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欧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改革的领袖们——居安思危之二: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第六集)

时间:2022-07-23 00:04:11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点击:

第六集视频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z_T3buQGeAe9-wn_bUJx0w

主要演职人员表

顾问:李铁映  李力安  张全景  王伟光  逄先知  滕文生  金冲及  郑科扬  卫建林  蒋振云  [俄]根.瓦.奥希波夫   [俄]米.列.季塔连科  [俄]瓦.伊.茹科夫

总撰稿:李慎明

 稿:陈之骅  吴恩远  张树华  汪亭友  刘淑春  

总编导:刘树人总制片:刘奇光    说:贾际

2022年是伟大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成立100周年,又是苏联亡党亡国31周年。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对苏联亡党亡国原因与教训的研究。

2022年7月16日至21日,本公众号新推出2013年我们制作的六集电视政论片《居安思危之二: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俄罗斯人在诉说》本片从那场剧变的亲历者、当事人和普通民众的角度,聚焦于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执政的六年多葬送一个大党大国的惨痛教训与启示。该片是全国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参考教材,由党建读物出版社2013年出版发行,解说词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出版发行。2013年,一些局级干部反映说:“过去每天具体工作忙的累的倒头就睡睡不够;看了此片,深感责任重大翻来覆去睡不着”。我们深信,该片不仅有助于帮助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年学生正确认识和评价苏联解体这一重大事件,而且有助于帮助我们深刻认识“两个确立”,坚决做到“两个维护”,以优异的成绩迎接党的20大胜利召开。该片是2011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47万字专著《居安思危——苏共亡党二十年的思考》的成果之一。

2022年6月21日至29日,本公众号陆续推出2006年我们制作八集电视政论片《居安思危之一: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全景式讲述了苏共诞生93年、执政74年从诞生、发展、壮大到停滞、衰败直至轰然倒塌的全过程。马克思主义研究网、中国世界史研究网、中国金融思想战线网、昆仑策网、红色文化网、喜马拉雅、政治学研究公众号、共运通讯+公众号等纷纷予以转载,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一些高校和党校表示,要把该片作为学生与学员课堂教材使用。对此,我们特表示衷心地感谢。

今天播发六集电视政论片《居安思危之二: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第六集:改革的领袖们。敬请收看。

