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欧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美国基金会调查发现:俄乌冲突以来,西方使俄罗斯人更加团结在普京周围!

时间:2022-09-27 00:08:23   来源:聽贰拾肆橋   作者:歧路听桥    点击:

原文页面截图

原文PDF版封面

译按

本文第一作者丹尼斯·霍尔科夫(Denis Volkov)是列瓦达中心主任。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是俄罗斯一家独立、非政府的民意调查和社会研究机构,设在莫斯科,以俄罗斯社会学家Yuri Levada (1930—2006)的名字命名,创办于19871988年间。

第二作者安德烈·科列斯尼科夫(Andrei Kolesnikov)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长于研究塑造俄罗斯国内政治的重大趋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是一家致力于国际事务研究的美国无党派智库,由苏格兰裔美国实业家安德鲁·卡内基创办于1910年。

本文基于列瓦达中心在俄罗斯各地组织实施的民意调查和小组座谈的发现,考察了截至20228月间俄罗斯民众看待乌克兰战争的态度,并与看待2014年克里米亚冲突的态度进行了一定对比。核心结论是:乌克兰的冲突非但没有巩固俄罗斯社会,反倒加剧了俄罗斯人在包括支持现政权在内的一系列广泛事项上的既有分歧。

本文原题“My Country, Right or Wrong: Russian Public Opinion on Ukraine”,是一篇工作论文,由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网站发布于202297日。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达原文的PDF版。

译者对原文有多分段,略去原文摘要,并为正文中的图片补充了说明文字。其他均依原文译出。

我的国家是对是错:俄罗斯民意如何看待乌克兰战争

丹尼斯·霍尔科夫(Denis Volkov

安德烈·科列斯尼科夫(Andrei Kolesnikov

注:本文基于列瓦达中心20222月至8月在俄罗斯各地进行的社会学研究和民意调查,以及20223月至5月由列瓦达中心在莫斯科和三个地区中心召集的八次小组座谈的发现。

20222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入侵,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政府随即谴责了它们所称的弗拉基米尔·普京的战争”[1]。无疑,这一表达并非偶然,其首要目的是在克里姆林宫的行为和普通俄罗斯人的态度之间做出区分。

一种乐观看法是,普通俄罗斯人不会支持对邻国发动战争。[2]但认为俄罗斯草根阶层会反对战争,这一期待很快就破灭了。事实上,民意调查一直显示,对莫斯科所称在乌克兰实施的特别军事行动,民众的支持是压倒性的(70%或更高)。与预期相反,普京的民望上升了,这与2014年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之后很快发生的情况相似。

部分是在回应这些迹象,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等人士呼吁,对所有俄罗斯护照持有者实施签证禁令,例外是安全受到威胁或容易受到政治迫害的人。[3]泽连斯基表示,最重要的制裁是关闭边境,因为俄罗斯人正在夺走其他人的土地,而且俄罗斯人应该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他们改变自己的哲学。他补充说:民众选出了这个政府,他们没有反对它,没有与它争论,没有对它大喊大叫。芬兰总理桑娜·马林(Sanna Marin)等一些欧洲政界人士呼吁欧盟对旅游签证实施禁令,也是呼应这种情绪。8月中旬,马林表示:俄罗斯正在欧洲实施残酷无情的侵略战争,同时,俄罗斯人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在欧洲旅行,成为游客,这是不对的。”[4]

与此同时,细致审视俄罗斯民众对战争的态度,揭示出一些总是被忽视的重要细微差别。首先是这样一个事实:这次冲突非但没有巩固俄罗斯社会,反倒加剧了俄罗斯人在包括支持现政权在内的一系列广泛事项上的既有分歧。换言之,有关普京目前得到了俄罗斯公众全力支持的印象是相当不正确的。更细致审视社会学数据,包括与小组座谈参与者的对话和定量研究,一个有关俄罗斯社会的远为复杂的图景就呈现在我们眼前。

谁支持普京,为什么支持?

俄罗斯民意的整体状况可以用相当简单的措辞来理解。自224日以来,在俄罗斯各地,老朋友之间闹翻了父母和孩子不再和睦相处结婚多年的夫妻不再相互信任老师和学生互相指责。人们的意见正在变得对立。随着时间的推移,对立的观点正变得激进化。所有这些都预示,俄罗斯社会内部的冲突在日益加剧。

民意调查持续显示,多数调查对象支持俄罗斯武装部队在乌克兰的行动。战争爆发的头四个月间,支持的程度几乎极少有变化。[5]但表示支持莫斯科所称的特别行动的人群,与支持普京本人的人群并不完全同质。(一般来说,普京的支持者倾向于支持军事行动。)20226月,47%的俄罗斯人完全支持俄罗斯军队的行动,另有28% 的人表示他们基本支持俄罗斯军队的行动。

前者可以归入确定支持或无条件支持一类。这些调查对象的判断是最为教条的他们更乐意将这场战争描绘成他们所谓的先发制人的打击不可避免的措施防御(北约)的一种形式。这些人一般不去质疑新闻报道或描述,那些报道和描述是俄罗斯官方媒体战争报道的主要内容。他们对普京表达了最高程度的支持,并为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自豪。

