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李慎明: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和根本原因

时间:2013-05-01 16: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李慎明    点击:

  四川新闻网成都8月11日讯(记者 余娜)金融和谐发展是城市科学发展与世界和谐发展的关键,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李慎明在“第二届世界城市科学发展论坛”上作出如下阐述。(原文摘录)
  “世界城市科学发展联盟”的总目标是“减少战争、消减贫困、疾病,医治大城市病、减少城市污染”等。我认为,从一定意义上讲,其目标中最为根本的应是消减贫困。因为贫困是派生其它现象的本原。
  让我们用一些简要数据来看看当今世界的贫困与两极分化状况。现在,全球人口近70亿;但全球饥饿人口高达11亿,创出历史新高,其中每5—6秒就有1个孩子因饥饿死亡。最近,大饥荒正在非洲的肯尼亚、吉布提、索马里等多国蔓延,1100多万人口正面临死亡威胁。非洲不少国家人均预期寿命都在36岁左右。根据联合国《2005年人类发展报告》数据,现在世界上最富有的500人的收入总和大于4·16亿最贫穷人口的收入总和。2007年联合国协会世界联合会在一份报告中说:现在,世界上最富有的225人的收入与最贫穷的27亿人的收入相等,相当于世界所有人口收入的40%。2007年,美国最富有的1%家庭占有了全美家庭43%的金融财富,20%的家庭所拥有的家庭金融财富占美国家庭金融财富总额的93%,而美国80%的家庭所占有的家庭金融财富仅占全美的7%。比尔·盖茨、巴菲特、保罗·艾伦三人总资产比世界上最不发达的43个国家的GDP总量还多。正因为世界范围内各个国家其中包括各个城市内部收入和财富的严重两极分化,所以才有现在的世界动荡不安、疾病丛生。连伦敦、以色列这样比较稳定的国家都发生了大规模的游行和骚乱。
  应该说,城市是社会经济文化的中心。城市能否科学发展,往往决定于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能否科学发展、和谐发展。以上我所列举的贫困与两极分化的现象,从一定意义上讲,都与城市不能科学发展有着直接间接的关系。
  金融是国民经济和世界经济其中包括城市经济的命脉和血液,金融资本是资本最高和最抽象的表现形式,是资本对人类社会其中包括城市的最高统治。国际金融垄断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发展的新的最高阶段。因此,整个世界和各个国家其中包括城市的和谐发展,就必须高度重视金融的和谐发展。没有金融的和谐发展,就断然没有城市乃至国家和世界的和谐发展。
  大家都知道,2008年9月由美国次贷危机蔓延至全球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给世界各国人民造成巨大灾难并且尚未见底。但是,这场危机的直接和根本的原因是什么?答案依然呈众说纷纭之势。
  我个人认为,这场危机的直接和根本的原因,决不仅仅是金融家的贪婪、银行监管制度的缺失和公众消费信心不足等,更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所说的美国消费方式和中国汇率与外贸政策的联姻。
  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是20年前苏联解体,社会主义高福利和健全的社会保障这一参照系威慑消失之后,使得嗜血成性的国际垄断资本更加放肆在全球推行以新自由主义为主导的新的一轮经济全球化,使得一家独大的美国才能够和敢于利用其在全球的经济、政治、文化以及军事、科技特别是金融霸权,使得其它发展中国家实质上变成了消耗本国资源、污染本国环境、用本国人民十分低廉的血汗钱为发达国家提供物美价廉产品的附庸之国。美元为国际货币,它可以随时开动机器“恶性孽生”。美国目前国债总额又向上提高2·1万亿,将达到16·4万亿美元,占GDP比例从2007年的62·2%将上升到近112%,接近安全线近两倍。财政赤字约为1·6万亿美元,占GDP的比例已从2007年危机前的2·7%上升为10·8%,同样接近安全线近两倍。美国当局放出“高额国债”和“高额赤字”这两只老虎,带来的必然是美元大幅的贬值和全球急遽的通货膨胀。这在本质上是采用变相违约的办法赖债不还。君不见,市井社会的街头常有横竖都不讲理的“小泼皮”;其实,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同样存在着横行霸道的“大无赖”。金融是国际垄断资本玩弄的扑朔迷离、眼花缭乱的万花简。2011年8月5日,标准普尔公司刚刚将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保持了70年之久的AAA最高级别调降为AA+,8月8日全球股市即应声暴跌,地球上一片惊呼“黑色星期一”之声,对全球经济二次衰退的担忧弥漫各国。其实,第一次衰退尚未见底,何来二次衰退。在经济全球化甚至可以叫做金融全球化的今天,美国如同是全球金融之心脏,几乎世界各国、各个城市都布满美国吞吸其血液的大小血管。股市、期货、汇率、国际大宗商品等的价格总会涨涨落落,因为水位落差愈大,发电所得能量便愈多。而其中背后的关键,是国际垄断大资本的操纵。各种金融衍生品多如牛毛,资本不通过生产环节便能把其盘剥的触角伸往世界各国、各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直至家庭直接攫取金钱。持有美国债务及其各种衍生品和储备美元的所有国家和城市,难道不应对此有所警惕吗?讲城市要科学发展,要持续发展,忽视了金融这一关键,科学和可持续发展还有保障吗?减贫等目标还能实现吗?
