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期

马云批判

马云批判
导语蚂蚁集团在一片吐槽声中被揭开了面纱,也由此打开了国内小型金融贷款公司原先笼罩在我们面前的重重迷雾。随着时间推移,蚂蚁集团、天猫淘宝与花呗借呗之间的利益链条,以及隐藏在背后的一切操作潜规则,也将会逐渐被揭开。

马云:国际资本的狂妄买办

有趣的是,现在马云的人设终于处在崩塌状态了。可是6年前,我发文批评马云的时候,也是一片反对之声,人们把他看成创业教父、互联网英雄、民族企业家,那时候他充满着各种炫目的光环,摸不得拍不得,可是我还是勇敢地对他进行了批评。

压倒首富的最后一根稻草:揭开马云隐藏了20年的真相

蚂蚁集团在一片吐槽声中被揭开了面纱,也由此打开了国内小型金融贷款公司原先笼罩在我们面前的重重迷雾。随着时间推移,蚂蚁集团、天猫淘宝与花呗借呗之间的利益链条,以及隐藏在背后的一切操作潜规则,也将会逐渐被揭开。

黄卫东:马云金融主张的目的与危害

马云最近公开炮轰金融业的监管机制,反对采用现有的银行监管机制管理其控制的蚂蚁金融集团。他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呢?

事情还要从他控制的蚂蚁集团谈起。蚂蚁集团是一家网上运行的金融服务公司,主要从事小额贷款,包括小型企业贷款和个人消费贷款等业务。其资金则主要来自民间融资,如余额宝吸收的储蓄以及出售债务类资产筹资等,旗下的支付宝还有支付功能,而且与余额宝等吸纳资金的储蓄系统可以无缝连接,客户能够依靠网络瞬间完成转账操作。这与传统的银行业务是完全一样的,区别仅仅是政府将它们定义为小额贷款业务,限制其贷款额度。

恐怖的“蚂蚁”

蚂蚁对人类有益吗?没听说过。只知道搞建筑的没有喜欢蚂蚁的。好些国家法律规定买卖房子之前必须由专业人员专门检查有没有蚂蚁,尤其是白蚂蚁。只要沾上这玩意,房子就完了,非大修不可。所以对有房产的人来说,蚂蚁就是恐怖的存在。

陈先义:马云神话该破灭了

这几天,马云的名字不仅上了热搜,而且空前的热闹。本来马云就是一个风云人物,但是,这几天的热闹,却是马云出名以来所无法比拟的。为了应对马云那天炮轰“银行是当铺思想”的宣言,国家出面进行“四合一”的组合拳约谈,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这都是堂堂国字头国家权力中枢。

黄奇帆谈马云几千亿花呗借呗的钱从哪里来:先银行贷款再无限发ABS

中国国际经济副理事长黄奇帆表示:“马云几千亿花呗、借呗,钱从哪里来?先银行贷款,再发ABS。花呗、借呗30多亿资本金搞到了3000多亿,放大了100倍。”

看看美国人是怎样介绍马云的?

跟中国人认识不同,美国福布斯是这样介绍马云的!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人们爱恨交织,却势不可挡,市值2000亿美元的帝国,建筑在假货高山之上,谁也毫无办法。

时代不允许他当主角了

5年前,马云有个疯狂的想法,那年的双十一,他希望总理能到现场参加阿里的购物狂欢节。

但是,直到晚会开始前的几小时,马云才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总理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打来的。没多久,这通电话被做成了红色海报,标题是“总理来电”。马老师把通话的内容都记住了,第一句是“因公务安排,总理参加不了活动”,最后一句是:

“有时间再找机会看望你们”。

李光满:谁能明白马云的野心?!

10月24日,马云在2020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演讲,这个演讲迅速引爆网络,有为马云说好的,有为马云唱衰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弄清楚马云演讲内容的实质是什么。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11月2日四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集团有关人员——今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马云就算卸任了董事长、卸任了各种职位,国家也不忘“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

蚂蚁变“蚂蟥”:我国每两个劳动力,就有一人欠蚂蚁钱!

