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科学揭示苏联剧变的原因

时间:2013-12-31 09:10:07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跟踪研究报告(2012~2013)   作者:高永    点击:

  科学揭示苏联剧变的原因,坚持中国特色

  高永

  摘要:苏联剧变是一场给苏联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巨大历史悲剧。苏联剧变启示我们,坚持社会主义关键在于坚持正确的指导思想和路线。研究苏联问题要抓住主流和本质,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坚持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坚持了按劳分配,坚持了马克思主义指导,出现的问题是具体的政治经济体制和运行机制的问题。从赫鲁晓夫开始,苏联逐步放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否定党的领袖斯大林和列宁,故意模糊两种社会制度的区别,最终导致社会主义政权垮台。斯大林代表的是一个阶级,一个路线,一个基本制度,否定斯大林就否定了与他相连的一切,必然要亡国。

  …………………………………………………………

  2012年5月19日,清华大学召开“科学揭示苏联剧变原因,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学术研讨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朱佳木、北京大学原副校长梁柱、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邓卫、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常务副院长艾四林等领导同志出席会议。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科技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河南大学和拓展协会的专家学亳周新城、曹长盛、刘书林、李伟、辛向阳、东方毅等,以及《马克思主义司究》《思想理论教育导刊》《红旗文稿》《中国教育报》和社会科学出版社等报刊新闻单位的代表约30余人参加会议。与会者就苏联剧变的原因和教训逆行了认真探讨,认为当前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科学揭示苏联剧变的原因,吸取教训,对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推进我国的振兴事业,是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特别是思想政治理论研究的学者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有关苏联剧变的不同观点反映了政治立场和路线的差异

  学者们一致认为,“苏联剧变”的提法比“苏联解体”更准确。因为“解体”仅表述国家形式的变化,并不包括党的变化,而“剧变”包括了党和国家的变化。20余年来,学界关于苏联剧变的原因众说纷纭,甚至截然相反。与会学者认为,不管对共产主义者还是对反共势力而言,苏联剧变皆是一个非常严肃的政治问题。反共势力借苏联剧变证明共产主义的失败,把苏联垮台的原因归结为社会主义不适合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从而主张搞民主社会主义。对共产主义者而言,探究苏联剧变的真正原因,关系到现实的社会主义国家还会不会再发生这类悲剧,关系到整个人类的未来。

  苏联剧变启示我们,要坚持社会主义,光搞好经济不够,关键在于是否坚持正确的指导思想和正确的路线。坚持社会主义就必须对帝国主义要消灭社会主义保持清醒认识。从赫鲁晓夫开始,苏联共产党就开始逐渐抛弃共产主义理论。1959年美苏两国戴维营会谈之后,赫鲁晓夫大力宣扬所谓的苏美和解,放弃对资本主义阵营的斗争和对抗,苏美两大国一同称霸世界的“戴维营精神”。社会主义的最终目标是消灭帝国主义,如果对帝国主义的认识都模糊了,社会主义还能站得住脚吗?

  苏联剧变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各界对该问题的看法截然相反。有人说,苏联垮台是历史的进步,是走向了人类文明的正道;有人说,苏联共产党把社会主义的阵地丢了,是历史的大倒退。对该问题的看法之所以会出现截然相反的观点,说明这是一个阶级立场问题,只有用阶级分析方法才能解释。如果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看待该问题,就会认为苏联垮台是历史进步;如果站在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立场上看待该问题,就会认为苏联垮台是历史悲剧。有人认为,苏联改革失败是因为方法不对,调整改革方法就会成功。这是不可能的。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关键问题是指导思想错误、路线错误,不是具体措施错误。

