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文化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山水间:公知文人是怎样欺骗我们的?

时间:2022-05-03 00:09:4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山水间    点击:

两种文人:君子与骗子

——两种文科,两种文人(二)

山水间

图片 1.jpg

文科因“解释世界”与“改变世界”的不同而分为两种,文人也因此而分为两种:“骗子”与“非骗子”。

只知“解释世界”,却插手“改变世界”,还冒充“改变世界”的行家到处指手画脚干预国家决策、社会管理、公共事务、国计民生等涉及国家民族无数人生死存亡命运前途的大事,这就是行骗。

“骗子”的本质是花言巧语损人利己——什么实事都不做,专用谎话编织出华丽的“皇帝的新衣”为自己牟利的人是骗子。什么实事都不做,专谎话话编织出华丽的“改变世界”和“治国方略”为自己牟利的文人是骗子文人。

骗子文人虽然号称文人,但本质仍然是骗子,关键特征不失骗子本色:

第一,损人利己。

第二,专门说谎,从中牟利。

第三,全部活动就是使受害者为谎言和各种虚幻的东西放弃自己的根本利益。

第四,决不能容忍对说谎有任何制约,因此极力鼓吹绝对的“言论自由”。

第五,决不肯承担说谎的责任,因此从不承认说谎会有严重后果。

第六,主动上门,唯恐受害者不上当受骗,用尽一切手段把谎话装扮成真话。

第七,无法用任何客观实际的东西证明自己所言不虚。能用以“证明”自己的,一定是没有经过客观实践和事实验证的主观夸张——言论、文章、文凭、书本理论、头衔、骗子之间的相互作证之类。

第八,不能容忍受害者不信,更不能容忍被怀疑,因此拼命使自己获得“免死金牌”(或者说“免疑金牌”)——代表“真理”“良知”“睿智”“人性”“普世价值”等“宇宙真理”、不容置疑的东西,谁敢怀疑谁别有用心,人类公敌。

第九,最怕“客观验证”,想尽一切办法用“主观推理”取代“客观验证”。

第十,图穷匕见,骗不下去了就纠集其他骗子群起而攻,直至诉诸暴力。

与骗子文人相对的是君子文人——要求不高:文人只要不蓄意骗人,不损人利己(不求“毫不利己”,只求不损人利己),那就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可以算得上“君子文人”了。

文人不管是搞“解释世界”的还是搞“改变世界”的都可以成为“君子文人”,只要不是不懂装懂,不肯损人利己——只会“解释世界”,那就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只会“解释世界”,不干预“改变世界”的事,更不是不懂装懂指手画脚瞎掺和。要想“改变世界”,那就老老实按照“改变世界”的一切规则规律行事,实践第一,不打折扣。文人能做到这点就算君子,就与骗子有本质不同。

骗子文人成为骗子不是偶然的一念之差,而是“存在决定意识”的必然结果.

骗子文人最基本、最特别的存在是什么?

第一,只有人文书本理论,而且基本是没有被中国社会实践验证过的人文书本理论。

第二,只会主观忽悠——只会用口舌笔墨搞主观夸张。

第三,不做任何实事——不亲身参与改变世界的任何实践。

第四,脱离实际——与改变世界的实践活动完全脱节。

第五,脱离群众——不做实事,脱离实际,与人民群众不可能有任何直接接触。

第六,空谈理论,推断妄言——不做实事,脱离实际,脱离群众,没有任何亲历亲为和直接验证,只能根据别人二手乃至几经辗转的、可靠性毫无保障的信息和描述了解世界,根据想当然的假设基础,用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的主观推断描述世界,判断一切。一切结论皆来自主观想象和推论。

第七,毫无凝聚——不做实事,不实践,脱离实际,脱离群众,不可能有凝聚。

第八,不能用确凿无疑、亲身参与的实践成果和事实证明自己确实了解实际、联系群众、懂得“改变世界”的客观规律。

第九,一切为谋私——只有“解释世界”的本事,却要插手“改变世界”,为的是确保自己的私利——确保“解释世界”绝对存在价值这个私利。

这些特别存在决定骗子文人即使原来不是骗子,也不可能不走上骗子之路。

正当的“解释世界”与受众的关系是客服关系——我提供服务,受众购买服务,买卖双方均无强求,可以买,也可以不买。我要吸引客户,就需要使自己的“解释世界”与众不同,令人信服,不被忽视——不“与众不同”就是与人雷同。与人雷同的“解释世界”还有存在价值吗?不“令人信服”就没人相信。没人相信的“解释世界”还有存在价值吗?不能“不被忽视”就会被人遗忘。被人遗忘、没人理睬的“解释世界”还有存在价值吗?

