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欧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那位撰文抨击戈尔巴乔夫的女教师走了……

时间:2020-07-29 00:08:26   来源:子夜呐喊   作者:    点击:

那位撰文抨击戈尔巴乔夫的女教师走了……

  

刚刚看到一则消息:

苏联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妮娜·亚历山德罗夫娜·安德烈耶娃,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24日在圣彼得堡逝世,享年81岁。

640.webp.jpg

1988年3月13日,苏共中央机关报《苏维埃俄罗斯报》刊登了当时还是列宁格勒工学院女教师的安德烈耶娃的来信《我不能放弃原则》,该信抨击了戈尔巴乔夫改革下苏联社会思潮,这封信立即被戈尔巴乔夫及其改革派们定性为“反对改革的纲领和信条”遭到彻底批判。

之后,安德烈耶娃与家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长期无法正常进行工作与生活。

安德烈耶娃出生于列宁格勒,父亲和兄弟姐妹均在卫国战争中离世,由在当技工的母亲抚养长大,她在学校成绩优异,多次获得奖学金,毕业于列宁格勒技术学院,后在该校物理化学系任教。苏联解体后她被选为全联盟共产党(未获准注册)的领导人继续从事社会活动直到离世。

苏联解体前夕,随着美国对苏意识形态渗透,戈尔巴乔夫事实上已经成了美国摧毁苏联计划的导演。1987年,戈尔巴乔夫提出"改革新思维",外交上采取以对话代替对抗,全面收缩西方政策,并试图与东欧建立自由、平等、互利合作关系的思想;为了缓和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竟然按照美国提出的目标和要求进行改革,出台了民主化改革、放弃一党执政、放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等一系列举措。而戈式领导的苏共已经是各派思想的组合,不再保护无产者的利益。“民主派”带着将苏维埃政权、列宁和斯大林钉在十字架上的仇恨,在苏联掀起了历史虚无主义的恶浪,反共主张在精英阶层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呼应。

针对这种状况,安德烈耶娃在来信中开宗明义地指出:(1)苏联改革中推行的公开性、意识形态多元化受到西方反社会主义思潮的严重影响,导致国家意识形态领域严重混乱,“尤其是青少年,对这些问题的理解,在一定程度上,要么是西方电台广播的‘提示’,要么是我们同胞中那些对社会主义核心理念动摇的人的影响。”(2)对国家历史和领袖人物的歪曲与污蔑成为主流,传播攻击丑化列宁、斯大林的历史谣言在年轻人中成为一种时髦.(3)认为阶级斗争理论、坚持无产阶级的领导地位过时了。

非常讽刺的是,安德烈耶娃的来信能够得以刊登的背景是戈尔巴乔夫在1988年二月全会摆出了“民主”姿态,要广开言路,作为领导者,他套用的仍然是传统的话语范式“我们正是要在精神领域首先采取行动,遵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然而,马列主义原则要的是无产阶级的民主,绝不是资产阶级的民主,这是“打左灯向右转”的戈尔巴乔夫所回避的。与占据主流的“民主派”的那些藉此机会继续抨击苏联仅存制度遗产的言论不同的是,安德烈耶娃的来信却是站在共产主义者的立场,以清晰的思路,深刻地分析了国内状况,预测了消极事态继续发展的后果。

安德烈耶娃在信中要捍卫什么样的原则呢?

首先她捍卫了列宁,指出意识形态多元化攻击国家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历史实质是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她也为斯大林作出了辩护,“约瑟夫•斯大林在我国历史上的地位问题。所有疯狂的攻击都和他的名字联在一起,在我看来,这种疯狂与其说是针对这位历史人物,还不如说是针对那个极端复杂的转折时代。”“我认为,正是要从党的和阶级的立场出发,我们应该肯定包括斯大林在内的一切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历史上的作用。”

安德烈耶娃在信中毫不避讳地指出,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一些人想复辟资本主义。安德烈耶娃说:“经过与青年的长时间的坦率的交谈,我们认识到现今对我国无产阶级专政以及当时党的领导人的攻击不仅仅是一种政治的、意识形态的以及道德上的事件,它还关系到整个社会的根基。只有一小撮人才对扩大这些攻击的阵地感兴趣,而且他们中不仅仅有国境线另一边的人。与那些许久以前就在西方打出所谓的‘反斯大林主义’的民主口号的专业反共人士混在一起的,是那些生活在国外、被十月革命废黜的阶级的子孙们。”

