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欧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落下了25年的镰刀锤子金星旗

时间:2016-12-26 00:02:14   来源:西北野战军   作者:西北野战军    点击:

落下了25年的镰刀锤子金星旗

西北野战军

19911225日,是每年一度的圣诞节,同时,在这一天的1938分,在克里姆林宫上的镰刀锤子金星旗降了下来,升上来的是俄罗斯联邦三色旗。世界头号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在经历了69年的风风雨雨后于这一刻停止存在了。曾经创造了一个个奇迹的国家,曾经一度影响全球的国家,在没有经历任何外国入侵的情况下自我停止了存在。在今后的25年里,作为当前头号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和领导中国发展建设的中国共产党要如何看待这一事情呢?

下面本文从苏联解体前的部分原因回顾、解体后的苏联和我们应当吸取的教训来简单谈谈,因为关于苏联解体的内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苏联解体部分原因回顾

关于苏联解体的原因其实非常多,这个探讨仍然在继续,不同领域的学者有着不同的看法和研究方向,其中有从经济原因解读的,有从民族问题探讨的,有从信阳领域研究的,有从苏联末期国家改革分析的。但是笔者认为,不论是哪一个方向和角度,苏共,作为苏联发展和建设的领导者,苏联最后的解体所有的问题都能从苏共这里找到原因。与其分析各个领域,不如我们换个思路,直接整合到苏共这里,看看苏共在执政党建设过程中出了哪些问题而最终导致这个“红色帝国”倒塌了。

(一)自我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苏联能够建立、战前能够工业发达、二战能够干展德国、战后能够影响全球等,这一系列的成绩都是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下的苏联模式的成果。苏联模式有没有问题,我们说百分之百是存在问题的,但是苏联模式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其中的一个道路,的确让苏联这个国家超高速崛起强大了,问题在于苏联后期领导人没有充分认识到一点:“任何思想都是发展着的思想,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本质属性是实践。”换言之,苏联模式是有其巨大力量的,但是随着实际情况的变化,那么这种模式也要跟随具体情况而变化调整。比如苏俄时代的战时经济政策和新经济政策其实就是典型的“实践--认识--实践”的一种科学方法。苏共在战后并没有从实践中发现的问题进行积极调整(注意,这里用得是积极),而是继续走老路,其实苏联模式的破产就此埋下了伏笔。

随着戈尔巴乔夫时代的到来,苏联模式的各种问题使得他们错误地认为社会主义道路是有问题的,于是进行了所谓的“新思维”改革,但是这个“新思维”不是简单否定苏联模式了,而是把社会主义制度的根都刨了。

首先,政治上的“多元化”。原来是马克思主义一元主导,现在弃守意识形态阵地,之前的苏共党章写的内容是:“苏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其全部活动遵循马列学说和自己的纲领,最终目标是在苏联建立共产主义”,1991年党章上,苏共从“马列政党”变成了维护“全人类价值”和主张“自由”的党,其目标为“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党章都变了,可以看出之前的苏共已经不按照马列精神来行动了,现在连最高领导人都变了,苏共完蛋是迟早的了。实行多党制后,一夜之间出现了几千个政党,他们各有侧重,但是基本上都是冲着否定共产党来的。政治上多元化势必带来思想的混乱,一个人的思想混乱可以导致自我行动障碍,当国家思想政治混乱,冲突和动荡就马上会出现了。

其次,经济上“一步式”私有化和建立市场经济制度。我们当前也有私有化,也是市场经济制度,而且保护私有化且进一步发挥市场经济的作用。但是我们的私有化和市场经济制度的完善是长期且复杂的。时间上来看,将近20多年的探索--实践--认识--再实践才一步步实现了部分领域私有化;从地域上来看,从深圳试点--沿海开放--内陆发展一步步实现了全国的发展。但是苏联的做法是一夜之间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转变为市场经济,一夜之间从公有制变成私有制,姑且不论是否违背了社会主义本质,就其这种草率的,带有“俄式风格”的粗暴做法,最直接带来的是生产资料高度集中,寡头出现,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制度没有起到促进作用,相反,给这种鲸吞国家财富和聚敛个人资产的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而这一打击直接让“俄熊”20多年喘不过气来。

最后,文化意识形态领域的妥协和外交的迷信西方。文化对于学者而言是一种艺术性的享受,但是在国家层面是一种比核弹还好用的战略武器,文化侵略因为其见效慢,影响广,一旦成势短期无法扭转的效果一直备受青睐。苏共二战后几乎停止了意识形态的扩张,反观其对手美国的意识形态进攻是一刻未停。美国人更聪明的地方在于把意识形态的内容掰开了揉碎了放到了他们的文化中去,苏联人对此没有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相反在苏联末期不断接受,妥协乃至投降,造成了迷茫中的苏共开始迷信西方,苏联全民倒向西方。精神领域的毫无防守,塌方式后撤简直比1941914-15日的基辅会战还可怕,基辅损失的是5个集团军,60万苏联红军,现在损失的是整个苏联。