如果是正常的客服关系,这三条只能靠自己诚实的努力去实现,不能强迫别人非买不可。

骗子文人不肯接受这种客服关系——我的利益必须得到绝对保证,因此我的“解释世界”必须被当成绝对真理,不得被怀疑,不得被拒绝,不得被无视,为此不惜损人利己。要实现这些就必须把非强制性的“令人信服”和“不被忽视”变成强制性的“不容置疑”和“不容忽视”——不能容忍自己的“解释世界”被否定,最怕别人不信,最容不得别人不信;不能容忍自己的“解释世界”被市场冷落遗忘,必须时时显示自己的存在,必须急于表现,急于表演,急于出风头。

这就决定骗子文人与受众的关系不可能是正常的商业性客服关系——我的“解释世界”是宇宙真理,不容置疑,我不是商业性的求你购买我的服务,而是在给你指点迷津,教你做人,挽救你这迷途的羔羊,拯救你的灵魂,在抬举你恩惠你。

这样的居高临下强加于人的恩赐式“解释世界”必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必导致这样的文人必须损人利己,必走上骗子的不归路。这些连锁反应包括:

1.要绝对确保自己的存在价值,自己的“解释世界”就不能允许被认为是错的。又要处处“与众不同”,又要“不容置疑”,这两条加到一起,就是骗子文人必须被认为对一切公共事物无所不知——“公知”。

2.因为自己的“解释世界”必须与众不同,因此不能对自己的“解释世界”有任何限制,包括承担后果责任。这就必须有绝对的不受任何制约、不承担任何后果责任的言论自由——绝对的“言论自由”。

3.因为必须“不容置疑”,所以必须制造出自己“一贯正确”的神话。因为必须“不容忽视”,所以必须随时随地显示自己的存在,一事当前必须迫不及待跳出来表现自己。但因为脱离实际、脱离实践,所以不可能看到客观世界内部规律,只能根据表面现象想当然下论断纸上谈兵,不可能不时时被事实打脸。而如果承认自己有错,就必然打碎自己“一贯正确”的神话。要维持住这个神话,就决不能承认错误。为此就不能不机会主义、见风使舵、出尔反尔、自相矛盾。

4.要确保自己“一贯正确”的神话,就绝对不能允许以客观实践为检验真理的标准,更不用说是唯一标准——只要认同能从实践得到真知,那从不参与实践的骗子文人/“公知”就不能代表真理。既然不代表真理,那就不是非有不可。只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参与实践的骗子文人/“公知”就得彻底出局,更谈不上“一贯正确”。要确保骗子文人/“公知”的私利,衡量是非对错的标准决不能是客观实践而只必须是主观夸张——不能靠“实事求是”“摆事实、讲道理”,而必须靠主观忽悠:是黑是白不重要,让人认为“是黑是白”才重要;是对是错不重要,让人认为“是对是错”才重要。“说你对,你就对,不对也对;说你错,你就错,不错也错”。要如此,就不能允许“存在决定意识、物质决定精神”,而必须“意识决定存在,精神决定物质”——正确与否不是取决于“客观实际是怎样”而是取决于“主观认定是怎样”:石头存在与否取决于主观是否承认;主观不承认石头就不存在,“若真理不适合国情,要改国情,而非真理”;若鞋不合脚,要改变脚,而非鞋——削足适履。

5.要确保自己“一贯正确”的神话,就必须一方面让人们深信不疑地按照自己的一切主张办事,一方面绝不能承担责任——不管自己各种机会主义、脱离实际、出尔反尔、自相矛盾的主张造成什么样的灾难性后果,都不能承认是自己的责任。不但不能承担责任,而且不能承认自己有错。要做到这点,就必须用“绝对的言论自由”保护一切,使一切主观忽悠彻底免责。