在小组座谈讨论中,他们直言不讳地称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为特别行动。他们使用这个词是合理的,因为正如各色参与座谈人士所概述的那样: “我们并没有拿走(不属于我们的)任何东西”; “我们正从纳粹和法西斯手中解放(乌克兰)”; 或者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是那么说的,我信任他。

第二类人,也就是那些基本支持俄罗斯在乌克兰行动的人,支持的坚定程度要低。对目前发生的事情是否正确,以及克里姆林宫行动的依据,这一类人那里有更多疑问。

与无条件支持的第一类人相比,第二类人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表达焦虑、恐惧和憎恶的可能性是第一类人的两倍。他们表达自豪感的可能性要小很多。对他们来说,特别行动的发起,首先是为保护俄罗斯人所描述的乌克兰俄语人口。在这一类人中,对俄罗斯政府行动的支持程度要低一些。这一类人的确信一般来讲不是非常明确,他们倾向于简单追随主流民意和官方路线。这些调查对象中的一些人可能会说,他们支持俄罗斯士兵,是出于对不利于他们的后果的担忧。但这一类个体的数量不应该被夸大(见图1)。

1. 对俄罗斯武装力量的支持程度 

提问:对俄罗斯武装力量在乌克兰的行动,你个人支持吗?左侧文字自上而下:322日、422日、522日、622日。色块中的数字代表调查对象回答的百分比。图中下方自左至右、自上而下的色块分别代表:是的,完全支持;是的,基本支持;不,基本不支持;不,绝对不支持;不确定。

调查对象支持特殊行动的动机相当多样化。在小组座谈中,一些人表达了强烈支持侵略的意见(大多来自45岁至50岁的男性),例如: “俄罗斯自建国以来就一直在战斗……我们观察并等待了多少年?八年!为什么,我们在等什么?最好先下手,维护你的独立。其他参与座谈的人表示: “战争是历史的火车头。我们从来没有侵略过任何人,只是保卫过我们的边界。我们八年前为什么不这么做?当时时机不对!”

一些调查对象,尤其是女性和更年轻人士,进行了某种形式的自我说服,比如声称没有选择不,你不能支持战争。我们的士兵在那里被杀,乌克兰士兵也是,还有平民和儿童。但还有别的选择吗?谁能说还有什么别的选择?与他们谈判?太迟了!”

另一种广泛的支持形式来自这样一些人:他们基本上对形势漠不关心,但支持政府的行动,因为他们认为政府最了解事态。一些可以归入这一类的人士表达了这样的意见: “忧心忡忡的是那些(在乌克兰)有亲人和爱人的人。对其他在乌克兰没有亲朋好友的每个人来讲,他们认为那是正常的。”“我宁愿保持中立,因为我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军人,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一个领养老金的人,我们在事情上没有任何发言权……我希望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和平会有的。

对这些人来讲,最不舒服的选择是加入主流观点,因为那没有迫使他们为自己考虑。对这些调查对象来讲,把自己说成是外在于国家看待当下事务的主流思考领域,这让他们不舒服。这种态度进而助长了封锁负面信息和有关困难局面新闻报道的倾向。对这些人来讲,所有关于谋杀、破坏和抢劫的报道都必定是乌克兰人的挑衅、假新闻或者夸张其辞的信息。这些调查对象乐意相信,普京确实别无选择,只能发动特别行动,阻止对俄罗斯本身的攻击。

这一类的因循守旧确实给人们留下了一定程度的怀疑空间,但人们希望保持心理舒适区的愿望占了上风俄罗斯人不可能站在坏的一边他们只能站在好的一边。

这种被动因循的另一个方面是对上级决策的注定服从。服从的类型不只取决于被动,还取决于对遭到解雇甚至压制的恐惧。这或许不是调查对象表明立场的唯一原因毕竟,通常有各种各样的因素在起作用,但恐惧有时是其中之一。

在积极的因循守旧者中,有些调查对象已准备从沙发上跳起,亲自参加战争。但他们当然是少数派,而且通常,他们参与的内容包括谴责那些普京所称的国家叛徒或第五纵队分子。这一态度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俄罗斯的民意调查有多少可信度?

对俄罗斯军方行动的高度支持,以及俄罗斯领导层的支持率飙升,在俄罗斯国内外引发了有关俄罗斯民意调查可靠性的频繁讨论。

许多批评人士认为,对持不同政见者施加压力,以及为指控败坏武装部队声誉和其他违法行为引入新的刑事惩罚,意味着相较于以往可能的情形,人们更加害怕,更不愿意参与民意调查。但列瓦达中心评估响应率的研究[按照美国民意研究协会(AAPOR)的建议]并不支持这一假设。[6]列瓦达中心民意调查的响应、沟通和拒绝响应的频率,与20211月的情况大致相同。[7]换言之,列瓦达中心的专家没有发现有确凿证据表明,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调查对象变得越来越不愿意回答社会学家的问题。

本文作者当然注意到,过去十年间,俄罗斯的普遍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无论如何,补充研究不支持如下判断,即:不支持国家领导层的人更可能拒绝参加民意调查,或者民意调查只代表那些愿意参与并回答问题的人。[8]

