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文艺评论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郑熙亭:耄耋之年唱《青春》

时间:2022-04-06 00:05:57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郑熙亭    点击:

最美的青春之歌

——看电视剧《最美的青春》的感想

郑熙亭

一、一部旗帜鲜明的成功之作

image001.jpg

《最美的青春》,好响亮的名字。从201881日在央视一台播出后,至今四五年连播不衰,足以证明观众对这部剧是满意的,可以说它已经通过了以“人民满意不满意”为最高标准的检验。这部电视剧是以承德市北端塞罕坝林场创业史为本事。塞罕坝人在高寒荒漠之地,艰苦奋斗55年,“成功营造起百万亩人工林海,创造了世界生态文明建设史上的典型,林场建设者获得联合国环保最高荣誉——地球卫士奖”;成为地球上荒漠化地带造林的典型范例。“塞罕坝林场建设史是一部可歌可泣的艰苦奋斗史”,林场建设者们“用实际行动铸就了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这对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以上引号中的文字,都是习近平总书记的评语。这样一个天下闻名的典型,用艺术手段再现于荧屏上或小说中,谈何容易!而郭靖宇和他的主创团队成功地做到了,其影响可比肩当年的《青春之歌》、当下的《亮剑》,成为一家经典。

这部剧把种树的事,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联系起来,“同国家前途、民族命运、人民愿望”联系起来。郭靖宇同志的这部作品以及从出道以来的一系列作品,都是以生活气息浓郁见长,都是以炽热的家国情怀敞开在屏幕上,所以为大众所欢迎、所喜爱。他的情感是与大众相通的,《最美的青春》最成功处是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36集的电视剧,40多万字的脚本,满载着塞罕坝人的生活细节,这些细节是艺术创作的第一要素,是作家深入到人民生活中去、同人民在一起,长久地积累起来的。

这是一部正剧,其中角色大多是青年。他们是在新中国长大的,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植树造林绿化祖国,到塞罕坝来“建功立业”的。即使当时塞罕坝生活条件还很艰苦,他们的情绪非常高涨,干劲十足,朝气蓬勃,使全剧格调明朗,让人想起当年响亮的歌声:“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这部剧有着极其重要的历史背景,衬托着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显得意境高远,气象浑厚。这些背景是:(1)塞罕坝由美丽的高岭退化成高寒荒漠风沙地带,折射出清王朝的兴衰史。(21933年日寇侵入热河省,在极端残酷的形势下,热河地下党发动组织人民奋起抗日救国,前仆后继,坚持了长达12年的抗日战争的光荣史。(3)从新中国成立到1965年“四个现代化”的提出,奠定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基础。这中间有一个“三年困难时期”,1962年是这个时期的最后一年,而塞罕坝林场洽在这一年进驻先遣队和正式建场,也就成了重大的历史背景。

这部剧比较注重“以文化人”,颇有文化气氛,比如冯程多才多艺,孟月是诗人,隋志超会打天津快板,即兴成篇,张口就来一段,那大奎是武把式,动不动就露一手。改善生活吃顿饺子都要先背一整句诗,不背不得食。冯程要求增添四个助手,搞旧营地苗圃。报名的十一人,他以特殊方式淘汰了七个人,录取了四个人。这四人的姓氏洽是周吴郑王。中国人都知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是《百家姓》的前八姓,而百家姓是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让五代十国钱王府的学士编的蒙童读本,皇族赵姓,自然列在首姓。百家姓从此作为官书,蒙童必读。直到新中国诞生前后,才换了新的蒙童读本。中华民族最重姓氏,用以鉴别血缘关系,同姓即同宗,不得通婚,以保优生优育,形成了姓氏文化。给全剧增添了文化色彩,这是大多数电视剧所没有的。

