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马云总想做年轻人的精神导师,却让自己成为了资本家的总代表

时间:2020-11-18 00:18:31   来源: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马云总想做年轻人的精神导师,却让自己成为了资本家的总代表

赵皓阳

(一)

  最近舆论风口浪尖的人有两个,一个是被国家约谈进而公司无法上市的马云,另一个是被网民无限玩梗的马保国。很有趣,两个人都姓马,也都有相似之处——曾经传统的江湖骗术/成功学心灵鸡汤,在互联网时代浸淫的年轻人群体中行不通了。

  更重要的是,他二位头上还永远有姓马的另一尊神——马克思。他们俩一个封建老僵尸,一个资本吸血鬼,自然不可能逃脱唯物史观、阶级叙事与客观规律的制裁。比如最近网上大家都在讨论的下面这张图,三年前马云功守道的视频还是一群“爸爸”的弹幕,三年后就变成了“狗**,你工人爷爷来了”,辈份直接涨了四倍。

20201117_175235_006.jpg

  我是非常不能理解到处管人叫爸爸这种风气,你爸妈生你养你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看见个有钱人就一声爸爸喊上去了,人家认识你吗?单纯享受自轻自贱的快感?在外面认了这么多爸爸,也不回家问问你妈同意了吗?别老总是用“玩笑话”做护身符,有正常的玩笑、有傻逼的玩笑,到处管人叫爸爸就是傻逼的玩笑,蠢不自知。当年某些阿里员工尤其蠢不自知,还到处给人认爸爸呢,光明正大地写进软件更新日志里,活该被锤爆。

20201117_175235_007.jpg

  言归正传,对于马云等人的“反攻倒算”现象,就是我在《刷了几天“打工人”的梗,你却还不肯称我一声“无产阶级同志”》一文中阐述的观点:现在的年轻人们在从头补课,补一门阶级史观、革命叙事的课。当今世界,共产主义重新回归了“幽灵状态”,我们90后00后们生长的环境,一方面已经没有了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另一方面我们从小接受到的教育其实都是某种程度的“去革命化”教育。

  一方面许多公知和自由派精英混入了教材编写组(这个材料很多,有机会我详细讲),另一方面我们的历史政治教师,有的是压根水平不行,只会照本宣科搞教条主义;而更多的就是立场问题,他们上大学的时期正好是八十年代河殇文化泛滥、逆向民族大行其道的时期,很多在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洗脑的情况下对于社会主义有天然的敌视。后来他们走向了社会岗位、成为了各行各业的中坚力量,尤其是进入了教师科研行业,那对下一代的影响也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现实社会是最好的老师,不管现在年轻人在中学、大学经历了怎样的反动教育,一旦进入社会被资本家暴打之后,阶级意识的萌发是注定的——这是客观规律,谁也挡不住的。于是总喜欢发表各种“鲜明的”观点,妄图成为年轻人精神导师马云,不仅未能得偿所愿,反而把自己变成了资本家的总代表。

20201117_175235_008.jpg

  毛主席在接见日本前陆军中将远藤三郎时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正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毛主席还感谢过蒋介石:“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好先生,就是蒋介石。他把我们赶到农村去。这个时期很长。十年内战,跟他打了十年,那就非得研究一下农村不可。”“蒋介石是中国最大的教员,教育了全国人民,教育了我们全体党员。他用机关枪上课。没有‘蒋委员长’,六亿人民教育不过来的,单是共产党正面教育不行的。”

  这就是伟人的视野与境界。同理,马云总喜欢以“教师”身份标榜自己,而他也恰恰成为了无产阶级的好“老师”——逆向的老师。在年轻的无产者们重新补阶级史观与革命叙事这门课程的时候,马云这个反面教材必不可少,他让我们省去了很多口舌,他不证自明了很多深奥的理论,他生动形象地教育了一众“打工人”——幸亏他话多,要不然上哪找这么多反动材料呢。他的言论与观点值得我们月月讲、天天讲,成为教育与科普我们这一代的绝佳教材。

20201117_175235_009.jpg

(二)

  为什么我说马云想做年轻人的“精神导师”呢,因为他的言论特别有意思,非常old style,他翻来覆去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我不爱钱;钱让我不快乐;我后悔创建阿里巴巴;我不喜欢豪车。这还是80年代《读者》里心灵鸡汤那种套路——巴菲特住破屋子,李嘉诚带电子表,比尔盖茨早餐只吃三明治。我们马老师自然也就学会了:我虽然是富豪,但是我“清廉”、“简朴”、“不爱钱”,我成功,单纯是我能力强、我可以成功、我为社会作贡献,你们年轻人快来崇拜我吧。

