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散文杂文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申鹏:张麻子和兄弟们,不是一路人

时间:2021-09-14 00:01:08   来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张麻子和兄弟们,不是一路人

  

  张麻子抓了两大家族的人,挣了不少钱,兄弟们认为钱已经挣到了,可以走了。

  老七问:“各位哥哥,咱们为什么来了?”

  “钱啊”!

  “钱到了吗?”

  “到了呀”!

  “那走啊!”

  他们以为,这就是张麻子带他们当麻匪的目的,赚钱!张麻子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要站着把钱挣了”!师爷也这么理解的,“不能拼命啊,拼命怎么赚钱啊?”所有人都认为,张麻子和古来今往的所有“土匪”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梁山好汉替天行道论秤分金那一套。

  但他们误会了,张麻子进鹅城,不是赚钱来的,他从来不玩阴谋,只有阳谋,他来干什么的,打武举人屁股那一天,就说得很明白了,公平、公平、还是TM的公平

  只可惜这个公平,说出来没有人信,张麻子需要这些有才华的兄弟,甚至需要有水平的师爷,所有不能讲什么大道理,只能讲“赚钱”,只有“赚钱”这个朴素的道理,才能团结这帮绿林好汉......

  张麻子的道理,其实是有人懂的,张麻子的“公平”,六子信,可惜,六子太善良、太稚嫩、太刚烈,有理想,有主义,却没有政治手段,早早死了。

  所以,就算赚了钱,张麻子也不会走的,他真正要办的事,还没有办成。

  张麻子说:“不走”。

  他不但不走,还不要这些钱,他说这不是黄四郎的钱,挣了没意义。

  这时候师爷回过味儿来了,他说:“你不刮穷人的钱,也不要大户的钱,你这是玩命!”师爷这时候说对了,张麻子根本就不是冲钱来的,他就是要黄四郎和黄四郎代表的那群人的命。

  “人不走,钱也都不要了!”

  “发出去”!

  “不是,大哥,这钱你都发给谁吧”?

  “都发给穷人!”

  “不是,那谁是穷人啊?”

  “谁穷,谁就是穷人”!

  靠着张麻子的神机妙算、高超手段,兄弟们发达了,挣到钱了,就开始忘乎所以,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他们似乎第一天认识张麻子一样,还在问:“这钱发给谁啊?”师爷更是装糊涂的高手,他问:“谁是穷人”?一个留过洋,满嘴dollar,买了五张委任状,生在民不聊生的民国的知识分子,眼睁睁看着贪官污吏把税都收到2010年去了,眼睁睁看着土豪劣绅地主权贵把鹅城百姓剥削得人人就剩一条裤衩子.......难道师爷真的不知道谁是穷人?

  不,他只是装糊涂。

  张麻子只能回答他:“谁穷,谁就是穷人”。

  张麻子的话,兄弟们不敢不听,毕竟他是大哥,毕竟他从来都是对的,毕竟他一次次拯救兄弟们于水火之中,所以,哪怕他们不乐意,该发钱还是要发钱的.....师爷也去发钱了,张麻子问他:“过瘾吗?”

  师爷说:“过瘾”,但还不忘酸一句:“你不就是想当老天爷吗?”

  这句话,其实是今天很多读书人、知识分子对张麻子的误解和污蔑,他们认为张麻子替天行道、劫富济贫、给穷人发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当老天爷”的梦想,毕竟,在这群膝盖生根的人眼里,只要“老天爷”,才有重新分配财富,拯救苍生的权力,而张麻子只是一个凡人。

  张麻子不在乎这种酸话,他说:“是啊,老天爷都能当,还怕收拾不了黄四郎”?