二、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文艺作品的要求,郭靖宇等同志表现这一要求,非常有器识、有见地。剧的片头、片尾,总要出现矗立在沙原上的那棵“参天大树”,并伴随着主题歌曲“把爱汇成河,浇灌绿色”。作者把这棵大树作为全剧的“标帜”,见证了塞罕坝一百多年的沧桑变化,是一位长寿的巨人。这棵大树则成为塞罕坝的文化坐标。作家围绕这棵大树,创造了一大群典型人物。仅举三位如下:

image002.jpg

1.第一位应是承德地区林业局长、塞罕坝林场党委书记兼场长于正来。他在青年时代经过1933年“热河抗战”的洗礼,在这棵大树下掩埋了游击队大队长冯立仁的尸体,擦干了身上的血迹,接过了大队长的责任,继续坚持抗战12年。热河抗战在华北是最前线,日寇把热河省(即承德地区)划入东三省“伪满州国”,推行三光政策,从古北口直到塞罕坝制造“千里无人区”。在这里坚持抗战之极端残酷自不必说。我们从旧报纸上发现一个资料:《古北口诞生义勇军进行曲》,其中写道:国民革命军1725师师长关麟征,亲率部队冲入敌阵,被炸成重伤,拼死保住了阵地,死伤官兵的血肉身躯已经堆满整个阵地。19334月末的一个夜晚,帽儿山守军被日军包围,飞机大炮联合轰炸,战役发展到古北口一线,数万官兵凭血肉之躯死守阵地。此时有一支由文化人自发组织的慰问团来了。其中的一个文弱青年就是戏剧家田汉,他目睹我军将士大批的阵亡,活着的战士摞起战友的尸体,堵住缺口,与日寇血战。田汉这位文弱青年,不随人群躲闪、奔跑,就在阵地上观察。一年后,田汉以此为背景创作了名剧《风云儿女》,电影的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中国人都会唱“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新中国成立定为国歌。

于正来的“游击队”是由中共地下党热河支部领导的。1935年某日被日军包围在围场县附近,大队长冯立仁为掩护部队突围而牺牲,身中五枪,被敌人砍下头颅,挂在围场县城楼上,战友们在夜晚抢得头颅,把尸体掩埋在这棵参天大树下。1936年以后,热河游击队归属晋察冀军区领导,正式改名八路军。新中国成立后,于正来被分配到围场县任林业局长,他继承了党的光荣传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植树造林绿化塞罕坝为终生事业。他是塞罕坝精神的代表,他在荧屏上的形象一年四季总是一身旧军装,天然的“官兵一致”与职工平等相处,一同挖坑种树。天生一颗仁爱之心,机务队打夜班,他让老伴送来夜餐莜面“饸饸”;副手曲和,年轻,心直口快,脾气有些偏执。于正来对他从不当面批评,而是以尊重、诱导的方式对待;他善于与人相处,县、地区、场党委都是团结友爱有权威有力量的。他大公无私,清正廉洁,没有杂事,不接杂宾,正式挂牌建场时,作为党委书记、场长,必须作报告,他的头一句话:“塞罕坝,我于正来又回来了。是带着老婆孩子来的,这一次就不走了。”赢得全场热烈的掌声,掌声里包含的是信赖、崇敬和凝聚力。他的报告只有120个字,简明、有劲、实在。“天下文章,唯此为大”。

image003.jpg

2.第二位就是冯程。他在屏幕首次出现是1960年春季。他按两年前母亲遗嘱,到围场县林业局报到,因女友的离去、伐木专业不对口,同政工科长曲和闹了不愉快,心浮气躁,说话噎死人。于正来局长秘告老刘头带他去看大树。老刘头带着冯程围着大树转了一圈,指着一个地方说:“你爸爸就埋在这里,小子,磕头吧!我给你爹背锅做饭,你爹为我挡过子弹”。身临实地,又听老刘头诉说,使冯程受到了震撼,他发现了父亲的灵魂就是共产党人的革命牺牲精神,他认真思考,作为革命烈士的儿子、国家培养的大学生,应该怎样立人?于是他的头脑清醒起来,明确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学习老于叔的榜样,立志作一个革命者。于是他主动请求上坝,接替技术科陈广济工程师的工作,发誓:“种不活树一辈子不下坝。”

于正来局长等送他上坝上。这里,三年前就建了造林试验基地,条件简陋,只有两个塌了的地窨子。晚上,冯程支开帐篷,用石块压好帐脚,抱着半路收养的那只小狗睡觉,夜间似乎有狼嚎并撕扯帆布的响动,冯程拿过手风琴拉出尖怪声调,狼被吓跑。

