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教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肖凡:警惕!为“精日教师”宋某一开脱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酒

时间:2021-12-18 00:19:43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肖凡    点击:

近日,上海震旦职业学院讲师宋某一发表为侵华日军洗地的“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根本没有30万”的精日言论一事,深受互联网上群众的关注。人民日报官方微博甚至进行了点名批判:

“【#人民日报评震旦学院教师错误言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30万以上,铁证如山。妄加揣测,质疑历史真相,枉为人师!忘却苦难,否认他国恶行,枉为国人!教育欢迎求真,但打着“辨伪”,为罪人开脱,抹除民族苦难,这般无知无德怎配指导下一代?历史为根基,教育是民族未来。未来失了根基,民族将何存?”

图片2.jpg

尽管,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官方迅速响应舆论质疑,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并迅速调查清楚,而后不久,于2021年12月16日晚给出了开除当事问题教师宋某一的决定:

“【情况通报】经我校调查核实,东方电影学院教师宋庚一于2021年12月14日下午《新闻采访》课程中发表错误言论,造成重大教学事故和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根据《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关于教学事故认定及处理的办法》和《上海震旦职业学院教职工处分暂行规定》,给予其开除处分。

我校高度重视师德师风建设,举一反三抓好抓实教育教学管理,严肃课堂政治纪律和行为准则,对违规违纪的行为始终坚持“零容忍”态度,一经查实,绝不姑息。”

图片3.jpg

可是,经过一夜发酵,在互联网上竟然从公知阵营中冒出一些力挺宋某一、为其“精日”言行洗地开脱的人,这些人颠倒黑白是非,枉顾历史事实和民族大义,将出于义愤勇敢揭发此事的学生的正义之举污蔑为“文革中红卫兵式的告密”,甚至枉顾上海方面调查清楚的事实,说是举报者断章取义、移花接木,在歪曲宋某一严谨的学术观点,甚至有人说这是在课堂上进行学术讨论,学术讨论自由无疆界。针对此等丧失底线、罔顾事实的荒谬之言,必须进行消毒。

图片4.jpg

图片5.jpg

图片6.jpg

首先需要做几点澄清:

一、此事是“文革中红卫兵式的告密”吗?

当然不是。

其一,告密嘛,首先得是密。课堂是公共场合课堂上公开讲的东西内容不涉及国家机密,怎么能说是密

其二,告密,又可称为“告发”、“告讦”等,指告发他人的秘密活动。亦可指向本团伙以外的某组织或团伙告发本团伙的秘密,有变节反叛的含义。比如叛徒顾顺章出卖我党情报系统同志的行为,再比如叛徒出卖江姐的行为,都是极为典型的告密。

检举是指向有关部门或组织揭发违法、犯罪行为,与“举报”的意义类似。可以通过写举报信、电话举报、网络举报等方式检举。

图片7.jpg

图片8.jpg

很明显,“精日教师”宋某一所遭遇的是合理合法完全正义的检举,而不是公知阵营口中所谓的“告密”。那这些人是真的搞不清告密和检举二者的分别吗?绝不是。他们就是要通过炮制一顶“文革中红卫兵式的告密”的无耻帽子,来攻击正义之士,让正义之士畏难而退,不敢再与“精日分子”等“恨国党”、“卖国贼”做坚决的斗争。他们更害怕,这种仗义执言、勇于拿起制度和法律武器捍卫国家和民族尊严的行为,成为当今中国青年的榜样。对某一个在公知阵营里本无足轻重的“精日分子”进行处理,之所以能够引来一帮公知为其洗地,是因为它们看到了这场对某一个“精日分子”成功打击和处理的震慑力,这种震慑力,让他们有些心虚了。他们来不及反省自己有没有干过此类相同的事情,留没留下过什么把柄,一股脑儿地只想起来围攻不愿与“精日教师”宋某一为伍的正义学生。

