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教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为什么很多人对历史课本嗤之以鼻?

时间:2015-12-08 12:37:04   来源:北航马学公众号   作者:十年寒霜    点击:

问题:

  (重点指近代史部分)为什么动不动就说历史书洗脑?就算被洗脑了又有什么严重的糟糕后果呢?(坚决拥护社会主义应该不算不好的后果吧…)这些人到底想干啥?

  答:

  伟大的列宁同志告诉我们: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

  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分析一下知乎,对历史课本嗤之以鼻的人大概有以下几类:

1.没怎么看过历史课本的:

  然而历史课本是这样说的: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哪句话说黄巢是救民于水火的大英雄。

2.求知若渴,唯恐学的不多的:

  现在的历史课本是这样的:

  这是一学期的课程,按照该同学的设想,历史课本应该长这样的:

  由于教材价格昂贵,中国青少年失学率再创新高。

3.书读的太少却想的太多,想当然就下结论的:

  课本上的论述过程简略,有疑问很正常,多读书就好,但想当然的下结论就不好了。针对这段话,历史课本的注脚长这样:

  历史课本相当于一个普及读物,要求的是学生掌握一定的历史知识,所以采用大纲式的编纂方式,略而全。史料也是选择有代表性的,千篇一律或不涉及 到根本的东西就基本不提了,提到的东西都是有代表性的。学生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掌握更高深的东西,要求的仅仅是了解而已。在这种情况下阅读时产生疑问很正 常,不去进行深层次的阅读就想当然的自说自话,就很难做到言之有物。

  答主上学的时候历史课本基本就是《造反的方法与应用》,政治课本是《造反的原理与技术》。后来改革了,现在看到的历史课本是《伟光正的过去》, 政治课本是《顺民培养手册》。有的人对前者斥之为洗脑,却对后者大加赞赏,认为是现代文明史观的回归,称之为理性客观,赵老爷一定很欣赏这样的人。

  有脑的人一般不会轻易被洗脑,动辄将洗脑挂在嘴边的人一般也没有脑。

补充

   高中历史课本中的中国古代史,连同里面的插图、习题、附录在一起一共153页,要包含4000多年的内容,只能泛泛介绍,不可能全面描述。有限的篇幅里面要突出一些重大的事件,每一个事件都有其影响,那些次要的东西就被忽略了。

  抓住黄巢吃人屠杀不放了?那我们数一数。

  要说屠夫当属白起,一战四十万,应该大书特书吧,可是书介绍长平之战的时候压根没提白起这个人。秦末项羽坑降卒就不说了,襄城城阳又杀了多少? 课本上就说了一句楚汉争霸一笔带过,一个数字都没有。汉末曹操一个赤壁之战奠定了三国基础就完了,屠彭城屠柳城,做人脯都没说,反而说了曹操父子是建安诗 人的代表。五胡乱华没提两脚羊饶把柴和骨烂,说了一句民族融合。薛仁贵活埋了铁勒十三万,课本上压根没提这个人。安史之乱人口锐减68%,也没说。

  这些屠杀为什么都不说?因为没必要,描述一件事要描述他的特点,描述与众不同的地方。古代战争中屠杀是常态,没有代表性,没有必要专门去说。所 谓全面介绍问题,只能混淆主次要矛盾。说孔夫子要说儒家思想,说他妈野合没意思;说朱熹要说程朱理学,说他搞尼姑没意思;说鲁迅,要说鲁迅的杂文,说他搞 女学生没意思;说孙大炮要说革命的先行者,说他控萝莉没意思。津津乐道于搞学生控萝莉这种家长里短,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反而看不清了。考试考孙大炮究竟控了 几个萝莉,又有什么用?

  人文科学是统治阶级的学说,主流的学说不一定正确,但一定符合统治阶级的意志。毛主席说过,宣传的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具体到历史课本,也一定有他的史观。

  泥腿子的史观和赵老爷的史观是不一样的,说到造反,泥腿子认为造反是对的,没有压迫就没有反抗,活不下去就干他娘的;赵老爷就觉得造反一定是十恶不赦的,你们活不下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饿死不就好了,干嘛给别人添麻烦。