第二天,他就刨坑,拿树苗、种树,自己创造了起码的生存条件,一人一犬坚持着,开始了“一个人的奋斗”,硬是把林业局发给的一千棵树苗种满了山坡。两个月后,一千棵树苗只活了十几棵,又过了一段时间,只剩几棵半死不活的小树。冯程不服气,秋前又种下一千棵。就这样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再种,三年时间屏幕上显现出冯程的尊容:大长头发,络腮胡须,活像个野人。直到上坝第三年,林业局工程师陈广济因癌症不治,临终派人请冯程到医院病床前说:“植树要从苗子开始抓,塞罕坝造林靠你了。”他在心里牢牢地记下了“陈工嘱托”。

林业部支援塞罕坝的大学生们于1962年秋季进场(加入先遣队),听说有个苗圃基地,放下行李,马上就去参观。覃雪梅热情检验苗床,把一些发育不好的次苗随手拔掉。她是按专业要求这样做的,不知道这些苗子是冯程三年苦干收获的命根子。当瘦骨粼粼的冯程挑了两大桶水回来一见苗子被拔,大发脾气,与覃雪梅争吵起来。曲副局长小题大作严厉批评冯程,说他疯了,强令他下坝,逼上汽车回局。冯程半路跳车,请求留下,以免从陈工开始六年的实验中断,苦苦求告:

没有人比我更爱这片土地,每个夜晚睡觉前,我都要对自己说:我,冯程,要把最美的青春献给塞罕坝!这是我的故乡,我父亲打过游击的地方,父亲和母亲恋爱的地方,也是父亲安葬的地方。这里曾经是美丽的高岭,我要让他恢复美丽……

于正来听得鼻子一酸,而曲副局长怕因他一人恼了大学生们。冯程再三请求。曲和总算松了口,说:“除非覃雪梅原谅你。”冯程转身就往回跑。到女生住处被自称“覃雪梅男朋友”的武延生拳打脚踢,打得嘴角出血。先遣队几个职工看不过,围上来要揍武延生。冯大喊着说“我是来道歉的,自愿挨打。”武延生咬牙切齿地说“不解气”,再次把冯程摔倒,抡开拳头再打。这时覃雪梅从外边赶回来,大声喝道:“住手!武延生,你在干什么?你太过分了。”武延生恶狠狠地说:“对这种人,不能心慈手软。”覃雪梅转过身来:“冯程同志,我也有错,你能做出这么好的苗圃,真的很不容易了。”冯程:“这么说,你原谅我了?”覃雪梅笑了,“我刚才说了,我也有错,同志之间在工作上发生争执是很正常的,握个手吧!”把手伸向冯程,冯程在身上蹭了蹭,拍着手掌说:“谢谢雪梅同志。”两只手握在一起,这一握就把他留在了塞罕坝。围观的人心大快,只有武延生瞠目结舌,更加忌恨冯程。我摘要写上这一段,就是要把冯程的赤诚、覃雪梅的风度、武延生的“人性恶”,赤裸裸撕破给人看。

image004.jpg

3.覃雪梅是第三位典型人物。父母都是地下党,五岁时与父亲失散。编者在全剧塑造了她集真善美于一身的巾帼英雄形象。此时,观众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世,她是国家林业部覃秋风副部长的女儿,真正的高干子弟,只是她自己严格保守秘密。她的表现完全是工农兵素质,其刚强志气不同一般。她同塞罕坝并无瓜葛,在招募大会上听于场长饶有风趣的介绍情况,比如塞罕坝的风沙,“一年就刮一场风,从正月初一刮到腊月三十”,一语定终身,认定这是她应选之地,第一个自愿报名并坚决辞掉了校方学生部推荐她到林业部当秘书的方案。上塞罕坝出发前,她找到覃部长的家,要和父亲见一面。不期被父亲的第二个爱人金佩云数落一顿,贬损她套老乡、套亲戚。覃雪梅感到人格受了伤害,怒不可遏,“她小心的取出那张发了黄的旧照片”,覃氏一家三口、年轻的父母中间坐着五岁的小雪梅。她狠狠的瞪着金佩云,一字一字崩出,“无情无义”,把照片啪的一声摔在桌上,抽身而去,“啪的一声”将永远响在观众耳畔。

