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罗亦农:中共早期著名工运领袖,牺牲时年仅26岁,是第一位牺牲的中央政治局常委

时间:2022-05-20 00:02:50   来源:党史博采   作者:何立波    点击:

今年518日,是罗亦农同志诞辰120周年纪念日。罗亦农同志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著名的工人运动领袖。先后担任过中共上海(江浙)区委书记、中共江西省委书记、中共湖北省委书记、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中央组织局主任,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是当时最年轻的政治局常委。他参与领导的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是大革命时期中国工人阶级的一次壮举,在中国革命史上谱写了令人瞩目的光辉篇章。19284月,罗亦农在上海被捕并英勇就义,成为第一位牺牲的政治局常委,也是为中国革命而牺牲的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轻的一位。由于过早牺牲,使得今天不少读者对于罗亦农比较陌生。20099月,罗亦农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其英名彪炳史册。

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党校校长

罗亦农1902年生于湖南湘潭,14岁考入美国人在湘潭办的教会中学——益智学校。因反对学校强行奴化教育,于1917年愤然退学。五四运动爆发后,罗亦农不顾家人的反对,于19196月只身来到上海,先考进一所中学,后因父亲不肯寄钱交不起学费,便到一家报馆当校对。在报馆,罗亦农开始接触《新青年》《劳动界》等进步刊物,并对马克思主义有了初步的了解。后结识陈独秀,得到陈的赏识和指引,走上了革命道路。1920年,经陈独秀介绍,罗亦农入上海共产党组织举办的外国语学社学习,并成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第一批团员。19215月,罗亦农和刘少奇、任弼时等一起,被派到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简称东方大学)学习。临行前,他从上海回湘潭探亲,告诉家里人:世界要变我要到俄国去找一条出路

192110月,东方大学正式开学,罗亦农等首批中国学员组成中国班。中国班第一批学员,包括刘少奇、罗亦农、任弼时、萧劲光、曹靖华、彭述之等人,罗亦农被大家推举为中国班的负责人。1921年冬,罗亦农由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被推选为中共旅莫(斯科)支部书记。中共旅莫支部承担着为中国革命培养领导骨干的特殊任务,中共早期著名活动家中不少人在这里接受了严格的训练。同年,罗亦农介绍刘少奇转为中国共产党员。19241月,罗亦农与瞿秋白一道出席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

◆192143日罗亦农、柯庆施、周伯棣在上海外国语学社学习时的合影。

19251月,中共旅莫支部接到陈独秀的来信,信中说:由于国内形势的发展,急需得力同志能负责指导独当一面者,中央决定罗亦农、王若飞等七人回国工作。312日,罗亦农从莫斯科动身,4月中旬到达上海。鉴于广州和北京在大革命时期的重要地位,192558日,中央局又决定在北京和广州分别组成临时委员会,以便代表中央局就近指导当地的一切实际工作。根据中央的决定,中央驻粤临时委员会以谭平山、陈延年、周恩来、罗亦农、鲍罗廷五人为委员,同时指定罗亦农主持粤区党校工作;中央驻北京临时委员会由李大钊主持,委员有赵世炎、陈乔年等人。这样,罗亦农便成为受党中央委派筹办党校第一人。由于罗亦农在广州只工作了不到5个月,而期间广东政治局势瞬息万变,革命运动波澜壮阔,需要粤区党组织倾全力去应对、谋划和领导。从19255月下旬到10月初,虽然罗亦农以中央驻粤临时委员会委员身份肩负着筹办党校的使命,但由于革命任务繁忙,他没有机会完成在广东筹建党的第一所党校的使命。

19245月举行的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提出建立党校的主张。192510月,罗亦农以广东代表名义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会后,应李大钊的要求,中央决定派罗亦农筹建北方区委党校。不久,我党第一所党校——中共北方区委党校正式创办,罗亦农任校长,教员有赵世炎、陈乔年等。北方区委党校是中国共产党最早举办的一所党校。第一期学员近百人,来自北方区委所辖各地党团骨干。党校校址设在北京鼓楼北大街一所四合院内,南屋正厅敞开的三间房为教室,东耳房一间为校长罗亦农的办公室兼宿舍,西耳房为文书室和图书室,东西厢房各三间为学员宿舍。党校对外公开名称是北京职业补习学校,并向北京市教育局申请了注册。李大钊出席了开学典礼,并发表了重要演说。开学后,罗亦农讲政治经济学常识、历史唯物主义和世界革命史,赵世炎讲列宁主义、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解放斗争、共产党在民主革命时期的任务、职工运动和农民运动;陈乔年讲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党的建设和世界革命形势、国际工运,萧子璋讲共青团的任务和学生运动;刘伯庄讲国共合作统一战线问题。第一期学员经过3个多月学习后结业。由于北京的政治环境日趋恶化,北方区委党校没有能按原计划长期办下去。这期党校办了仅三个月,时间虽短,收效却很大,为全国特别是为北方区培养了一批得力干部。罗亦农的理论水平和杰出的组织才能,也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的重要领导人

