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广东卫视社会纵横《“借枪”疑云》揭露南方系造假

时间:2013-05-01 16: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社会纵横    点击: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AwMjI4MzM2.html

人民军队不容污蔑!--东江纵队、粤赣湘边纵队老战士严正驳斥南方报系的恶意诽谤

 

    三位老战士均是李汉威所在游击队的战友,左起:李英、刘彪、叶方

   

      老战士证实:在博罗战斗的共产党游击队没有李汉辉,只有李汉威,曾经担任过中队长,在战斗中负过伤,解放后在东莞工作。其经历与媒体报道的李汉辉相同,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他们亲自见证李汉威同志1947年9月参加革命队伍,其中刘彪大队长是李汉威的直接领导人。李汉威是经过地下党策反,从县政府地方武装转过来的。李汉威同志在1948年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是伤残革命军人。

   

    刘彪指出,我游击队从无布置过李汉威同志向地主借枪借粮。

    如果需要借粮,主要由副官办理,要有两人以上签名并写下部队番号,盖章。

    收缴地主的枪支,游击队所打的收条同样必须要有两人以上签名,并写下部队番号,盖章。收缴的物品要有专人保管。

    

                   媒体刊出的收据落款为1947年8月

   

     记者在报道中以偷换概念的手法,将收据改称“借条”,然后指责共产党游击队和现政府赖账。

    关于“打专江山来算帐”,老战士说:那时革命处于极其艰苦的阶段,我们思想上准备长期作战,究竟什么时候能打出江山不知道,不会这样写。这样写也不符合我们的规定。
               

      

          博罗县公庄镇李洞地主黄观荣家老屋(现已荒废)

    

    对于报道中游击队在地主家住了两年的说法

    ----刘彪说,我们共产党游击队从来没有在该村驻扎,更没有向黄家借枪借粮。

    如果一支共产党的队伍整天在地主家进进出出,吃吃喝喝,怎么能取得群众对我们的支持与信任?

      

                   南方都市报的不实报道

                 

          黄达超,1947年7月参加我党游击队。

    南都报记者说黄达超为借枪作证。   

    黄达超的回应:1949年初,我请假回家吊唁父亲,见到黄观荣,我对他说,你那几条枪给我带回部队打国民党。黄观荣说,一年多前已经给李汉辉拿走了,还写了收据。不久在一次大会战的庆功会上,我见到李汉威说起这事,李汉威说有这事,写过收据。

     黄达超证实:我们收地主的枪用,不是借,没有要归还的说法。

     

                   南方都市报的不实报道

    

    电话受访人刘彪同志明确表示不清楚此事,其他同志也根本没有向记者证明“借据”是真的。   

    而报道的小标题却是“老兵:认定借据是真的。”手法十分低劣。

    实际上,原东三支一团政治处主任也不姓陈。

    该报道基本上是使用偷换概念和偷梁换柱的手法。

                         老战士怒斥不实报道

 

         

                老战士怒斥不实报道

   

              老战士怒斥不实报道

       

             老战士怒斥不实报道

                       老战士怒斥不实报道

老战士李英(左)质疑:她于1947年自带一枝驳壳枪参加共产党游击队,是从家里拿了7担谷子换来的。媒体报道黄海洋说一枝驳壳枪值150担谷子?


 

       这支队伍的番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三支队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不容污蔑!

    鉴于《南方都市报》和《南方日报》的不实报道,已经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声誉,老战士希望博罗县委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加快对此事件的调查与公布,以正视听,并提请有关部门对始作俑者进行严肃处理。


东纵战士后代致中共博罗县委的一封信

尊敬的中共博罗县委领导:

    自 8月16日《南方都市报》登载了《游击队打的借条还能兑现吗》一文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严重地损害了当年我们父母所在的东江纵队和粤赣湘边纵队的形象。如8月17日的《南方日报》潮白一文,说什么在60年前就应该兑现,尽管不兑现是前人所为,今天的接手者也应当感到惭愧才是,似乎我们的父辈一直在赖账,今天的党和人民政府在赖账。网上更是骂声一片,什么“土匪”、“共产党的耻辱”…… 等等。我们的父辈已严正指出,这是对历史事实的严重歪曲!  