  在苏联剧变研究上存在两种对立的世界观和认识方法:一种是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研究苏联剧变;另一种是反对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片面地、静止地看待苏联剧变,甚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歪曲事实,断章取义。这两种认识态度和方法,在苏联剧变研究的每个重大问题上都存在。西方垄断资产阶级认为,只有资本主义才是人类最完美的社会制度,俄国走社会主义道路,一开始就错了,苏联剧变使苏联人民重新回到资本主义的文明轨道。由此,他们把苏联剧变的责任归结到十月革命。而站在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上,就会认清苏联剧变是历史的倒退,是一场给苏联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巨大历史悲剧。有人否定斯大林和列宁,他们的真正目的是要否定马克思主义,为搞民主社会主义扫清历史障碍。

  应该看到,只要世界上还存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意识形态、两种社会制度的对立和斗争,这两条认识路线上的对立和斗争就会存在。对此,我们要保持清醒的认识,要旗帜鲜明地坚持并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苏联剧变问题,要敢于并善于同一切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观点作斗争。

  二、研究苏联问题要抓住历史事实的主流和本质

  参会学者认为,学术观点上的对立,除了路线和立场不同,还有研究方法上的差异。对于历史事实的看法,不能孤立地、表面地、片面地只看现象,而要把历史事实放到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中观察,看到历史事实的主流和本质,看它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到底是进步的还是倒退的,它所处的历史阶段是有生命力的、上升的、不断完善和发展的事物,还是没落的、腐朽的、不可救药的事物。要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划清界限。

  在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历史上,确实出现过错误,如果抓住某些现象,不分主流支流,随意否定历史,现实的社会主义制度就会被动摇。最早看到这个问题的是毛泽东。毛泽东认为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从内容到方式都有严重错误,丢掉了斯大林这把刀子,就会导致现实的社会主义制度被颠覆。因此,一定要从整体上把握历史事物的本质,现象不等于真相,本质才能揭露真相。有人编了大部头的书,号称用档案材料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以为档案就是“真相”。其实档案只能反映一定的现象,现象未必就是“真相”。真相必须是主流和本质的东西,才能具有科学研究的价值。抓住一点材料就做结论,不从本质上去分析,揭示不了主流真相的。现在出现了一种以档案研究历史的现象,还有的抓住一点材料就耸人听闻地写出“真相”“内幕”“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人和事件之类。有价值的档案是历史研究的重要材料,档案可以反映历史事实,但是历史事实却不一定反映在档案之中。除了档案,还有更重要的历史事实。对亿万人民群众熟知的事实采取鸵鸟政策,为了挖掘新生事物的阴暗面而去寻找各种为我所需的“档案”,这样的研究不但永远不能找到历史的真相,而且会严重歪曲历史发展的方向。斯大林接手时,苏联是落后国家,斯大林去世时,苏联已成为发达国家。苏联靠社会主义制度战胜了希特勒。这两件事反映了苏联社会主义的本质。有学者指出,面对观点上的分歧,我们应该学习《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一文中的方法论,把基本制度和具体制度分开。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坚持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坚持了按劳分配,坚持了马克思主义指导。这些是正确的。苏联出现的问题是具体的政治经济体制和运行机制的问题。

  三、苏共领导集团严重脱离群众导致苏共变质、苏联剧变

  在追溯苏联剧变的原因时,学者们一致认为,自赫鲁晓夫以来直到戈尔巴乔夫的苏共领导集团在政治上的蜕化变质是导致苏联剧变的主要原因。对于苏联是否出现了一个特权阶层,与会学者进行了认真的探讨。有学者认为,苏联解体前存在一定程度的特权现象,但还没有形成一个与人民根本利益对立的特权阶层。有学者认为,苏联出现了特权阶层,否则无法解释同属于一个阶层的人,有的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有的人却主张进行社会主义的改革。在关于苏联是否存在特权阶层的问题上,要与社会主义“异化论”、吉拉斯的《新阶级》之类的思想划清界限。苏联剧变是政权落在了背叛社会主义制度的少数人手里而又无法制约的结果。对于苏联是否出现了一个特权阶层,学者们认为可以进一步深入研究。不过,苏联的确出现了一个特殊利益的群体,出现了下有基础,外有帝国主义支持,内要背叛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伙叛徒。毛泽东曾提出,在所有制问题解决后,管理问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成为关键问题。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就特别强调人民群众参与国家管理的重要意义。苏联剧变警示我们,仅仅解决生产资料所有权问题还不够,社会主义政权还有可能发生变化,还存在一个领导权掌握在谁手里的问题,还可能脱离群众,产生官僚主义。