6.自己的“解释世界”必须“与众不同”又“不容置疑”,结果只能是否定别人——“与众不同”意味着跟谁都不一样,“不容置疑”意味着自己绝对正确。“跟谁都不一样”又“自己绝对正确”,那只能是“别人都错”,只能是无条件不断地否定别人,不管实际情况如何(用骗子文人/“公知”的说法是“批评”/“批判”——“知识分子最重要的价值就是批判”“真知识分子应该敢于批评人民”“如果他不批评他就不要做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定义就是一群永远在批判现实的人”“进行批评是知识分子的义务”“批判精神是知识分子高贵的灵魂”……)。不否定别人,就不能确保自己的存在价值。

这种名为“批评”“批判”实为污蔑诽谤的否定只能对内——外国人听不懂,外部人听不进,因此真正的实际效果只能是内斗,只有激化矛盾的功能,没有凝聚功能——凡骗子文人/“公知”成堆的地方,必定内斗空前剧烈,必定人际关系格外复杂,必定充斥“内斗专业户”。

7.因为是单打独斗的“个体户”,所以不可能有团队精神;因为一切为私利,所以只能利用眼前利益结党营私;因为只为自己且只有言辞没有共同行动,所以不可能产生任何凝聚——“解释世界”是单打独斗的个人就能做的“个体户”事业。没有“改变世界”的共同目标就没有集体合作的必要,没有集体合作的必要就不需要凝聚。这一切决定骗子文人/“公知”毫无凝聚,只能靠血缘、籍贯、校友、门派等以私情私利私人关系为基础拉帮结派,靠权术阴谋排斥异己。

结果:派系林立,党同伐异,相互倾轧,四分五裂,组织瓦解,一盘散沙。

8.内斗为王,实干者最受伤——要做实事就必须心无旁骛,没时间、没精力、没兴趣、没条件忙内斗,更没有骗子文人/“公知”卖嘴忽悠的本领。在内斗为王的大环境下,实干者永远最好欺负,最有把柄好抓。

结果:只有什么都不做才最无可挑剔,才最安全,谁干实事谁倒霉,“大干不如小干,小干不如不干,不干如捣乱”。

9.热衷内斗、欺负实干者、拉帮结派、一盘散沙、“大干不如小干,小干不如不干,不干如捣乱”的长远结果只能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国家社会发展停滞、落后挨打。

10.因为毫无凝聚、只会内斗、外战外行、内战内行,只会导致四分五裂、一盘散沙,骗子文人/“公知”即使一时得势也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维持统治,最后必然依赖外力,必然“迎外以安内”,走向卖国求荣之路。

11.骗子文人/“公知”要维持住自己“一贯正确”的神话,就绝对不能承认国家社会发展停滞、落后挨打是自己内斗本性所致,就必须把国家社会落后挨打的责任推卸给别人,不断制造替罪羊。

骗子文人/“公知”最理想、最必然的替罪羊是靠劳动生存的普通劳动者。不仅因为这些人不掌握舆论话语权,最好欺负,而且因为利益需要——既然绝对不能允许以客观实践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就必须排斥压迫一切靠“改变世界”为生的劳动者——工人、农民、军人、自然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和他们的代表人物,绝对不能让他们得势。因为要“改变世界”就必须遵循客观规律,要遵顼客观规律就必须以客观实践为检验真理的标准。靠“改变世界”为生的劳动者要生存就必须坚持“实践出真知”。承认这些人手里能有真理本身就否定了从不参与实践的骗子文人/“公知”的“一贯正确”的神话,就危害了他们的私利。

12.要排斥压迫一切靠“改变世界”为生的劳动者只能诉诸权力。只有权力才能确保不以客观实践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只有权力才能确保骗子文人/“公知”的绝对存在价值。骗子文人/“公知”的利益需要使他们必须自己篡夺权力。——诈骗的最后是图穷匕首现诉诸暴力。而用暴力确保诈骗成果的最高境界,就是“骗出一个体制来”“骗出一个政权来”。

13.毛主席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笔杆子,枪杆子,夺取政权要靠这两杆子,而且首要先抓笔杆子。笔杆子是“软权力”,枪杆子是“硬权力”。硬权力厉害,软权力更厉害。硬权力再强悍也要受软权力的控制。电脑硬件再先进也要受操作系统这个软件控制。软件失控,电脑这个硬件再厉害也只能是一堆废铁。笔杆子能决定枪杆子服从谁,瞄准谁。抓住笔杆子,没有枪杆子也能把别人的枪杆子据为己有;没有笔杆子,手上有枪杆子有也会丢失——前苏联软权力失控,不费一枪一弹,超级大国强悍无比的硬权力自己就崩塌了。就凭这个先例,骗子文人/“公知”要篡夺权力也要不顾一切狠抓软权力。