 10276E94-B278-47AB-8429-2800955124D9.jpeg

第六集 改革的领袖们这是一位处位于莫斯科西南部的著名公墓——新圣女公墓,俄罗斯不同时代的众多名人长眠于此。赫鲁晓夫是唯一安葬在这里的原苏共最高领导人。由黑白大理石块左右对垒而砌成的墓碑,象征着他被毁誉参半的一生。距赫鲁晓夫墓不远,是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的墓。白蓝红石料雕琢而成的墓碑,仿佛一幅飘动的俄罗斯国旗。从黑白人生的赫鲁晓夫,到三色旗时代的叶利钦,浓缩了苏联的一段风云变幻而又曲折苦难的历史。1985年3月,当戈尔巴乔夫就任苏共最高领导人时,人民曾对他寄予厚望。普希金语言学院教授德.尼.法捷耶夫:“我现在唯一记得比较清楚的是,那段时间(20世纪80年代初),我们国家领导人为什么—一个跟着一个死去。突然有一天上来一个年轻人,戈尔巴乔夫土台了:我们认为好。年轻人可以带来一些新的活力。”然而仅仅过了六年零九个多月,苏联就遭遇亡党灭国的悲剧命运。领导和推动苏联改革的是一群什么样的领袖·他们在苏联演变和解体的过程中又起了什么作用呢?作为最高领导人的戈尔巴乔夫无疑是领导苏联最后六年多改革的灵魂人物。他的一言一行对整个改革以及领导改革的苏联共产党有着直接和决定性的影响。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1931年出生,国立莫斯科大学毕业,长期从事党务工作。纵观戈尔巴乔夫的履历,他可谓官运亨通,仕途顺达。他39岁任边疆区党委第一书记,49岁当选政治局委员,54岁出任总书记。然而,这位年轻的领导人却没有给苏联和苏联人民带来期盼已久的幸福与安宁。原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部长亚·谢·卡普托:“随便把改革历史梳理一下就会发现,戈尔巴乔夫的任何一项政策都没有落实到底,都是半途而废。1983年、1984年他领导的农业领域的小改革也失败了。大家看一下,改革一开始是实施加速发展战略,接着是科技进步,然后是更多的民主,下一步就是民主社会主义,最后就是消灭社会主义。这些改革在干部队伍中造成了极大的思想混乱。”原立陶宛共产党中央书记尤·尤·叶尔马拉维丘斯:“尔巴乔夫这个人软弱无能,他没有什么果断的意志,在他执政后不久,破坏国家的进程就开始了。这就像核爆炸和癌扩散,一丁点儿爆炸就会波及全国,一丁点儿癌细胞扩散就会危及全身。加上西方势力的操纵,他更加变本加厉。再后来国家粮食供应紧张,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发生,等等。这些情况表明,他既不能管理国家,更不能拯救国家。”俄中友协主席、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米·列·寻塔连科:“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名义上是改革,实际上是一项破坏苏联、瓦解苏联的计划。”戈尔巴乔夫把苏联引向灾难的深渊,决不仅仅是因为他执政能力不强或个人素养不足,根本原因是他早已放弃对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仰。原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前国家杜马副主席瓦.亚·库普佐夫:“戈尔巴乔夫说他人生的奋斗目标就是为了消灭共产主义,他不久前还这么说过。”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叶·库·利加乔夫:“尔巴乔夫直到现在还坚持认为,社会主义失去了发展的潜力,社会主义是不能进行改革的。他自己多次讲过,他在儿童时期就不同意共产主义。他完全是一个政治上的变节者。”戈尔巴乔夫以马列主义有局限性、列宁根本没有建设社会主义的完整纲领为由,彻底否定马列主义的指导地位。苏联解体后他公开声明:“共产主义是一种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口号”;“俄国的悲剧,就在于马克思晚年时代已经死去的思想,却在20世纪初的俄罗斯被选择”。他为能在改革年代里把共产主义的影响从人们的思想意识中清除而感到非常的荣幸。原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前国家杜马副主席瓦亚·库普佐夫:“你看看列宁作为领导人时,他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俄罗斯人从来没有想过也根本不相信作为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能够出卖共产党。苏联共产党70多年的执政,任何时候都不会想到共产党总书记的背叛,人民也不忍心这么想,但伤心的时候已经晚了。不信仰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戈尔巴乔夫又信仰什么呢?戈尔巴乔夫认为:社会党人与共产党人之间,已不再存在以前使他们分裂的鸿沟;就本质来说“我是社会民主主义者”。原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部长亚·谢·卡普托:“所谓的戈尔巴乔夫式的社会主义只是一个口号,他自己都没有一个成形的概念。当时戈尔巴乔夫还提出这么一个口号,就是‘多一些社会主义,多一些民主’。