轮询实验似乎表明特别行动支持度更低,[9]但该结果并不总是能获得明确诠释。自2015年到2021年,研究人员在俄罗斯进行了一系列类似实验,观察大众对普京的支持情况,他们警告人们不要对那些实验的结果做出明确诠释。[10]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人们对今天发生的事情的总体态度与2021年底和2022年初的民意调查结果完全一致。[11]2月初,三分之二的公众已用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支持俄罗斯政权及其乌克兰政策。随着冲突升级,支持度也在上升,绝大多数俄罗斯人认为,支持度的上升要由西方负责。俄罗斯社会中表达支持或反对意见的民众或多或少都已泾渭分明,他们的构成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同样值得回忆的是,2014年,许多观察家也拒绝相信显示俄罗斯政权在并吞克里米亚之后获得了很高比例支持的民意调查。[12]随着时间推移,在分析有关2014年之后俄罗斯的民意转变时,后克里米亚共识这样的表达变得随处可见。很少有专家对这样一种转变的存在提出异议。

一场防御性战争

两个关键认知使得调查对象确信,俄罗斯领导层和军方正采取正确的行动首先,乌克兰讲俄语的民众受到了威胁其次,正在发生的事情,责任全在俄罗斯的对手那里。

多数支持特别行动的人解释了他们在保护顿巴斯地区讲俄语人口问题上的立场。在多数人看来,对我们的人民同胞兄弟说俄语的人俄罗斯人的致命威胁,足以成为军事干预邻国的理由,尽管在正常情况下,俄罗斯社会的普遍看法是不进行干预。在这种情况下,局面的极端性质似乎赋予了在正常生活中看似不可能和不可接受的行动以正当理由,甚至要求采取那样的行动。八年前,多数调查对象以差不多的方式为支持顿巴斯分离主义武装分子和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进行过辩护。[13]

2021年底和2022年初,俄罗斯民意已准备好,要在极端情况下采取此类措施,这一点被观察到了。当时,调查对象越来越多地表示我们不想要战争,但我们正在被拖入战争,或者我们被激怒了我们必须做出响应,帮助顿巴斯[14]

支持俄罗斯军队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坚信,美国和北约应对顿巴斯的冲突升级负责。甚至在20222月中旬,60%的调查对象仍表达了这一坚定看法,这一数字比202111月上升了10个百分点。[15]

只有很小一部分调查对象愿意指责俄罗斯方面。绝大多数参与小组座谈的调查对象,尤其是更老一辈人中的调查对象,毫不怀疑美国领导下的西方长期以来一直试图让俄罗斯屈服,并用军事基地包围俄罗斯。

一些人表示: “我不希望发生战争,但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美国已经逼近俄罗斯。”“世界已经忘记了,近年来,美国轰炸了二十多个国家出于某种原因,俄罗斯是坏人和侵略者。”“美国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管别人怎么想它喜欢在哪里扔炸弹就在哪里扔。此外,打仗难以避免。他们计划在北约国家的大力支持下,派遣乌克兰军队进入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领土,未来还可能进入俄罗斯领土。

异见的规模

目前,大约有20%的俄罗斯人表示,他们不同意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这一数字高于3月的14%

这些调查对象将目前发生的事情称为战争俄罗斯的侵略。他们更有可能是年轻人、莫斯科或其他大城市的居民以及互联网新闻的消费者。同时,这一类人(与上文讨论过的前两类人相似)支持特殊行动的可能性仍高于不支持的可能性。

唯一一类多数反对这一行动的人,是那些整体而言具有反对意识,并且尤其不支持普京、俄罗斯政府或国家杜马行动的人。俄罗斯社会的这同一部分人在2020年投票反对修订宪法,支持反普京的反对派人士,并在2021年初参加了反政权抗议活动。他们也更可能在欧洲度过假,或整体上对西方持更正面看法。

在解释他们的立场时,这些人首先表示,有人死亡是不可接受的。[16]参加小组座谈的人表示: “许多无辜的平民正在死亡,我不认为那是正确的。”“我不禁被其他人的悲痛感动……我是一个正在执行如他们所称的特别行动的国家的公民,我是一个不情愿的帮凶。”“我为孩子们感到难过。还有,支持战争是不可能的

经常被援引用来反对乌克兰事态的另一个原因是俄罗斯蒙受的负面社会经济冲击。调查对象提到: “人们正在失业……制裁措施已经出台,(而)经济正在崩溃。”“我们曾经梦想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崩溃了。我们的整个人生,我们曾为之奋斗的一切,我们的所有计划……物价正在上涨。你不能买美元,也不能买我们习以为常的商品。以及:我们现在应该关注我们的国内问题经济、社会经济改革。国内的事情足够多了!”其他人则担心他们的儿孙可能被派到乌克兰打仗。

尽管整体来讲特别行动和俄罗斯政权收获了较高支持率,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天俄罗斯的异议人士多于2014年。八年前,不到10%的人公开反对并吞克里米亚(相比之下,2022年反对政府在乌克兰行动的人有20%)。2014年,仅有11%12%的人表示他们对普京不满意。再者,2014年,为支持其在乌克兰的行动,政府组织了亲政府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据保守估计,高峰时期,此类集会有数万人参加。[17]但这一类活动今天没有上演。那么,是什么变了?