覃雪梅再一个精彩故事,就是建场第一年机械植树,于场长分配覃雪梅等技术人员每人负责一台植苗机。培养张曼玲等六女生学习投苗。覃雪梅手把手地教张曼玲投苗。武延生向她献殷勤在背后搞小动作,“鼓动”曲副场长把覃雪梅从植树一线调到苗圃,造成投苗不合格、拖拉机出事故,李副场长轧伤一条腿。于正来场长批评覃雪梅,“干了两天,甩了一身泥,就当逃兵了?”又伤了她的自尊,于是很严肃的跟于场长当面辨理,“先是领导停了我的一线工作,反过来又批评我当逃兵。”不能接受。但她经过反复思考,确认自己有责任,当时完全可以拒绝曲和的调动,坚持在植苗机岗位上不下来,不就没事故了吗?想来想去,打定主意,利用傍晚时间,毅然走进广播室,在大喇叭上作公开检讨,把“事故伤人”、投苗不合格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请求处分。最后覃雪梅响亮的声音是:“从现在开始的十天,是植树造林的最佳时间,建议大家全身心的投入到造林生产中去。按照技术标准严格施工。“最后,再次希望场领导能够原谅我。”大家听完广播议论纷纷,隋志超说:“这姐姐心胸坦荡,敞亮啊,牺牲自己,鼓舞全场职工,这就是覃雪梅境界!”

于场长郑重其事的请覃雪梅到家来谈心。于正来说,按原来计划完成植苗还有十七天,你在广播动员,十天完成任务,整整提前了七天,这个话我都不敢说。雪梅说:“我敢说,我是技术员,树苗现在就开始烂根脱水,十天就够长了,再拖下去,种上也是白种。十天完成,有问题我负责。”于正来说:“我批评你,确是个误会,在广播时你为什么不讨个说法?”雪梅说:“植树大忙,李场长住院,我熟悉植苗机,用人之际讨什么说法?!”于正来哈哈大笑:“要的就是你这番话,你去吧,明天还要大战。”早饭后于场长在地头上作战前动员,采纳覃雪梅的意见,“决定十天之内把苗子种完,比原计划提前了七天。这和李场长的意见不谋而合。”宣布拖拉机出事故,与覃雪梅同志无关。宣布“鉴于李场长的伤,确是骨折,要休息一段时间。经研究决定,任命覃雪梅同志为塞罕坝林场技术科长,全面代理李场长的工作,请大家支持。”全体热烈鼓掌。这一场风波一是表现出武延生思想意识有问题,二是曲和老毛病行事不慎重,三是覃雪梅有器量,四是于正来善于用人。

三、危难关头见真情

image005.jpg

剧作家从塞罕坝当时的社会生活实际出发,创造了武延生这个典型人物。观众乍一见他的形象,是个帅哥。仔细看他的眼神有点邪,谁,他也看不上。于正来局长在东北大学招募大学生精彩的讲演,全场暴发热烈掌声,他却说“土气”。在承德见面会上,不无奚落地说:“于局长,你跑了半年也没招够人呀,还带两个中专生充数。”于局长送他们到坝上,先遣队都来迎接。局长指着为他们建的新营地说“怎么样?”武延生扬扬不睬的回答:“不怎么样。”真令人扫兴。给观众的印象很不好。“这个公子哥,一点礼貌都没有,不懂人事啊!”

上坝以后,武延生的表现是狂妄自大,肆无忌惮。自称“我是唯一学造林专业的大学生,原来种的树该拔掉,要来的苗子,种在那里,我最有发言权。”他对冯程有成见,百般刁难,只给他50棵苗子,把冯原来种在山窝已经活了的幼树,用镐刨掉。种树开始,他自充指挥,骑着高头大马兜风,马上带着上海姑娘沈梦茵,让他“搂紧了腰”,到处跑,“检查植树质量,”给观众留下了一个纨绔子弟的形象。 先遣队,第一次植树一万棵,成活百分之二。农业部李工程师、于局都来验收,成活在百分之二就是成绩。武延生最会出风头,他站出来冠冕堂皇地作了一番检讨,并说,这个责任在我,因为我是唯一学造林的大学生。于正来局长当众表扬,说他虽然没任命职务,敢于承担责,要大家向他学习。

武延生得意忘形,抓紧给覃雪梅写了一封求婚信送到了邮局。随后,趁机拉拢那大奎,许给他一起回北京给他介绍个北京大妞。那大奎信以为真,担心自己中专生进不了首都,武延生说了下面这段话:

调动工作的事,不看你什么学历,关键是看有没有门子。我爸来信说,正打听,看看他的老友、老同志,有谁在林业部工作。那大奎说,你想走,还这么积极表现干啥?武延生说,这你还不懂。到这苦地方,回去不能还是个白丁啊!这次于正来上坝,就应该任命我一个技术场长,我回到北京,不就好安排了吗?!不知我能不能熬到建场。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必须有一个适应自然的过程,人改造自然,也受到自然的改造。比如上海姑娘沈梦茵,头一夜睡地窨子就想家哭了。不喝咖啡受不了。几年的集体生活,随着树苗变幼树,幼树变成绿林,她自己成了防治林木病害的技术骨干,还在第三批加入了共产党。覃雪梅、季秀荣、孟月三位“老党员”,聚餐为他祝贺,她说:“我入党还不是跟你们学的?”这样深情的电视剧,谁不爱看?

剧作家设计了生死攸关的两个故事:一个是覃雪梅和武延生遇狼的故事,一个是先遣队“大雪断粮”的故事。

先说遇狼的故事:两支队伍去勘测土地。一支是武延生、覃雪梅、那大奎、孟月,一支是冯程带领隋志超等四人。冯程目测画出塞罕坝地形图,每队一张。走到半路,孟月崴了脚,武延生大喜,很有风格地让那大奎背孟月回去。这样就剩了他和覃雪梅的“二人世界”。他故意拖延,拖、拖、拖,一直拖到太阳下山,在一片沼泽附近停下,武延生要支帐篷,覃雪梅反对,坚持回营地,怕同志们着急。二人正在争论,突然一声狼嚎,二人快跑,野狼追了上来,武延生比雪梅跑得快,雪梅被一块石头绊倒,碰着头部,晕了过去。武延生回头停住,喊雪梅,可是他只停了两秒钟(注意:两秒钟),调头就跑,狼丢下雪梅,去追武延生(注:狼险狼险,越跑越赶)。这时武延生正跟狼撕扯,冯程飞马赶到。挥舞着两张锹,向狼打去,狼后退暂停住。义犬小六护着冯程狂吠,冯程两把锹使劲敲响,与狼对峙,把延生挡在身后。冯程喊延生,把雪梅抱到马上去。老马识途,快回营去。狼嚎叫一声扑了过来,咬住冯程的大腿。幸亏小六引了张福林来,两声枪响,把狼打跑。张福林是偷了赵天山的枪,解下马厩的马跑出来的,正巧救了冯程。

冯程和张福林回到营地时,武延生编造的冯程逃跑,是他拼死打狼救雪梅的故事已经在营地传开了。趁此机会,武延生再次向雪梅求婚。雪梅说:“等我们植树成功的那天我们就……”武延生说:“这里根本种不活树。”覃雪梅说:“你说什么?!”

大雪断粮的故事说:1962年大雪来的太早,下雪时间也太长。严寒降到零下40度。冯程早上坝三年,坝上的雷雨风雪各种灾害都经历过了,他提醒大家省吃俭用,防寒防冻,事先把铁锨、镐头、锯条准备好了。气象员闫祥利在雪花飘落以前,弄来了上级调令,名正言顺地走了。先遣队还有十三个人都留了下来。

关键是,林业局的供给上不来,主管人员出了事故,局长是在电话上得知“空军巡逻队发现坝上某营地断粮报警”,局长发动“人工运送供给”,上坝已晚了半月了。这半个月是对先遣队的生死考验,大家千方百计,同心协力,共克危难,只有一个武延生暴跳如雷,大骂林业局尽是些混蛋废物。最后一招要杀“小六”吃狗肉,大家都不同意。他逼魏师傅动手,引起大家不满,张福林放跑了小六。武延生抓住张福林脖领子,回头对大家说:“张福林是个大坏蛋,他成心想饿死我们。”张福林忍无可忍,说出下边这些话:

狗,小六,是人最好的朋友。这些天,他没吃咱们一点东西。你,武延生,你,覃雪梅,你们没有这个权利,你们装什么糊涂。你和武延生遇狼那事,要不是小六,冯程能找到你们吗?你们还能活到今天吗?你,覃雪梅,不知好赖人,救你的不是武延生,是冯程,是小六。逃跑的,不是冯程,是武延生。冯程从狼口里把他救了下来,可他丢下冯程就跑了。武延生你这个伪君子,为了讨好覃雪梅,让冯程为你背黑锅,翻过来说是冯程见狼就跑了,我呸,你真不要脸哪。冯技术员还让我给你保守秘密,给这个大少爷留面子。大队长,我说的这些事,覃雪梅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武延生,你认不认账?”(中间冯程多次劝阻不住)。

