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聊聊宋姓教师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言论

时间:2021-12-20 00:05:26   来源:西西弗评论   作者:老C    点击:

截图20211219043558.jpg

从宋老师的言论看,她并不严谨,也不专业。这次事件可以称得上重大教学事故,被开除不冤。课堂是公域,没有秘密,录课堂视频也不是告密。

1、

上海震旦职业学院的宋庚一老师在课堂上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在网络舆论场上引起了巨大争议,宋老师因此被学校开除。舆论场上有不少为宋老师辩护的观点。

在讨论问题前,首先要了解,这个视频是在课堂上拍摄的,宋老师教的是新闻相关的课程。

对宋姓教师的言论,完整的文字版见附录。

这个短短五分钟,不到1300字的内容。里面出现了四个明显与事实不符的谣言,和一个大概率疑似的谣言。

第一个谣言是:30万人是没有数据支持,确实是这样,当时有很多,30万人是从一个人的笔记里面大概估计,也有估计3000的,有估计2万,有估计50万,有估计7万的,那最后解放之后这个中国历史学家找了其中一个人的话以30万作为南京大屠杀的数据,然后一直保留下来。

宋老师说,30万人是解放之后,中国历史学家从一个人的笔记中估计的。这个是明确的,与事实不符的谣言。真相是什么呢?

1947年3月,在军事法庭审判战犯的谷寿夫判决书中,这样写道:“在谷寿夫部队驻南京之期间内,计于中华门外花神庙、宝塔桥、石观音、下关草鞋山等处,我被俘军民遭日军用机枪集体射杀并焚尸灭迹者,有单耀亭等19万余人。此外零星屠杀,其尸体经慈善机关收埋者15万余具。被害总数达30万人以上。尸横遍地,惨绝人寰。其残酷之情形,尤非笔楮所忍形容。”  1947年3月是解放前吧。

1946年2月,南京首都地方法院检查处的调查结果是被日军屠杀的数字有295517名,精确到个位数。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的说法是日本占领南京的六周内,被杀害的总数超过20万人,殡葬行业的尸体掩埋数量就有15.5万具。这个还只是六周内的不完全统计。这个判决书也是解放前。

近年来,学者孙宅巍深入统计了南京的收尸记录,截止到1938年5月,已经埋葬的尸体是24.6万具,而《督办南京市政公署卫生处筹办掩埋尸体计划书》(19385月),该计划书称:“查本市城厢附郭一带仍有暴露之尸体约五万余具。合计也是大约30万具尸体。

虽然并没有每一个人的姓名和所谓的身份证号。但30万人的数字,绝对不是解放后才出现的,不是什么解放后中国历史学家找了一个人的笔记里面大概估计的。是解放前就经过严密调查,并被世界舆论认可的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也一再被后续研究所证实!

第二个谣言是就是所谓的“身份证”第一我们国民政府时期有身份证号码,死了哪些人毕竟是整个南京城,这个还是比较好统计

事实真相是什么呢?

1946年,民国政府决定推行国民身份证制度,对已有的《户籍法》进行修改,并公布《户籍法施行细则》相关规定,制发“国民身份证”。发证对象为年满18岁及以上的中华民国国民。南京大屠杀发生在1937年,将近10年后,民国政府才推行身份证制度。

了解一下民国的身份证制度,只需要五分钟时间。但这位宋老师丝毫不了解事实,就断言1937年有身份证。此为第二条谣言。

第三个谣言是:所以我昨天在看南京大屠杀突然大规模宣传的时候,首先意识到这是一个突然的东西,可能因为日本这次抵制冬奥会,

这个谣言更加莫名其妙了。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以立法形式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至今已经有八年时间。什么叫突然大规模宣传,什么叫一个“突然的东西”。

此外,日本什么时候宣布抵制冬奥会了?12月7日日本首相岸田表示,日本“将综合考虑冬奥会的意义及其对我国外交意义等因素,站在日本国家利益的角度作出自己的判断。这是我们的基本态度。” 到今天为止,日本政府并没有表态外交抵制冬奥会。目前的最新新闻是日本会在本月内做出最终决定。

在宋老师发表言论这个时点,“日本抵制冬奥会”也是一条谣言。

第四条谣言是:中国历史学家解放之后,乱造了上下五千年,其实没有那么多历史,上不到五千年三千年

中国的历史是否可以追溯到五千年,这个确实有争议。中国可以追溯到最古老的文字,是商朝,大概3600-3700年之前。再往前的夏朝,没有出土的夏朝文字,只有后人的历史记载。

