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大力发展公有资本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

时间:2015-03-13 08:35:33   来源:政治经济学评论   作者:程恩富 董宇坤    点击:

摘  要:混合所有制是财产权属于两个以上不同性质的所有者构成的一种所有制。从单体或微观层面来看,混合所有制经济是不同所有制性质的投资主体共同出资建立的企业,因而国有、集体、合作、个体、私营、外资等所有制的各种混合,均可视为混合所有制。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大多数混合所有制经济主要是为私人资本增殖服务的产权方式和工具。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可以采用混合所有制经济,但目的和形式应有所不同。混合所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公有资本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

关键词:公有资本  私有资本  国有企业  混合所有制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资本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作者简介:程恩富,中国社会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学部主席团成员兼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部主任、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会长、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会长;董宇坤,中央司法警官学院信息管理系副教授、博士。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并将“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作为“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混合所有制经济”这一词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中央文件中。早在十一年前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就提到,“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积极推行公有制的多种有效实现形式,加快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要适应经济市场化不断发展的趋势,进一步增强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大力发展国有资本、集体资本和非公有资本等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2007年的十七大报告也曾强调“以现代产权制度为基础,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此次中央再次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有其现实和深远意义。是大力发展公有资本控股和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巩固和加强我们党执政和我国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经济支柱,还是大力发展非公资本控股和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对公有企业实行资本主义私有化和股份化改造?这已成为理论界和党政部门关注和论争的聚焦点。本文对此作一研析。

        一、混合所有制经济与混合经济释义

      谈到“混合所有制经济”,有人认为它是资本主义特有的经济形式,将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等同于发展资本主义;有人认为它是股份制的另一种表述,二者本质上是一样的;有人认为它是社会范畴内公有资本与非公有资本的共存,这两种不同性质的资本各自发展,彼此独立;有人认为混合所有制经济就是计划与市场的混合,是两种资源配置方式的互相配合;维基百科认为,所谓混合所有制经济就是私人部门和政府相混合的经济。在市场中除了生产者和消费者外,还有政府参与经济活动,对经济总量进行控制。混合所有制经济具有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共同特征。此外,混合所有制经济中还有一些政府运行的企业以及政府提供公共产品。[①]人们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解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因而有必要继续对什么是混合所有制经济进行科学抽象和界定。

      我们认为,混合经济的含义比混合所有制宽泛,既包括私有与国有等所有制结构,又包括市场调节与政府调节的调节结构,二者自然有密切关联。

       混合所有制是财产权属于两个以上不同性质的所有者构成的一种所有制。从单体或微观层面来看,混合所有制经济是不同所有制性质的投资主体共同出资建立的企业,因而国有、集体、合作、个体、私营、外资等所有制的各种混合,均可视为混合所有制,而并非只有公有制与非公制的资本混合,才算混合所有制。例如,国有资本与集体资本的混合、集体资本与个体资本的混合、国有资本与私人资本的混合、国有资本与外国资本的混合等等,均可称为混合所有制企业或混合所有制经济。从社会或宏观层面来看,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指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所有制结构中,包含国有、集体、合作、个体、私营、外资等多种所有制形式及其经济。可见,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各种所有制经济相结合的经济形式,是多成份、多形式的混合统一体,其重要实现形式就是现代股份制经济。不过,它与单一的所有制形式一样,都是有利有弊的,关键是要发挥不同的资本、资源、技术、人才、管理各自的优势,实行合作博弈,优势互补,更好地适应现代市场经济的国内外激烈竞争。

       混合经济的另一层涵义,是市场与政府共同发挥重要作用的国民经济。实践证明,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手段在特定情况下具有高效率,但也存在自身无法克服的缺陷。凯恩斯在《就业、货币和利息通论》中强调,单纯的市场制度不可能创造出足以达到充分就业的有效需求,而有效需求不足是市场无法克服的顽疾。萨缪尔森进一步认为,市场存在两个实质性的缺陷:不完全竞争和外部性;美国马萨诸塞州工学院的费舍尔等学者则认为,市场具有三大缺陷:垄断权力、外在因素、不完备的信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货币信贷政策部副主任利德谢和著名学者多兰指出,即使是最积极的市场拥护者也得承认,市场远不能总是完美地发挥职能作用。这就要求政府必须参与到市场的运行中,对市场的弊端进行调节、干预和管理。萨缪尔森认为,在混合经济中市场和政府可以共同进行资源配置,这样,既可以充分发挥市场活力,又可以克服市场的盲目性。“我们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具有财政和货币方面的武器,并有政治上的决心来使用它们,以便消除长期的萧条和奔腾式的通货膨胀。这使人们不再惧怕生产过剩和消费不足,也排除了以军事或帝国主义的计划来增加购买力的必要性。”[②]因此,现代资本主义都是程度不同的混合经济体制。

