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重要新闻 ->

国内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落马贪官刘铁男: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

时间:2015-03-13 09:47:58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许道敏    点击:

庭审调查中证据表明,刘铁男审批权的运用流程仍然跳不出拖、拿、办的三部曲,“拖”是诱使人家“放血”的前置手段,只是“拿”与“办”程序颠倒,确认人家会给儿子输送利益之后,心照不宣,一一照办。

前不久法院作出判决,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因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计3558万余元,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刘铁男的主要犯罪事实包括:接受请托,为邱建林三个公司获得国家发改委审批提供帮助。作为回报,邱建林等人为其子刘德成成立峰德公司,以虚假贸易、炒股的方式,使其资金积累到1500余万元;刘德成使用该资金购买轿车、别墅,共计1549.2665万元;且刘铁男对此全部知情。另外刘铁男接受请托为张爱彬获取北京地区丰田汽车4S店指标提供帮助,以“打招呼”的形式最终使张爱彬的公司获得指标;其子刘德成在张爱彬的4S店中没有出资、没有参与经营,但以退股方式获利1000万元。透过本案,笔者认为有几个问题值得深思。

手握审批大权实施拖拿办“三部曲”

按照刑法的规定,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其构成犯罪条件从主观上说,必须具备行为人明知自己行为性质及其后果的要件。该案中刘铁男的行为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其行为表现为典型的自欺欺人。许多案例表明,正是这种自欺心态,导致不少受贿的人认为自己犯罪行为受法律制裁的风险降低,形成侥幸心理,以致铤而走险。

在法庭陈述中,刘铁男表示:“在过去被立案、侦查的十几个月里,包括到今天在庭上,我始终都处在沉痛的忏悔和自责中,每次的询问、每次交谈或者跟办案人员接触,其实都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我的灵魂……我每每看到起诉书,都在反问自己,这是我吗?怎么会到今天?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这是哪里呀?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似乎一切都是他对法律认知的缺失造成,似乎自己如果知道受贿性质,当初就不会这样做。

在判定刘铁男受贿的3558万余元中,除了最早开始半推半就收下的4万元,其余受贿款几乎全是在他本人不过问的情况下由其子获得。为了避免留下自己主观上明知的证据,他给他人、甚至给自己刻意营造的形象是,儿子生意上的事一概不管。这就是面对法庭审理,大量证据证明巨额受贿事实时,连他自己都感到无比惊讶的原因。

如某企业主要求审批项目予以关照,谈及自己帮助其儿子成立公司挣了钱,刘铁男立即摆手打住:“生意上的这些事,你不要和我说。”以为这样就能以不知情为幌子,以自身当时缺乏主观上的明知这一构成受贿罪条件,为以后逃脱法律制裁留下伏笔。因此他始终认为,自己的“底线”是违纪而不是违法。

对于犯罪性质,刘铁男果真缺乏法律上的认知吗?

不是的。庭审调查中证据表明,刘铁男审批权的运用流程仍然跳不出拖、拿、办的三部曲,“拖”是诱使人家“放血”的前置手段,只是“拿”与“办”程序颠倒,确认人家会给儿子输送利益之后,心照不宣,一一照办。

扭曲的爱子情怀毁了自己害了儿子

刘铁男在国家宏观调控部门工作30年,先后在原国家计委、国家发改委原材料局、综合司、机关党委、办公厅、预测司、产业发展司、工业司、东北办、能源局干过,并在一些专业性强、审批事项重的司局当过“一把手”。据说他都是早上七点上班,夜里十一二点才下班;对于有求于他的生意人他很警惕,躲得远远的不让其轻易得手;衣食住行不是特别讲究,花天酒地的表现也不是特别明显;搜查其住处还可看到他收集的关于领导干部子女经商办企业纪律规定方面的书籍,有的书还做了些标注,说明他还是认真学过。好不容易做到省部级,本来可以有无限的前途,怎么一下子换来无期的牢狱之灾呢?似乎都是儿子惹的祸。

问题在于,刘铁男死心塌地、心甘情愿被儿子“坑”。他坐牢了还说,自己每天都在自责,因为“我的过错把孩子也毁了”,也“无颜到九泉去见老父亲”……与其说是刘德成坑了老爹,不如说是刘铁男扭曲了的爱子情怀,既毁了自己,也害了儿子。刘德成自述,父亲教育给他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骑车接他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一边穿胡同一边教导,人生就是要抄近路,才能有大成就。这就与传统要求孩子走正路的教育方法背道而驰。刘铁男悉心选择企业老板做儿子的朋友,一边行使权力为他们办事,一边吩咐他们要“带带他”,嘴上说的是带他做人,暗含的意思是带他挣钱。于是,儿子也飘飘然起来,以为“父亲的官越做越大,自己的钱越挣越多,幸福的日子终于来临”。

如此看来,领导干部教育、管束子女等身边人,确是一个严肃的课题,稍有不慎,阴沟里翻船是常有的事。爱子情怀乃人之常情,本来也无可厚非,但必须以德为本,成才为要,关键是要培养真才实学,教育诚信做人。

制度缺陷不是开脱罪责的理由

刘铁男根据自己腐败经历写出具体的制度反腐建议,希望法庭据此认定为立功表现。尽管法庭依法未予认定,但也肯定了他的积极态度。刘铁男分析,如我们社会2008年的政府投资四万亿,多是没有明确产出率责任的投资项目。如果我们投资四万亿有产出四百万亿的投资责任,我们社会就不会有腐败分子。必须推进市场化改革,尽最大的力气变革审批制度。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审批权与责任连在一起,市场机制改革彻底,任何人都不敢腐败了,因为责任追究将追偿连带损失,这也是从机制上控制腐败的原理。

但是,制度缺陷能够作为刘铁男开脱罪责的理由吗?回答是否定的。制度缺陷只是犯罪的客观因素,提供了腐败的机会,任何腐败犯罪都是动机和机会的结合。而犯罪动机,则是犯罪人必须负责的主观因素。

对此财政部副部长金立群认为,地方债台高筑、产能过剩、重复低水平建设确实是审批制度导致。只要审批制度继续存在,就一定会出现寻租冲动和腐败诱因。但腐败虽有制度诱因,也不能完全从制度上开脱。制度建设上的缺陷是一定要去解决的,一定要完善这个制度。“有些人陷入腐败,不能完全从制度上的缺陷来为自己开脱,法律是不会为任何一个贪官、任何一个犯罪分子通过制度的缺陷来开脱的,任何一个也不可能利用法律,利用社会制度的缺陷来为自己辩护。”

这种认识是正确的。

(许道敏 作者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业务专家、博士后)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zyxw/gn/2015-03-13/3064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XQ 更新时间:2015-03-13 09:47:58 关键字:国内  重要新闻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