    1、当年在博罗地区的我党游击队没有李汉辉,与李汉辉相似经历只有李汉威。李汉威同志是1947年9月参加共产党游击队的,而这一张收据的落款是1947年8月

2、李汉威同志参加革命队伍后,并没有在地主黄观荣所在地李洞一带活动,更没有执行过向地主借枪借粮的任务。

3、当年游击队对借粮食的借据,或收缴枪支弹药物品的收据都有严格规定,必须要有两人的签名,落款还要有所在部队的番号、印章,不是任何人可以随意去借、去收缴的。

在报纸上,黄海洋说:“李汉辉是在1946年冬天带兵进来的,一来就住在我家里,前前后后住了两年多,当时他手下大概有35个兵,来了就在我家天井、走廊打地铺,他们有自己的伙夫,自己带米、带油、带菜,借我家厨房煮饭,不够就跟我家买一点。”这绝对不是事实!

1946年冬前后,是我们的父辈人生中最艰难的时期。当时东江纵队北撤山东,为了不给国民党找到制造出影响北撤部队安全事端的口实,我们的父母奉上级的命令,绝对分散隐蔽,互相之间不能来往,不能与当地群众来往,不能与地方党联系。

父辈告诉我们,当时他们有十几人隐藏在象头山的山洞里,仅靠当地原来的一个做木勺的堡垒户农民给他们送点粮食,但当时一个贫苦的农民能有多少粮食?因此他们只能用大锅的清水煮着一点点的米坚持着。如果这一堡垒户不能及时送来粮食,他们就会有几天吃不上东西。晚上为避免暴露目标他们不能点灯,在漆黑的山洞里等到天亮。陈赓叔叔、陈潭清叔叔、黄伟新叔叔就因为下山观察地形,被国民党发现,他们宁死也不肯暴露自己的同志,最后都壮烈牺牲了。

1947年的1月26日,留下来有十几位同志在惠阳的富美村邓子廷叔叔家里开会,传达上级机关关于恢复武装斗争的指示,由于有人告密,他们十几人陷入国民党军队200多人的包围之中,在冲出敌人包围的战斗中,又有霍锡熊、刘有、黄卫民、郭贵叔叔壮烈牺牲了。

黄海洋说当时李汉辉八月十五给每个战士派发两个月饼,而给他家是48个月饼。我们有些在世的老前辈看了说,我们在那个年代行军打仗,正常吃饭都是问题,只有在打了胜仗,没收了地主、土豪的粮食、财物才能敞开肚子吃顿饱饭,吃月饼过中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游击战争那么多年他们连月饼的味道都没有闻到过。

前辈所述的这一切,都足以使共产党游击队向地主黄观荣借枪借粮的谎言不攻自破。

对这个“收据事件”,县委已组成了联合调查组,我们相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事实的真相一定会大白于天下。鉴于《南方都市报》的文章已经严重地损害了我们父辈的声誉,因此我们强烈地要求:

第一、要本着尊重历史的态度,尽快把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一旦有了调查结果,必须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调查结果,以维护我们父辈的声誉,还我游击队的清白。否则,我们将会无法面对我们的前辈,特别是那些已经为革命做出牺牲的前辈。

第二、要追查这起事件是否有人操纵?是否想通过此事件蛊惑人心,否定党的历史?让那些已被共产党没收了财产的人都来向共产党讨债。因为此事件不是一个单纯的偿债问题,一旦缺口打开,那些土地改革中被没收土地的地主后人都可以拿出过去的地契讨回土地,既然枪支可以赔偿,为什么土地就不能赔?这样引发的就会是政治问题,后果堪虞。因此对此“借枪事件”事件必须追究到底。

   东江纵队北撤后留在博罗坚持、恢复武装斗争的游击战士后代

                                                                    2011.9.8

六十年前中共游击队打的借条还能兑现吗?

2011年08月17日10:38南方报业网杨振华 田飞

转播到腾讯微博
六十年前中共游击队打的借条还能兑现吗?

1947年,东江游击队中队长李汉辉向博罗地主黄观荣立下的借枪借粮的字据。

1947年8月,东江游击队向博罗县公庄镇地主黄观荣借了两支步枪一支手枪,250颗子弹,还有1000多斤粮食和两头猪。游击队中队长李汉辉给黄家写了张收据,并注明“打出江山来算账”。