192512月至19274月,罗亦农任中共上海区委(又称江浙区委)书记。他是我党第一个提出举行工人武装起义的领导人,也是我党第一个提出由党独立领导武装工作的领导人,也是第一个提出建立工人与小资产阶级联合政权的领导人。

罗亦农从就任中共上海区委书记伊始,便在区委会上提出:要采取坚决进攻的策略,从组织发动工人群众开展经济罢工入手,深入发动群众,恢复党团工会组织,培训党团工会干部,积聚以工人为首的革命力量,并在此基础上,积极准备工人武装起义,推翻封建军阀统治,建立民主政治。罗亦农的意见,得到了赵世炎、汪寿华等上海区委领导的赞同和支持。

◆19234月,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的任弼时、罗亦农(左二)同国内赴苏的刘仁静,张国焘。

前两次武装起义由于准备不足、时机不当而失败,这并没有使罗亦农、赵世炎、汪寿华等领导人灰心丧气。223日,中共中央和上海区委召开联席会议,决定要扩大武装组织,准备第三次武装起义。为了加强对武装起义的领导,中央和上海区委联合成立了党的特别委员会(简称特委会),特委会以陈独秀为首,成员有罗亦农、周恩来等8人,整个起义工作在特委会的领导下进行。陈独秀、罗亦农、周恩来、赵世炎、汪寿华是特委核心成员,在紧急情况时,负责整个武装起义的指挥。这样,特委会的成立标志着党对武装起义的绝对领导。

1927321日,罗亦农代表上海区委宣布了当天中午12时举行全市总罢工,并立即举行武装起义。这样,上海80万工人正式进入有组织的同盟总罢工和武装起义。起义的总指挥部设在闸北区商务印书馆职工医院里,由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三人负责具体指挥,但这个指挥部须接受党中央陈独秀的指挥。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三人的具体分工是:周恩来负责战斗将最为艰苦又是起义成功与否的关键的闸北地区的指挥,赵世炎赴市南区指挥,罗亦农留总指挥部,负责传达中央陈独秀的指示及负责南北两区的协调与联络。战斗进行到22日下午4点多钟的时候,全市的战斗除闸北火车站外,已全部结束。但闸北火车站不仅有奉鲁军的指挥部,配备较强的武器装备,而且还有帝国主义的军队,配合奉鲁联军作战。陈独秀得知这一消息后,提出要工人纠察队撤出战斗,并派郑超麟把这一命令传达给了起义总指挥部。罗亦农听了这一命令后,对整个上海内外的环境作了分析,对敌我力量进行正确评估后,拒绝接受和传达这一命令,使起义得以继续进行。至下午6时,起义结束,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了完全胜利。

◆19273月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时的上海工人纠察队。

322日,上海市民代表大会在上海九亩地新舞台召开。大会产生了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罗亦农当选临时政府委员。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不论其成功或失败,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在这次起义过程中,罗亦农作出了突出的贡献。19287月,周恩来在党的六大的《军事报告》中谈到这件事时指出:对上海工人第三次起义最后五分钟的决心,陈独秀、彭述之和中共中央是动摇的,而在上海的江苏省委(按:指中共上海区委,19274月改为江苏省委)和军事的指挥者对于这次暴动是没有一点动摇,并热烈地称赞罗亦农真是上海暴动的创造者

192746日,中共上海区委召开活动分子会议,罗亦农作《目前时局与我们的策略》报告。412日,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总工会被封,纠察队被缴械,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大批被逮捕、被杀害。罗亦农同区委同志一起通过紧张的讨论研究,决定再次组织总同盟罢工,发动工会、学生会、商会、妇女会等社会团体发表宣言、通电,强烈抗议国民党新军阀的反革命暴行。416日,李立三、陈延年、罗亦农、周恩来、赵世炎等一起讨论了上海地区的工作。会后,他们联名向党中央发出了一封紧急意见书,历数蒋介石反革命暴行,呼吁迅速出师讨伐蒋介石。这次会后不久,罗亦农奉命去武汉。一天清晨,赵世炎送罗亦农离开上海,握别之时,两位年轻的共产主义战士互道珍重,互相鼓励,他们坚信,黑暗终将过去,胜利一定属于人民的。

