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教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陈先义:再论去殖民化

时间:2022-06-26 00:10:54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陈先义    点击:

前天,我写了一篇题为《必须在全国进行去殖民化教育》,可以说,面对各种纷乱繁杂的文化现象,这是笔者作为一个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国家人民的人,不希望我们丢弃自己的传统、不希望我们的文化在西方阴谋下走向堕落的一个战士的呐喊。

文章发表后,著名文艺理论家、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求是杂志原副总编辑刘润为同志随即发表一篇一气呵成的雄文——《殖民文化论》。这是根据一位中央领导同志批示要求发表于《求是》杂志的文章,可以说气势磅礴、气贯长虹,充满了一个理论家捍卫国家文化安全的决心和意志。紧接着,便有了著名学者郑若麟先生的关于《必须重视精神文化殖民》的精彩演讲。让我感觉庆幸的是,在我们的文化处在“危险的时刻”,还有这么多清醒的人能够发出愤世嫉俗的呐喊,我以为,这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的明天和希望,它昭示着中国文化必将有更加辉煌的未来。

但是,也有另外一种声音,有人公开撰文发表质疑并坚决反对,对反对殖民文化报以鄙夷的态度,用隔岸观火的悠闲声调说,哪有什么文化殖民,你们这是在质疑对外开放。更加严重的,还有人为殖民文化评功摆好:这不就是中国弱势文化对西方强势文化的认同吗?中国就应该好好引进西方文化嘛。更有甚者,有人狂妄叫喊:我们的文化引进西方不是多了,而是远远不够。我们就是要与西方全面接轨。也有人甚至把质疑这四十年之类大帽子胡乱扣了起来。这些话,如果出自西方阵营之口也就罢了,因为那些人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关键是这些话出自我们内部,不免就让人对文化殖民的危害之大之深,我们的去文化殖民任务之艰巨感觉任重道远。至于某些如骂街一样的无聊文字,那是根本不值一驳的。

郑若麟先生有一段精彩的演说,他说,鸦片战争以后,帝国主义用枪炮撬开了中国的大门。从此,中国就开始了一场漫长的反征服、反殖民的斗争,一直到1911年,中华民国成立的时候,在上海这样一片中国的土地上,还有11个外国的军队驻扎在那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49101号。中国这一天开始,才真正没有外国军队,才实现真正的独立,把所有的外国势力从中国国土驱逐出去。当年在长江炮轰英国军舰紫石英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用枪炮发言,表现了当时中国人民反殖民统治的坚定决心。

我们今天已经成为一个核大国,其它国家要在军事上征服中国,已经非常困难了。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经济、金融、贸易等等各个领域,我们当然不愿接受任何外国的站在实力地位将意志强加于我们,但是我们是不是就完全摆脱了试图征服我们的外来强权的这样一种命运呢?没有,这就是物资上我们似乎强大起来了,但是精神上我们还有相当差距,某种程度上,我们带有浓厚的被精神殖民的痕迹,并且这种痕迹这些年被人为强化了。反精神殖民的斗争依然摆在我们面前。

我们很多同志是羞于承认这个事实的,甚至只要你只要一说这个话题,就好像是怀疑“向西方学习”,进而质疑改革似的。就可以很轻易地给你扣一个帽子。其实,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中国文化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却不是你随便扣个帽子能够解决的,如果那样,我们必将在精神殖民化的道路上越陷越深。我们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核心是实事求是,承认事实比荒唐地去信守某些错误观念要有意义的多。

今天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似乎习以为常了,其实到处都可以看见殖民文化的痕迹。比如去看个房子,要么叫牛津花园,要么叫剑桥小镇,要么就是拉菲水岸。某某人出国了,人家可不是留学啊,那叫移民。言外之意,那是一种莫大光荣,好像已经到了天堂。在文化领域,这个情况就更加严重,本来我们评价电影有百花奖,有金鸡奖,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对电影的评价,突然变成了奥斯卡奖。一部在中国票房非常好的电影,但是如果没有得到奥斯卡提名,它几乎一钱不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一个导演要是被选入了戛纳电影节,他就变成了世界级的导演,尽管他的电影可能在中国没人看,或者票房很惨淡。舆论不是说这个导演不行,而是说我们中国人素质太差,没有欣赏能力,不可调教。