60多年来,这张收据一直保存完好,黄家人一直找机会兑现,却至今无果。1977年黄家人向博罗县民政局申请解决借据之事,但县民政局以“这种情况战争年代很多,现在县里也没钱支付”为由不了了之;2009年黄家人再次找到博罗县民政局,县民政局以“双方当事人都已不在,只一个人作证不够”为由,将他们挡了回来;今年黄观荣的曾孙黄苏强将借据发到网上求助,他说,现在他们家境贫困,当年给游击队送枪送粮的爷爷体弱多病,希望凭借这张借据,政府能够对他们有所补偿。县民政局表示,国家没有相关政策他们也不知该怎么处理,只能针对黄海洋的家庭情况进行困难救助。

“60多年前借据 望政府能补偿”

8月8日,黄苏强在网上发帖称,他爷爷曾经在1947年把两条七九步枪、一条手枪、一千多斤稻谷、两头生猪借给当时的东江游击队,当时的中队长李汉辉写有借据。目前他爷爷病重,现借据在他的手上,他不知道该找哪个政府部门,希望大家能帮助他爷爷。黄苏强随后也上传了借据照片。

南都记者联系上黄苏强,看到了借据原件。借据只有巴掌大小,有些泛黄,但保存完整。借据上写着:“收据在一九四七年八月下洞黄观荣七九步枪两条子弹两百粒手枪一条子弹五十粒稻谷一千多斤生猪两条此致(打出江山来算账)经收人中队长李汉辉四七八月”。

黄苏强告诉南都记者,借据上的黄观荣是他曾祖父。他们老家在博罗县公庄镇李洞村,当时他的爷爷黄海洋才14岁,就是他,把这些粮食和枪支弹药送去给游击队的。现在他爷爷已经78岁了,前几天到医院检查,发现肝、肾都有问题,但家里没钱治疗。无奈之下,黄苏强想起了家里这个借据,就上网求助,希望能得到政府的补偿。

“当时一支左轮手枪需150担稻谷”

黄海洋还住在公庄老家。13日上午,南都记者随黄苏强去公庄看望当时事情的亲历者黄海洋。公庄位于博罗东北部,东与河源市相连,西与龙门县相接,这里群山环绕。

78岁的黄海洋戴着一副黑框老花镜,穿着白色T恤,显得干净整洁。老人耳聪目明,说话思路清晰,只是有点消瘦。他告诉记者,他家祖上是地主,到了他父亲也就是黄观荣的时候,染上了抽鸦片的恶习,结果家道中落。到了快解放时,家里还剩下七八十亩田地,就靠收租生活。

上世纪40年代正是兵荒马乱之际,在公庄一带活动的不仅有共产党游击队,还有国民党部队和土匪,他们会经常骚扰大户人家,向他们勒索钱粮。黄海洋说,当时太阳还没下山他们就得把家门关得死死的。土匪来了,就从门缝塞进一张字条,上面说明要多少钱粮,什么时间送到什么地方。当时人们称为“打标”。

为了保家护院,黄家买了一些枪支弹药。黄海洋说,当时枪支很贵的,一支左轮手枪需要150担稻谷,一支步枪也要100多根水桶粗的杉树。当时他们家就买了两支步枪和一支手枪,还有一些子弹。为了抵抗土匪,他12岁的时候就学会打枪了,被环境所迫,倒也不觉得害怕。

“子弹是我一粒一粒数给他们的”

当时驻扎在黄家附近的是东江游击队东山支队黄虎大队的一个中队,中队长是李汉辉。他们从1946年冬一直待到1948年,其间也经常去周围的山区骚扰国民党驻军。“他们当时条件很艰苦,连鞋子都没得穿,可怜啊!”黄海洋回忆当年,不胜感慨。当年游击队装备也不好,几个中队才有一挺机枪。听说黄家有手枪步枪和子弹,李汉辉就提出要借用,并写下收据说将来偿还。

黄家让才14岁的黄海洋带着枪支弹药和粮食送到游击队,“当时子弹是我一粒一粒数给他们的。”黄海洋记得很清楚,游击队只要先进的七九步枪和左轮手枪,农村的土枪鸟铳都不要,所以他家还剩几杆土枪,他当时还留了10粒子弹回家。

李汉辉也很喜欢黄海洋,有一年中秋节,他给自己的游击队员每人只发了两个半月饼,却给黄海洋发了12筒月饼,当时一筒4个月饼,就是48个月饼,黄海洋现在想起来仍旧难忘。李汉辉看黄海洋年纪虽小,却很机灵,几次劝说他参加游击队。黄海洋说,当时他年纪小,没有去。