安德烈耶娃进一步指出,争论的焦点在于改革的领导权掌握在哪个阶级手里,并由此决定了改革的方向问题。她对戈尔巴乔夫的一系列改革主张提出了不点名的质疑,继而指出,“这一切都表明当前我国争论的主要问题是:社会主义建设领域并由此扩及到政治、经济以及意识形态的理论和实践的一切方面的改革是否需要党和工人阶级的领导。”

安德烈耶娃最后策略性地引用了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中央二月全会上说的作为身份包装的话:“我们正是要在精神领域首先采取行动,遵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同志们,原则是无论以何种理由都不能放弃的’。这就是我们正在坚守的、未来也将继续坚守的原则。”真正的、而不是虚假的被歪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就是安德烈耶娃所要坚持的不能放弃的原则。

安德烈耶娃的来信在苏联基层获得了广泛响应。该信在各共和国、地区、城市和行业报纸被转载937次。安德烈耶娃所在的列宁格勒工学院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社会各阶层人士成千上万的信件,其中超过80%的来信充分肯定作者的意见。

这个现象从一个侧面佐证了,苏联的工农群众是不希望社会主义垮掉的,真正有意愿、有能力埋葬苏联的,恰恰是那些上层精英。

与苏联的基层群众、知识分子及干部广泛赞成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88年3月23日,出国访问归来的戈尔巴乔夫在参加全联盟集体农庄大会时与政治局部分成员谈到此信时,表态“我觉得文章的发表背后有人指使”,并决定在3月24日~25日中央政治局专门开会讨论。这是苏共唯一一次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讨论一个普通群众的文章。讨论异常激烈,据戈尔巴乔夫在回忆录中写的,讨论的记录稿就有75页之多。

戈尔巴乔夫在24日的会议上措辞强硬地恫吓说:“这篇文章应该被视为反对改革的行动纲领,是‘反改革势力的信条’。这篇文章已经发表而且影响很坏,需要我们注意的是,这篇文章的大量转载,实际上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需要还是不需要改革?”那些起初基本赞成安德烈耶娃的高官们,在戈式的淫威下转向,开始按照戈尔巴乔夫的意思,组织文章反驳安德烈耶娃。

同时,戈尔巴乔夫还以“文章的发表背后有人指使”为由,把这场反击当作清理保守派的良机,为罢免一大批坚持社会主义的老干部作了充足的铺垫。

到最后,安德烈耶娃的不放弃原则,坚持客观公正的评价领袖、评价历史的态度,被偷换了概念、偷换了主题,被戈尔巴乔夫定性为为“大屠杀”唱赞歌,“妄图”使苏联人民回到“遭枪杀”的老路。而且,戈尔巴乔夫的态度极其强硬,决不容忍党内各级领导赞成文章的观点。戈尔巴乔夫利用总书记的权力压制了对安德烈耶娃的支持,而安德烈耶娃也因此丢掉了饭碗。

这就是戈尔巴乔夫在1988年二月全会所自我标榜的“遵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何其虚伪!

640.webp (1).jpg

尽管戈尔巴乔夫在1990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在2008年获得了美国的自由勋章,受尽了西方帝国主义的热捧,而他自己却一再为苏联解体推卸责任,但是,留下鳄鱼眼泪的戈尔巴乔夫最终没有能够逃脱前苏联人民的道义审判,成为人民唾骂的对象。

不幸的是,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安德烈耶娃竟先去世了。我想,前苏联人民应该会倍感伤痛吧,正如2011年苏联解体20周年的时候,她当年的信时隔23年又被俄罗斯的民众和媒体广泛提及。

向真正的理想主义者、魏巍式的共产主义战士妮娜·亚历山德罗夫娜·安德烈耶娃致敬!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oz/2020-07-28/6420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07-29 00:08:26 关键字:欧洲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