这种提法很愚蠢,社会主义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多一些还是少一些的提法是胡说。所以当有人提出什么是更多一些的社会主义时,戈尔巴乔夫作为这个提法的倡导者, 自己都摊开双手,不知道怎么回答。”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攻击社会主义对人民的人道和民主,对国内外敌人的专政。戈尔巴乔夫推行的改革就是打着“人道”、“民主”特别是“社会主义”的旗号把苏联偷换演变为资产阶级专政。政治嗅觉灵敏的美国政治家布热津斯基早在1989年就点明了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实质。他说:“戈尔巴乔夫在改革过程中已逐渐走上了修正主义道路……他不仅要改变苏联的经济结构,还要修改苏联制度的思想基础,甚至要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苏联的政治程序”。他还指出:“在克里姆林宫出现一位修正主义的总书记所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它的特别严重的危险在于瓦解世界共产主义共同的马列主义理论”。有朝一日,苏共将“丧失对社会的控制”,“苏维埃联盟随时可能解体”。戈尔巴乔夫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发生根本转变决不是偶然的,而是整个历史时代的产物,其思想政治渊源可以追溯到赫鲁晓夫时期。1956年苏共召开二十大时,25岁的戈尔巴乔夫刚参加工作不久。赫鲁晓夫提出的错误理论,特别是他全盘否定斯大林的做法,给正处在思想成长过程中的戈尔巴乔夫这一代人留下了深刻的烙印。2001年3月,戈尔巴乔夫在接受俄罗斯灯塔电台采访时就坦白承认:我们是苏共二十大的孩子,苏联60年代的历史对我们影响很大,年轻时我们是怀着对党的信任和忠诚入党的,但苏共二十大以后,我们的思想开始发生转变。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社会政治研究所所长根·瓦·奥希波夫:“苏联解体不仅是从戈尔巴乔夫时期开始的,而且还是从赫鲁晓夫时期执行的反俄罗斯、反苏联的政策开始的。我们编写的《苏联改革编年史》这本书所列举的事实,反映出苏联受到120次打击,记录了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时期一些具体的材料和数据。”原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阿·伊·卢基扬诺夫:”我认为赫鲁晓夫脱离马列主义正确轨道不是从口头上背离开始的,而是从实践中悄悄开始的。他忘记了列宁这样的忠告:社会主义政权、社会主义原则的胜利不能保证我们永远不会倒退到反面,倒退到敌人的立场。”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立社会大学校长瓦·伊书科夫:“20世纪在苏共执政(的领导人中),戈尔巴乔夫是最没有头脑、缺乏智慧、愚蠢和虚伪的领导人。而戈尔巴乔夫的亲信和高官都是两面派、双面人,比如谢瓦尔德纳泽、雅科夫列夫。在他们心里,苏联国家的利益决不处于首位。这两位倾向西方的人对苏联解体都起了关键作用。”2011年8月中旬,“8·19”事件20年后的前夕,戈尔巴乔夫接受英国《卫报》记者采访,当被问及最后悔的事情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那就是我在试图改革共产党的道路上走的太久了。”他认为自己应该在1991年4月就辞职,并且建立一个民主改革党,因为共产党人阻碍所有必要的改革。历史学家们认为,这是戈氏首次公开承认他应该在1991年8月政变的前几个月就退出共产党;1995年出版的回忆录里他没有谈及这一点。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雅科夫列夫生于1923年。20世纪50年代末期, 曾被作为重点培养对象派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进修。60年代初进入苏共中央工作,在勃列日涅夫时期担任过苏共中央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1983年,在戈巴乔夫访问加拿大期间,时任驻加拿大大使的雅科夫列夫得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极大赏识。两年后,在戈尔巴乔夫的授意下,雅科夫列夫迅速高井,并很快奠定了他在戈尔巴乔夫智囊团中的首要地位。原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回忆说:“在美国学习的是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同时与他一起学习的还有后来当过苏联克格勃将军的奥列格·卡卢金……雅可夫列夫和卡卢金在那时被策反了的,这就是第五纵队的思想家。后来有一段时间克格勃开始调查雅科夫列夫,戈尔巴乔夫说:‘不能动雅科夫列夫!’这我清楚记得。”雅科夫列夫混迹于苏共长达数十年,然而他和戈尔巴乔夫一样,早就失去对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仰。他全盘否定苏联的社会主义实践,恶毒攻击苏联共产党和列宁、斯大林等党的领袖。