14.骗子文人/“公知”要篡夺权力就必须充分利用和发挥自己唯一的本钱和优势——“主观忽悠”。要做到这点就需要“绝对的言论自由”。“绝对的言论自由”貌似人人都能享有的“普世人权”,实则为骗子文人/“公知”量身定做的专用工具——“绝对的言论自由”=“绝对的撒谎自由”,只有专门撒谎的人才能真正获益。普通人要么不以动口为生,要么只专注于某些特定领域,而且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可能有时间和精力整天正事不干光琢磨卖嘴。只有整天无孔不入到处以诈骗为业的骗子文人/“公知”才离不开“绝对言论自由”即“绝对的撒谎自由”。

15.要靠诈骗篡夺权力,最需要能掩护诈骗不被揭穿的“保护伞/伪装服”。历来最能有效掩护诈骗的“保护伞/伪装服”就是神/鬼——神/鬼从来是人们传统的思维误区:只要是“神”,不管是上帝、如来、菩萨、安拉、长生天……都会想当然认为是正确、正面的东西,不需要实践验证;只要是“鬼”,不管是魔鬼、撒旦、死神、食人魔、吸血鬼……同样会想当然认为是谬误、反面的东西,同样不需要实践验证。历史上最有效的诈骗从来是装神弄鬼。

骗子文人/“公知”要获得掩护诈骗的“保护伞/伪装服”,当然不会放过人们这种传统的思维误区,于是就有了现实生活中的装神弄鬼——用“造神运动”神话自己,使人们不做任何具体的实际验证,想当然就把骗子文人/“公知”与正确、正面联系在一起;用“造鬼运动”妖魔化普通老百姓,使人们同样不做任何具体的实际验证,想当然就把他们与谬误、负面联系在一起。

骗子文人/“公知”用现实生活中“造神运动”把自己造成了三大活神仙:

第一,“知识神”(更确切地说,是“书本理论神”)——骗子文人/“公知”=书本理论=知识=真理=一贯正确;文凭=文化=文明:

“有文化有学历”“有学识有坚持”“有自己独立的价值体系和判断标准”“知书达礼、能承担起传承人类文明传统重任”“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由于其专业背景,所以公共知识分子有更多的发言权,有更多的知识贮备,也受到更良好的训练”“你在文化人面前狗屁不是”……

第二,“睿智神”——骗子文人/“公知”=智慧=“精英”天才:

“有思想、有知识、有责任心、能被委以重任”“有科学批判精神、能理性思考问题、有能力引领社会往正确方向前进”“独立思考、高屋建瓯、发微见著”“几颗晨星,发出耀眼的光芒”“天才和英雄在创造历史,大众只是跟从者和模仿者,不鼓励精英,不保护精英,社会就无法进步”“文明之所以是文明,就一小撮精英”

第三,“道德神”——骗子文人/“公知”=“普世价值”“人性”“人权”“自由”“平等”“文明”等一切美好的东西:

“有理想、有激情、有耐心,想干大事”“有科学批判精神、能理性思考问题、有能力引领社会往正确方向前进”“有恻隐之心、辞让之心、廉耻之心和是非之心”“社会楷模”“社会的良心”“民族的脊梁”“国家的栋梁”“社会和时代的眼睛和代言人”“家国情怀”“以天下为己任”“忧国忧民”“重名节讲骨气”“有自己独立的价值体系和判断标准”“追求生命的意义、最终的价值、跟宇宙世界的接触”“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孤独而坚韧的思想者”“掌握道德的制高点”“肩负着开启民智、引导舆论的作用”“以笔为枪,以口舌之利,针砭时弊,借古讽今,通过批评社会而传播着自己心底的理想与原则”“为社会而思索,为民请愿”“意见领袖”“良知代言人”……

与此对应,骗子文人/“公知”用现实生活中的“造鬼运动”把一切靠改变世界为生的劳动者造成了三大魔鬼:

第一,“无知鬼”——“智商不高”“智力低下”“民智未开”“反智”“不思进取”“发育不正常”“大脑没有开化”……

第二,“蠢笨鬼”——“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唯上智下愚不移”“脑残”“智障”“弱智”“愚昧”“无能”“低能”“低劣”“人渣”“笨蛋”……