        现代西方国家就是借助于混合经济,以政府调控弥补市场手段的不足,以社会目标弥补私人目标。而国家所有制、国家控股和参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都成为必须听从国家调节的微观基础,所以,私营与国营,市场与国家,两组的作用是紧密相连地相互补充、共同释放的。它比完全私有化和唯市场化的自由资本主义经济,具有“杂交优势”。但理论地位相当于马克思所说的“庸俗经济学”的现代新自由主义,主张更多的私有化和唯市场化,而相当于马克思所说的“古典经济学”的新老凯恩斯主义,则主张更多的国有制和国家干预。后者可以成为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来源之一。

       二、西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发展模式及其借鉴

       混合所有制经济最早出现在西方社会。资本经历了自由竞争阶段的积累与发展,逐步走向垄断。随着生产和经济社会化的深入发展,商品、服务和资本的大量过剩日常化和严重化。在每个私人资本都在疯狂地争取私人利润最大化的进程中,社会总体的无秩序或无政府状态是不可避免的。19世纪20年代英国首次爆发经济危机、19世纪50年代世纪首次爆发世界性经济大危机以来的众多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等,便是鲜明的例证。为了应对,资本主义国家开始逐步作为一个重要的经济主体参与到经济运行当中,成为协调各大垄断企业利益的机构,国家调控日渐成为市场经济的重要内容。作为国家调控的重要形式,国有与私有混合在一起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也应运而生。不过,在不同的西方国家,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发展情况不尽一致。

        美国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在上世纪30年代的大危机中,美国罗斯福总统率先采用国家直接投资等一系列措施以刺激经济发展,开创了政府大规模调节国民经济的先河,从而使美国较早摆脱了危机。此后的几十年间,凯恩斯主义和霸权主义盛行,美国经济实力增强较快,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美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政策。美国政府并不直接将私人工业国有化,而是通过增加政府开支的方式,为私人资本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和经济环境。政府投资于新兴行业、公共事业、基础设施等投资数额大、生产周期长、利润率低的部门,由此建立了一批国营企业。尽管如此,美国本质上还是自由市场的国家,当政府建立的这些国营企业发展成熟后,政府更多地会将这些开始盈利的而企业租给私人垄断资本。近几年美国政府在解救金融和经济危机中,再次利用广大民众的纳税收入,以国家投资的方式去解救大垄断资本家的亏损和危难,并强调一旦经营正常和盈利,国有资本将逐步退出,而不与垄断资本家争利(美称为“不与民争利”)。这种阶段性发展混合所有制的措施表明,美国政府发展混合所有制和经济调节的目的,是为垄断资产阶级长远和整体利益服务的。

        英国的混合所有制经济。英国是一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在泛左翼力量的影响下,国家的作用比美国大。二战后,英国政坛由保守党和工党轮流执政。资产阶级两党对于政府和国有经济的作用认识比较对立。工党早在在1945-1951年执政期间,就将英国推向议会社会主义和现代福利国家的新阶段。工党政府坚信国家的基础产业部门不能被置于资本主义的无计划、无秩序状态下,为此,对英格兰银行、煤矿、电力和燃气、钢铁以及其他经济部门实施国有化。由于全部产业的五分之四仍然为私人所有,所以国有化后出现的是一个混合型经济体。政见不同的两个政党交替执政,就形成了英国混合所有制和混合经济或上或下发展的奇特道路。在工党执政期间,国有经济比重增加;在保守党执政期间,又会将国有企业变卖给私人资本。近四十年来,以撒切尔夫人为代表的保守党信奉新自由主义,强调完全私有化、市场万能论、完全自由化和反对福利政策,因而大大缩小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范围,而以布莱尔为代表的右翼化工党执政时期,也没有改变撒切尔夫人执政以来某些新自由主义措施。