  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消费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这也就是说,这场国际金融危机是生产社会化甚至生产全球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生产无限扩张与社会有限需求之间的矛盾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深入发展的必然结果。刚刚过去的8月的头一周,全球股市蒸发约2.5万亿美元。按照重演能量守衡定律,财富不会消失,只会转移。这2·5万亿美元无疑是悄悄被“那些干金融勾当的‘天才’拿去了。”(列宁语)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科学技术和金融产品的大发展,从实质上讲,只是为贫富两极分化提供便利的工具罢了。在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消费必然决定生产。由于广大人民群众的相对和绝对贫困的不断加剧,必然使得生产相对过剩的经济危机不断出现。这是资本主义挥之不去的梦魇。
  因此,世界各大城市要科学地可持续发展,就必须对当前正在发展的国际金融危机现状、发展趋势做出正确的估量。我个人认为,当前正在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是推迟多年、推迟多次不得不爆发的金融危机。尽管中间可能会出现一次又一次小的复苏,但整个危机极可能要延续十余年甚至更长。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更广阔的时空来看,从历史学和政治经济学的更广阔的视野来看,这场灾难还没有完,还在演进中,甚至极可能是刚刚开始,在世界范围内的更深刻更全面的经济社会危机极可能还在后头。不管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在短期或中期发展的具体结果如何,但目前有一点完全可以肯定,这就是世界已经步入历史的快车道。从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开始直到21世纪前二三十年乃至上半个世纪的世界格局,都可能处于一种激烈动荡甚至跳跃的状态,这是世界各种各类重大矛盾累积冲突的必然结果。
  在世界格局中,一般来说,在两种情况下最危险:一是世界大国力量过分悬殊时,“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讲的是此时情势。二是超级大国处境极端困难时,“困兽犹斗”的“垂死挣扎”讲的是这种情况。在今后一些年内,各种国际力量特别是世界上一些大国和强国,将会围绕金融、能源、粮食与主权等根本性问题,既有多样的合作与竞争,更有着激烈的博弈和较量。全球各国通过合作、竞争、博弈和较量,将会在一个更高层次迎来新的发展与和谐。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国家如何办?我个人认为: 
  1、要合作。以西方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同时也是人类社会生产力首先是科学技术发展的突出表现。从一定意义上讲,它对第三世界既是一种灾难,但这也是是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必然结果。对此,我们除了正视之外,没有别的选择。我们决不能因为这样的全球化一定会给我们带来种种的弊端和可能的风险,而企图置身之外。我们既应看到以西方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其中包括金融全球化对我们的严峻挑战,同时也更应看到其中给我们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我们应积极主动参与,制定相应对策,善于趋利避害。
  2.要维权。以西方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的国际经济交流和合作中通行的国际惯例和规则主要是由西方强国制定的。其中有相当多的歧视、欺负、损害第三世界国家的极不合理、极不公正的条款。广大第三世界国家曾在联合国舞台上叱咤风云,上演了一幕又一幕威武雄壮的捍卫自己利益的活剧。世贸组织是当今世界上的经济联合国,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若能在世贸组织内和国际上适当的时候及场合,敢于和善于对现存的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旧有秩序特别是金融、货币体系开展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积极呼吁并参与相关规则的修改和制定,逐步建立符合第三世界国家经济利益的真正合理、公平的国际经济特别是金融货币新秩序,这就可以更好地维护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和根本的利益。就能保持自己国家和民族在经济、政治和主权上的独立性,并日益强大起来。
  3.要联合。既然资本的流动和统治日益具有全球性,那么,反对资本的剥削和统治也同样日益具有全球性。第三世界国家在独立前,有着受奴役、受压迫的共同命运,独立后又面临着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发展民族经济的共同任务。面对以西方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的深入,第三世界国家也面临着许多共同的机遇与挑战。第三世界无论就其拥有的国家、人口、地域面积,还是拥有的战略交通线、陆地海洋资源等,都具有绝对的优势。第三世界有着团结合作、互相支援的优良传统。只要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能进一步认清根本的共同利益所在,坚持相互尊重各国主权,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互相合作,求同存异,就一定能够妥善解决各项历史遗留问题,进一步联合起来,团结奋斗;就一定能够进一步加强在南北对话中的地位;就一定能够有力地推动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其中包括金融新秩序的建立。第三世界四分五裂,是西方强国十分愿意看到并希望永远保持的情景。
  4.要探讨。无庸讳言,同全球范围内的社会主义运动一样,第三世界的发展运动现在已步入低潮。理论是行动的先导和指南。要有力遏制以西方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的负面效应,要使第三世界发展运动步入自为的运动,就必须加强对全球化动态的认识、预测和应对,就必须对全球化及其发展中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作出科学的回答。马克思主义原理至今未变,但是,当今世界包括城市的科学、和谐发展面临着许许多多从未遇到过的新情况、新问题。符合第三世界发展实际的正确理论,决不会产生在诺贝尔奖金的证书上和西方议会的讲坛上,而是需要第三世界各国和各国人民的艰辛实践和成功创造,需要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良知的政治家、思想家和理论家其中包括各位市长的总结与提高。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jj/2013-05-01/272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1 16:00:00 关键字:金融危机  资本主义  美债  中国  应对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