(二)党建严重缺位,特权阶级固化、干群对立严重

苏联模式的僵化,斯大林时代的个人崇拜和苏联后期的保守让苏共党建的问题一直存在且基本没有改变,带来的一系列恶果最终导致了人民抛弃了苏共。

首先,苏共高层后期逐步变成了特权阶层。从斯大林时代起,斯大林为了巩固自己政权,开始大搞个人崇拜,在实际操作中权力高度集中,且不存在有效监督制约,导致了独断专行成为了苏联模式的一个典型特征。高度集中在短期内,尤其是战时是有统筹全局的作用的,但是在和平建设时期,这样的制度直接导致了高层苏共成为了特权阶层。他们享受着高级住宅、汽车、医疗和多种消费品。更可怕的地方在于这种特权具有了继承性,继承性的存在严重弱化了党的先进性,客观上给“谋私”提供了制度上的便利。最可怕的是特权阶级的固化成为了苏共改革最大的障碍。当赫鲁晓夫提出改革的时候,遭到了党内特权阶层的强烈反对,从这个角度来说,苏共的改革是很无力的,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勃列日涅夫仅仅是小修小补了。

其次,阶层的固化导致了干群关系隔阂和对立。因为阶层固化了,势必会造成越来越多的平民阶层想进入特权阶层,因为苏共的任命制,过分讲究集中而忽视了民主导致了个人崇拜的加剧和苏共的进一步保守。最危险的不是这里,而是苏共特权阶层的收入是普通民众的30-44倍的时候,干群关系已经不是隔阂了,而是对立了。没有人民继续相信党员是公仆,社会是平等的了。苏联模式导致了特权阶层的腐化堕落特殊待遇这是人民群众最无法原谅的,严重的怀疑产生是后期推倒苏共的直接原因。

最后,苏联解体中,腐败的苏共高层特权阶层反而成了共产党的掘墓人。特权阶层有的不仅仅是权力,他们用手中的权力“谋私”而“废公”。苏联私有化过程中,喊得最凶的就是这帮人,他们摇身一变解体之后就是金融寡头,支持私有化和市场经济制度其实就是为了给自己之前谋私占有的财富披上合法化外衣。从这个角度来说,苏共党建的严重缺位导致了这些党员成为了带头搞垮苏联的人。

(三)意识形态工作的草率

共产党的看家本事就是宣传技术,但是后期的苏共不仅丧失了技术,还丧失了阵地,且阵地被对立势力占领了。战后的苏联在意识形态,思想政治工作中进行了大幅度转变,这种转变埋下了人们对苏联持否定态度的种子。

赫鲁晓夫时期,首先对斯大林否定,其次,和平过渡理论的出现。斯大林有功也有过,因为其重大意义,对其评论要慎重,千万不可草率。全盘对斯大林的否定首先出现在苏共二十大,其次出现在最不应该出现的地方--高校课本里。党内的否定带来的巨大震动必然导致国家的震动,但是给青年学生的灌输会让他们从小就对斯大林持否定态度,短期内必然是看不到什么问题的,但是如果长期来看,这些人迟早会否定这个党和国家。历史人物的评价要基于其历史现实和出发点,更要注意对历史人物的官方评价绝对不可以草率。我们绝不神话斯大林,但是我们绝不可以全面否定斯大林。客观清醒的认识青年学生不一定具备,但是官方应当具备。

到了勃列日涅夫时期,高校哲学课本直接删除了阶级斗争,增加了人道主义内容。客观来说,赫鲁晓夫还对西方有所批判和独立认识,到了勃列日涅夫时期,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已经不再是马列主义了,基本上都是西方普世价值了。

第三部分重点讨论如何做思想意识形态工作。

解体后的苏联

解体后的苏联国家四分五裂,人民所期待的生活非但没有到来,反而陷入了更大的迷失和落魄,而西方对于俄国的挤压没有随着冷战结束而停止,相反继续挤压。

巨额国有资产私有化,被瓜分,物价非洲,货币迅速贬值,人民一贫如洗;

特权阶层一夜暴富,全体人民成了乞丐;

苏联红军5万辆坦克迅速被西方军火商买走;

海军自我进行肢解;

美国经济援助并没有来,俄国军官一个月收入买不起一公斤面包;

俄国从西方购买粮食,圣彼得堡给人民定量发放;

45万东德苏联红军遣散,每人得到1美元;

中国共产党应当吸取的教训

研究苏联解体除了美国就是中国。美国研究成功经验,中国总结失败教训,很不幸,苏联成了小白鼠。苏东剧变带来的剧烈影响让中国共产党变得更加独立和稳重,我们要如何总结经验呢?

