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文化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美西方所期待的中国只能存在于莫言式的小说中!

时间:2022-06-18 00:05:12   来源:一个坏土豆   作者:坏土豆    点击:

土豆说:

诺贝尔组委会说得已经非常清楚了,为什么颁奖,因为如实的描写了时代的暴政。

什么暴政?

是紫石英上的炮声!是北纬38度线上的惊天逆袭!是1964年戈壁滩上的横空出世……

这就是美西方帝国主义认为的暴政!因为他们再也欺负不了中国了!

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了,这就是美西方认为的暴政!

他们所理解的仁政,就是英美的鸦片、八国联军的屠刀还有基督教堂在中国尸骨累累的万婴堂!

让他们抢劫,让他们杀人放火,不设防的让他们去侵略,就是美西方所希望的仁政!

很遗憾,西方世界所喜欢的中国,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因为她终归重回世界之巅!

他们所喜欢的中国,只能存在莫言的笔下,去让洋人意淫与叹息!

莫言为什么获得诺奖,组委会主席给的颁奖辞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

原文较长,摘录部分如下:

莫言是一位撕破八股化的宣传标语,将芸芸众生中的凡夫俗子一个个推到前台的诗人。他用冷嘲热讽的手法抨击贫穷和政治虚伪,抨击历史及其造假。他以毫不掩饰的喜悦戏谑地揭示了人世间最阴暗的方方面面,几乎不经意地发现了具有强大象征意义的人物形象。高密县东北乡体现了中国的民间故事和历史……

中国在20世纪中的野蛮无道,也许还从未如此赤裸裸地像他那样描写在英雄、恋人、暴徒、强盗,特别是坚强无畏的母亲的故事之中。他向我们呈现了一个没有真理,没有常识或同情心的世界,其中的芸芸众生都显得鲁莽、无助而荒诞。

……

莫言所描写的过去年代,与宣传画式的幸福历史不同,他使用夸张和戏仿的笔法,以及取材神话和民间故事的内容,对以往那五十年的宣传作出了可信而严苛的修正。

所以莫言要为保护藐小的个人而抗拒一切不公正的行为——从日本侵华直到MAO时代的暴政和今日的生产狂热。

瑞典文学院夸完莫言,接着说到:

在莫言的作品中,世界文学发出了让众多的当代人倾倒折服的声音。瑞典文学院祝贺你。恳请你从国王陛下手中接过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听完这一切,莫言穿着燕尾服,欣然领取了奖项。

莫言的图书在海外非常稀少,外国人并不爱看,尤其是在获得诺奖之前,可以说没多少人知道他。

那他为什么能获得诺奖呢,我精练一点说,瑞典文学院认为的理由已经非常清晰:

骂中国骂得最好,批判中国批判得最好。

莫言的小说,很大篇幅上描写49年到80年代初期的中国,浓墨重彩的描写毛泽东时代。

且不说毛泽东时代,我们击败16国联军打出了70多年的和平,让久经战乱的中国再也没有列强的袭扰与屠戮,更不说毛泽东时代奠定了重工业基础,主导了一系列大国重器的问世,为今天国家的繁荣创造了最坚实的条件。

我们就说对于普通人来说,且不说科教文卫生活水平的提升,也不说对比民国时期饿殍遍地,长期战乱,人民流离失所,就说从1949年到1976年,中国人均寿命从35岁提升到65岁,从5.4亿人口提升到9.37亿人口,人民的生存状态得到了本质的改变……

但是这些似乎都不存在,但看完莫言的小说,西方世界得出了结论:这段时间是时代的暴政……

当然,也许莫言没有错,因为有的人就是喜欢鸡蛋里挑骨头,就和盎撒媒体一样,美国刚德州枪击案死了20多人,就在2022年,美国发生了267起枪击案,死亡2万余人,搞不好比乌克兰还多,但是盎撒媒体就看不到。

中国有两名群众受伤了,马上让西方媒体高潮,通篇累牍的进行描写。

诺奖组委会说得太好了:将芸芸众生中的凡夫俗子一个个推到前台…….