1948年底,李汉辉带着队伍打出去了,黄海洋后来就再也没见到他。

黄海洋说,解放初期,李汉辉曾经给他的父亲黄观荣写过两封信,当时他在东莞粮食局工作,邀请黄观荣去东莞。由于当时交通不便,黄家又被评为破落地主成分,所以他家就没有去东莞。1962年黄观荣去世,以后就没人提起这件事了。

律师说法

从法律角度无法保障借据的权益

广东鸿浩律师事务所主任许蔚武认为,从民事诉讼法来说,只保障权利人20年的权益,所以如果打官司,已经过了诉讼时效了。但是既然有借据,当年他们家对革命也有贡献,按情理政府应给予一定补偿。

广东宝晟律师事务所全昌春律师说,首先要对借据的真实性进行调查,再者这事发生在解放前,中国现在的很多法律都是解放后才制定的,包括合同法也是1999年才出台的,从法律角度来说,无法对借据的权益进行保障。所以只能寻找看看以前有没有类似的政策,根据政策的解释来处理此事。

政府回应

1977年

县民政局:这种情况战争年代很多,现在县里也没钱支付

1977年,“四人帮”已被打倒,黄海洋觉得时机来了。他拿着借据,在当时博罗县交警大队同乡黄添发的陪同下,去县民政局申请解决借据问题。但当时县民政局回函说,这种情况在当时战争年代很多,现在县里也没钱支付。最后不了了之。

2009年

县民政局:双方当事人都已不在,只一个人作证不够

黄海洋说,此后借据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直到5年前,他们拆除老房子,在房梁下又发现了这张借据。两年前,在当时一位老游击队员黄兆明的证明下,黄海洋又给县民政局写了报告,要求解决借据的事情。县民政部门这次回复说,事情过得太久了,双方当事人都已经不在了,只有一个人作证不够,又把他们挡回去了。

他们多方打听,也没有李汉辉的下落,很多人都说他早就去世了。去年黄兆明又去世了,当年的老游击队员已经所剩无几了,能够找到当年的证明人更是难上加难。

2011年

又有老游击队员作证:李汉辉确从黄家借过枪

南都记者13日在博罗县城见到了仍健在的东江游击队老队员黄达超,今年86岁,也是公庄人,当年在东江游击队东山支队白虎大队任中队长,与黄虎大队的李汉辉是战友,李汉辉是博罗麻陂人,彼此也熟悉。

虽然年近九旬,但黄达超老人双目炯炯有神,声音洪亮,回答反应也迅速。黄达超介绍,他1947年参加游击队,第二年做了中队长,他们当时经常在博罗、龙门、河源、新丰等山区的地方活动。他也是李洞人,知道地主黄观荣家里有几条枪,他也打过主意,想去借来用。

1949年初,黄达超的父亲被国民党的炮弹爆炸吓死了,黄达超回家奔丧,顺便去地主黄观荣家借枪,黄观荣却告诉他,枪早就被李汉辉借走了。过了几个月,东江游击队在官山上坪围歼了国民党一个营,打了一个大胜仗,黄达超和李汉辉的大队都参战了,那一次他们也见面了,黄达超询问李汉辉是否借走了黄观荣家的枪,李汉辉承认了,并说给黄观荣留了个借据。

前几天黄苏强将借据拿给黄达超看了。黄达超向南都记者证实,当年游击队确实从黄观荣家借过枪。他说,解放的时候,他的游击队被编入了粤赣湘边纵队第6团第5连,都在珠三角各地打仗,他也没见过李汉辉了。黄达超老人解放后在广州市政府警卫连给时任广州市长叶剑英做过警卫,“文革”中受冲击,后来回到家乡公庄镇利山铁矿厂工作,1993年离休。

县民政局:国家没有相关政策,我们也不知该怎么处理

昨天,博罗县民政局救灾救济股股长温向红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之前接到黄苏强的反映他们也很重视,专程去黄家里去看望了黄海洋,并给他提供了困难救助表让他填写申请,按规定可以一次性救助2000元,一年可以救助两次,如果有特殊情况,可以再向上级申请。

温向红说,据他们调查,解放前游击队确实有过从地主富农那里借枪借粮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游击队条件比较困难,这种情况不在少数。对于黄海洋家的借据真伪,她也不敢确定,因为游击队当事人李汉辉都不在了。国家对于这种情况也没有相关政策规定,之前他们也没有接到过类似问题反映,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目前,他们只能针对黄海洋的家庭情况进行困难救助。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3-05-01/2466.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1 16:00:00 关键字:借枪疑云  东江纵队  边纵  南方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