最近几个月,公众对参加任何形式抗议活动的支持率都在大幅下降,这肯定是在响应俄罗斯政府实施的一系列限制性措施。今天,只有9%10%的调查对象表示,他们准备参加抗议活动,不到六个月前的一半。[18]

眼下,参加未经批准的抗议活动会被处以巨额罚款,因累犯还有可能遭到监禁。煽动他人参加未经批准的抗议活动和败坏俄罗斯武装部队声誉也被视作犯罪行为。[19]此外,对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病期间举行群众活动的全国性禁令尚未解除。[20]官员以此为由拒绝批准反战集会。[21]

小组座谈的参与者称: “他们真的严控一切。现在不会再有大规模抗议了。”“抗议毫无意义,人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没有意义,他们不会取得任何成就。每个人都想过上好日子,没有人愿意上街他们可能会进监狱或失去工作。人们很害怕。”“我去了一个集会,然后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变化吗?是的,有变化:我被解雇了!”

但即使在这些情况下,尽管有这样的禁令和遭到报复的威胁,一些抗议活动仍在继续。人权活动分子称,自224日入侵发动至7月中旬,俄罗斯两百个城市中已有一万六千人因参加反战抗议活动而遭拘押。[22]尽管总数依旧微不足道,但这些数字证明了一个事实:俄罗斯社会依旧有一少部分人愿意牺牲他们的安乐,表达与政府不一样的意见。

比较克里米亚和顿巴斯效应

随着俄乌边境紧张态势加剧,截至去年年底,国家机构的支持率已经上升。但敌对行动爆发后,俄罗斯当局的支持率随即暴涨。

3月份的飙升令人想起2014年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之后的情形。20143月,政府支持率从69%上升到80%20223月,政府支持率从71%上升到83%[23]这一支持率的上升惠及所有政府机构,包括对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的支持率也在上升。[24]

2014年一样,人们对俄罗斯现状和这个国家未来发展的乐观情绪也同步高涨。[25]4月底,民意调查显示,更多调查对象为人民自豪”[26]。最初通货膨胀高峰造成的震荡在春季结束时开始消退,人们已经开始适应新的形势。

俄罗斯民意当中的这些系统性支持浪潮表明,总的来说,对政权的支持和对特别行动的支持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回事。近90%的普京支持者赞成特别行动。在批评普京的俄罗斯人中,这一数字要低三倍。

目前的情绪与2014年的情绪也有不同(见图2)。今天飙升的支持率并没有伴随那种吞并克里米亚带来的狂喜。2014年,俄罗斯人的主流情绪是积极向上的为他们的国家自豪,有一种历史性不公得到扭转的感受,为俄罗斯军队的英勇表现高兴。2014年,只有3%的调查对象提到自己觉得担心或恐惧。[27]

今天显然是一个情绪错综复杂的时代。哪怕在20223月,当为俄罗斯骄傲的情绪在调查对象那里盛行,尤其是在表示无条件支持特别行动的那一类人中盛行时,也有约有三分之一的俄罗斯人——包括许多这次俄罗斯军事活动的支持者在内——经历着焦虑和恐惧。但那种恐惧感没有影响对国家领导层的支持程度。[28]

2. 俄罗斯人对乌克兰军事行动的感受

提问:你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感受如何?图中上方文字自左至右:总计、1824岁、2539岁、4054岁、55岁及以上。下方文字:各年龄段调查对象百分比。左侧文字自上而下:愤怒、耻辱、沮丧、恐惧、震惊、高兴、振奋、民族自豪、其他、没有特别感受。

对当局的支持和对特别行动的支持一样五花八门。20223月,大约45% 的人绝对赞同普京作为总统的行动1月的两倍。几乎同样多的人(38%基本赞同他,但有许多保留意见。[29]

例如,小组座谈中的调查对象表示: “总的来说,我不是什么都同意……我的养老金很少……但普京的政策是正确的,因为我们周围到处都有针对俄罗斯的阴谋。”“现在我们必须(同意) : 在战争进行期间,你不能反对他们!

从他们的话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国际局势紧张、西方国家对俄罗斯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西方制裁的出台,正在鼓励多数人团结在俄罗斯领导层周围。这恰恰是20142015年发生的情况。

信息来源

人们对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态度取决于他们依赖哪些来源获取新闻和信息。相较于调查对象生活的地区,乃至于他们在乌克兰是否有亲属,这一因素更有分量。

参加小组座谈的调查对象中,有许多人尽管在俄乌边界的另一边有亲戚或熟人,但看待相关事态仍是亲俄的视角。调查对象描述说:我同事的母亲在乌克兰,几乎每天都给她女儿发信息,说我们是什么(坏人),我们正在轰炸他们的家园,等等。还有:我的侄女在基辅生活我哥哥在那里服过兵役,结了婚,留在那里……我支持发起这次行动。