然而,中华五千年这个概念最早既非科学研究的结果也不是中国人自己提出,而是耶稣会士在17世纪首先提出来的,

卫匡国(Martin Martini,1614-1661)系意大利来华传教士,他对中西交流的主要贡献之一就是在欧洲出版了《中国上古史》(Sinicae Historiae decas Prima),这也是欧洲汉学史上第一次详细介绍中国的上古史。这本书将伏羲时代的起始年定为元前 2952年,这一看法基本为稍后耶稣会士撰写中国史采纳,从而奠定中华大约有5千年历史的框架。

这一说法后来被广泛接受,1912年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时曾通电各省,“以黄帝纪元4609年为中华民国元年”。

就算五千年历史有争议,上下五千年,也不是解放后中国历史学家编造的。孙中山使用过的黄帝纪元,白纸黑字,可是解放之前的事情。

解放后中国历史学家乱造上下五千年,这也是一则不折不扣的谣言!

宋老师两次提及解放后的中国历史学家,用心如何,大家自有公断。

一条疑似谣言是:我当时大学老师在京都大学念书,他当时看新闻,当时有一个中国的ZONGLI级别的人去日本访问,电视直播提到这个,当年南京大屠杀在南京屠杀30万人,日本首相说真的吗?有这么多人吗?中国的那位ZONGLI,80年代中国那位ZONGLI说,没有30万也有3万吧,当时新闻直播是这样的。

我没有找到任何中国高级官员在日本说过“没有30万,也有3万”这句话。当然,我也无法证明没人说过。所以是一条疑似谣言。

但做为新闻学教师,一条如此关键重要,涉及到高级官员言论的陈述,是否应该说清楚时间、地点、人物到底是谁呢?就这样一则道听途说的消息,在新闻学课堂教给学生是否妥当?

这件事,是真有其事?还是宋老师造谣?亦或宋老师的大学老师造谣?就不得而知了。

2、

宋老师是一名教师,还是一名教新闻的教师。

短短五分钟的讲话,不到1300字的内容。有四条明显不符合事实的谣言,和一条疑似谣言。

这四条谣言,验证起来大概花不了20分钟,就可以找到证据。宋老师给学生上课,难道完全不做准备,不验证讲课内容的真伪,而可以随便信口雌黄吗?这是至少上课准备不认真吧!

根据校方的微博:“经上海震旦职业学院调查核实,东方电影学院教师宋庚一于2021年12月14日下午《新闻采访》课程中发表错误言论,造成重大教学事故和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根据《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关于教学事故认定及处理的办法》和《上海震旦职业学院教职工处分暂行规定》,给予其开除处分”

课程是《新闻采访》,5分钟四条明显的不符合事实的谣言,这个不算重大教学事故吗?

这样的教师,在课堂上信口雌黄,够资格教新闻采访这样的课程吗?

学校因为重大教学事故开除她,我觉得不冤枉。

至于宋老师的人生观世界观,我就不评论了。单纯从专业性,备课的认真程度,她确实没有资格做一名教“新闻采访”课程的老师。

至于她怎么拿的硕士学位,我就不知道了。

观点可以争议。但一个基本原则是尊重事实,尊重逻辑,不要造谣。对这种不尊重事实的谣言,我的态度就是坚决批评。

3、

再说说学生录视频,发到网上这个行为。录视频这种行为是否合理,要看场合。

社会对私域与公域言论行为的要求是不一致的。

自己在家里可以光着屁股到处走,在公开场合就是有伤风化。

这位教师的言论,在自己心里想,没人管得了她,在家里自言自语,也没人管得了她。如果她私密场合自言自语,有人去录视频,这叫偷拍,叫侵犯他人隐私。要严加谴责,甚至追究法律责任。

朋友饭局是私域公域。我认为还是私域的成份更多。如果在朋友饭局,说了类似的话,被放到网上,我会谴责这个录视频的人。之前有个名人被录视频,我认为录像的人行为非常不妥当。饭局是朋友之间的私域场合。

微信朋友圈介于私域公域之间。截屏他人的朋友圈发出去,我认为也是不妥当的。

我写公众号,公众号是公域,在公众号发文章,肯定要比我个人私下里说话要谨慎小心的多。

课堂是私域还是公域?我认为是公域。课堂本身就是教师向学生传递知识,课堂的视频音频,是这种传递的一部分。

如果教师没有课前声明学生不得录音录像,课堂上默认的规则应该是学生有权录课堂视频和音频。

我参加过一些培训课程。老师有时候讲些敏感话题,会提前说一声这些是私下讲,不要录音录像。如果提前说了,再录音录像,就不妥当了。

告密告密,得先是密,才能告密。传授知识的课堂,是公域的,什么时候变成秘密了?

4、

学生是否有权力对老师提出反对意见?是否有权力向校方反应?