武延生傻了。覃雪梅大声说:“武延生,张福林说的是不是事实?”武延生:“这个,啊……”武延生急火转向冯程:“冯程,你才是伪君子,你答应替我保守秘密,又鼓动张福林这个老农民,当着这么多人羞臊我,是你让我走的,我没自己走,我带走了雪梅。”

武延生此话蛮不讲理,大家有话也不说了。屋里静得吓人,食堂里边停火晚饭没有了。武延生忽然大吼一声:“我后悔,后悔来‘塞罕坝’,耽误了我的大好前程。”

季秀荣接过来说:“我不后悔,上坝是我自己选的。我相信,我不会死的。”冯程突然站立起来,满屋子寻找着什么。突然走到孟月、雪梅面前,请二位让开。他搬起长凳把它翻过来,把凳腿踹了下去。将板翻过来放到桌上,背面划着黑白格子,跟琴一模一样。他对大家说:“你们来前,我在坝上过了三个冬了。只有小六兄弟陪我,有一日正好是星期六,就给他起这个名子。哼哼哈哈,跟它说话,它去打食,我就弹琴,今天我弹一曲,给大家解闷。冯程在凳子上坐好,刹那间像是变了一个人,那神态、气度,比西服革履的高贵学人还要优雅,两只手放在键盘上,边弹边用嘴演奏贝多芬《命运交响曲》,那旋律在大家耳畔响了起来。开始是低沉的,苦难厄运,转向抗争旋律渐觉强烈。终于得到幸福,战胜命运,琴的旋律与《最美的青春》剧主题歌曲合奏,“把爱汇成河,浇灌绿色”,画外音响彻行云,顿时男女青年们,青春焕发,大食堂热烈起来,大家的精神为之一振。四个女生拥在一起,渐渐睡去。热情激越的隋志超笑得热泪交流。

第二天,大雪晴了,太阳升起了。大家高兴极了,赵天山突然流下眼泪,张福林跑进来说,外面一行脚印,迎着太阳去远,有人出去了。赵天山说:“那是冯程,说好了找救援,冯程蹚路去了。”覃雪梅说:“我们是一个集体,比亲兄弟还亲,不愿同年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日死,我们也去。”

冯程不甘心坐以待毙。自言自语“我不能白先上坝三年,一定要找到救援”。小六忽的跑到前边去了,曲和发现了它,拼命的叫,分明是告诉人们走错路了。于正来熟悉小六,连忙向小六靠拢。冯程两天没吃饭了,趴在了岗子上。于正来认出了他,“是冯程”,领着五六十人的运输队伍走向冯程。赵天山流着泪,集合着队伍,喊着雷厉风行,冲啊!众人互相挽扶着,拉扯着,沿着冯程走过的脚印,爬上了高坡。终于两拔人相遇了。

冯程回头看到担架,“这是咋啦?”于局长说:“老刘头一见没送供给,心急火燎,赶着车就出发了,冻僵在半路上。冯程扒着担架大哭:大爷,刘大爷!赵天山集合大家向刘大爷敬礼、鞠躬。

几天后,小六连饿带累,无声地死去。大家在离营地不远的地方把它埋葬,筑起坟丘,立了一个小牌位:我们的兄弟小六长眠于此。冯程、赵天山、覃雪梅、那大奎、隋志超、孟月、季秀荣、沈梦茵、张福林、魏富贵,肃立在小坟包前。四位女同学都给它献了干枝梅,说了送别的话。赵天山整齐队伍向小坟包敬礼,哀悼。赵天山带领大家回营,留下冯程,独自一人,呆呆的坐在它的墓前,他有太多的话要跟小六说。

四、两种世界观的较量

image006.jpg

世界观的问题,按毛主席最通俗的说法就是为什么人的问题。覃雪梅主动要求到塞罕坝是“为了绿化祖国,高寒荒漠的塞罕坝,才是最需要我的地方。”而武延生,则是为了个人,是为了追求覃雪梅,才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的。这是一个原则的问题,根本的问题。《最美的青春》这部戏,从始至终围绕以覃雪梅为代表的“为了国家人民”与武延生“为了个人”两种不同的世界观,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成功之作。这种较量和斗争从二人上坝前就开始了。

让我们回味一下毕业分配的一个片段:

孟月:我听武延生说,你们两个人一起回北京,让你尽快见他的父母,要和你结婚呢?