较早地提出武装割据的思想

八七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是中国革命斗争由大革命失败到土地革命兴起的历史转折点。罗亦农作为中共中央委员、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参加了八七会议,并在八七会议中被选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罗亦农对八七会议的召开、八七会议决议形成、贯彻落实八七会议精神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1927715日,以汪精卫为首的武汉国民党中央公开叛变革命,正式同共产党决裂,持续三年多的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中国革命应该如何发展的问题摆在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机关和每个共产党人的面前。19275月,罗亦农调任中共江西执委(省委)书记,并于717日接替张太雷担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罗亦农领导中共湖北省委根据当时形势和湖北的实际情况,决定采取进攻的政策,并拟发动一个总同盟罢工。罗亦农和省委农民部长任旭根据大革命时期全省各地中国共产党组织发展情况、农民运动的状况,拟定了一个计划,并提出派五百人到乡下去工作。

在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和每一个共产党人对中国革命如何发展都处于探索时期。罗亦农将湖北秋收暴动计划报送到设在武汉的中共中央时,中央有几位负责同志还犹豫,表示怀疑。经过再次讨论之后,大家才同意了湖北秋收暴动计划。湖北秋收暴动计划的确定,对中共中央决定发动秋收起义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当时,在武汉代行中共中央政治局职务的五人临时中央常务委员会主要决定了三件事情:第一、决定在7月底召开中央紧急会议,由瞿秋白、张太雷、李维汉负责筹备工作;第二、同意举行南昌起义,派了李立三、邓中夏、谭平山、恽代英等一部分中央负责干部前往江西;第三、决定发动秋收起义。

83日,中央发出了《中共中央关于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大纲》,正式确立了秋收起义计划。这表明,中共中央已经开始实行新的路线,决定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以罗亦农为首的中共湖北省委,对中央决定发动秋收起义起了有力的推动作用。

192787日,中国共产党在汉口召开中央紧急会议。会议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教训,彻底清算了大革命后期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讨论了当时党的工作任务,确定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决定在湘鄂赣粤四省举行秋收暴动。湖北的代表都同意罗亦农对中共中央领导人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的批评,接受罗亦农关于要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开展秋收起义的思想。毛泽东、邓中夏、蔡和森、罗亦农、任弼时等先后发言,尖锐地批判了陈独秀的右倾错误。毛泽东批评了陈独秀领导下的党中央反对解决农民土地问题和不做军事工作的错误,提出政权是由枪杆子取得的。罗亦农在发言中大力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批评我们党不注意夺取政权的武装,提出现在要用武装斗争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并批评共产国际派到中国指导革命的人员不懂得中国革命,共产国际对此要负责任。

◆19278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原俄租界三教街41号(今鄱阳街139号)秘密召开紧急会议,这就是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有着重大转折意义的八七会议

在八七会议上,罗亦农当选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为中共中央领导机关的九名成员之一。在89日临时中央政治局第一次会议推选常委时,蔡和森、王荷波、毛泽东、李维汉均力主罗亦农加入常委。后因湖北工作的特殊重要,中央认为,鄂省在此严重时期换书记是非常错误的……”,决定罗亦农仍任湖北省委书记,但事实上仍可参加常委。最后,由瞿秋白、苏兆征、李维汉组成了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委。

84日,罗亦农同任弼时、任旭拟订《湖北省秋收暴动计划》。8月中旬,中共中央决定两湖暴动以湖南为中心,先取得武(汉)长(沙)铁路、岳州和长沙,断绝两湖关系,完成湖南暴动再联合发动广东、湖北暴动。据此,罗亦农重新修订了湖北秋收起义计划,决定以鄂南为中心,一方面援助湖南,一方面引起湖北全省普遍的暴动。接着,他亲赴鄂南布置暴动准备工作。9月上旬,罗亦农再赴鄂南指导暴动事宜。接着,他指导了鄂东、鄂中、鄂西、鄂北、沿京汉铁路及襄枣六区暴动事宜,并在各区成立暴动特委会,由特委会具体指挥各区的暴动事宜。从7月至9月各区暴动前夕,罗亦农为首的中共湖北省委共派出400多人赴各区指挥与参与暴动事宜。9月上旬,湖北秋收起义正式爆发。在湖北东北部的孝感、麻城、黄安等地,有数万农民参加武装起义,其中黄安的农民占领黄安县城三十余日。但整个湖北秋收暴动跟湖南的秋收暴动一样,因具体的组织和领导不得力,很快被反动派镇压。