就在10月下旬,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炮轰中国金融监管当局,毫不留情面地批评其是“不懂监管、当铺思想”,赢得了舆论的大量喝彩。

假如马云没有外滩炮轰,蚂蚁还会被暂缓IPO吗?

11月3日晚间蚂蚁集团暂缓A股和H股上市的消息宣布以后,网络上迅速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是欢呼马云“求锤得锤”,一种是为马云惋惜的“眼红”论和“以前是经销商,现在当老板了,动了根本利益”论。

李光满:警惕被大资本集团所控制!

11月3日,上海证交所“暂缓”蚂蚁集团上市,而此前一天,国家人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四大部门约谈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等高管,在蚂蚁集团即将上市的前夜,国家约谈蚂蚁高管并暂缓蚂蚁集团上市,如此大动干戈,到底有什么耐人寻味的意图?

中国不需要什么世界首富,他的财富道路必须要终结!

马云这次闯祸,由来已久。这次上海举行外滩金融论坛,马云来了之后大放厥词,把之前对国家银行的不尊重这次又来了一次添油加醋的发挥,攻击我国金融根本没有系统。银行就喜欢给有钱人贷款,给那些不需要钱的企业贷款,结果原来很好的企业都变坏了。银行所具有的仍然是当铺思想,诸如此类,凡此种种,都想表达的是一个意思,那就是国家不要再对像支付宝和蚂蚁金服这样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实施限制,凡是阻碍这些企业发展的制度都在改革之列,都要加以冲击。

马云总想做年轻人的精神导师,却让自己成为了资本家的总代表

最近舆论风口浪尖的人有两个,一个是被国家约谈进而公司无法上市的马云,另一个是被网民无限玩梗的马保国。很有趣,两个人都姓马,也都有相似之处——曾经传统的江湖骗术/成功学心灵鸡汤,在互联网时代浸淫的年轻人群体中行不通了。

浙江前省长:马云急坏了,得到消息后就找到了我!

有人说,现在不少好的行业开始都是政府不太管的行业,政府部门管得多的行业十个有九个是“死”掉的。这话也不无道理。像现在杭州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发展红火,十多年前并不是说政府提前看到数字经济的前景了,而是因为没有进行过多的干预。

剑指湖畔大学,传递出什么危险信号?

今天,再次传出马云的重磅消息,占地两万亩的湖畔大学云南分校,被勒令暂停。

随即,湖畔大学出来辟谣,称云南分校正在如期推进。

如此敏感的政治信号,湖畔大学看来并未嗅到其危险。

有时候,谣言不过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据媒体报道,湖畔大学云南分校,很不一般。总面积1281公顷,相当于19215亩,这是什么概念?

北京大学只有5000亩出头,清华大学也不过6000多亩。

一家民办培训机构的分校,居然占地近20000亩,你几个意思?

震惊:马云毁灭中囯的七步曲

美国《福布斯》杂志封面曾经介绍马云说,阿里巴巴商业帝国,建筑在假货高山之上,谁也毫无办法。

在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针对淘宝假货泛滥的质疑,马云则以消费者“太贪”为由搪塞过去。

同时,为了尽快抢占市场,淘宝大规模烧钱,直到把对手干死,终于一家独大,充分享受垄断的红利。

实体商业自然是尸横遍野,不断上演千万商场关张歇业的惨剧。

一个又一个繁华商业街成为死亡之街,甚至城市也因此经陷入了萧条。

 吴新:“大数据恐怖”与“百官行述”

先进科学技术是柄双刃剑,能造福,也能为害,就看掌握在谁手里,以及怎么用——恩格斯说:“如果说人们靠科学和创造天才征服了自然力,那末自然力也对人进行报复,按他利用自然力的程度使它服从一种真正的专制,而不管社会组织怎样。”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