俄罗斯作家联盟莫斯科组织理事会主席弗·伊·古谢夫:……雅科夫列夫加上他周围的班底,都否定苏联历史,否定苏联国家取得的巨大成就,否定这些巨大成就在建设国家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破坏国家。整个90年代国家悲惨的状况都是他们导致的。”原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部长亚·谢·卡普托:……在到加拿大做大使之前,他(雅科夫列夫)一直宣称自己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坚定的列宁主义者,后来他却成为社会主义的出卖者。”1998年雅科夫列夫曾接受45肖息报》采访。当时记者问他:您是共产党培养的干部,有最高的职位,您怎样把自己的职位和反共观点结合在一起?他的回答是:要搞掉苏维埃制度,“有不同的途径,例如采取持不同政见者的办法。但是这是没有什么前途的。这事应当从内部来进行。我们只有一条路——借助极权主义的党的纪律从内部破坏极权主义制度。”相机而动,欺骗舆论,愚弄民众,善于伪装,表里不一,口是心非,这就是雅科夫列夫的政治品行和人格。原苏联驻埃及和土耳其大使埃·古·库利耶夫。:“雅科夫列夫在博得戈尔巴乔夫的信任后,戈尔巴乔夫就把很多的领域交给他主管。他给戈尔巴乔夫出的主意都是如何实行民主,他所炫耀的这些东西实际上是在抑制苏联的发展。可他在表面上,还装出了一副爱国的样子。”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叶·库·利加乔夫:“雅科夫列夫是个双面人,挂在口头土的马克思主义词句比戈尔巴乔夫还多,实际土他与西方联系密切。他完全是一个双面人,他对戈尔巴乔夫的影响极大。后来,他公开跳出来反对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反对苏共,成为苏联制度的敌人。”雷日科夫是这样评价戈尔巴乔夫和雅科夫列夫的:他们是“—对凶狠的家伙”,“整个一生都在以虚伪的面目示人”。“他们一个是改革的‘设计师’,还有一个是改革的‘施工队长’,无论在阴险的创意’上还是在创意的实行上,都是狼狈为奸,互为补充。直到苏联垮台之后,党被禁止活动,这两个家伙才抛去假面具。正是党给了他们成长的道路,而他们却毁掉了党。”戈尔巴乔夫推行改革的另一个主要帮手是谢瓦尔德纳泽。爱德华·阿姆夫罗西耶维奇·谢瓦尔德纳泽,格鲁吉亚人,1928年出生。60年代起从事党务工作,靠吹捧从区党委领导人逐步升任为格鲁吉亚共和国第一把手。谢瓦尔德纳泽与戈尔巴乔夫青年时代就相识。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他利用这层关系很快得到提升。不仅当上政治局委员,还担任了苏联外交部长,而他对外交事务一窍不通。谢瓦尔德纳泽善于看风使舵,左右逢源,在他那一头银丝般的白发下蕴藏着别人猜不透的老谋深算,被人们戏称为“高加索银狐”。他走上政坛后,经常张口共产主义,闭口马列主义,而当戈尔巴乔夫主政后便马上更换了另一副政治面孔。1991年他回答法国电视台记者提问时说:我们在一个时期里有过共产主义理想,并为实现这一理想进行过斗争。后来我慢慢地意识到我坚信的东西是不可能实现的,必须改变这一现象。90年代初的一天,我对戈尔巴乔夫说,我们的制度已腐烂了,必须全部加以摧毁,并自上而下地进行彻底改造。谢瓦尔德纳泽竭力推动戈尔巴乔倡导的改革,参与所谓的“新思维”的制订和执行。谢瓦尔德纳泽因其坚定的亲西方立场而被视为西方利益集团在原苏共高层内部最可信赖的领导人之一。原苏联驻埃及和土耳其大使埃·古·库利耶夫:“谢瓦尔德纳泽在苏联解体的过程当中起了相当大的作用。这个人所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为了抑制苏联的发展。美国需要他做什么,他就答应做什么。他所做的所有大事的最后结果都对国家很不利,而戈尔巴乔夫又很信任他。从德国轻易撤军,这也是谢瓦尔德纳泽说不清楚的一件事。”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社会政治研究所所长根·瓦·奥希波夫:“东西德合并的时候,西德(原先答应)支付4000亿美元,而戈尔巴乔夫和当时德国总理谈的时候才要40亿,仅为其百分之一。连德国人都极不理解,最后给加到80亿。西部军团撤出后流离失所帐篷中。只好栖身在风雪旷野零下二三十度的帐篷中。1990年10月1日,两德正式宣布统一。德国政府为酬谢谢瓦尔德纳泽在德国统一中做出的“重大贡献”,特意在德国南部疗养胜地巴登为他购买了一处价值1300万美元的豪华别墅。在瓦解苏共、埋葬苏联的“领袖”中,叶利钦无疑是一位极特殊的重要人物。原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部长亚·谢·卡普托:“如果说戈尔巴乔夫是把整个苏共掩埋了,叶利钦所做的是把苏联整个社会主义制度埋葬了。”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1931年出生,俄罗斯人。1961年加入苏共,1976年担任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委第一书记,1981年当选苏共中央委员。为清除元老派格里申在莫斯科的影响,1985年11月,戈尔巴乔夫调任叶利钦为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不久将其提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1987年10月,叶利钦在苏共中央全会上点名批评利加乔夫和政治局。