在文学上更是这样,作家们编着法儿骂祖国骂我们的社会和人民,诅咒我们的社会制度,因为唯有这样,才可以去外国拿大奖。这种现象多了去了。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苏东剧变,可以概括为冷战和后冷战时代。这个时间,美国对社会主义国家一天也没有停止过进攻,有热战,但更主要的不是枪炮,进攻的手段主要是精神殖民。刘润为同志作了详尽的研究,他说,八十年代统计,美国新闻署在世界128个国家设立211个新闻处和2000个宣传活动点,并在83个国家设立图书馆。干什么?在别国设图书馆干什么?美国政府赋予中情局的任务就是进行文化殖民,传播美国的价值观,让他们接受西方的普世价值。这样就可以运用较低的成本完成对东方国家的和平演变。

正是运用这一系列手段,这几十年,第三世界变了,变成什么了?东欧国家原来社会主义阵营的姑娘们成群结队涌向西方,被迫以卖淫为生,乌克兰被称为欧洲子宫,就连我们数千年来一贯坚守道德底线的东方大国,也出现了西方国家和旧社会才有的妓女现象。也就在这个期间,整个第三世界国家的上空可以说一片乌烟瘴气,歌星、舞星、影星、丑星、性感明星、纷纷开始了争俗斗媚、凶杀奇案、艳星绯闻的低俗表演,等等。以亚洲人为对象的各种追星族节目,就是这几十年风靡整个东亚的。

就是在这种风潮影响下,我们中国人的价值观和价值判断、审美观念发生了变化,比如某某人嫁给了外国人。本来一个跨国婚姻,跨国爱情,应该是一个浪漫的事情。也无可厚非,但是以自己国家的女性嫁给外国人为光荣,这成了中国人可以炫耀的一件大事。以自己的女性嫁给外国人为荣。这还真是只有在我们的国家才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现象?还就叫精神殖民。

精神殖民的另一个特征,就是根据征服者的意愿来改变我们的一切。比如,黑头发黑眼珠,这是中国人的审美习惯和传统,可是这几十年,硬是变了,到外国花大钱去美容,把黑头发染成黄头发彩色头发,把衣服弄得裤腿稀烂才穿,他们已经不感觉黑眼睛,黑头发是我们东方人的美。西方人蓝眼珠黄头发才是美,这个变化这些年是怎么变的?没人做过研究,但是给我们感觉就是变了,这是西方人有计划有目的的运用文化强权,强加给中国人的。审美,本来一个人的权力,但是,当一个社会一个整体一代人都把它作为时尚时,离放弃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离奔放堕落也就一步之遥。

就在不久前,我们刚刚过了一个父亲节,可是就在这个父亲节过的当天,我们才明白,这个节也是美国的。本来中国有个父亲节,已经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事,那个节是中国人的,可因为是国民党倡导的,里边还有杜月笙,一批国民党名人,就没有采用,不用国民党的用美国人的,美国人的就有什么好吗?我看更差。可我们在唯洋是举的口号下,而今这几年,西方的什么情人节、愚人节、圣诞节等等,名目繁多超过我们自己节日数量,在中国上演过不少闹剧。这些东西,都大大损害着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都极大的搅乱了民族的文化传统。

这些年有一句叫得山响的口号,叫与国际接轨。与国际接轨,要接轨也得是接真理之轨啊。有些东西是好的,我们应该接,但是也有更多的是错误的,是敌人给我们设下的一些陷阱。不但对我们,西方内部其实也用接轨设陷阱。法国197313日通过了一个银行法,这个法律是美国人要求跟美国接轨的,当时也是在接轨的口号下通过的,结果它造成了法国今天欠下了上万亿外债。处在开放的世界,我们应该与世界打成一片,我们无法闭关锁国,但跟西方特别最强大的西方打交道的时候,我们必须留个心眼,心里要有一根弦,防止被人家吃掉,因为他们是把我们当作第一位的敌人来看的。

