里想要一个家,才在网上寻找亲生父母,结果亲生父母却极其自私,颠倒黑白污蔑他,造成他被网暴。而他寻亲导致养父母村里的人贩子被抓后,更有人贩子的亲友组队对他进行造谣、攻击。

在这封“遗书”中,刘学州甚至把有好人资助他的钱留给孤儿院,临死前还想着把爱心传递出去。刘学州在遗书上说:“把痛苦倾诉到大海中,你把生命留给这个世界。”“阳光照在海面,我也归于大海。从这里结束自己的一生,也带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最终,这个苦命的孩子无法承受罪恶的网暴和残忍冰冷的现实,在美丽而温暖的三亚,在大海边和沙滩上,选择自杀。

图片21.jpg

吃刘学州人血馒头的无良媒体劣迹斑斑

图片22.jpg

说到“某报”,它的“丰功伟绩”实在是太多了,汤兰兰事件中引导舆论攻击受害者;慰安妇事件中未经同意公开老人身份、捏造受害情节;为731部队和侵华日军细菌战洗地;2019HK事件中为XX歌手站队;2020年美国骚乱中,大搞双重标准,说“任何时候暴力都不是靓丽风景线”……还有,2017年7月中印洞朗对质期间,某报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用叉子扎着五角星形状的西瓜阴阳怪气,其险恶用心可见一斑!

《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于2011年11月就出台了,其中明确规定:“开展批评性报道至少要有两个以上不同的新闻来源,并在认真核实后保存各方相关证据,确保新闻报道真实、客观、准确。”

《未成年保护法》第49条规定:“新闻媒体应加强未成年人保护方面的宣传,对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进行舆论监督。新闻媒体采访报道涉及未成年人事件应当客观、审慎、适度,不得侵犯未成年人的名誉、隐私和其他合法权益。”

公知们常说,大雪崩来临,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这场刘学州自杀的“雪崩”,从头到尾,都是刘学州自私的亲生父母、冷血嗜金的无良媒体以及长期被无良媒体洗脑的公知粉一手造成的。或者说刘学州的不幸自杀身亡,它们,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结语

据媒体报道,刘学州那条微博遗言发布后,不少网友纷纷留言劝慰。担心他轻生,有的评论已经报警。很快,刘学州的舅妈从粉丝群中看到刘学州微博截图后,立刻给他打电话。“刘学州将我的备注改成了‘妈’,所以接电话的好心人以为我是他妈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学州把舅妈当做了亲妈,那是他对世界最后的美好回忆,感谢收养他的那家人,感谢他的舅妈让他感受到了爱和温暖,人间很值得,这样的傻事是不该做的!

图片23.jpg

刘学州是个优秀的孩子,他报名参加抗疫志愿者,获得过优秀学生会会长、优秀青年志愿者等证书,他有一屋子贴满墙面的奖状,他本应该像其他同龄人一样,完成大学的学业,找份工作,然后组建自己的家庭,那样的生活一定会很美好。但是,他对亲情太渴望了,他毕竟还未成年,在自私的亲生父母和嗜血的无良媒体的双重打击下,在长期浸淫于无良媒体的公知粉的网络暴力之下,他被逼上了绝路。这是非常让人痛心的事!

愿天堂没有这样的父母和媒体!安息!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zz/2022-01-25/7352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2-01-25 00:11:35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