国际紧张局势显著影响到涉及大众对来自不同类型媒体机构新闻信息准确性之信任的长期趋势。[30]20223月,人们对电视的信任剧增(比2021年底的回答上升10个百分点),绝大多数俄罗斯人认为电视是官方信息的来源。

近年来,电视新闻的观看人数和人们对电视新闻的信任度持续下降。人们对网络新闻源的信任度也同时下降(78个百分点),而近年来这一信任度曾有过稳步增长。2014年也出现过类似趋势,在冲突的背景下,人们对俄罗斯官方媒体的信任增加了。[31]

与小组座谈参与者的交流清楚呈现了导致这些情绪变化的原因。许多调查对象提到,俄罗斯媒体和西方媒体以及俄罗斯电视台和互联网新闻源在报道冲突方面存在差异。调查对象表示,西方对俄罗斯发动了一场信息和意识形态战争。在这样的情形下,听取官方消息至关重要一切为敌方工作的媒体都应该予以叫停。对相当数量的俄罗斯人来说,真相是在俄罗斯的消息源那里找到的,同时,在线出版物和西方媒体正在传播假新闻。

以下看法是典型的回答: “整个世界没有人听我们的他们都认为我们是敌人,我们是坏人。我们怎样才能揭穿这些假货呢?我们凭良心在做正确的事。同时,另一方在欺骗人们,呈现出一幅完全不同的画面。或者: “我在加拿大认识一个人;他们都被灌输了俄罗斯发动了这场战争的说法。她自己都开始相信了。我的观点是,(俄罗斯)这么做是正确的。因为有来自西方的压力;他们想摧毁我们。总统正在实施反击,阻止俄罗斯被抹去。

有关今天乌克兰正在发生之事的信息,正在这样一个回音室内被接收和诠释:在这个回音室内,回荡着调查对象有关俄罗斯,和一直发生在前苏联、欧洲和全球的更广泛进程的长期看法。这些看法历经多年形成,并且受到人们的政治倾向、生活经历以及新闻和信息来源的影响。俄罗斯官方版本的乌克兰新闻与许多调查对象现有的看法吻合,这使得他们很容易相信。任何与这一版本相矛盾的说法都会被许多人认为是谎言、恐俄症的表现或敌人的宣传,而加以拒绝。

因此,自冲突开始,多数俄罗斯人或多或少保留了长期以来的坚定看法更愿意从俄罗斯官方控制的电视台获取新闻,并在2月中旬支持现政权的那些人,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也支持俄罗斯军队今天的行动。同样,绝大多数已经具有反对意识的人(在那些从网络获取新闻的人当中,这样的人更多)不支持今天的俄罗斯当局。

新常态

随着时间流逝,人们对乌克兰战事的关注开始减弱。

3月,64%的调查对象表示他们密切关注事态进展。6月,该数字已下降到55%[32]过去几个月间,提到乌克兰境内发生的事态是最近几周最令人难忘的事件之一的调查对象的比例已经减半,从3月的75%下降到6月的38%[33]

到春季中期,俄罗斯公众已开始从俄乌冲突爆发形成的冲击中恢复。极端情况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小组座谈中的发现支持这一结论。调查对象提到: “3月初,每个人都在积极关注(这场冲突)……你一醒来就会立即看你的智能手机……(但现在)人们正尽量少想它。”“人们已经习惯了正在发生的事情,只是不再关注。”“那里没有我爱的人,所以我并不特别担心。以前有担心,但不再担心了。以及:以前人们惊慌失措,但现在每个人都冷静下来了。

时间越是流逝,俄罗斯公众就越是远离正在发生的事情。冲突正变成一场遥远的战争,人们越来越确信,战斗还将持续六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见图3)。

3.  俄罗斯人认为冲突会持续多久?

提问:你认为特别军事行动将在乌克兰持续多久?左边文字自上而下:522日,622日,722日。图中下方各颜色图标所指,自左至右,自上而下:不超过一个月,一个月到两个月之间,两个月到六个月之间,六个月到一年,超过一年,不确定。图中数字代表调查对象回答所占比例。

目前,焦点问题在经济和心理适应方面。对相当多的普通俄罗斯人来说,日常生活要应对新的、更具挑战性的社会经济状况物价上涨,储蓄减少,对明天缺乏信心。无法对事件施加影响鼓动人们变得消极,更少考虑国际事务和政治发展。他们必须更多关注日常问题和他们的基本生存需求,也就是当前和眼下。

调查对象明确表示: “关于当下,我能做些什么?我可以担心,然后呢?什么都不会改变。当下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解决自己的问题。”“我能看出,老一辈人只是听天由命。他们明白自己无能为力,也不能以任何方式影响形势。”“很明显,我们正在倒退,但既然我们留在了这里,假如我们没有机会离开,我们就不得不接受现实。”“这很可怕,但将来会发生什么,就会发生。没有什么事情取决于我,所以我不会琢磨太多。以及:假如我们无法改变现状,我们就不得不改变我们对现状的态度,用乐观和积极的态度看待一切。不论如何,我认为,很快,一切事都会进展顺利,一切事都会好的。