叶利钦的公然挑战遭到与会者的反击。两个星期后,叶利钦的政治局候补委员、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职务被解除,后改任国家建委副主任。叶利钦后来说,“戈尔巴乔夫并没有把我推到荒无人烟的偏僻角落里,也没有把我发配到遥远的异域他乡。相反地,他似乎是很高尚地宽恕我,怜悯我”,“我从来没有把同他的斗争作为自己的目标。不但如此,在诸多方面,我是跟着他亦步亦趋,去拆掉共产主义大厦的一砖一瓦。”原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部长亚.谢·卡普托:“纵观俄罗斯和苏联的历史,无论从早期沙皇时代还是到苏联时期,连续有两个国家领袖级的破坏者的现象是不曾有的。可以这样说,戈尔巴乔夫为苏联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准备了土壤,最终是叶利钦实现了。苏联解体后,这两个人相互诋毁,一个说你把苏联埋葬了,另一个说是你把苏共埋葬了。用我的话说,虽然他们互有不同,但完全是一路货色。”1987年苏共中央十月全会是叶利钦公开反共的开始。从那之后,以激进民主派自居的叶利钦,在戈尔巴乔夫或明或暗的支持和配合下东山再起,联合境内外反共反苏的力量,疯狂从事瓦解苏共、分裂国家的活动。莫斯科市民阿列克谢·别尔曼:“人们一开始对叶利钦的期望值很高,把他当成救星,当成上帝,但是他最后做的事情比戈尔巴乔夫更坏,大家对他很失望。不少人原以为他是一位英雄,是一位土帝,结果却是只毛毛虫。”莫斯科市民亚历山大·贡恰罗夫:“(叶利钦)这个人更糟糕。没有什么意志,也没有什么责任心,在俄罗斯的历史土,没起什么好作用,活像一个恶魔。”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立社会大学校长瓦·伊书科夫:“苏联共产党起初是布尔什维克党,到了后来,它蜕化变成另外性质的党。苏联解体的主要责任应由苏联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主要领导人承担。”改革的领袖们导致苏联亡党亡国,他们不仅给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带来无尽的灾难,而且也把自己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2011年3月30日,西方相关部门和人士在英国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为戈尔巴乔夫这位结束冷战的“功臣”举办了盛大的生日庆典。戈尔巴乔夫也陶醉于“改革家”、“自由热爱者”和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虚幻光荣之中。但在鄂木斯克州的一个公开场合,戈尔巴乔夫曾被29岁的乌柳科夫猛击了一拳。这个小伙子说:‘‘我想打这个人一记耳光,以惩罚他对国家所做过的事。”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的一次集会上发表讲演时,也曾被一名男子当头泼了一杯水。泼水者说:“前总统背叛国家、背叛党,对苏联解体负有直接责任。”。2005年10月18日,雅科夫列夫在饱受病痛折磨后去世,终年81岁。西方和俄自由派人士对雅科夫列夫的一生大加赞誉,但俄罗斯多数民众认为他是“毁灭国家和党的可耻叛徒”。1992年,谢瓦尔德纳泽从莫斯科回到已独立的格鲁吉亚。在1995年11月和2000年4月他两次当选总统。几年后,美国支持受过美国和西方“良好”教育的更加亲美和亲西方“精英’’萨卡什维利等人发动“玫瑰革命”,推翻了谢瓦尔德纳泽。谢瓦尔德纳泽十分无奈地抱怨说:“我是美国政策最忠实的支持者之一……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2007年4月23日,叶利钦因心脏病去世,享年76岁。此时的民意调查表明,从尼古拉二世以来20世纪俄罗斯所有领导人当中,对叶利钦的评价最差,甚至排在戈尔巴乔夫之后。愿意生活在叶利钦时代的人只有1%。苏联亡党亡国整整二十年来,伟大的俄罗斯民族无时无刻不在反思。本片对俄罗斯各阶层人士的反思在其它各集中已经作了反映。但从一定意义上讲,最具说服力的还是那些当年“持不同政见者”的悔恨。本片开头提到的以坚决反共著称的著名作家马克西莫夫在生前发表的最后一次谈话中再次表示忏悔:“我曾以为(共产主义思想)是妨碍俄罗斯发展、妨碍她成为伟大强国的惟一重负。这是我巨大的悲剧性错误。我到了老年深为此感到悔恨。”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对斯大林及苏联进行无情批判、20世纪30年代还曾是暗杀斯大林小组成员的作家和学者季诺维耶夫,在目睹了苏维埃制度覆灭后俄罗斯的混乱局面后,感到非常痛心和后悔。他在苏联剧变六七年后即得出这样的结论:斯大林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20世纪是“列宁和斯大林的世纪”:“考虑到具体历史条件,考虑到人员等情况,以斯大林为首的领导是按照最佳方案行动的。环境本身迫使他们采取那样的行动。”当年反共反社会主义十分坚决的《古拉格群岛》的作者索尔仁尼琴1994年从美国回到国内后,尽管其政治态度有时有所反复,但他从西伯利亚乘火车返回莫斯科,当在沿途看到俄罗斯一片败落的景象时,也曾十分痛苦地说:“我害了俄罗斯祖国”。1996年,他即发表短篇小说《在转折关头)>。