       法国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法国由于泛左翼力量的制约,法国经济中的政府色彩历来都比较浓厚。法国政府除了在经济发展进程中承担规则制定者、宏观调控者的职能外,还作为市场主体参与到经济的运行中来。据法国国营企业唯一的官方企业名册——法国国家企业一览表(1993)中显示,国家参股比重超过30%的企业有600至700家,法国公共企业(是法国国家所有制和混合所有制企业的总称)则有数千家之多。以法国航空公司为例,法国航空公司是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在这家航空公司行政管理委员会的16名委员中,国家的代表就占了10名。公司的很多决策,如企业总发展纲要、预算和计划结算,借贷、不动产业务、聘用和解聘经理等,通常只是在形式上由行政管理委员会批准。原因在于行政管理委员会通常没有自己的业务分析部门,他们在做决策之前,往往需要由企业管理部门熟悉业务的代表和相关部门对技术、经济、法律等方面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因此,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行政管理委员会是迫不得已批准这些决定。在法国航空公司这个国家拥有控股权的企业,股东大会只是形式上存在而已,其存在的必要性在于不破坏有关股份公司的法规。从本质上来说,法航这个混合所有制企业,虽然从行政管理委员会看国有化程度很高,但真实的决策权却在实际的总经理和董事长手中。[③]

       通过对某些西方国家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的研究,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其一,从历史发展来看,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国家垄断资本发展的必然产物。私人资本经历了多年的自由发展后,资本的矛盾日益累积和暴露,私人垄断资本的出现更加加剧了资本矛盾。上世纪的大危机无疑就是资本矛盾的总爆发。资本要想继续生存和发展下去,必须做出改变,需要一个不同于任何私人垄断资本的新的组织出现,来协调私人垄断资本间的矛盾,扭转社会经济无政府的混乱状态。随后的两次世界大战,使得这种需要日益迫切,国家垄断资本应运而生。国家垄断资本的出现带来了混合所有制经济,国家资本与私人资本在经济领域多层次、多角度地融合在一起。比如,政府对整个社会经济活动进行总量的干预与调节;国家资本与私人资本联合建立股份公司;国家还可以代表垄断资本家总体直接掌握和经营资本,即运用国有财政资本对私人资本进行投资或者建立独资国有企业。由此可见,西方各国盛行的混合所有制经济,主要并不是资本主义所有制与社会主义所有制的混合,而是在资本主义制度大框架内,资本主义所有制结构的表现形式发生了重要变化。也就是说,以私人所有制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是资本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表现形式,构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基础的私有制与雇佣劳动没有根本动摇。私有资本与国有资本的“混合“,也不过只是变换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实现形式”或“组织方式”,并没有根本改变资本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性质。

        其二,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让国有资本为私有资本服务。混合所有制经济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密切相关。这种理论强调,国家不应当成为私人资本的竞争者,其任务是“填空补缺”,做私人企业所不愿做或不能做的事情。“国有制”的存在无非是为了帮助“私有制”更好地发展和更多地赚钱。其“混合”实质是:国家对基础设施的投资,是为垄断企业创造赢利的最好条件;国家拨付巨额预算资金,可使垄断组织用以获得大量利润;对科学研究的支出,使垄断组织无需支付应有的耗费而利用科学技术成果;国家订货为私人垄断资本创造稳定的高额垄断利润;当私人垄断企业濒于破产时,国家用广大民众的纳税款出资进行收购。在英国等,曾经收归国有的尽是些最赔钱的部门(如煤炭工业和铁路运输),以及对整个资产阶级及其国家具有重要意义的一些部门(如电力生产、电站、煤气厂等等)。在这些亏损企业实行国有化时,垄断资本家获得了巨额补偿金,在企业里占统治地位的依然是垄断资本家或金融寡头的代表;当国有企业或国有股份需要让私人垄断资本经营更有利时,低价出卖甚至是拱手送给私人资本;在国际竞争中,政府是私有资本的坚强后盾,是私有企业的“服务员”。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在谈到国家的作用时,也并没有把国家和私人资本的利益对立起来,恰好相反,而是把它看成私人资本的必要补充。

       其三,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为私人资本发展提供充足的资本动力。从微观企业运行的角度来看,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微观层次的不同形式资本的混合,是私人资本向社会多途径集资的“社会资本”转变。“那种本身建立在社会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并以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社会集中为前提的资本,在这里直接取得了社会资本(即那些直接联合起来的个人的资本)的形式,而与私人资本相对立,并且它的企业也表现为社会企业,而与私人企业相对立。这是作为私人财产的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范围内的扬弃。”[④]可见,在马克思看来,所谓社会企业,就是向社会私人集资的私有企业或私人股份制或私人混合所有制,这与个人业主制的私人企业有不同,但属于资本主义的私人财产关系和生产方式本身范围内的一种消极扬弃,与劳动者的合作所有制或集体所有制的积极扬弃有本质区别。其产生的原因在于,生产经营规模也不断扩大,个人业主制和私人合伙制的古典私有制企业,已经无法满足企业发展的需要,从而产生对私人股份制和私人资本“混合”的需求。现代分散私人股份控股的股份制公司就是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一种重要形式。在私有股份公司内,不同形式的资本脱掉了 “质”的外衣,变成了只有量的差别的同质的东西。资本似乎不再是经济关系的代表,而化身为可度量的货币,从而掩盖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私人资本本质。