(一)坚持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阵地

苏共自我放弃了意识形态阵地,这种放弃是草率的,是盲目的,全面否定苏联模式且一股脑把社会主义制度顺带否定了的做法是冒险的,更是愚蠢的。我们要看到社会主义制度给中国带来的巨大改变,这种改变我们是有理由继续信任这种制度的,具体表现为:

首先,我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列主义。马列主义本质特征是以实践为基础的科学性和革命性的统一,强调实事求是,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强调实践和认识的反复作用。我国在我党的领导下取得了今天的成绩正是基于这种科学的做法。马列主义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方法性指导,更重要的是指明了发展方向。如果方向偏离了,无论做多少,都事倍功半甚至蕴含危险。

其次,党员的思想信念应当是共产主义。党员干部们现在有多少人信仰共产主义?党员干部们有多少加入共产党是为公?党员本身就是思想进步,能力出众的先锋队组织,如果仅仅是能力出众,那不过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罢了;要在思想领域中对党员干部们提出新的要求。思想政治工作对于党员干部们应该强化,强化不是刻板宣传,不是重复洗脑,而是具体分析,事实证明,理论推断和实践解读。改变思想是最困难的,但是成功以后力量是巨大的。

(二)加强党建,坚决处理特权阶级

苏共因为其党建的缺位,导致了人民的抛弃,且他们最终成为了苏联垮台的“重要贡献者”,我党一定要加强党建,思想上净化党员,行动上坚决取缔处理特权阶级。

我党在毛主席时代十分看重党建,通过整风运动,三反五反等打击腐败分子,保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本月初,习总又发表了重要讲话,提出党员干部们要牢记我党三大作风之一,即“批评与自我批评”。我们在看苏共的同时,再看看国民党,解放战争事情的民国,军事问题出在了国防部,国防部的问题出现在了党内高层,蒋委员长那句话:“不反腐亡国,反腐亡党。”中共到了今天,声势浩大地反腐就是一种壮士断腕的行为,如果党建有了问题,表现到国家,问题更大。为了保卫我们的革命和建设成果,对于党内任何以权谋私,贪赃枉法有违党章有违党纪的行为都要进行坚决的打击。

对于党内的干部们,不仅能上,更要能下,不仅能做得了办公室,还要能进的了机床下的了农田,谁让你是党员,如果你是党员,就把私利放下;如果你是党员,好好琢磨琢磨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如果你是党员,是否真正发挥了先进性?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首先思想是先进的,能力是出众的,同时,会比任何人都憎恨一切打着党的旗号以权谋私的行为的!

(三)稳定为先,渐进改革,文化进攻——一句话概括:四个自信

苏共的“改革”本身不算是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改革,更像是倒退。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共同作用下,经济首先混乱,政治直接波动。同样是那个时代,我们选择的是稳定为先,渐进改革。

稳定为先是发展建设的前提。没有稳定就谈不上发展,比如南海打仗了,渔民们能说“双方你们休息下,我们把这点鱼捞走了你们再打”吗?如果国家动荡了,我们还能去超市就买新鲜食品吗?不,我们可能会选择把超市扫光囤货。任何一个国家,发展最快的时候都是和平稳定的时候,而和平是很难得到的,绝对不要试图打乱这种稳定,尤其在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一旦不稳定,带来的问题那就不是简单的问题了,是我们每个人都岌岌可危了。为了发展得更好,我们更要维护稳定。

改革是渐进的。上文说了,我们的改革时间跨度大,地域扩展大。但是我们都能看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国家层面的实践不是一拍脑袋主意就来了,一拍大腿决定就做了,一拍屁股整个人就跑了。而是先试点,试点不错总结经验再试点,试点过程长一点。认为效果不错,再全面扩展。虽说速度看起来慢,但是效果是稳扎稳打的。而不是苏联,所有改变都是一夜之间的。

文化进攻。我们的文化是中庸的思想,本身不具有攻击性,我们之前的思想是出现在东亚文化圈我们最为先进的历史环境下的。目前,我们的思想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域正在受到来自西方的影响。我们主张我们的文化产业蓬勃发展,但是在国家层面,文化可以百家争鸣,但是不可以百家争艳,文化不仅仅是经济发动机,更是我们意识形态进攻的武器。美国方案做得好,全球推广;我们的中国方案也做得不差,而且效果更好,为什么不去推广呢?如果我们的防线在边界,那么我们的战区可能就在国内;如果我们的防线在对立国家的家门口,那么我们就越安全。换言之,我们要采取进攻。现在咱们是妥协了,妥协的后果乐观吗?与其继续妥协,不如直接反击。同时,我们更要看到,意识形态的领域我们不去占领,他们就会占领;人民的思想不引导,他们就会去引导;国防的防线不在国境线,而是在每一个人的脑袋瓜里。让所有人都信仰共产主义是不现实的,但是让所有人都有朴素的爱国主义这是能做到的!

苏联已经停止存在了,中国正在进一步发展着。时时刻刻保持警醒,而不是怠惰;时时刻刻保持党性,而不是腐化;时时刻刻需要坚定自信,而不是妄自菲薄。我党从十来个人发展为千万人大党,我军从700“山匪”发展为百万大军,我们不走全盘西化的他路,不走苏联改旗易帜的邪路,也不走激进政治的老路,要走稳中求进的自己的路!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oz/2016-12-25/41776.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6-12-26 00:02:14 关键字:欧洲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