20201117_175235_010.jpg

  类似于什么“我不爱钱”“年薪两万最快乐”之类的话,毫无新意,早就听腻了。

20201117_175235_011.jpg

  马云最大的问题还是那句话:old style。现在年轻人不喜欢这种“凡尔赛文学”式的装逼了,讲究real。你要是真的炫富、各种大手大脚,就像晋代石崇那样,肯定有一大批软骨头羡富群体“山呼万岁”,毕竟这个社会对于金钱和财富是天然崇拜的。然而遮遮掩掩,就不real了,就只能被大家调侃了。

20201117_175235_012.jpg

  当然我相信马云他说的是实话,像这种级别的巨富,阈值早就突破了临界点,财富的增长和奢侈的消费很难再激发他们的多巴胺了。但是,这货绝对特别享受用“我不爱钱,钱不能让我快乐”这种噱头去到处装逼带来的快乐。

  今天在全国人民面前装个逼:我后悔创建阿里巴巴。

20201117_175235_013.jpg

  明天在全国人民面前装个逼:月薪两万是最幸福的时候。

640.jpg

  后天在全国人民面前装个逼:当首富不是我的愿望。

640-(1).jpg

  大后天发现月薪两万还有点多,那就八十九块吧,再装一个逼!

20201117_175235_016.jpg

20201117_175235_017.jpg

640-(2).jpg

  卧槽快乐死了,我等凡人永远想象不到这种快乐。

20201117_175235_019.jpg

(三)

  他们这些资本家啊,有能力是肯定的,但是思维陈旧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是上一代的人了。思维陈旧不是错,但是总好为人师想教年轻人怎么做人,那就是不对了。在马云之前上一个想做“心灵导师”拼命灌鸡汤的还是王石,比如著名言论:“年轻人太浮躁了,不要想着赚钱,先去做公益,或者登山、探险。”

20201117_175235_020.jpg

  这就是“何不食肉糜”的当代版言论。王石眼中的年轻人都是他那个资本家圈子里的二代们,都是那种“不努力爬山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没有退路的年轻人”,就拍脑瓜灌这种毒鸡汤。这样看来他跟田朴珺真特喵的是一对。

  田朴珺在2016年曾经给时尚专栏写的一篇文章《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其中金句如下:“我坐在一座哈利波特式的400年历史的老房子里,邻座都是贵族,让我想到中国太缺乏好的教育了。”“贵族精神在英国得到了很好的传承,我需要WiFi密码时,管家用手托着一个小银盘,不是直接递给你,而是非常优雅地转到我面前,银盘上放着一张折叠得非常精巧的纸片,打开就是密码,神奇的是管家为你服务的过程都是无声的。”

20201117_175235_021.jpg

  形容欧洲老房子要用“哈利波特式”的形容词,TM笑尿我了。看见了没,这就是我国new money的普遍水平,关键是就这水平还喜欢装逼。还想嘲笑中国的教育?不好意思那是您教育水平不行,不是我们国家不行。我估计随便一个高中生“哥特式建筑”“巴洛克”“包豪斯”这些词汇虽然具体定义区分不准,但他肯定是知道的,不至于拿一个“哈利波特式”来露怯。

  马云王石他们,就是挣钱挣到头了,想追求点别的东西——比如做年轻人的精神导师,所以开始有了偶像包袱了。就比如说他一口咬定自己“跟赵薇不熟,没见过几次面”这种事,按理说是多大事呢?你跟一个娱乐明星认识、很熟,又能怎样?东子在明尼苏达都进了局子了,之后京东一发优惠券还不是一群人“东哥、东哥”地叫?

20201117_175235_022.jpg

  说白了还是偶像包袱,想把自己包装成一个“道德完人”。但还是old style,有一个粉圈用语叫做“又当又立”。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六老师接受那么多采访的视频都能被人扒出来,更何况马老师跟赵薇的种种蛛丝马迹?于是网友们发现马云与赵薇在多种场合的合影、发现赵薇母亲拿了相当多数量的蚂蚁金服原始股,马云非要撒一个谎的包装企图也就落空了。

  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说过,马云的言论要一分为二的看待。类似他说跟赵薇不熟的言论,当一个八卦看就好,也可以破除对某些公众人物的迷信;然而有一些言论,譬如“996是一种福报”,是有社会危害性的,是涨资本家志气、灭劳动者威风的言论,如果不好好批判一番,真的就对不起祖师爷了。

20201117_175235_023.jpg

  什么叫“又当又立”就是这样,需要塑造自己“顾家好男人”的形象时,就说自己后悔忙于事业;需要给劳动者洗脑的时候,就说996是福报。

20201117_175235_024.jpg

(四)

  这些就是其言论的有害之处,很容易骗到一些单纯善良的人民群众,所以必须要拿出来批判一番。还有另外一件事,我在《<我和我的家乡>:大导演老戏骨神仙打架,谁更胜一筹?》讲过:

  《回乡之路》是比较弱的一个单元,只能说俞白眉可能真是能力不足吧……同样是一个非常感人至深的故事,徐峥和范伟诠释的一波三折、一唱三叹、余音绕梁。类似的题材,到了邓超俞白眉手里,就变得大力出奇迹了。设计了一个“坏人-好人”的反转,但是绝大多数观众用不了三分钟就能看出来……

20201117_175235_025.jpg

  但是,我不会说这个故事的坏话,不会给差评!首先因为它跟去年《白昼流星》完全不一样,陈凯歌是压根就没想好好拍,纯粹应付事的,压根就没去挖掘我们基层干部的扶贫故事,生搬硬套了名著《悲惨世界》里的桥段,从态度到能力全方位的拉胯。而邓超和俞白眉顶多是能力不足,态度还算是很端正的,而且这个故事选得好。

  就因为选了毛乌素治沙的故事,所以我不会给他差评!去年的时候,某互联网大公司高调宣传,话里话外把自己搞的公益林和线上种树活动与“毛乌素沙漠即将消失”这个话题联系在一起炒作,搞的全网都特么以为是他搞的这个公益活动消灭了毛乌素沙漠。

  然而事实上,针对毛乌素沙漠的治沙工程,从上世纪1958年就开始了——四代治沙人辛勤耕耘六十余年,把五千万亩沙地变成了绿洲。某公司在毛乌素种的树满打满算就两万多亩。当然两万亩也很牛逼,有做公益、保护环境这颗心咱就得肯定。但问题是,你就占了这么0.04%的份额,结果在买的水军和公关稿里把功劳全都揽到自己头上,对于国家和当地人民的伟大奉献有意无意地就是不提,这就是公开的恶心人了!就是那八个字:贪天之功,无耻之尤!

  我当时是这样评价这件事的:资本主义公关摘了社会主义基建的桃子。不说别的,资本家给自己贴金本事古今无人匹敌,就现在还有多少人都觉得西北那片绿化是他马某人的功劳。所以我说不会给《回乡之路》差评,这个故事好,我们社会主义也要有自己的宣传,就凭他科普了毛乌素治沙的历史我就不黑它!

20201117_175235_026.jpg

  希望大家看了这个故事之后,也能多回忆回忆之前那套“贪天之功,无耻之尤”的公关宣传,感受一下这种套路,以后长点心眼提高点免疫力,不能被资本家赚了咱的钱,还笑话咱们傻。

  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这个单元的结尾,最后出现的那些受表彰的人都是真实的英雄,第一位老人家就是邓超的原型、沙地苹果的发明人,一些已经牺牲、过世的英雄与模范也都有照片展示。所以俞白眉故事虽然拍的不是很好,但是真的走心了!就凭这份认真和努力就值得肯定。最后向伟大的治沙烈士们致敬,向伟大的劳动模范们致敬,向参与三北防护林的每一位劳动者致敬!你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20201117_175235_027.jpg

  资本主义是善于宣传的,资本家是善于用“温情脉脉的面纱”包装自己的。而马云的种种言论恰好成为了一个样板、一个典范、一个好“老师”,能让我们好好分析用心体会,警惕资本家们的毒鸡汤。

20201117_175235_028.jpg

  最后再多两句嘴,有人总说,你发这些有什么用呢?明天还不是要早起打工?你发这些就能打到资本家呢?这种言论就是毛主席批评过的——革命中的小资产阶级思想。小资产阶级吃不了革命的苦、受不了革命的罪,总想明天革命就成功,然后享受革命成果。如果明天革命不能成功,就开始说丧气话了:放弃吧,你说这些又没用,有啥好说的?

  总有人想快进到吊死资本家,谁不想呢?我也想。但是符合客观规律吗?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舆论战场不是战场吗?让普通民众少受点资本家毒鸡汤的毒害没有用吗?经历了这么久去革命化的教育,重塑无产者的阶级认同不重要吗?

  有些人总喊“加速”,当一个梗玩一玩可以,但是再加速也没那么快。社会生产力发展有其特定的历史规律,距离把资本家扫除历史舞台还有很长很长的进程,无产者们的重新团结与再上路,注定要在迷茫与黑暗中徘徊摸索很旧。吃不了这个苦、受不了这个罪,趁早找一堆精神鸦片麻痹自己,也不丢人。但至少目前,在舆论场上批判一些资本家颠倒黑白与双标的言论,让普通群众少受点毒鸡汤的洗脑、重塑一些阶级认同,还是我们力所能及能够办到的事情。

20201117_175235_029.jpg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20-11-17/66102.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11-18 00:18:31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