  与会学者认为,苏联的社会主义有几个问题没有处理好。第一,没有处理好物质利益原则和巴黎公社原则的关系问题。巴黎公社的核心原则之一是公务人员的工资不能高于工人的平均工资。领导阶级应该放弃名利思想,否则是非常危险的。不管是否称为“官僚集团”,苏联毕竟出现了一个特殊的利益群体。第二,没有解决好理想和历史的关系。我们理想的力量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历史,如何看待历史是个大问题。苏联的演变就是从否定斯大林,否定社会主义的历史开始的。认为社会主义历史没有任何正确的地方,这样的社会主义政权必然垮台。第三,没有处理好党员的质量和数量的关系问题。列宁特别强调党员的质量问题,“我们的党是执政党,因而自然也就是公开的党,是加入之后就有可能掌权的党,我们在这个时期不得不进行斗争,防止坏分子,防止那些旧资本主义的渣滓钻进和混入执政党里来。……只有在党和运动处境特别困难的时候……参加党的才可能都是真正忠于劳动者解放事业的人。”

  与会学者认为,关于苏共亡党研究的首要的、第一位的问题是搞清楚灭亡苏共的都是些什么人,苏共亡党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因此,要对灭亡苏共的社会力量进行全面深入地研究和揭示,否则近20余年的相关研究就没有意义。分清敌我不仅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也是研究历史和总结历史经验的首要问题。要分析什么力量、什么人搞垮了苏联,只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和阶级分析方法,才能把问题看清楚。否则,不可能弄清这个问题。事情明摆着,是戈尔巴乔夫宣布了苏共解散,是叶利钦使苏联解体。他们灭亡苏联的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否定斯大林,因为斯大林代表的是一个阶级,一个路线,一个基本制度,否定斯大林就否定了与他相连的一切,就必然要亡国。跟戈尔巴乔夫这样的人讲党的建设是没有用的。

  四、意识形态等领域中抛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是苏联剧变的重要思想原因

  苏联演变过程中的一个突出表现是,从赫鲁晓夫开始逐步弱化和背离、最终抛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这是苏联亡党亡国的重要教训。有学者认为,苏联是靠苏联共产党凝聚的,没有共产党,苏联不可能存在。没有强有力的政权支撑,搞改革必然灭亡。原苏联部长会议主席雷日科夫提醒我们,要吸取苏联的教训,在改革中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为了保持党的凝聚力,千万不能搞私有化,不能抛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还有学者认为,现在学术界的有些话语体系已经被替换得差不多了,比如,讲“市民”“公民”,不讲人民;讲“包容”不讲批评;讲“志愿”,不讲共产党人的无私奉献;讲“普世价值”,不讲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讲“顶层”,不讲基层。这对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非常不利。还有学者认为,苏联剧变的深层原因是在意识形态领域中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如果在意识形态领域放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党的性质的改变就顺理成章了。苏联解体不是偶然因素,是一系列蜕化变质的必然结果,解体前苏共的蜕变早已发生。戈尔巴乔夫等人从意识形态领域把马克思主义全部抽掉,从主流理论到文学艺术各个方面全面攻击社会主义历史,使得人们对社会主义不再有基本的信仰。

