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恐怖的“蚂蚁”

时间:2020-11-17 00:50:54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    点击:

恐怖的“蚂蚁”

  

8cb1cb13495409230a60eaa29c58d109b2de49e5.jpeg

一、知道自己是谁吗?

看到“马老大”对整个国家金融最高管理层意气风发的当面训斥:

——“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系统”;

——“中国的银行还是当铺思想”;

——“巴塞尔协议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

——“创新一定要付出代价,我们这代人必须有所担当”;

——“做没有风险的创新,就是扼杀创新”“把风险控制为零,这才是最大的风险”;

——“我是中国企业俱乐部的主席,也是浙商总会的会长”;

——“我们将会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感到就像看见一个司机在趾高气扬地训斥交警:

——“交警部门应该多监视,少管理。你现在管得太多,监得太少,跟不上形势”;

——“中国交通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交通没有系统”;

——“你的交通管制一套还是管大车的思维,管不了我人工智能控制的自动驾驶”;

——“没有没有风险的开车”“你左一个红灯又一个限速,妨碍了我的交通”;

——“我技术好素质高,酒驾没问题。不准我酒驾是扼杀创新”;

——“你是小警察,管不了我这超级巨无霸大车”;

——“我就是要超速,就是要酒驾,就是要超载,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不禁联想到人家过去的豪言壮语: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如果有人因此要入狱,第一个就是我”;

——“996是福报”“我最不在乎的就是钱”;

——“我们是巨兽一般的存在,政府从来没有面对过影响力这么大的企业”

——处心积虑别有用心要把每年的“99日”变成狂欢的节日——“天猫酒水节”⋯⋯

忽然觉得这一幕那么熟悉,仿佛又见《人民日报》195762日刊登的储安平讲话:

——“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

——“最近大家对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见,但对老和尚没有人提意见”;

——“党天下”⋯⋯

忍不住问一句:知道自己是谁吗?你以为你是谁呀?

二、恐怖的蚂蚁

蚂蚁对人类有益吗?没听说过。只知道搞建筑的没有喜欢蚂蚁的。好些国家法律规定买卖房子之前必须由专业人员专门检查有没有蚂蚁,尤其是白蚂蚁。只要沾上这玩意,房子就完了,非大修不可。所以对有房产的人来说,蚂蚁就是恐怖的存在。

那么对其他人呢?蚂蚁同样不是好东西——没听老祖宗说吗?“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能不知不觉就能给无数人带来灭顶之灾的东西,很可爱吗?虽然看上去似乎不起眼,但能不声不响不显山不露水就把你淘空,叫你突然崩溃,这比明火执仗的抢劫盗窃更可怕,更防不胜防。要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就不能无视蚂蚁。

谢天谢地,人们常见的生物的蚂蚁还不蛰人。如果蚂蚁跟蚂蝗一样也吸血,那以其庞大的数量和不起眼的方式,真不知道能造成多大危害。

可怕的是,把蚂蚁和蚂蝗的特性结合到一起的吸血赚钱方式真被人发明出来了,而且象蚁穴一样不起眼地在地下迅速蔓延。如果不是突然被发现紧急叫停,真要把防范金融灾难的千里大堤蛀空——难怪企业起什么名字不行偏要名曰“蚂蚁”,真是深谋远虑。

人们是应该等洪水泛滥冲决一切之后再指责为什么没人及时消灭蚁穴,还是应该感谢现在那些还能保持清醒的人?

三、被人卖了还帮着数票子

有人说,我别处借不着,就蚂蚁借我。你贷我借两厢情愿。人家能从我身上赚钱是本事,这有什么错?

假如别人用你的钱去放贷,收不回来损失是你的,收得回来利润是他的,你干不干?

实际情况正是如此——蚂蚁放贷,用的不是自己的钱,而是国家银行存户的钱。利润是自己的,一旦倒账损失是国家银行的。

蚂蚁说,我有大数据,风险可控,不会倒账,但从来不说,一旦倒账,银行损失由我赔偿——这里玩的是偷梁换柱:用“会不会倒账”的可能性预测问题回避了“一旦倒账谁来赔偿”的现实责任问题。而对未来的可能性预测是没有担保的——美国1929年股票市场大崩溃之前,2008年金融次贷危机之前,声称“风险可控”“不会倒账”的人不知多少,实际呢?

“如何防范金融危机”“一旦倒账谁来赔偿”才是问题的要害,也是国家银行和私人资本家的根本区别:国家银行,第一,一定要控制风险严防金融危机;第二,万一倒账,有赔偿存户损失的责任。而私人资本家则不会承担这些责任,情况不对马上携款逃跑玩消失——人家追求的是用别人的钱赚自己的利,没有兴趣也不可能有能力控制金融风险、预防金融危机。反正用的是别人的钱,不管出多大事损失也不是自己的,绝不管储户死活。

“天方夜谭”里的阿里巴巴是靠勤劳创造发财的吗?不是,是靠玩空手道,利用一个神奇魔咒空手套白狼通吃一切。以他的名字命名企业本身就表明经营思路是以他为楷模,弄出一个神奇的魔咒空手套白狼通吃一切。

看不透这些,向“马老大”交钱进贡还美滋滋主张把整个国家的金融命脉都送到人家手里——不折不扣叫人家卖了还帮着数票子。

四、“马爸爸”辩

第一,有几家的爸爸会鼓励孩子借钱消费?又有几家的爸爸借钱给孩子要收高利息?

第二,公开称呼人家“爸爸”,实际是公开承认人家有权“草泥马”——不知这事跟你妈商量过没有?是她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又或是你们俩共同的意思?这事你爸爸知道不?同意不?

如果人家不知道,就是你一个人的意思,那就说,你为了眼红俩糟钱就能把亲妈卖了亲爹踹了。那你是什么人也用不着说了。

如果这是一家子共同的意思,那更让人无语了:为了攀附阔佬什么都顾不得了,这口味也太重了——最起码也该找个英俊点的吧?以前只闻“情人眼里出西施”,如今却见“钱眼里边出靓男”,也算“与时俱进”。

2020.11.15.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20-11-16/6608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11-17 00:50:54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