  知乎小资产阶级的特性在评论中发挥的淋漓尽致,课本上说唐王朝腐朽,说黄巢是起义,就下意识的认为对黄巢的评价是正面的。这其实是不姓赵,又想姓赵的表现。

  小资产阶级。如自耕农,手工业主,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这一个阶级,在人数 上,在阶级性上,都值得大大注意。自耕农和手工业主所经营的,都是小生产的经济。这个小资产阶级内的各阶层虽然同处在小资产阶级经济地位,但有三个不同的 部分。第一部分是有余钱剩米的,即用其体力或脑力劳动所得,除自给外,每年有余剩。这种人发财观念极重,对赵公元帅礼拜最勤,虽不妄想发大财,却总想爬上 中产阶级地位。他们看见那些受人尊敬的小财东,往往垂着一尺长的涎水。这种人胆子小,他们怕官,也有点怕革命。因为他们的经济地位和中产阶级颇接近,故对 于中产阶级的宣传颇相信,对于革命取怀疑的态度。这一部分人在小资产阶级中占少数,是小资产阶级的右翼。第二部分是在经济上大体上可以自给的。这一部分人 比较第一部分人大不相同,他们也想发财,但是赵公元帅⑻总不让他们发财,而且因为帝国主义、军阀、封建地主、买办大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他们感觉世界已 经不是从前的世界。他们觉得如果只使用和从前相等的劳动,就会不能维持生活。必须增加劳动时间,每天起早散晚,对于职业加倍注意,方能维持生活。他们有点 骂人了,骂洋人叫“洋鬼子”,骂军阀叫“抢钱司令”,骂土豪劣绅叫“为富不仁”。对于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运动,仅怀疑其未必成功(理由是:洋人和军阀的来 头那么大),不肯贸然参加,取了中立的态度,但是绝不反对革命。这一部分人数甚多,大概占小资产阶级的一半。第三部分是生活下降的。这一部分人好些大概原 先是所谓殷实人家,渐渐变得仅仅可以保住,渐渐变得生活下降了。他们每逢年终结账一次,就吃惊一次,说:“咳,又亏了!”这种人因为他们过去过着好日子, 后来逐年下降,负债渐多,渐次过着凄凉的日子,“瞻念前途,不寒而栗”。这种人在精神上感觉的痛苦很大,因为他们有一个相反的比较。这种人在革命运动中颇 要紧,是一个数量不小的群众,是小资产阶级的左翼。以上所说小资产阶级的三部分,对于革命的态度,在平时各不相同;但到战时,即到革命潮流高涨、可以看得 见胜利的曙光时,不但小资产阶级的左派参加革命,中派亦可参加革命,即右派分子受了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左派的革命大潮所裹挟,也只得附和着革命。我们从 一九二五年的五卅运动和各地农民运动的经验看来,这个断定是不错的。

  国民党右派说:“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是惰农运动。”这种议论,在长沙颇盛行。我跑到乡下,听见绅士们说:“农民协会可以办,但是现在办事人不 行,要换人 啦!”这种议论,和右派的话是一个意思,都是说农运可做(因农民运动已起来,无人敢说不可做),但是现在做农运的人不行,尤其痛恨下级农民协会办事人,说 他们都是些“痞子”。总而言之,一切从前为绅士们看不起的人,一切被绅士们打在泥沟里, 在社会上没有了立足地位,没有了发言权的人,现在居然伸起头来了。不但伸起头,而且掌权了。他们在乡农民协会(农民协会的最下级)称王,乡农民协会在他们 手里弄成很凶的东西了。他们举起他们那粗黑的手,加在绅士们头上了。他们用绳子捆绑了劣绅,给他戴上高帽子,牵着游乡(湘潭、湘乡叫游团,醴陵叫游垅)。 他们那粗重无情的斥责声,每天都有些送进绅士们的耳朵里去。他们发号施令,指挥一切。他们站在一切人之上――从前站在一切人之下,所以叫做反常。

  他们不敢说起义不对,只抓住“屠杀”不放,不外乎是“自己活不下去也是要造反的,但别人造反又会打破自己的坛坛罐罐”这种矛盾思想的体现,也就 是所谓的软弱性。虽然受着上面下面的夹板气,可还是有一些发财的盼头。这种人赵老爷最喜欢,只要手指漏点残渣让他们活下去,就绝对不会造反,不但不会造 反,还会阻止别人造反。所以说“中产阶级是社会的中坚力量”,橄榄形社会是最稳定的。

  在史观上,他们要求全面介绍问题,不外乎就是即想造反,又想要造反者“守序”。然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所谓的“守序”是不可能的。随着近年来的 一次次课改,历史课本政治课本已经改的不像样了,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不提剩余价值理论,说科学社会主义不提阶级斗争。这种改变迎合了小资产阶级的愿 想,赢得了无数欢呼,被赞为社会的进步。

  赵老爷在幕后看着你们的傻样,嘴都笑歪了。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jy/2015-12-07/3531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只等闲 更新时间:2015-12-08 12:37:04 关键字:教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