我们应该承认,现在这个世界的话语权还是西方处于无可比拟的强势地位。这在新近发生的俄乌战争中更清楚地看清了这一点。话语权掌握在西方手里,新闻写什么不写什么便是人家的选择。比如,前些年我们领导人访问英国,是当天世界最大的新闻,但是在法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居然全国报纸没有发这个新闻的,为什么?因为报纸是掌握在大财团手中,是为资本服务的。发什么不发什么?是他们自己的判断,以对财团有利为标准。再比如前几年,世界各国有关于北大校庆的新闻,北大这一天,关于北大院士研究成果、世界学术报告会、关于中央领导对北大的批示这样称得上头号新闻的就有十多条,可美联社、英国BBC等西方媒体选择的是北京大学设立了避孕套自动索取机、北大女生谈性开放等等这样一类垃圾新闻。为什么?因为我们说的那些大新闻对他们没有好处,而这类新闻才是他们需要的,当这类新闻成为主流的时候,世界对中国印象就糟糕得很,这就很容易影响整个社会。

郑若麟先生说,西方世界每天选择关于中国新闻,他想怎么也是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党媒啊,但是遗憾的很,他们根据的不是这些党媒,而是西方一家金融系统开办的“网上中国”,而这个媒体就完全按照西方价值观看待中国的。

西方进行文化殖民的另一个手段便是广告。大家不要小看了这个广告,这对一代人影响巨大。在一些著名的商场,广场,我们看充满的就是西方广告,用广告来为青年人构筑理想、构筑生活目标,构筑你的欲望和未来。正如西方道格拉斯的一句名言所说:“从广告上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理想。”而我们中国,几乎把最为高端的最为重要地段的广告让位于西方。它直接刺激了消费主义在第三世界的膨胀,使人们的爱国心自尊心自信心等等都成为物资财富的附属品。造成开宝马车、开大奔,享受豪华成为人的终极追求。所以,我们发现一个规律,这些年凡是抓到的贪官,一律都是豪华大别墅、成群的二奶小三,富可敌国的财富,史上罕见的奢华生活。这些都与西方对我们精神殖民密切相关。今天,我们走进北京的豪华商场,扑面而来的便是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图片,便是挑逗人的那些红男绿女的广告。一天又一天,这些都极大刺激着人们的消费欲望和占有欲望。而这个效果,并不完全是推销产品,这个效果,就是西方文化殖民的终极目的。

所以抵御西方的文化殖民,可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已经相当长时间了,西方从不懈怠地对我们进行瓦解,进行文化殖民。有人评价,我们现在已经处在精神殖民或者精神殖民的边沿。这个评价是低标准的。实际上,我们的处境,一点也不比苏联亡党亡国时所面临的压力减轻多少,只是因为我们还顶得住。西方运用和平演变的手段,对我们进行瓦解肢解,仅在这三年疫情期间,一天也没有停止过。我们之所以没有被他们瓦解,坚强的进行了一次次破解他们阴谋的斗争,主要有党的坚强领导,还有一点,是苏联没有的,那就是中国有亿万坚持正义、崇尚传统、敬仰毛主席和崇尚毛泽东思想的人民,人民坚决地站在了我们老一代用鲜血和生命打造的符合中国特点的马克思主义的一边。今天这一点,是我们伟大祖国的骄傲,也是我们今后战胜一切内外敌人的法宝。历史已经证明并且不断继续证明,只要我们坚决地高举马克思主义真理的旗帜,我们将无往不胜,这也是一切帝国主义和内外反动派最为恐怖的。

我们对待外国一切进步的优秀的文化,历来崇尚采取“拿来主义”的态度,拿来不是取代,而是为我所用;拿来不是缴械投降,而是“师夷长技以制夷”。至于精神文化领域,那是要百倍警惕的,就像诺贝尔奖中的科技奖与和平奖、文学奖具有质的不同。这才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要保持清醒的。反精神殖民的斗争,事关国家安危,每一个同胞,且要警惕再警惕,切不可上那些打着什么与西方融合旗号,来断送我们江山的心怀叵测的坏人的当。路正长,诸位同志当努力奋斗。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jy/2022-06-26/7611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2-06-26 00:10:54 关键字:教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