        总之,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大多数混合所有制经济主要是为私人资本增殖服务的产权方式和工具。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可以采用混合所有制经济,但目的和形式应有所不同。

           三、发展以公有资本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明确指出“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关系巩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支柱。”这就决定了我国发展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必须以公有资本为主体。

(一)发展以公有资本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必要性

      第一,以公有资本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性质的保证。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资料所有制是一个社会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基础,在社会制度体系中处于核心地位。我国宪法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宪法还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生产资料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也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所有制结构逐步调整,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在发展经济、促进就业等方面的比重不断变化,增强了经济社会发展活力,但也带来了贫富分化和就业困难的不少严重问题。当前,为了多层次地去发展社会生产力,除大力发展公有制经济外,还必须允许个体经济、中外合资经济、独资经济的存在和发展。但无论如何,都应该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和竞争力。[⑤]这是保证社会主义制度不变的有效途径和必然选择。

        第二,以公有资本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必要要求。自1992年我国开始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来,很多领域都引入了市场机制。新的市场机制的引入给经济发展带来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市场机制所必有的问题:过于注重对短期利益的追逐,忽视了长期和可持续发展;为了追求经济利润,不惜以破坏环境和生态平衡为代价;市场的盲目性导致资源配置的重复与浪费;社会财富和收入两极分化等等。这些问题是与市场机制共生的。坚持发展和壮大公有资本这一国民经济的主体地位,便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些问题。[⑥]公有资本可以兼顾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公有资本秉承以人为本的理念,从根本上主张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有利于环境和谐发展;公有资本更加强调经济发展的计划性,可以缓解市场盲目性带来的资源浪费;公有资本可以使重要资源不被少数私人占有,有利于解决两极分化问题,实现共同富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大发展,只有以公有资本为主体,才能真正起到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作用,反之则相反。

        第三,以公有资本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重要保障。在经济全球化日益深入的今天,我国身处西方跨国公司的资本全球化环境之中,经济安全形势十分严峻。大量外国资本在我国重要产业领域处于支配和垄断地位。有关资料披露,在中国28个主要行业中,外国直接投资占多数资产控制权的已经达到21个,每个已经开放的前五名几乎都是由外资所控制。[⑦]外资在纺织服装、轻工类、电器设备占销售额30-40%,一般装备制造业占40-50%(59个小行业中的前3位企业都是外资合资),电子通讯、仪器仪表占70-80%。轮胎(橡胶)、水泥、玻璃、电梯,前几大企业均为外资;在电机、工程机械、工业锅炉、工业汽轮机、低压电器等行业的重点企业,都有被外资“斩首并购”的情况。外资在轻工业领域占据主导权的,典型者有制药、日用化学品、一般金属制品、饮料、肉制品、粮油加工等。[⑧]信息产业巨头也不是中国的民营企业。中国B2B研究中心2009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外资控制调查报告》中认为:“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即当前几乎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基本上都是外资控制的”,“互联网产业的安全、健康发展已是我国国家信息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外资背景互联网企业榜单》中,汽车服务领域被外资风投控制的互联网公司有10家(其中包括中国汽车网、易车网、汽车之家等大型网站);医疗健康服务领域被外资控制的互联网公司有4家;电子商务服务领域则有20家由国外资本控制,阿里巴巴、淘宝、当当、卓越、京东等我国最主要的电商悉数在列;此外,外资还渗透到房地产服务、IT传媒服务、人才招聘服务、旅游机票酒店服务、时尚资讯服务、博客服务、在线视频服务等诸多领域。[⑨]从上述数据中,不难看出当前我国的互联网产业在看似一片繁荣的景象之下,社会、经济、文化、舆论、商务等各个领域已经潜伏着危机。我国的农产品市场也是以美国为首的外国资本控制的战略目标,以低价农产品直接抢占市场份额,打垮本土种植业;与金融资本联合,全面渗透农产品流通领域;以转基因为武器,逐步控制我国农产品市场。面对如此严峻的国内市场形势,对我国经济安全能真正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恰恰是大型国有企业。事实上,发达国家的现代市场经济均属寡头垄断型与垄断竞争型相结合的市场格局,因而我国不是国有企业垄断,就是西方跨国公司垄断!也可以说,不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国有资本垄断,就是代表私人利益的中外私有资本垄断!不是国资或公资“一股独大”,就是外资或私资“一股独大”!凡是国有企业退出的盈利领域,西方跨国公司迅速占据大头,民营企业只不过获得盈利的小头,结果本属于人民的盈利和财富主要送给了外国人手中。诚然,中外现有文献说的垄断是中性概念,都是指占有资本和市场份额的占有状态,而不是指非法的价格联盟的垄断行为。可见,只有大力发展国有资本主导的混合所有制,才能真正促进我国的经济稳定、经济安全和国民福利。