不写大时代,就写小人物。

关键是怎么找小人物,莫言非常会挑选,他挑选的人都是西方世界最喜欢看到的。

不写时代洪流,不写中国70多年来的伟大变迁,就从里面找最不幸最扭曲的人来代表中国人的现状。

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质的提升,他不写,就一定要找一个没有得到提升的,打着灯笼都要找出来。

嗯,莫言,好歹比西方的描写要靠谱,西方是乱造谣草稿都不打,新疆再搞机械化收割,盎撒媒体就造谣说在强迫劳动……

中国的很多文学家,就喜欢打着灯笼找中国的缺点,在他们的笔下中国一片黑暗,永远是在「揭示了人世间最阴暗的方方面面」。

中国从1949年到今天的73年,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农业国,从一个人民朝不保夕的炼狱,到了今天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军事强国,全球唯一工业霸主,全球最大贸易国,在他们的笔下完全看不到任何痕迹,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却只看到了「中国20世纪的野蛮无道」.....

文学名著对比通俗小说有什么不同,就是能真实的记录时代的变迁,历史的年轮,然而,莫言的小说是真实的吗?在这里就能读到落后、愚昧与野蛮。

这是一个真实的中国吗?

这是我们的国家吗?

其实,是不是真实的中国并不重要,是不是真的也不重要,因为这是西方世界最喜欢的中国。

于是,莫言说,文学永远不能用来歌颂,是用来暴露黑暗的。

如果不是莫言在「北海道的人」这篇文章中,饱含深情的歌颂日本,我还真的相信了,他写到:

他们的笑脸,他们的热情,与北海道的自然风光融为一体,存入我们的脑海。我们与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萍水相逢,今生多半难得再见,但他们留给我们的印象和我们对他们的感激,将会伴随我们一生。

说起「北海道的人」,要提到一个人。

刘连仁,山东省高密县井沟镇草泊村人。1944年,他被日寇抓去当劳工,遭到非人待遇,后幸运逃出魔窟。从1945年到1958年在深山穴居13载,过着与世隔绝的辛酸生活。1958415日,经爱国华侨和日本五团体援救,穴居13年的野人刘连仁终于回到了祖国。

日本在中国造成了3500万军民的伤亡,掳掠了数千万的劳工,到1944年为止,仅在东北强征的劳动力已达300万人,其中被压榨虐待致死的占总数的29%。在华北,从1937年至1942年,被日本侵略者抓捕出关的劳工就达529万人。

中国被日军强征的劳工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劳动条件恶劣,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在刺刀与皮鞭下劳作,能活下来已是幸运。尤其从事军事工程劳动的劳工,一旦工程结束,为了保密起见往往全部被杀戮。

同时,仅日本官方披露的数据,从中国掳掠走运到日本的劳工是38117人。

刘连仁是其中的一员,但很多人比他更不幸,其中有6830劳工在日本被活活折磨致死。

根据刘连仁的回忆:

日本的小矿井,开采条件十分恶劣。黑暗的矿洞里,通风不好,空气稀薄,人一下去就憋得喘不过气来,有的人晕死过去,就再也没有醒来。矿顶用一些棍子支撑着,摇摇欲坠,随时有塌下来的可能。冒顶、片帮、水淹、瓦斯爆炸等事故时常发生,矿井成了死亡之井。

日本侵略者实行一种惨无人道的要煤不要人,以人换煤的人肉开采政策,视广大劳工的生命如草芥。他们强迫中国劳工每天必须完成一定的定额,而要用手工作业完成这个产量,一天干16个小时也算幸运了。刘连仁他们一下矿就成了机器人,一刻也不能停,完不成规定的数量,就会受到日本监工的毒打。

日本当局还以防止劳工逃亡为借口,根本不给一文工资。在日本人眼里,中国劳工如俎上之物,可以任意宰割,打死一个劳工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中国劳工常常被日本人打得皮开肉绽,淌着血还得照样干。