第三,“邪恶鬼”——“草民”“堕民”“刁民”“暴民”“屁民”“民粹”“愤青” “懒汉”“穷鬼”“群氓”“外行”“失败者”“低素质”“人格缺陷”“人格分裂症”“发育不正常”“由于自身的低能懒惰成了社会的弱势群体”“既无能力又无勤劳的人”“进化不成功的物种”“没本事生存”“劣等生物”“精神变态”“心理障碍”“精神错乱”“心理不健全”“心理不正常”“精神不正常”“灵魂扭曲”“劣等民族劣等文化”“劣根性”“不文明”“民粹主义”“爱国贼”“狂热极端分子”“流氓无产者”“垃圾人口”“文革余孽”“出身低贱”“思想僵化”“竞争失败者”“奴性”“盲从”“暴戾”“白痴”“愤青”“痞子”“傻逼”“邪教恐怖分子”“没有姓名没有人格不顾忌任何道德底线与法律的群氓”“天性懒惰懦弱不思进取道德堕落”“数量惊人永远骂不醒的自甘奴贱货”“95%有破坏性”“中国愤青的狂暴已经接近病态”……

骗子文人/“公知”的造神造鬼运动成功地使自己潜移默化地在许多人心目中如同“神”一样满满正面形象,一提“读书人”,不问是谁,不经过具体验证,条件反射般下意识联想到“知识”“睿智”“道德”等正面的东西;而使普通劳动者在许多人心目中如同“鬼”一样满是负面形象,一提“大老粗”“农民工”“卖苦力”等,同样不问是谁,不经过具体验证,条件反射般下意识联想到“野蛮”“谬误”“愚昧”等负面东西。这种下意识跟迷信鬼神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还有,一听说某人从政,许多人最关切的是诸如学历、文凭、哪个学校毕业的、是不是“985”之类,而不是此人做过什么、做成过什么等等。这其实也是骗子文人/“公知”的造神造鬼运动的效果——条件反射般下意识地把“文凭”当成“做官”的头号标准,只看文凭,不看其他。

骗子文人/“公知”一旦说服不了别人,就要搬出某外国“经济学家”“学者”“文人”的“理论”,尤其是在中国鲜为人知的外国“经济学家”“学者”“文人”的“理论”来证明自己正确。这背后的逻辑就是“书本理论是神”——只要搬出“书本理论”,不管对方见过没见过,就足以证明自己正确,不需要实际验证。如果不把“书本理论”当成神,怎么会有这种逻辑?为什么不用隔壁二大妈说辞来证明自己正确?

按常理,不管是什么身份名头,不管是“读书人”还是“大老粗”“农民工”,是好是坏都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应一听身份就先入为主产生倾向性印象。这种先入为主本身就足以证明骗子文人/“公知”造神造鬼运动是有效掩护诈骗不被揭穿的“保护伞/伪装服”——只要亮出神/鬼的名头就让许多人放弃了“实际验证”这一关,极大地帮助了骗子文人/“公知”的诈骗。

(“读书人”本来应是中性名词,但搞自然科学的知识分子很少自称“读书人”,以至于“读书人”不知不觉几乎成了“文人”的代名词,如今则被骗子文人/“公知”弄得如同“小姐”“学者”“专家”一样,完全变了味。《红楼梦》里的贾政“最喜的是读书人,礼贤下士,拯溺救危,大有祖风”,一见贾雨村是“读书人”,马上亲热得不得了,根本不予考核就信任有加,结果养了条白眼狼,不但贪赃枉法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利用权力抢劫石呆子的古扇讨好逢迎,等贾府遭难又马上翻脸落井下石。而被认为“粗鄙愚昧”的刘姥姥却能救人于危难之中,完整演绎了“仗义每当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骗子文人/“公知”装神弄鬼的另一个用途是制造讹诈借口——凡有直接说不出口的目的,比如要求别人放弃自己的根本利益,就搬出鬼神为借口,尤其搬出“道德神”为借口。比如,搬出“人道”“人权”“维护和平”等“道德神”大旗,施压中国放弃根本的国家战略利益、跟西方一起制裁俄罗斯;施压中国放弃领土主权:“那儿的领土压根儿就没人居住,争夺那儿的领土完整,却要百姓付出沉重的代价,有什么必要?”