83日以后至1211日之前,湘鄂赣粤境内由各省省委和各地特委、县委领导的有一定规模和影响的秋收起义湖北总计17次,湖南总计16次,江西总计8次,广东总计10次。在四省秋收起义中,罗亦农等领导的湖北暴发起义的次数最多。在四省秋收起义过程中,惟有湖北形成了中央、省、区一以贯之的完整计划体系,其中以《两湖暴动计划决议案》《湖北省秋收暴动计划》《鄂南秋收暴动计划》最为典型。湖北秋收暴动虽然失败了,但是有力地打击了鄂南各地的反动统治,而且其中的黄麻起义还促成了鄂豫皖边的红色割据,为我党培养了李先念等一批革命人才,同时也为党在农村开展武装工作积累了经验,在湖北农村发展了一批党员,为后来党在湖北农村的工作播下了革命的种子。湖北秋收起义虽然失败了,但罗亦农善于总结经验教训,从斗争的实践中提出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192710月,罗亦农在总结暴动失败的教训时指出,长江局的第一个最大任务便是坚决的发展土地革命普遍的发展游击战争与没收地主的土地及杀戳土豪劣绅等工作可以攻城或占据某几县为农民革命的根据地时,应当坚决的领导这许多农民攻城或占据几县为农民革命的根据地,并创造一独立割据的局面建立工农政权,实行土地革命。当时,全国各地正纷纷组织夺取中心城市的暴动,罗亦农提出这些观点,极富前瞻性。

所谓的罗亦农事件

19279月下旬,中共中央离汉迁沪,并决定在武汉成立中共中央长江局,领导长江中上游湖北、湖南、江西、四川、安徽、陕西七省的工作,由罗亦农担任书记。101日,中共中央发出成立长江局的通知。102日,罗亦农主持召开长江局会议,正式成立长江局。此后,由罗亦农专门负责长江局的工作,湖北省委书记由陈乔年接任(三个星期后,陈乔年因工作病倒,长江局委员、湖北省委农民部长任旭代理湖北省委书记)。

192710月下旬,长江流域爆发了国民党新军阀李宗仁与唐生智之间的宁汉战争。双方在湖北、安徽边境展开激战。10月底,中央临时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认为当前的革命潮流是高涨的,中国革命的客观条件已经具备,党应当汇合各种暴动发展成为总暴动。在湖北党内,围绕是否举行武汉暴动,产生了意见分歧。10月下旬,湖北省主席唐生智所部战败,纷纷向武汉退缩。1026日,中共湖北省委召开第八次常委会议,提出暴动打倒唐生智”“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等口号,决定利用军阀混战的有利时机,立即发动城乡特别是武汉三镇的武装暴动。28日,长江局书记罗亦农从长沙返回武汉。他根据巡视两湖的情况,认为党的主观力量和技术准备严重不足,现在首要的工作是准备暴动而不是立即暴动。30日,湖北省委常委会取消了立即暴动的计划,强调党的主要责任是领导群众通过艰苦、扎实的工作准备将来的暴动。111日,共青团长江局、湖北省委召开联席会议,邀请罗亦农参加。

114日,罗亦农和湖北省委代理书记任旭离汉赴沪,参加11月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这次临时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周恩来、罗亦农被补选为政治局常委,罗亦农还担任中央组织局主任(中央组织局之下包括了中央组织部、宣传部等各部和秘书处,它把中央各部合起来统一工作,以减轻政治局的日常行政工作,相当于现在的书记处)。这样,新的政治局常委会由瞿秋白、苏兆征、李维汉、周恩来、罗亦农组成。与此同时,宁汉战争形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12日下午,唐生智集团全线溃败,唐生智宣布下野,武汉处于真空状态。但因为主观力量准备不足,武汉三镇没有开展大的暴动。