繁重的苦役,低劣的食物,残酷的折磨,加之寒冷的气候,使劳工们个个骨瘦如柴,病号越来越多。日方不仅不给治疗,还把病人视为装病,押到工地,强迫他们进行超强度的劳动,拼命榨取劳工的血汗。劳工们的病情由轻变重,直到最后病死。

直到1958年,刘连仁被一个叫做夸田清治的猎户发现。夸田清治立即选择了报警,在第二天,终于刘连仁被几个警察带下了山。

因此,莫言对夸田清治感激涕零,他写到:

车要出发时,老人的脸贴在窗玻璃上看着我们。我下车过去,隔着玻璃喊:撒腰纳拉,撒腰纳拉……话是这么说,但我知道,我再也看不到这个老人了。

莫言认为北海道太美了,北海道的人太善良了,让他心怀感激。

我只想说,刘连仁那一批劳工最初的时候800人,几个月下来就大部分被日本人折磨而死,只剩下不到70人。

不知道刘连仁是否会觉得北海道很美!会不会觉得北海道的人很善良!

我尝试着用莫言的角度去看日本,我突然也对日本心存感激,是的,他们毕竟没有把我们杀光……

3500万军民的伤亡,几百万劳工的悲惨遭遇,还有慰安妇的屈辱历史......我们且不说过去,就说现在,倾倒核污水、叫嚣协防台湾,与美国狼狈为奸围堵中国.....这些都看不到,他居然打着灯笼找到了一个夸田清治!

你可真行!

同样的,中国高速发展73年,在他笔下一无是处,诺贝尔组委会说的,在他的作品中,只能看到了一个「没有真理,没有常识或同情心的世界,其中的芸芸众生都显得鲁莽、无助而荒诞」。

对中国,是拿着放大镜挑毛病;

对日本,是提着灯笼找优点;

这样的人太多了,他们的嗅觉与众不同,总是能从不同的视角去看问题。

你看美国今年虽然被枪杀了2万多人,但是还有3亿多人没死啊,你看中国,居然有两名女性被打伤了,所以中国应该学美国持枪;

你看美国疫情虽然死了100万,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活蹦乱跳的啊,而中国呢,西安居然有孕妇流产了,所以我们应该学美国躺平……

中国,99个人活得好好的,1个人遭遇不幸,文学家就专门去写那一个人,用他去代表中国。

日本,10000个日寇里面有一个有人性,放下屠刀,就专门去写那一个人,用他去代表日本人……

文学,并不是他说的只能抨击,不能歌颂,是他只能抨击自己的祖国,去歌颂西方世界吧?

当然,我没有资格去评价莫言,因为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就喜欢对自己的国人苛刻,对洋人献媚,这样的人多了……

他的文学观,即抨击中国,歌颂西方的文学观与诺贝尔组委会高度一致。

其实,西方文学或艺术,套路基本上都已经成为了定式,对欧美作品,必然展现温暖的人性、坚强的心态,而对东方艺术作品,要求则是:

丑恶的社会背景;

扭曲甚至变态的人性;

麻木与愚蠢的众生;

贫穷而荒蛮的世界;

……

真实世界是怎样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莫言的小说完美的符合了西方世界的艺术标准。

有的人就是这样,对自己的国家苛刻,对犯下累累罪行的日本宽容,甚至我从字里行间读到了发自骨子里的爱……

中国作对1000件事,做错一件,他永远记得做错的哪一件。

日本罪行累累,他看到有一个夸田清治,他就能把日本所有的罪行全部忘记……

对此,我不予评价,因为我并没有文学修养。

我只是想说,很多人认为拿到了诺贝尔文学家,是为国争光。

听到这句话,我都快被蠢哭了。

那俄罗斯应该也自豪,因为美国也给他们发了,戈尔巴乔夫拿了诺贝尔和平奖。

戈尔巴乔夫为俄罗斯争光了?

你以为就俄罗斯拿了,他们还给大和尚发了,大和尚为中国争光了?