小说通过描写斯大林去世前后的境况,肯定斯大林及在斯大林领导下苏联取得的巨大成就。作者甚至在小说中直面高呼:俄罗斯“还没有完全明白失去了一个什么样的伟大人物,——还需要再过许多年才能认识到,是斯大林使得整个国家开始向未来奔跑。”就连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2000年12月31日的电视辞职讲话中也明确表示:“今天对我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我想稍微多谈一点与平时不同的心里话。我想请求你们原谅,我们许多理想都没有实现。我们曾认为容易的事,做起来却十分艰难。请原谅我,那些认为我们会轻易地从灰色、停滞、极权的过去一下于跃入光明、富裕、文明的未来的人的希望没有实现”;“我也曾认为一切会一蹴而就,在这一点上我太幼稚了……许多人在这艰难的时期受到了震荡,你们每个人的痛楚都引起了我心中的痛楚,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心力交瘁,我真心希望人民能够生活得轻松一些,好一些,我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任务。”2006年2月28日,有着惨痛亡党亡国经历的戈尔巴乔夫对中国记者说“我给中国朋友的忠告是:不要搞什么‘民主化’,那样不会有好结果!千万不要让局势混乱,稳定是第一位的”;谈到苏共垮台,他说“我深深体会到, 改革时期,加强党对国家和改革进程的领导,是所有问题的重中之重。在这里,我想通过我们的惨痛失误来提醒中国朋友:如果党失去对社会和改革的领导,就会出现混乱,那将是非常危险的”。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是历史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坚决反对那种以为时代、阶级的代表人物可以随心所欲地决定历史的唯心主义观点,但同时也承认那些时代、阶级的代表人物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这种作用在特定条件下和一段时日内往往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梳理戈尔巴乔夫时期改革的历史,有这样一条十分清晰的逻辑脉络:即苏共党内逐渐形成了脱离、背离和最终背叛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特权阶层和像戈尔巴乔夫等人这样的代表人物。这些领袖人物丧失对共产主义的信念,主张放弃马列主义的指导地位,全盘照搬西方的理论和制度模式,最终导致苏共74年执政地位的丧失,其结果只能是经济严重下滑,政治动荡不已,意识形态领域混乱不堪,精神消极颓废,社会矛盾叠出,人民群众遭殃。从世界“冷战”历史角度看,西方世界“和平演变”战略对苏联亡党亡国也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苏联亡党亡国的过程中,西方世界和平演变战略这一外因,是通过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这些代理人的内因而起作用的。在俄罗斯采访的日子,我们听到不少俄罗斯人对社会主义中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的无比自豪,同时也对中国寄托着殷切的期望。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根·安·久加诺夫:“我想给中国朋友说这么一句话,就是中国领导层和中国人民要思考苏联解体的原因和苏共衰亡的教训,因为只有充分总结这些教训,中国人民才能够稳妥地建设自己的国家。”原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部长亚·谢·卡普托:“我想再次强调中国成功改革的经验说明,在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在保持政治稳定的环境下去实现经济方面的改革是完全有可能成功的。政治体制方面的确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解决和完善,但前提是保证社会的稳定。”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社会政治研究所所长根·瓦·奥希波夫:“希望中国避免出现俄罗斯的问题。中国只有避免出现这一问题,才能强大起来。中俄两国应该加强合作。”恩格斯说过: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人类进步事业在曲折中顽强前行,在低潮中艰难复兴。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人类的历史发展进程不可逆转,社会主义必将在曲折与苦难中迎来一个又一个绚丽多姿、无比辉煌的春天。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xxhq/oz/2022-07-23/7659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2-07-23 00:04:11 关键字:欧洲  小小寰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