◆1927323日召开上海特别市临时市政府第一次执行委员常务会议时合影。前排右四为罗亦农。

11月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后,中共中央为贯彻会议精神,决定利用宁汉战争中唐生智军队全面溃败之机发动两湖暴动,命令湖北省委在最短时间内组织全省工、农、兵联合暴动,夺取政权,开创一省或几省首先胜利的局面。会议为便于领导各地的武装暴动,在通过的组织问题决议案中,规定自中央至地方实行巡视员制度。长江局撤销,罗亦农改任中央两湖巡视员,到两湖地区布置暴动工作;任旭仍回湖北主持工作。

11月中旬,共青团长江局书记刘昌群和共青团湖北省委书记韩光汉到上海出席共青团中央扩大会议。123日,刘、韩联名给团中央和党中央写报告,控告罗亦农和湖北省委常委临时畏缩不前犯了极严重的机会主义错误要求中央彻底查究。瞿秋白等人接到刘昌群、韩光汉的报告后进行了紧急商量,于125日作出三项决定:第一,停止原长江局书记、中央两湖巡视员罗亦农的职权;第二,停止湖北省委常委职权,听候查办;第三,组成以苏兆征为书记,贺昌、郭亮为委员的中央湖北特别委员会,前往武汉查处,并在省委改组期间代行省委职权。中央决定查处罗亦农和湖北省委的重要依据仅仅是刘、韩的报告。这就使中央的查处决定显得依据不足,而此后中央湖北特委会的过激做法,更使中央陷入被动。129日,中央湖北特委会到达武汉,宣布停止罗亦农中央巡视员职权,并代替省委召开了扩大会议,还取消了省委同志在扩大会上的发言权。特委会还请求中央批准开除罗亦农、陈乔年(湖北省委书记)中央委员的资格。

129日中央特委会到武汉宣布停止罗亦农职权后,罗亦农表示不服。12日,他向中央特委提交了申诉书,进行辩解。13日,中央特委会让罗亦农乘船离开武汉。16日,罗亦农到达上海。在向瞿秋白、李维汉等中央常委当面申诉后,他又于21日向中央递交了《罗亦农对于湖北问题的答辩》。与罗亦农一起受到停职检查的陈乔年、任旭和黄五一(省委常委兼省总工会秘书长)等人,也于1212日向中央特委会提交了申诉报告。1231日,陈乔年、任旭和黄五一联名向中央临时政治局提交了《对中央湖北特委查办省委常委和省委扩大会的意见》。1928110日,他们又向中央提交了《陈乔年、任旭、黄五一对湖北问题的总答辩》。此外,湖北党的部分地方特委领导也纷纷给中央写报告反映情况。他们的报告、申诉和答辩主要围绕着刘昌群、韩光汉报告的指控和中央特委会收集到的问题进行。

罗亦农及湖北省委领导的申诉和答辩,引起了以瞿秋白为首的中央临时政治局的重视。1224日,瞿秋白等人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了湖北党内的争论问题。会议肯定了唐生智崩溃时,武汉不能举行夺取政权的总暴动的意见,并认为罗亦农对于湖北的政治指导没有犯机会主义的错误。会议还决定由瞿秋白、李维汉、任弼时三人负责与争执双方人员谈话,听取各种意见。临时中央政治局会议确认罗亦农在湖北工作的政治指导是正确的,仍由罗亦农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组织局主任。

为了对湖北党内争执问题作出明确表态,以平息湖北党内纷争,192811日,中共中央发出《告湖北同志书》,指出刘昌群、韩光汉等同志主张武汉暴动不仅是一个错误且系玩弄暴动,并肯定长江局及罗亦农停止暴动的决定是对的,是正确的指导。两天后,瞿秋白、罗亦农等出席中央临时政治局会议,并通过《关于湖北党内问题的决议》,再次认为湖北省委和团省委马上暴动的倾向是错误的,长江局反对马上暴动是对的;但认为长江局估量唐生智的崩溃时间有误,对两湖没有作出进一步的指导,也不是一种寻常的错误;另外,决定取消中共湖北省委扩大会议关于开除罗亦农中央委员的建议。18日,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由李维汉去两湖巡视,同时决定应无条件恢复罗亦农的工作及在同志中的威信。此外,对陈乔年等人也作出了相应的处理。到此为止,罗亦农事件得到了妥善解决。