搞笑吗?

被西方世界认可,或者拿到西方世界的奖励,居然被认为是为国争光,我头一回听说这么愚蠢的观点。

那现在为国争光的不应该是余春茂吗?他可是高度被美国认可,是白宫中国政策和规划的首席顾问,被特朗普和蓬佩奥高度赞赏,那他还成了光宗耀祖了?

再说写作,章家敦的中国崩溃论长期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他的书极度畅销,被翻译成日、法、德等国文字,在多个国家发行。西方国家的一些媒体、大学纷纷邀请章家敦做访谈,搞讲座。

章家敦的成就在国外一定比莫言知名度高,西方世界都爱读,那他为国争光了吗?

要说拿奖,方方因为递刀子也被盎撒人颁奖了啊,这也叫争光?

希望被西方世界认可,把拿到西方世界的奖项作为最高标准,这得多贱啊。

日本专门给蒋介石修了中正神社,长期供奉,蒋介石为国争光了?

列强们最喜欢的就是大清,大清就好了?

想让美西方世界赞赏与认可,要怎么做?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做汉奸,当然,还得有能力,毕竟,汉奸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美西方世界尤其美国,将中国作为对手,是两党的一致意见,遏制与围堵中国将是长期的国策,而我们的文化界部分人居然还将获得西方的赞赏作为标准,真是咄咄怪事。

这就好比我们和日本都开战了,我们还去问日本我们打得好不好,生怕皇军不高兴,生怕太君不满意……

譬如80多年前,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中国军队奋起反击,但是,中国军队打得好不好,有没有被国际认可,是不是国际化的战术,需要由日本人说了算。

中国的将领能不能被世界认可,要经过日本的KPI考核。

何应钦跑去对冈村宁次说:

太君,您看我们这仗打得这么样,太君您满意吗?

岗村宁次赞许道:

不错不错,你们这个豫湘桂战役打得不错,尤其是你们的豫中战役,37天丢了38城,打出了水平,打出了高度,我们给你们的KPI打分是A,不过你们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希望你们下次KPIS

你们应该像英国靠拢,应该多和国际接轨,你看人家英国,在菲律宾,13万英国人面对我们7000人,根本就不跑,整编制的带着枪投降了,这才是真正的国际化,懂了吗?

何应钦说:太君说得好,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是不是很荒谬?

那我们文艺界的很多人不就是这样吗?美国要全力遏制与围堵中国,他们还想着怎么去满足洋大人的胃口,怎么写作品让他们开心,怎么达到他们的要求。

诺贝尔组委会说得已经非常清楚了,为什么颁奖,因为如实的描写了时代的暴政。

什么暴政?

是紫石英上的炮声!是北纬38度线上的惊天逆袭!是1964年戈壁滩上的横空出世……

这就是美西方帝国主义认为的暴政!因为他们再也欺负不了中国了!

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了,这就是美西方认为的暴政!

他们所理解的仁政,就是英美的鸦片、八国联军的屠刀还有基督教堂在中国尸骨累累的万婴堂!

让他们抢劫,让他们杀人放火,不设防的让他们去侵略,就是美西方所希望的仁政!

最后我想说的是,中国这么大,14亿人口,总有人想跪舔美西方世界,我也拿他们没办法。

或许,莫言也没有错,因为他就记得那些不好的了,其它的成绩,都入不了他的法眼……

但是,如果再将洋大人的认可或者奖项认为是我们的标准或者是追求的目标,就真的是太荒谬了,太可笑了。

太贱了!

如果想让美西方世界认可,很简单,废掉核武器,取消金融防火墙,大规模购买美债……那美西方世界一定会高兴得合不拢嘴,发奖发到手抽筋!

很遗憾,西方世界所喜欢的中国,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因为她终归重回世界之巅!

他们所喜欢的中国,只能存在于莫言的笔下,去让洋人意淫与叹息!

(来源:一个坏土豆)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wh/2022-06-17/7598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2-06-18 00:05:12 关键字:文化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