16.骗子文人/“公知”操控舆论的杀手锏是信息战、心理战、舆论战。

“存在决定意识”,有形的物质存在能决定人的意识,无形的虚拟存在同样能决定人的意识。信息战、心理战、舆论战就是通过专门改变无形的虚拟存在而改变人的意识的战争手段——既然是“战”,那就意味着可以用来对付持敌对立场、不相信任何说辞、不会被主观忽悠改变主意的人。常见方式有:信息封锁、信息阻塞、饱和轰炸、信息欺骗、信息干扰、信息筛选、艺术编造、颠倒黑白、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谎言重复千遍就成真理、文字陷阱,概念游戏、“程序正义”+烦琐哲学:说不服,绕糊涂、含沙射影,旁敲侧击,指桑骂槐……

所有这些都是利用人的思维活动与信息舆论大环境的关系规律,通过操纵信息舆论大环境间接操控人的思维活动,使敌手按自己的需要思维,得出自己需要的结论。

只要掌握舆论话语权,就能做到这一切。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持敌对立场、主观上坚决不愿意上当,也无法避免被操控了信息舆论大环境的骗子文人/“公知”牵着鼻子走。

17.能确保骗子文人/“公知”“合法”获得政权的游戏规则。

“不破不立”,骗子文人/“公知”篡夺权力的方向也不例外——有破有立。

“立”——骗子文人/“公知”的优势是主观忽悠。只要使权力体制的游戏规则是比“主观忽悠”,骗子文人/“公知”就必定占尽优势,稳操胜券。方式有二:

第一,比用笔忽悠——“文凭主义”、科举制:“以书为本”,规定读指定的文科书、按指定的方式忽悠考官。忽悠成功就算合格,就发给凭证——秀才、举人、进士;或者学士、硕士、博士。凭证到手就是“上等人”“自己人”,大家从此在一条船上,不管内部相互如何厮打,对外必须一致。

“用笔忽悠”的特点是“本本主义”“以书为尊”,高低贵贱全看有没有读书证明——文凭。没文凭就是卑贱,有文凭就是高贵,文凭越高等级越高。猪上市按斤论价,人上市按书论价。上市的猪得有质量检验证明,这质量证明还得经过客观实际的检验,而且这证明还得有时效;而上市的文科类文凭则不需要客观实际的检验,也没有时效,一劳永逸——哪个文科文凭需要客观实践的检验、不合格就撤销?哪个文科文凭有时效、过期不更新就作废?

第二,比用嘴忽悠——“自由竞选”。表面上是公平竞选,实际是一场用“用嘴忽悠大赛”:谁善于光用说法就改变别人的想法谁赢,而这正是“解释世界”的文科最专长的领域。竞赛结果自然会把所有不靠“解释世界”的文科生存的人实际全部排斥掉——不但可以排斥掉没有读书文凭的普通劳动者,而且可以排斥掉有读书文凭的科技工作者,胜出者几乎只可能是“解释世界”的文科专业户,然后宣布这是历史规律:“美国历届总统有一半是律师出身”“美国议员1/3当过律师”“未来十年中国律师参政将势不可挡”“法政官僚治国就是现在,正在开始。这是人类政治文明的必然规律”“今后国家领导人和政府官员应该是法律、人文、经济等专业出身”……

骗子文人/“公知”拼命鼓吹“学而优则仕”“文凭主义”“民主自由”“自由竞选”“多党制”,理由天花乱坠,其实都是借口。真正目的是确立“按主观忽悠比赛结果决定权力归属”的游戏规则。

18.骗子文人/“公知”在不遗余力鼓吹“立”的同时更不遗余力制造“破”——摧毁今日中国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这个体制不是以比赛“主观忽悠”为游戏规则的权力选拔体制,不是“解释世界”的体制,而是“改变世界”的体制——把中国从四分五裂落后挨打改变为团结统一繁荣富强。这就与骗子文人/“公知”的根本利益水火不相容,就成了骗子文人/“公知”必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

明白这点,就能明白骗子文人/“公知”许多“基本诉求”背后的敌意:

“批评”——敌对诽谤;

“独立”——对立,敌对;

“言论自由”——撒谎自由;

19.骗子文人/“公知”摧毁今日中国政治体制的基本原则是“煽风点火,制造不满,颜色革命,借刀杀人”——自己绝对不直接出马赤膊上阵,而是充分发挥诈骗专长,专当教唆犯,专门煽动别人制造动乱当替死鬼。(骗子文人/“公知”每每在煽动不满之余,总要来上这么几句:“我们这一代是不行了,今后全看你们的了”——真那么义正词严“为真理献身”,为什么不亲自上阵?)