看,网络上已经有人(微博@南宫葬花和推特@骄傲女孩等)出来人肉和曝光那名正义学生(微博@下唐寰化)的个人信息,甚至对其进行了极端恶劣的人身攻击:

图片9.jpg

图片10.jpg

图片11.jpg

图片12.jpg

由此观之,我们便知,公知们的恶毒程度之深,替日本军国主义开脱洗地的流毒之深,以及公知卖国贼们对爱国阵营的正义之人痛恨之深。这一事件掀开了冰山的一角,犹如当年文登事件掀开的冰山一角一样,恨国党们没有被清除。平时他们只是躲在不敢见光的黑暗角落,做着不可告人的勾当,一旦他们的同类出现类似“精日教师”宋某一所遭遇的被公众挞伐的处境,他们就会对做正义之事的人群起而攻之,扣帽子、打板子、人肉、恐吓、信息轰炸等等等等,他们越是来势汹汹,就代表着他们的内心越是惶恐。消灭和清除这些历史虚无主义势力,任重而道远,但是我还是希望有关部门重视此事,不要让侯聚森经历的事情在@下唐寰化同学身上再次上演。

二、这件事公众有歪曲事实、冤枉宋某一吗?

首先,事情认定的结果是由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做出的,该学院于12月15日夜间紧急发布声明,称:学校在了解到相关情况后,高度重视,即刻成立工作组,已启动调查程序。而后,该学院根据调查结果,依规依纪对宋某一予以开除处分。这一公开的、官方的调查处理过程,并不是身为学生的举报者可以左右的,更不是公众声讨威逼之下,就能够作假的。作为事件当事人的宋某一,在处理公布以后,如果觉得冤屈,可以通过法律程序进行申诉,可是目前她本人并未公开表示异议。相反,隔着网络、利用有限信息断案的公知及其粉丝,却替宋某一本人叫“撞天冤”,声称她被人断章取义、移花接木地恶意陷害,这究竟是在帮她呢,还是在害她呢?

图片13.jpg

视频太反动就不在此展示了

笔者第一时间也看了曝光在网上的视频完整版,宋某一全程反复强调自己的观点的论述依据“来自(她)大学老师”,张口闭口就是“我大学老师说”。于是,通过查宋某一的相关公开资料,不难发现其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专业。其所谓老师的信息也不难从公开合法渠道查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宋某一过去有什么出格言论,我们不去揣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不是在上那节课之前才变成“精日分子”的,而是在她老师的“谆谆教诲”中和“悉心教导”下慢慢转变成的。因此,她在被官方媒体批判和被学校处分后,选择低调处理,想必是不想再被发现更多的问题,甚至是牵连出其导师。

图片14.jpg

三、宋某一在课堂上发表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在严谨的学术讨论

笔者在微信群里看到朋友转发的上海某大学的老教授评论此事的话,笔者认为很有道理,点中了要害,因此冒昧贴在这里请大家评判:

“实际上,宋这样的青年教师并没有独立思考的意识和能力,如同那些所谓的公知一样,只会鹦鹉学舌当贩卖者,而宋贩卖的则是日本右翼的观点而已。

而日本右翼否认存在南京大屠杀30万遇难者的核心理由,就是中国政府没有列出具体30万人的详细遇害者名录。这种所谓‘以细节否定整体’的诡辩伎俩,在日本右翼否定南京大屠杀的闹剧中是普遍采用的手法。譬如,一位日本老兵在自己的日记中回忆并且忏悔自己在南京大屠杀事件中,曾经把中国士兵和平民装入麻袋并且捆上手榴弹扔入某邮局前的池塘中炸死的细节。日本右翼以那个邮局前没有池塘为由,指控那个日本老兵造谣,而日本右翼的依据是某张日后出版的南京地图。后来,有人查找到汪伪时期的南京地图,证明那邮局前确有水池!以此驳斥了日本右翼的所谓指控。