  是啊,几千年来,谁说凡人、普通人就不能做老天爷,就不能是“天”?工人农民,都可以是“天”。

  发钱还是发出了问题,张麻子让他们发给穷人,老三和老二却发给了漂亮的女人,还给自己找借口,“她也是穷人,她就是被穷人卖掉的女儿”!这是古来今往许多起义军、反抗者进城之后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张麻子的兄弟们也不能例外。

  但他们不知道,花姐也是黄四郎的人,也是统治阶级培养的花瓶,虽然她身上有一点“进步”的东西,向往着风尘豪侠,但毕竟不是一路人,和她走得近了,玩的多了,离黄四郎就近了。

  革命者,是要有点“清教徒”气质的,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一旦放松了警惕,融进了对方的圈子,习惯了对方的生活,就身不由己了,温柔乡,就是英雄冢,多少了不起的豪杰好汉,都栽在这个上面。玩多了花姐的调调,就不愿意回到山上去和大家一起过苦日子了。

  犯了错误,该批评批评,该反省反省,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这个时候,师爷这种阴阳人又开始搅混水了,他装出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一口一个“杀!必须的!”,看起来比张麻子还“革命”。

  这就是某些骑墙派两面人最擅长的套路,你反右,他就扩大化;你惩治贪官污吏,他就欺负老实官员;你打击无良奸商,他就迫害小商小贩......总而言之,就是用更极端的手段,去执行你的政策,阳奉阴违,搞臭你的名声。

  老二老三的“作风问题”,终于影响到了张麻子队伍的口碑和名声,黄四郎很会利用这一点,你会带麻将面具,我也会,你去给穷人发钱,我就去欺负穷人,凌辱穷人的妻女......而且对外宣传,“都是麻匪干的”。


 

 

  可以说,张麻子的兄弟们虽然没有做真正的坏事,但是立身不正,终于给了敌人可乘之机,也是毋庸置疑的。

  但这个时候,师爷还在阴阳怪气说“恶心,连土匪都不如”。

  实际上,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张麻子和张麻子的兄弟,他们人品如何,他比谁都清楚,但他不但不替他们解释,反而火上浇油,这说明,师爷早就和黄四郎勾结上了,他就是个永远的骑墙派。

  可以说,张麻子的兄弟们搞出的这档子事,让张麻子的事业陷入了极大的被动,张麻子对他们,其实也是很不满意的,但为了团结,他并没有对兄弟们发火,而是敏锐地感觉到,有人在搞鬼,“有人骗了我”!

  张麻子以他天生的直觉找到了问题所在,但斗争是复杂的,波诡云谲的,人心是难测的,敌人是强大而不择手段的,他终究在出城“剿匪”的时候遭遇了阴谋埋伏,忠诚的老二被害死了,尸体高高挂在天空里,老七被打穿了嘴巴,说不出话......师爷拿着哨子胡吹,说“大哥死了”。


 

 

  张麻子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挑战,他纵然英雄神武,也只是一个凡人,他看得清局势,但是他掌握不了所有兄弟、盟友的心。

  师爷死了,屁股高高挂在树上,临死前,他说他骗了张麻子,但张麻子依旧没有太怪他,张麻子活了很久了,从清末活到民国,他经历了太多的生死存亡的历史,他太明白人心了。

  他作出了最后的选择,他发动了整个鹅城的群众,彻底击败了黄四郎,炸了那座象征着黄四郎们的碉楼.......

  鹅城的群众们从他身边走过,分着黄四郎的家产,还拿走了张麻子的椅子。

  兄弟们带着花姐走了,不回山里了,老三说:“跟着大哥,不轻松”。

  花姐说;“钱不是发完了吗?还有比今天更痛快的事情吗?”

  他们和张麻子,终究不是一路人。

  张麻子对花姐说:“姑娘,你这么拿枪的样子,更好看”。

  在张麻子心目中,一个拿着枪的花姐,要胜过一个穿着学生服的花姐。

  他不怪她,不怪老三,不怪兄弟们,张麻子只是有个“麻匪”的恶名,其实他有一颗菩萨的心。

  电影的结尾,雄鹰在天空里飞过,孤独的张麻子一个人骑马追赶着马拉的列车。

  事实上,我们看着历史长河向前奔涌,就会发现,张麻子绝不会孤独。

  因为他来过,谁也抹不去他的痕迹。

  他是麻匪,也是县长,他还是老师,他不但有兄弟,他还有无数的学生。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sw/2021-09-14/71272.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9-14 00:01:08 关键字:散文杂文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