20.骗子文人/“公知”为煽风点火制造不满摧毁中国政治体制,利用舆论话语权使用了各种信息战、心理战、舆论战手段。最常见的手段是“信息筛选”——过滤掉一切正面信息,无限放大乃至无中生有出一切负面信息,让人日日夜夜无时不刻处于负面信息的团团包围之中,不知不觉产生出“暗无天日漆黑一团”的幻觉。

“信息筛选”典型之一:

抓住“7.23”动车事故大作文章,大骂中国高铁“他妈的奇迹”“死亡列车”,全盘否定高铁,把中国高铁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都在跑、都安全这个基本事实全部删除屏蔽,让人以为高铁一塌糊涂,用一次偶然事故就掀起全国性反高铁的倾向性舆论狂潮。

“信息筛选”典型之二:

抓住个别错案大做文章,全盘否定公检法,把14亿人的中国每年处理的的案件中,错案是极少数,更不提中国已经是举世公认的最安全的国家这一基本事实全部删除屏蔽,让人以为中国冤案遍地,到处草菅人命,暗无天日,民不聊生。

21.骗子文人/“公知”妖魔化中国政府的另一手是“远交近攻”:

空间上的“远交近攻”:崇洋贬中。

——“远交”:用“信息筛选”过滤掉外国的一切负面信息,无限放大乃至凭空捏造各种正面信息。比如:“德国抗洪神器”“青岛德国造下水道”“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人道主义的西方救死扶伤不要钱”“香甜的空气”“月亮也是美国的圆”……

——“近攻”:用“信息筛选”过滤掉中国的一切正面信息,再用美化过的西方的“文明美好“反衬中国的“野蛮落后”,证明“殖民史是文明输入史”。

时间上的“远交近攻”:厚古薄今。

——“远交”:用“信息筛选”过滤掉旧中国的一切丑恶,无限放大乃至凭空捏造各种正面信息。比如:“如梦如幻的大宋王朝”“民国范儿”“民国是个乱世,但这个乱世有自由。因此,教育和文化都很有起色”“大多数军阀都还可以,至少对当地老百姓,他们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糟”“一个有故事,有个性的时代”“蒋介石,一个凭借自信和勇气,凭借权谋和激情,凭借意志响彻整个中国和世界的名字;一个曾在中国翻天覆地,掀起滔天巨浪,令世人敬畏和诅咒的名字;一个在历史的空间震古烁今、空前绝后的名字”“客观评价李鸿章”……

——“近攻”:用“信息筛选”过滤掉中国的一切正面信息,再用美化过的“古代正面“反衬当代中国的“野蛮落后”,证明“今不如昔”。

22.骗子文人/“公知”利用自己控制的舆论话语权,发挥信息战、心理战、舆论战的各种手段,过滤屏蔽掉中国的一切正面事实,无限放大渲染中国的一切负面事例,“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尽量夸大,无孔不入妖魔化”,把一切都上纲上线到“政治体制问题”,然后把一切都归咎于没有实行确保骗子文人/“公知”当权的“比主观忽悠”的“民主选举”制度的恶果,把一切矛盾、不满都变成政治性“体制仇恨”,由此一箭三雕:

第一,“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绳锯斧断,水滴石穿”,积小怨为大恨,变不满为敌对,变非对抗性矛盾为对抗性矛盾,最后量变引起质变。

第二,借“发表不同意见”竖旗招兵,吸引粉丝变相组党。

第三,向外国势力报到开户,组建超限战别动队。

23.骗子文人/“公知”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为最关键的一刻——社会动乱。

电脑正常运作离不开系统操作软件。系统软件一旦出问题,再强大的电脑也立即瘫痪,变成一堆废铁。而要搞垮操作系统软件,只需要放点电脑病毒就可以了。

即使没有电脑病毒,电脑系统软件自身的缺陷也可能失控进入死循环,导致整个系统崩溃宕机。如果再加上专门针对电脑系统软件捣鬼的电脑病毒,不动声色搞垮电脑系统、使之进入死循环崩溃宕机并不太难。