双重效应的制裁

最初,西方扩大制裁俄罗斯,在俄罗斯公众当中诱发了新一波焦虑。

3月,46%的受调查民众表示,他们对西方的制裁感到担忧,这一数字较去年年底上升了14个百分点。29%的俄罗斯人表示,制裁已给他们的家庭造成严重问题,这一数字较两年前的上一次民意调查上升19个百分点。

大城市的居民、年轻人和不太富裕的调查对象最有可能谈论制裁对他们家庭的影响,尽管他们感受到影响的方式不同。更穷的民众最担心通货膨胀和更高的生活成本。值得留意的是,年轻人对外国品牌的退出和无法再接触外国在线零售商感到担忧。

莫斯科人哀叹海外航空旅游线路的消失,以及许多品牌的离去。城市越大,越是融入全球经济,就越能强烈感受到制裁。有趣的是,最担心制裁的那一部分人是那些批评俄罗斯政府、不支持特别行动的俄罗斯人,他们对制裁表示关切的可能性几乎是俄罗斯政权支持者的两倍,他们表示已经感受到制裁影响的可能性是俄罗斯政权支持者的四倍。[34]

一般来讲,西方制裁对普通俄罗斯人的直接影响是感受到通货膨胀率上升,以及某些商品在一夜之间从商店货架上消失。值得留意的是,抱怨跨国支付受阻、维萨(Visa)和万事达(Mastercard)信用卡退出俄罗斯市场或者航线取消的人较少(见图4和图5)。[35]重要的是指出,整体而言,定期出国旅行的俄罗斯人数量一直很少: 2018年,只有十分之一的调查对象有出国旅行。[36]

4. 俄罗斯人担心什么制裁

图中左侧文字自上而下:俄罗斯外国资产遭冻结,取消俄罗斯海外文化活动,维萨和万事达信用卡公司离开俄罗斯,对俄罗斯航班的限制,针对俄罗斯商人的个人制裁。下方图标所指,自左至右,自上至下:非常担心,比较担心,不是太担心,完全不担心,不知道/不能说。图中数字为调查对象回答的百分比。

5. 俄罗斯人担心什么制裁(分年龄段)

图中上方文字,自左至右:总计,1824岁,2539岁,4054岁,55岁及以上。图中左侧文字自上而下:俄罗斯外国资产遭冻结,取消俄罗斯海外文化活动,维萨和万事达信用卡公司离开俄罗斯,对俄罗斯航班的限制,针对俄罗斯商人的个人制裁。图中数字为不同年龄段调查对象回答的百分比。

似乎可以公平地说,西方制裁对融入全球最多的俄罗斯人影响最大,但这一人口群体的规模不足以对整体民意产生重大影响。

5月底,实施制裁的最初冲击已经过去。[37]小组座谈的讨论显示,许多调查对象越来越认为,制裁将推动工业和农业领域许多行业的发展。其他人则表示: “没有制裁,我们就不会尝试。现在他们已经引入了制裁,我们将马上开始尝试!”以及:制裁是……一个机会!一个新发展的机会。

在莫斯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恰好有超过一半的调查对象认同那一看法,只有四分之一的人认为制裁弊大于利。[38]

2024年总统选举背景

特别行动引发俄罗斯社会不同群体内部意见和立场的两极分化。这一两极分化正使得这些分歧甚至更加激进,且可能无法调和。

但即使在克里姆林宫乌克兰行动的支持者内部,也存在一种分歧,即:在那些坚定认为应该坚持到底的人(本质上是去乌克兰化的坚定支持者,或那些支持乌克兰完全俄罗斯化的人,包括否认乌克兰的民族地位和国家地位的人),和那些支持普京行动但希望俄罗斯减少损失、宣布胜利并同意和平条款(这样一切就可以回到224日之前)的人之间,存在分歧。

几乎没有调查对象准备承认,俄罗斯落败哪怕在理论上都是可能的。[39]假如事态以如此转变呈现,人们怀疑克里姆林宫仍会试图将其行动描绘成一种胜利的形式。随后,一定程度上拜社会内部因循守旧的程度和国家宣传机器的放大效应所赐,民意可能理解并接受这一所谓的胜利。

结论

随着乌克兰战争进入第七个月,冲突正成为日常生活的惯常背景。关注战争的俄罗斯人越来越少。对冲突的担忧正在减弱。

只要边境依旧向最不满的俄罗斯人开放,他们有机会离开这个国家,而且没有大规模动员令强迫普通人将他们的儿女送到邻国打仗,认为一切基本正常的感觉就可能继续。旷日持久的敌对行动开始被视为一定程度上的第二次大流行病一场人们只是必须经受的风暴,之后一切都将恢复应有的状态。

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俄罗斯社会经济状况的恶化是否会改变这一局面。已经有迹象表明,用于支持日益贫困人口社会需求的国家资源已经减少。尽管俄罗斯劳动力市场的特殊性尚未导致大规模失业,但有许多迹象表明,越来越多的工人在雇主要求下下岗。[40]完全因为西方企业退出,较少一部分人已经事业。但这些因素会影响公众对普京和在乌克兰实施的特别行动的态度吗?