(二)增强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公有资本的控制力和影响力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终极目标是更好地发展生产资料公有制,更好地发展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更好地发展社会主义。在这一目标指引下,我们就能始终保持公有资本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和竞争力。

       第一,我国国有经济的比重越来越低,已低于不是资本主义国家,因而亟须通过主动参股和控股非公经济,来推进国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根据世界贸易组织2013年公布的信息数据,国有化经济在世界各国均以不同形式存在着,但程度却又存在着不同,特别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中区别明显。需要说明的是,在世界贸易组织统计指标体系中,“国营事业”实际上被解构为所谓“国家资本”、“集体所有人资本”以及“国家控股资本成分”。见表一:[⑩]

表一.国有化程度的国际比较

国有化程度

各国国有化情况

极端国有化

朝鲜(97%)、古巴(93%)

高度国有化

挪威(72%)、瑞典(68%)、津巴布韦(66%)、阿曼(63%)、委内瑞拉(61%)、芬兰(56%)、卢森堡(54%)、冰岛(52%)、伊朗(51%)

较高度国有化

沙特(47%)、科威特(47%)、卡塔尔(45%)、阿联酋(42%)、安哥拉(41%)、老挝(40%)、尼日利亚(38%)、文莱(38%)、印度(36%)、中国(33%)、俄罗斯(31%)、越南(31%)、法国(31%)

注:括号内为各国国有企业产值占经济总量的百分比值,加粗体者为宣称本国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

可见,公有资本在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居于主导地位,在世界范围内是一种常态。世界各国政府都会在在国防、水务、电力、石油石化、煤炭、运输等特殊领域拥有较强的管理权,我国也不能例外。公有资本一定要在这些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而且是绝对控制地位,这样才能保证我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独立。目前,有些地方的这类重点部门丧失了公有资本的主体地位,造成了严重后果。[11]因此,在重要的竞争性领域,发展混合所有制必须由公有资本控股。

第二,公有资本在公共政策性企业拥有控制权的前提下,也可以采取多种方式吸引非公有资本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如医疗卫生、社会养老等都是一个极具潜力的市场,完全可以由政府牵头,以公有资本为主导,吸纳非公有资本,通过混合所有制经济来加快。

       第三,正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所说的,“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企业员工持股,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利益共同体”。按照《决定》精神,是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这就是说,发展混合所有制,是各类不同性质的资本互相参股或控股。既包括非公资本参股或个别控股国有资本等公有资本,也包括国有资本等公有资本参股或个别控股非公资本。目前,有些政府部门和省市只强调前者而否定后者,这是极其错误的。西方不少国家都在非公企业中积极倡导职工持股,实行“劳资两利”的利润分享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应大力推行这一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让人民群众在参与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改革中分享成果。

      第四,对于现有的大型国有企业而言,并不存在资金匮乏的问题,改革应该更多地从企业经营管理方式入手。当前,社会对于国企有很多偏见,国企似乎变成了低效率的代名词。可事实是,国有企业是公有制最重要的实现形式,本身就是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是更有效率的企业组织方式。国有企业长远、整体、综合和合法的高绩效是源于国家的科学调控、无剥削的产权关系和干部职工的主人翁意识。只有在生产资料公有的前提下,劳动者才能摆脱“异化劳动”及其负面影响,真正具有自主性的联合劳动热情,并自觉配合国家的调控目标。所以,公有制比私有制更适合市场经济,操作得法,便能释放更高的绩效和公平。大中型国有企业的改革不应是化公为私,对社会主义企业进行资本主义的私有化改造或私有股份化改制,而是要做优做强做大国有企业,增强公有资本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和竞争力,更好地为国家发展战略和国计民生服务。