  有学者认为,在根本性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摇摆甚至背离、放弃马克思主义对意识形态领域的一元化指导地位,放任意识形态多元化,导致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甚嚣尘上,这是苏联剧变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比如,在哲学领域,用抽象人道主义取代马克思主义哲学,导致苏共的指导思想和性质的改变、动摇和取消苏共的领导地位。在经济建设领域用新自由主义观点动摇了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使经济改革背离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路径。在政治领域,推行“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地位和苏共的领导作用被主动放弃。在史学领域,全盘否定苏共历史,造成苏共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合法性危机”。在文学领域,自由主义、批判主义浪潮在制造反共反社会主义舆论、推动苏联解体方面起了打头阵的作用。苏联剧变启示我们: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必须正确认识和处理意识形态领域的矛盾和斗争;必须掌握好各种舆论工具,充分发挥舆论工具正确的导向作用;必须对西方的意识形态渗透保持高度的警惕并采取有效的对策;必须加强对各级党政干部和人民群众的教育,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树立共产主义理想和坚定社会主义信念,提高抵制外来不良影响的能力和自觉性。

  五、苏共几代主要领导人丧失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导致苏联改革走上邪路

  选好党和国家的接班人始终是社会主义政党建设和政权建设的首要问题。前美国总统尼克松卸任后对苏东国家进行长期考查,最后得出结论认为,这些国家的领导人绝大部分都丧失了社会主义理想的热情,变成了追名逐利的官僚。这样的国家不堪一击。可惜,后来的事实证明他言中了。这从反面警示党的干部必须具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的极端重要性。有学者认为,苏共中央领导人出了问题是苏联剧变的关键原因。邓小平在1989年之后非常强调务必选好党的领导人。社会主义能不能搞好,国家能不能长治久安,关键是共产党内部要搞好,这个论断就是从苏联剧变的教训和两任总书记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上的教训中得出的。自从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相继去世以后,我们党之所以仍然能够带领人民从容应对一个又一个政治和经济领域出现的风险,关键就在于党中央的领导权始终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里。在所有工作中,选好各级接班人,特别是中央的接班人始终是关键问题。这对于我们党经受住长期执政、市场经济、对外开放的考验,对于保证国家不改变颜色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还有学者认为,苏联解体最主要的原因是领导路线出了问题。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是一个自觉地背离社会主义的过程,由量变到质变,积累了苏联垮台的思想基础和社会基础,所以出现戈尔巴乔夫这样的人就不是偶然的。有学者认为,苏联共产党的变质有一个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之中,发生着局部的变质,是量变的积累。苏共彻底变质的明显标志,就是公开抛弃共产主义的旗帜,举起“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的旗帜。彻底抛弃共产主义的旗帜,改旗易帜,就表明苏共的彻底变质,走上了资本主义复辟的邪路。搞垮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正是赫鲁晓夫时代的产儿。这说明,在青年中进行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教育十分重要。

  六、私有化改革导致苏联经济基础的瓦解

  有学者介绍了俄罗斯工程院皮丘林院士从国民经济管理的角度对苏联剧变原因的分析。皮丘林认为,苏联不是自然解体的,而是被内、外部敌人瓦解的。苏联后期的改革导致了严重的经济危机,为了摆脱危机所制定的“关于国家经济在市场过渡条件下走出危机,苏联部委办公室与独立主权的共和国政府联合行动的计划”认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已经失效,确立了向资本主义过渡的方向。戈尔巴乔夫的激进经济改革瓦解了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苏联的社会主义经济在1989-1991年已不复存在。1990年公布的《苏联所有制法》违背了宪法,交出了土地、资源的占有权、使用权和分配权,肢解了苏联的整个经济体系。苏联后期改革中提出的地域经济核算思想,促使民族主义势力抬头,使人们认为在某个独立共和国会生活得更好。人民生活日益恶化恰恰是因为改革抛弃了社会主义经济管理方法而引起的,但当时所有的媒体都流露出有利于资本主义国家的不正当比较,把不幸归咎于社会主义。有学者指出,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存在,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根本基础,是共产党执政的根本基础,动摇不得。社会主义的改革只能不断完善、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的主导地位,绝对不能走向私有化的绝路。苏联剧变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政治事件之一,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和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最大教训,是一场大灾难、大倒退。从赫鲁晓夫开始,苏联逐步放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否定党的领袖斯大林和列宁,故意模糊两种社会制度的区别,最终导致社会主义政权垮台。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3-12-30/2439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12-31 09:10:07 关键字:苏联解体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