同理,社会正常运转离不开维系社会的“系统操作软件”。只要搞垮维系社会的“系统操作软件”,再强大的国家社会也会瘫痪崩溃,如前苏联。

只要实现“绝对的言论自由”,就足以搞垮社会的“系统操作软件”——“绝对的言论自由”意味着主观夸张不受任何制约。一旦“绝对的言论自由”,一切垃圾信息、虚假指令、谣言谬论、噪音干扰等就立刻得以无限制自我产生、自我放大、自我扩张,洪水泛滥般淹没一切,窒息一切,使普通人无所适从,不知所措,使社会正常运转的系统操作软件崩溃宕机。此时谁有力量左右舆论话语权,谁就能制造出横扫一切的倾向性舆论狂潮,煽动起社会动乱,制造“颜色革命”,一举摧毁整个政权体系,趁乱夺权。

“千锤打锣,一锤定音”,骗子文人/“公知”不遗余力“远交近攻”忙活半天,为的就是这最后一锤——用软暴力搞垮社会‘系统操作软件”,使整个社会“崩溃宕机”,引发社会动乱,“颜色革命”,自己好趁乱夺权。

(电脑宕机,靠软件自身无法解套,只有靠外来的物质力量强行断电、强行清零、重新启动;社会动乱,靠“解释世界”的主观夸张无法解套,只有用外来的物质暴力强行干预、强行恢复秩序。)

24.如果骗子文人/“公知”阴谋得逞、用“颜色革命”搞垮中国……

可能的情况有两种:

第一,军阀混战,天下大乱

骗子文人/“公知”待价而沽——只有枪杆子的军阀必定需要笼络笔杆子,必定“求贤若渴”,即使不“三顾茅庐”,也要摆出个“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姿态,至少不敢轻易得罪骗子文人/“公知”。对骗子文人/“公知”而言,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不是洪水猛兽,而是充满田园诗般浪漫色彩的时代——“民国范儿”“知识分子说话好使”“那时候知识分子的力量大,《大公报》一篇社论就是能左右国内舆论”“读书人精神和肉体,无比舒泰,创造力陡然增加”“不仅让文化人得意,其他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活泛起来。军阀、流氓、土匪、商人、掮客、买办,无论人坏人好,都很有性格,随便拎出一个来,就都有故事,个性鲜明。一句话,活得人模人样的”。

第二,中国灭亡,变成殖民地

骗子文人/“公知”稳赚不赔——殖民政府不需要追求经济发展,不需要以客观实际为衡量是非对错的标准,骗子文人/“公知”的根本利益同样有保证。殖民政府必定“以华治华”,必定依靠骗子文人/“公知”这些“高等华人”维持统治。骗子文人/“公知”善于忽悠的专长必定大有用武之地,早就翘首以待——所以早就大肆鼓吹“三百年殖民地”“带路党”“殖民史是文明输入史”。

25.骗子文人/“公知”的根本利益决定他们只有破坏性、没有建设性

要靠诈骗生存,就不能允许以实践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这就与“改变世界”的客观规律完全矛盾。这就决定骗子文人/“公知”的根本利益只能允许谋私的“解释世界”,不能允许奉公的“改变世界”——不能容忍追求国家统一领土完整、追求国家强大民族振兴、追求独立自主的经济、国家的安全,因为这都属于奉公的“改变世界”。而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亡国当殖民地则能满足骗子文人/“公知”的利益需要——不需要维护中国主权领土完整、不需要维护中国统一、不需要反侵略、不需要搞独立自主的民族经济,只需要卖嘴扯蛋维护统治,只“解释世界”不“改变世界”,绝对满足骗子文人/“公知”的利益。

这样的利害关系决定骗子文人/“公知”宁愿中国四分五裂天下大乱甚至毁灭,也不能容忍中国统一富强,决定他们是不折不扣社会病毒,只有破坏性,毫无建设性。

26.“解释世界”的文人只要为确保自己绝对的存在价值(与众不同、不容置疑、不容忽视)而不择手段、不惜损人利己,就必然在利益驱使下一步步走向行骗之路,变成祸国殃民的社会病毒。(见附图:骗子文人/“公知”利益——行为因果关系链)

2022.4.30.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wh/2022-05-02/7519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2-05-03 00:09:40 关键字:文化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