    以兰州水务为例,兰州自来水由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担,该公司是2007年8月由原兰州供水集团有限公司与法国威立雅水务投资有限公司组建成立的中外合资企业,通过国际招标,威立雅以17.1亿元的价格收购兰州供水集团的45%股权。威立雅公司来了之后,没有改进设备,没有管网改造,首先做的事就是上调水价。随后又出现了水笨超标、污染等问题,给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极大影响。[12]

      最后必须指出,当前各级党政领导和学者都必须高度重视和真正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混合所有制和国有企业的多次重要讲话。今年3 月5日,他在参加“两会”上海代表团会议时强调,国企不仅不能削弱,而且要加强。3月9日,他又在安徽代表团参加审议时指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成败在细则。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经验和教训,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13]今年8月18日,习近平在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时发表的重要讲话时又指出:“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管理企业,在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主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据支配地位,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在我们党执政和我国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经济基础中也是起支柱作用的,必须搞好。……中央企业负责同志肩负着搞好国有企业、壮大国有经济的使命,要强化担当意识、责任意识、奉献意识,正确对待、积极支持这项改革。”[14]这是当前防止混合所有制发展和改革中的片面性和企业改革再次失误,真正全面深化社会主义改革的重要方针!可见,那种主张把高盈利、易盈利的产业和产品都让中外私有混合所有制企业或私人企业经营,而让国有混合所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拾遗补缺地从事不盈利、难盈利的生产经营,这等于是把盈利和财富让给私人,而把亏损和问题交给代表广大人民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即国有企业。这是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体制机制,是资产阶级政党和非人民政府执政的标识和通病,是与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和真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悖的!

Developing the mixed ownership economy with public capital as the mainstay of the economy

Cheng Enfu   Dong Yukun

Abstract: The mixed ownership is a type of ownership of property with owners of different characteristics. From the individual or micro level, mixed-ownership economy is composed by joint venture companies with investors of different natures of ownership, and thus a variety of mixtures of ownerships of state, collective, cooperative, individual, private, foreign and etc., can be regarded as a mixed-ownership. Under the capitalist mode of production, the majority of mixed-ownership economy serves mainly as the equity method and tool for the proliferation of private capital. In China's socialist market economy, we can use a mixed-ownership economy, but the purpose and form should be different. Mixed ownership economy is an important form of realization of the basic socialist economic system, and public capital as the mainstay of mixed-ownership economy is an inevitable requirement of socialism.

Keywords: Public Capital; Private Capital; State-owned Enterprises; Mixed Ownership; Basic Economic System of Socialism; Basic Economic System of Capitalism

Author(s): Cheng Enfu, first academician, director of the department of Marxism, and director of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 CASS; professor and president of the World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Economy, president of Chinese Foreign Economics Research Association. Dong Yukun, associate professor of Department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Central Institute for Correctional Police.



[②] 萨缪尔森:《经济学》,北京:华夏出版社,1999年第493页。

[③]数据参见阿·奥季佐娃:《法国对国有企业和混合所有制企业的管理》,《经济译文》,1994年第6期。

[④] 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年。

[⑤] 吴宣恭:《所有制改革应保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管理学刊》2011年第5期。

[⑥] 刘国光:《壮大国有经济,制止两极分化》,《海派经济学》2011年第4期。

[⑦]贾根良:《国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的致命弊端》,《马克思主义研究》2010年第12期。

[⑧]高粱:《当前我国工业面临的若干重要问题》,《马克思主义研究》2014年第5期。

[⑨]《中国互联网外资控制调查报告》课题组:《中国互联网外资控制调查报告》,2009年。

[⑩]世界贸易组织数据库来源:http://stat.wto.org/Home/WSDBHome.aspx?Language.

[11]程言君、王鑫:《坚持和完善“公主私辅型”基本经济制度的时代内涵》,《管理学刊》2012年第4期。

[12] 高凌云、 游曼丹:《威立雅水务深陷“兰州污染门”》,《南方都市报》2014年4月15日。

[13] 《混合所有制要义在“混”得公平透明》,2014年3月10日,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4/0310/c159301-24582605.html。

[14] 《习近平:共同为改革想招  一起为改革发力》,2014年8月18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8/18/c_1112126269.htm。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jj/2015-03-13/3063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XQ 更新时间:2015-03-13 08:35:33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