认为这些因素必定引发公众情绪上的变化,这合乎逻辑,但目前,对绝大多数调查对象来讲,西方仍应为一切事端承担责任。人们的不满持续发作是可能的,但随着反对派和民间社会遭到围剿,一般大众对有效进行自我组织没有表现出兴趣。

当然,黑天鹅事件总是能将当局打个措手不及。在最近的过去,抗议活动已因人们预想不到的事由,在人们预想不到的地方爆发,例如2020年在哈巴罗夫斯克(Khabarovsk)爆发的抗议活动。[41]但考虑到对未经批准的公民活动的严厉镇压,在俄罗斯出现大规模的反战运动是不太可能的。(哈巴罗夫斯克,是俄罗斯远东地区靠近中国边境的一座城市,2019年人口约为61万。原为中国领土。——译注)

同样值得铭记的是,俄罗斯领导层正缓步采取行动,为2024年总统选举预热,这次选举将在一个愈发威权的体制中进行。准备工作可能包括表演性的审判和搜寻所谓国家叛徒。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异见人士将面对更大压力,一系列威权工具和高压法律在等待他们。这些举措几乎肯定会激怒普通民众,并疏远部分精英。

但这样的策略很大程度上是为恐吓俄罗斯社会的关键部分,如经验告诉我们的那样,这终将引领他们再次团结在政权周围。

注释

[1]“Scholz: ‘This War Is Putin’s War,’” German Press Agency, February 27, 2022, https://www.deutschland.de/en/news/scholz-this-war-is-putins-war.

[2] Boris Johnson, “Boris Johnson Speaks in Russian: ‘I Do Not Believe This War Is in Your Name’ — video,” Guardian, February 26, 2022, https://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video/2022/feb/26/i-do-not-believe-this-war-is-in-your-name-says-boris-johnson-in-russian-video.

[3]  David L. Stern, Annabelle Timsit, and Isabelle Khurshudyan, “Calls Grow to Ban E.U. Visas for Russians, But Not All Ukrainians Agree,” Washington Post, August 19, 202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2/08/18/ukraine-russia-visa-ban-zelensky-arestovych.

[4] “Finnish PM: EU Should Restrict Russian Tourism,” YLE News, August 8, 2022, https://yle.fi/news/3-12568274.

[5] “Conflict With Ukraine: July 2022,” Levada Center, August 17, 2022, https://www.levada.ru/en/2022/08/17/conflict-with-ukraine-july-2022.

[6] “Response Rates - An Overview,”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accessed August 2022,

https://www.aapor.org/Education-Resources/For-Researchers/Poll-Survey-FAQ/Response-Rates-An-Overview.aspx.

[7] Dina Smeltz, Emily Sullivan, Lily Wojtowicz, Denis Volkov, and Stepan Goncharov, “Russian Public Accepts Putin’s Spin on Ukraine Conflict,”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 April 2022, https://www.thechicagocouncil.org/sites/default/files/2022-04/Final Russia Brief V3.pdf.

[8] For evidence of the original assertions, see Mikhail Komin, Kirill Rogov, “An Imposed Consensus. What Do Polls About Support for the War Say, and Can We Trust Them?” (in Russian), Re: Russia, June 2, 2022, https://re-russia.org/6c314cc0da9d4f2686718cdf22f61037; and for evidence of the original research, see Kseniya Agapeyeva, Vladimir Shuklin, and Denis Volkov, “Readiness to Take Part in Polls: The Results of an Experiment,”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June 14, 2022, https://www.levada.ru/2022/06/14/gotovnost-uchastvovat-v-oprosah-rezultaty-eksperimenta.

[9] Philipp Chapkovski and Max Schaub, “Do Russians Tell the Truth When They Say They Support the War in Ukraine? Evidence From a List Experiment,” European Politics and Policy (blog),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April 6, 2022, https://blogs.lse.ac.uk/europpblog/2022/04/06/do-russians-tell-the-truth-when-they-say-they-support-the-war-in-ukraine-evidence-from-a-list-experiment.

[10] Timothy Frye, Scott Gehlbach, Kyle L. Marquardt, and Ora John Reuter, “Is Putin’s Popularity (Still) Real? A Cautionary Note on Using List Experiments to Measure Popularity in Authoritarian Regimes,” Program on New Approaches to Research and Security in Eurasia, May 3, 2022, https://www.ponarseurasia.org/is-putins-popularity-still-real-a-cautionary-note-on-using-list-experiments-to-measure-popularity-in-authoritarian-regimes.

[11] Denis Volkov, “We Are Being Dragged Into a War,” Riddle, January 18, 2022, https://ridl.io/we-are-being-dragged-into-a-war.

[12] See, for example, Boris Akunin, “Boris Akunin: Russia As Ying and Yang” (in Russian), True Russia, July 20, 2022, https://truerussia.org/journal/akunin.

[13] Denis Volkov, “Supporting a War That Isn’t: Russian Public Opinion and the Ukraine Conflict,”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September 9, 2015, https://carnegiemoscow.org/commentary/61236.

[14] Denis Volkov, “We Are Being Dragged Into a War.”