覃雪梅:那是他一厢情愿,与我无关。

武延生:(气喘吁吁的跑了来,孟月起身走了。武气呼呼的说,好好的林业部你不去,偏要去塞罕坝?

覃:这事我已经决定了。

武: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呀?

覃:武延生,请你自重,我跟你从来就没有过恋爱关系,请你不要制造舆论。

武:覃雪梅,我可是追了你三年了。

覃:我早拒绝过你。国家培养我不容易,我想先工作,后成家。

武:那我陪你一起上坝。不就是一年一场风,正月到年终吗,你不怕,我也不怕。

覃:如果是为了我,武延生,你没有这个必要。

武:有这个必要,追你三年不行,我就再追三年。

按武延生的观点,毕业能分配到林业部是天大的好事,企图扯住覃雪梅,覃却不受诱惑,初心不改。武只好追随同去,他这样穷追不舍,是真的爱覃雪梅吗?后来的事实证明,根本不是爱。

一个极端利己主义者的世界观,真爱的只有他个人、自己。他追覃雪梅——这个全校品学兼优第一人,实质上是一种占有欲。越得不到(三年追不成),其占有欲越强烈。以致容不得在工作中比他强的人与雪梅来往,这样,就把埋头苦干、才华横溢的冯程无辜地被牵扯进来。冯程偷偷翻译英语技术资料,覃雪梅称赞他“做好事不留名”,武延生便以冯程为敌。在他自充“领导”,“指挥”先遣队种树那些天,用极刻薄的语言贬损、讥讽、奚落冯程,把冯程种在山窝里的幼树拔掉,以解心头之恨。他恨冯程,殃及冯程种活的幼树,他还趁冯程不在,用窝头卷老鼠药喂小六,差点被小六咬伤。最惹覃雪梅难以忍受的是四姐妹给冯剪发剪胡须,武延生竟骂覃雪梅与冯程肌肤之亲,给他戴绿帽子,激怒雪梅,提出同他断绝联系。他拿出看家本领,喝酒耍赖,装疯卖傻。作家揭示,一个人如果没有理想信念,必然流于堕落。

最初上坝时,武延生就宣嚷“覃雪梅是他女朋友”,覃雪梅立即在四姐妹中澄清。孟月说:“不管是不是女朋友,你必须面对。”这使覃雪梅很无奈,为了安全,也为了先遣队的声誉,她勉强支应到正式建场。建场后,尤其是在武延生得知覃雪梅是覃秋风部长的女儿之后,他变换了方式,不再那么强势。千方百计讨覃雪梅的欢心,“殷勤体贴”。武延生的这些行为,是他极端利己主义世界观所致,对覃雪梅的工作反而成了干扰。例如,在机械造林第一年,关键时刻,使曲副场长把覃雪梅由造林一线调回苗圃,引发一场“事故”;还有在场部总结第一年造林失败,讨论“对策”的会议上,他居然理直气壮的发言,说“成活百分之五,比先遣队造林成活百分之二,是在覃雪梅出任技术科长后,提高了百分之三,应当祝贺,并带头鼓掌,使覃雪梅无地自容。还有,在场部讨论来年造林工作计划时,他提出:有了覃科长负责的总场苗圃,应当撤掉冯程负责的小苗圃,被否决。因为小苗圃已开始试验全光育苗。覃雪梅主动与冯程合作,在李中副场长支持下,小苗圃增人员,增设备,大搞全光育苗,准备马蹄坑造林大会战取得大胜利。

塞罕坝机械林场以自己育出的优质树苗,发动了1964年马蹄坑造林大会战。这时武延生做什么了,他以为自己意见不被采纳,想当技术场长的美梦破产。挖空心思,编造理由,请假回家在北京活动了两个多月,搬了覃雪梅的后妈、覃部长的爱人金佩云来,“接覃雪梅回京”。覃雪梅大怒,不认金佩云。此事给林场领导添了大麻烦,而武延生左右不讨好。金佩云临回京时下车嘱咐于正来:“武延生这个同志满嘴的谎话,请注意。”此事闹得全场皆知。武延生失落得难受,喝酒、耍疯、不上班。