罗亦农及时制止武汉暴动是正确的,是经过深思熟虑和有充分的客观事实作为依据的。但是,192711月召开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决议案断言现时全中国的状况是直接革命的形势,据此确定了实行全国武装暴动的总策略。在倾盲动主义的错误方针指导之下,罗亦农果断停止武汉暴动的正确决定反被认为是,临时畏缩不前犯了极严重之机会主义的错误。罗亦农顶着巨大的压力,怀着对党的无限忠诚,旗帜鲜明的与倾盲动主义作坚决的斗争,坚持自己的正确观点,其坚持真理的精神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在这场被称为罗亦农事件的党内分歧解决后,也快过1928年新年了。罗亦农心情舒畅,准备和未婚妻李哲时(时任中共湖北省委妇委会委员、省妇协负责人,建国后更名李文宜,曾任劳动部办公厅副主任、民盟中央副主席)结婚。1928年元旦这天,瞿秋白、杨之华夫妇,周恩来、邓颖超夫妇,李富春、蔡畅夫妇等人,还有王若飞及中央秘书处的同志们都来了。大家向罗亦农和李哲时贺喜,气氛十分融洽。王若飞还学着李哲时的话说:胜会难再。革命者有情,而革命是无情的。罗亦农和李哲时的新婚日子过了没有多久,噩耗就降临了。19284月,罗亦农从武汉回到上海,每天忙于工作,新的住处还没有找好,李哲时只好又回她所就读的上海美专住校去了。48日,罗亦农为李哲时叫了辆黄包车,付了车钱。李哲时上车后,回头望了他一眼。不料,这次一别竟成了永别……

慷慨登车去,相期一节全

1928415日上午,罗亦农在自己的住处被捕。罗亦农的被捕,是中共中央自武汉迁回上海后所遭受的第一次重大破坏。周恩来得知罗亦农被捕的消息后,他立即通知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命令他负责组织营救,并照顾好罗亦农的新婚妻子李哲时。

罗亦农被捕后,中央特科曾经考虑用巨款买通敌人,争取释放,但后来放弃了这一计划。周恩来便又找到中央特科,共同制定行动方案,只待罗亦农由租界巡捕房向淞沪警备司令部引渡时,武装劫救。中央特科拟用伪装送葬的方式营救罗亦农,将枪支藏在棺材里,并让李哲时披麻戴孝,作为死者的家属随伪装送葬队伍的人走在棺材后面,等到囚车经过时大家一齐行动,把罗亦农救下来。应该说,中央特科的计划是可行的。只是租界巡捕房已经知道了罗亦农的身份,提前引渡,于418日将罗亦农送往龙华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在狱中,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与威逼利诱,罗亦农始终坚贞不屈。在劝降失败后,蒋介石下手令将罗亦农枪决。从罗亦农被捕到牺牲,前后只有六天时间,中央特科的营救未能成功。

421日下午2时,关押罗亦农的牢门打开了。罗亦农神情自若,毫无惧色,安详地跨出牢门,走向刑场。罗亦农牺牲时年仅26岁,成为第一位牺牲的中央政治局常委。422日的《申报》报道说:临刑前的罗亦农身穿直贡呢马褂,灰色哔叽长袍,衣冠甚为整齐态度仍极从容,并书遗嘱一纸慷慨登车去,相期一节全。残躯何足惜,大敌正当前。这是罗亦农写给同志们的绝命诗。530日,中共中央理论刊物《布尔塞维克》第20期以卷首语的形式沉痛哀悼罗亦农的壮烈牺牲,号召中国无产阶级牢记住他的领袖,学习罗亦农同志的热烈的革命精神,并为他报仇。根据周恩来的指示,中央特科最后查出,和罗亦农同住在一栋楼上的何家兴、贺稚华夫妇,是出卖罗亦农的叛徒。

在中央特科调查清楚何家兴、贺稚华夫妇罪行后,周恩来决定由陈赓带领行动科(红队)镇压叛徒。1928425日凌晨,陈赓带领红队队员闯进何家兴夫妇住的法租界蒲石路178号二楼。何家兴被当场击毙,贺稚华额上被击一枪,钻进床下装死得以逃生,事后被送到广慈医院治疗。在此期间,中央特科又布置人去医院处置她,但由于敌人防范很严,无法下手。镇压行动轰动了上海。

党和人民没有忘记罗亦农。2002517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共上海市委、中共湖南省委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罗亦农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李鹏,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出席并发表讲话。李鹏说,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座谈会,纪念罗亦农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就是要缅怀他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党的建设作出的卓越贡献,学习、继承和发扬他的革命精神。胡锦涛说,罗亦农同志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重要领导人之一,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著名的工人运动领袖。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的英名永载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史册。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ls/2022-05-19/7549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2-05-20 00:02:50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