我认为是有的。教师和学生不是平等关系。给学生一个向上反应的渠道,是正确且应该的。

我上大学的时候,课后给老师打分,学生可以提书面意见上交给学校。这种书面打分是对教师权力的一种平衡。

学生向学校提反对和批评意见,反应老师上课的情况是正常的。

此外,必修课和选修课是有区别的。不知道宋老师的课程是必修课还是选修课。

选修课学生还有选择,不喜欢老师可以不听。但如果是必修课,学生没有选择,必须上课,老师对学生有更大的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学生对老师不满意,应该有权力向学校反馈。

当然,学生录老师的视频,并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情。但说这个学生的行为又多么卑劣,是否可以定位成“告密”,我不这么认为。

教师在课堂上讲课,有什么秘密可言。如果教师认为,一些话题不应该在公众场合讲,同样,也不应该给学生讲。

“传道受业解惑”的教师的要求,和对普通人的要求,本来就应该不一样。

如果是教师与学生私下里的聊天,被学生偷偷录下传到网络,这是告密,我会毫不犹豫的谴责这个学生。但这是课堂,是公开场合。

对宋老师的意识形态倾向,网络上有不少文章,我就不赘述了。

附录:

5分钟视频的完整文字记述

当年日军确实在南京做了反人类的行为,为什么他们会做出如此反人类的行为,我觉得这个要特别去研究,包括军队包括、人们的教育、包括士兵等等等等特别要研究。

但是有一点当年的侵华日军在南京屠杀了多少人?

30万人是没有数据支持,确实是这样,当时有很多,30万人是从一个人的笔记里面大概估计,也有估计3000的,有估计2万,有估计50万,有估计7万的,那最后解放之后这个中国历史学家找了其中一个人的话以30万作为南京大屠杀的数据,然后一直保留下来,但实际上当时我记得读大学的时候,历史学院老师说,最糟糕的事情从国民党到现在,在这些家人还活着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统计出来死亡确切人数,其实这个是很好统计的,第一我们国民政府时期有身份证号码,死了哪些人毕竟是整个南京城,这个还是比较好统计,那一家哪一户报失踪或者说发现了尸体,一定可以统计出来,我们到现在都没有确认南京大屠杀屠杀多少人,所以日本就否认这个事情。

我当时大学老师在京都大学念书,他当时看新闻,当时有一个中国的ZONGLI级别的人去日本访问,电视直播提到这个,当年南京大屠杀在南京屠杀30万人,日本首相说真的吗?有这么多人吗?中国的那位ZONGLI,80年代中国那位ZONGLI说,没有30万也有3万吧,当时新闻直播是这样的。我们的历史老师看了之后就觉得,为什么这个事情没有人挺直腰杆说话,就是因为我们这么多年来,从45年到现在缺少这个统计工作,死的是谁,有名有姓是谁,如果你没有名没有姓没有身份证号,你这30万只是中国历史小学写作的一个概述,什么什么战斗,古书最喜欢这样写,死了30万50万,这只是概述,并没有确切统计出来到底死了多少人。

有学者根据数字去统计,根据有名有姓都没有统计出来几千个人,我觉得为什么一直不做这个事情,中国历史学家解放之后,乱造了上下五千年,其实没有那么多历史,上不到五千年三千年,但是我们却没有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研究30万人的姓名和他们的身份证号,我觉得这个是我们无论在国内如何宣传南京大屠杀死了多少人,但是你没有史料去支撑这段历史。然后你再看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所有的死亡犹太人都是有姓名记载,都是有家庭记载,我去过欧洲好几个集中营,包括澳大利亚我去的时候,他们也有澳大利亚逃来到爱尔兰的犹太人,他们都是有名有姓的,所以他们真实的统计出了屠杀和逃难犹太人数字,但是很遗憾中国没有,所以对于这一段历史,如果说你没有这个史料支撑,也只是民间说说而已,说的跟真的一样,也许死的人确实比30万多,也许死的人不足10万可能真的只有3万。但是我们今天都不知道了,因为没有做统计,这是中国做学术一直都不严谨的一个折射。

所以我昨天在看南京大屠杀突然大规模宣传的时候,首先意识到这是一个突然的东西,可能因为日本这次抵制冬奥会,第二个他说日本大屠杀幸存者还存活61人。我又想起来我们老师说的这个事情,现在统计出61个人,起码那30万人名字能统计出来,然而我们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面,有名有姓,大家有机会去看一看到底统计了几个人。

这是一些题外话。当然我还想说的是,不应该永远去恨,而应该记住这一段历史,反思一下战争是怎么来的,这才是最重要的,一个民族永无止境的问下去。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ls/2021-12-19/7290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12-20 00:05:26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