事实上,南京大屠杀30万人被害遇难是客观存在的。但是,由于当时兵荒马乱的社会历史条件的局限,同时也由于当时国民党政府没有充分重视收集和甄别南京大屠杀期间实际死难者名录,才使得我们现在以‘30万的约数’计数,而不是用类似302921这样的实数计数。但是,我们不能以因为没有具体的类似302921名的实数和具体的类似302921位遇难者名录,就说30万的约数是虚假的,是没有统计学依据的。因此,日本右翼的那种否定南京大屠杀30万遇难者的逻辑及其推理是不成立的。

而那个宋某恰是全盘轻信并且接受了日本右翼的谬论,并且在面对学生的教学课堂上不负责任地散布了这种谬论,客观上附和了日本右翼的反华舆论,正因为如此,宋的这番言论才会得到日本右翼的如此喝彩!

老教授苦口婆心说宋某一“轻信并且接受了日本右翼的谬论”“客观上附和了日本右翼的反华舆论,正因为如此,宋的这番言论才会得到日本右翼的如此喝彩!”真是有先见之明。在笔者写稿的时候,网友已经发布了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得知宋某一言论的叫嚣:

图片15.jpg

图片16.jpg

图片17.jpg

图片18.jpg

而著名军史学者双石在其微博评论宋某一在课堂上发表言论是否属于学术性讨论时说:

“有人扯着‘学术讨论’旗号跟震旦那位女教师洗地,好象很高大上?学术讨论有学术讨论的地方,有学术讨论方式,有客观表达分歧各方意见的态度。这位女教师有这个态度么?是这个态度么?再者说啦,你在课堂上跟一群学生讨论什么学术争议?要讨论你跟专业人士讨论呀?这方面专家很多,包括我这个非专家的行家!

这名姓宋的女教师以为她自己发明了一个高大上且新的学术观点是吧?可这东西不新鲜啊!N多年以降就在中外学界讨论哈!学术的姿式和态度应该是什么样,双爷这儿提供一个蓝本——学术就是有啥问题说啥问题,不要做联想式发挥,整出啥身份证号的笑话来!”

多少年来,一些教授公知总是打着学术的幌子,兜售私货,并且以学术自由的幌子来逃脱处罚,如今看来,这么做是不行的,是要管的。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多次强调教育对培养接班人的重要性:

希望学校继承光荣传统,传承各民族优秀文化,承担好立德树人、教书育人的神圣职责,着力培养造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合格建设者和接班人。——2013年10月1日给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全校学生的回信

教育是争夺下一代的灵魂工程,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融入各级各类学校课程,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努力培养爱党爱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在2015年8月24日至25日召开的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教育就是要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而不是旁观者和反对派。——2017年10月30日在会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和中方企业家委员的讲话

我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这就决定了我们的教育必须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作为根本任务,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立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奋斗终身的有用人才。我们的教育绝不能培养社会主义破坏者和掘墓人,绝不能培养出一些“长着中国脸,不是中国心,没有中国情,缺少中国味”的人!——2018年9月10日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讲话教育同国家前途命运紧密相连。我们教育的目的就是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2020年1月19日至21日在云南考察调研时的讲话

学术研究再怎么自由,也要有疆界,也不能自由到罔顾历史事实给敌人洗地和开脱的地步,更何况那是在课堂,是灌输知识,培养价值观和专业技能的地方,根本不是学术讨论的场合。

正如总书记强调的,我们的教育绝不能培养社会主义破坏者和掘墓人,绝不能培养出一些长着中国脸,不是中国心,没有中国情,缺少中国味的人!”不能让高校的三尺讲台沦为精日言论”的传播舞台更不能让反对“精日教师”祸害的年轻学子背负小人和叛徒的骂名。

如果打着学术自由的幌子就可以没有底线,肆意放毒甚至无法无天,那么这样的“学术自由”不要也罢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jy/2021-12-18/7288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12-18 00:19:43 关键字:教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