[15] “Ukraine and Donbass,” Levada Center, March 4, 2022, https://www.levada.ru/en/2022/03/04/ukraine-and-donbass.

[16] “The Conflict With Ukraine and Responsibility for the Deaths of Civilians,” Levada Center, May 18, 2022, https://www.levada.ru/en/2022/05/18/the-conflict-with-ukraine-and-responsibility-for-the-deaths-of-civilians.

[17] Maria Tsvetkova and Jason Bush, “Ukraine Crisis Triggers Russia’s Biggest Anti-Putin Protest in Two Years,” Reuters, March 15, 2014,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kraine-crisis-russia-rallies-idUSL6N0MC0JC20140315.

[18] “The State of Affairs in the Country”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accessed August 2022, https://www.levada.ru/indikatory/polozhenie-del-v-strane.

[19] “No to War: How Russian Authorities Are Suppressing Anti-War Protests,” OVD-Info, April 14, 2022, https://reports.ovdinfo.org/no-to-war-en.

[20] 20 Olesya Pavlenko, “Moscow Mayor’s Office Will Lift Ban on Public Events When WHO Declares End to COVID-19 Pandemic” (in Russian), Kommersant, July 11, 2022, https://www.kommersant.ru/doc/5458323.

[21] “Officials Told Yabloko to Hold May Day Parade Under the Symbol Z. The Party Is Taking Them to Court” (in Russian), Yabloko, April 26, 2022, https://www.yabloko.ru/cat-news/2022/04/26.

[22] “Anti-Military Events Report,” OVD-Info, July 5, 2022, https://data.ovdinfo.org/anti-military-events-report.

[23] “Putin’s Approval Rating,” Levada Center, accessed August 2022, https://www.levada.ru/en/ratings.

[24] “Approval of Institutions, Ratings of Parties and Politicians,” Levada Center, April 11, 2022, https://www.levada.ru/en/2022/04/11/approval-of-institutions-ratings-of-parties-and-politicians.

[25] “Socio-Economic Indexes”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accessed August 2022, https://www.levada.ru/indikatory/sotsialno-ekonomicheskie-indikatory.

[26] “Social Mood Assessments”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May 18, 2022, https://www.levada.ru/2022/05/18/otsenki-sotsialnogo-samochuvstviya.

[27] “Crimea and the Expansion of Russian Borders”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March 23, 2015, https://www.levada.ru/2015/03/23/krym-i-rasshirenie-rossijskih-granits.

[28] “The Conflict With Ukraine,” Levada Center, April 11, 2022, https://www.levada.ru/en/2022/04/11/the-conflict-with-ukraine.

[29] Denis Volkov, “Can You Trust Russia’s Public Support for a ‘Military Operation’ in Ukraine?” Riddle, April 12, 2022, https://ridl.io/can-you-trust-russia-s-public-support-for-a-military-operation-in-ukraine.

[30] “The Internet, Social Media, and Blocking”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May 20, 2022, https://www.levada.ru/2022/05/20/internet-sotsialnye-seti-i-blokirovki.

[31] Denis Volkov, “The Motherland Is Beyond Criticism” (in Russian), Vedomosti, March 17, 2016, https://www.vedomosti.ru/opinion/articles/2016/03/18/634111-rodina-kritiki.

[32] “The Conflict With Ukraine”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June 30, 2022, https://www.levada.ru/2022/06/30/konflikt-s-ukrainoj-3.

[33] “Events”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June 27, 2022, https://www.levada.ru/2022/06/27/sobytiya.

[34] “Sanctions,” Levada Center, April 12, 2022, https://www.levada.ru/en/2022/04/12/sanctions-5; and “Western Sanctions: Moscow Poll,” Levada Center, August 17, 2022, https://www.levada.ru/en/2022/08/17/western-sanctions-moscow-poll.

[35] “Sanctions,” Levada Center, June 10, 2022, https://www.levada.ru/en/2022/06/10/sanctions-6.

[36] “Trips Abroad”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June 13, 2018,https://www.levada.ru/2018/06/13/poezdki-za-granitsu-3.

[37] “Western Sanctions”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June 8, 2022, https://www.levada.ru/2022/06/08/sanktsii-zapada.

[38] “Western Sanctions: Moscow Poll”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July 1, 2022, https://www.levada.ru/2022/07/01/sanktsii-zapada-moskovskij-opros.

[39] “Conflict With Ukraine” (in Russian), Levada Center, June 2, 2022, https://www.levada.ru/2022/06/02/konflikt-s-ukrainoj-2.

[40] “In Isolated Russia, a Tale of Two Economies,” Reuters, August 25, 2022, https://www.reuters.com/business/isolated-russia-tale-two-economies-2022-08-25.

[41] Andrei Kolesnikov, “Protests in Russia: Between Civil Society and Political Opposition,”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November 9, 2020, https://carnegiemoscow.org/2020/11/09/protests-in-russia-between-civil-society-and-political-opposition-pub-83211.

译文未获授权

转载时请保留译者署名为听桥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xxhq/oz/2022-09-26/7773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2-09-27 00:08:23 关键字:欧洲  小小寰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