天不绝武,林业部农场管理局局长粟坤来了,武延生贴乎上来。自报姓名,前来迎接。粟坤以他一贯率真的性格,当着许多人,就把他父亲托人走后门要求调他回去的事说了。你自愿来的,表现准是错不了,老于场长也不干哪。武延生在这些事上显出了真有功夫,两句话就把事圆了,还大大方方上了车,“陪同部领导视察工作”,(到马蹄坑造林现场)当他得知林业部要本场出两个劳模,到全国去宣讲,第一站就是“东北林大”,他以为机会来了,马上精神大振,从方方面面活动起来。

武延生这位“高级技术人才”,在植树专业上虽没有什么创建,在争名利上可算是足智多谋,由于他在背后活动,林场劳模难产,经过两次反复,在他看来“非吾莫属”的时候,一向看重他的曲副场长,以武延生得票太少、品行有问题,否决了对他的提名。公推于正来场长为劳动模范。

武延生则高高兴兴,坚决拥护,脸不变色心不跳,未几,武延生亲自从邮局取了一封电报来,“东北林大特邀武延生同志为校友代表参加报告会”。当他仅以校友代表到会后,同学们问这问那,他坦然的回答:“劳模只出两位,一位是我女朋友,一位是领导,让啦。”

武延生坐在台下,聆听覃雪梅报告,覃雪梅的报告太精彩了。简直是百听不厌,让我们摘录如下:

刚才老师介绍说我是第一批上坝的大学生,并不完全准确,因为在我们之前,还有一个人,他也是林业大学毕业。比我们早三年上坝,一个人在塞罕坝度过了三个春夏秋冬。那个时候的塞罕坝,不但没有建设大型林场的基础条件,甚至连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都没有。要说立下汗马功劳,我就更不敢当了。我是学育苗专业的,但塞罕坝的第一个苗圃,是这个人建设的。虽然我是技术科科长,但第一个大胆提出“全光育苗”的人也是他。本来他最有资格代表塞罕坝参加这次劳模报告团,但由于种种原因,他没能来。此刻站在这里的我,脑海里能想起的都是他,一个真正把心和根都扎在塞罕坝的人,他叫冯程。(听众女生发问:他是你男朋友吧?)现在还不是,但如果有机会,我愿意永远和他工作、战斗在一起。他睿智、冷静、坚强、坚韧,他从野兽的獠牙下救过我的性命,却不肯说出真相;他在大雪封山时,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去蹚路,却不让大家知道;他主张的全光育苗让林场自主育苗成为现实,却没有人把功劳记在他头上,他从来不争。他曾经对我说:能留在塞罕坝植树造林,就是他最大的幸福。我一直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精神支撑着他,也多次问过,可他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幸好我还记得他诵过的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台下暴发热烈的掌声)。塞罕坝有很多像冯程这样的人,他们爱祖国爱得深沉,爱塞罕坝那片土地爱得深沉。那里现在还有大片高原荒漠,但是我相信,只要有这群人,它的名子“美丽的高岭”一定会重现人间,未来的塞罕坝一定是一片美丽的绿色!(全场起立鼓掌,礼堂沸腾了)

武延生此时已经感到“大势已去”,但他本性使他更加疯狂。回场后公然在场部门口大呼嚎叫“与冯程不共戴天之仇”,“我要打死他”。一个大学生上坝四年,别的同学都成为林场的技术骨干,他堕落到不可救药的地步,整日的喝酒耍疯,最后,制造了那一场诬陷冯程与海外特务勾结,“烧林叛国”假案,告状招来公安局人员,结果闹了一场“大笑话”。在全场“丢人现眼”,最后夜间偷偷进入实验室强暴覃雪梅未逞。判“劳教”五日后,回北京“飞黄腾达”去了。至此,宣告极端利己主义世界观的破产。它警示人们,所有极利己主义者,必以害己而告终。

2022年清明节

作者简介:郑熙亭,1932年生,河北肃宁人,中共党员。曾任中共沧州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河北省文化厅厅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主要著作有研究王安石变法的专著《汴京梦断》、研究苏轼的专著《东游寻梦——苏轼传》。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djhk/wypl/2022-04-06/7474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2-04-06 00:05:57 关键字:文艺评论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