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申鹏:方方无辜吗?

时间:2020-10-13 00:08:31   来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昨天微博的氛围,有点诡异。

  许多人开始为方方“喊冤”了,甚至认为她的日记没有问题。

  许多人说不能怪她的日记在国外出版,那是外国人的事情。

  还有人开始怒骂批评方方的人都是“小粉红”,容不下不同的声音。

  巧合的是,就在几天前的10月5日,美国媒体《纽约客》发表了一篇叫做《九天在武汉,新冠病毒的发源地》文章,公开把武汉污蔑成了“疫情的发源地”,抹黑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却把方方吹捧成了“中国的英雄”。

  此文的作者叫做Peter Hessler,中文名叫做何伟,是四川大学的外教。

1.jpg

2.jpg

  这篇文章,讲的是他八月份以游客的身份去武汉旅游,描绘的却不是武汉当下生机勃勃的景象,描绘的是武汉疫情期间的情况,他把武汉描绘成了一个世界疫情的中心,悲惨的人间炼狱,当然,这些“见闻”,来自于他对方方女士的‘采访”,也就是说,他把《方方日记》中说过的事情,用美国人的表达方式再说了一边。

  没有调查,没有取证,没有对比,一切都是“方方告诉我的”,这和当初方方坐在家里写日记,刷着朋友圈和微博的谣言编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反正都是“朋友说的”,我要“一 一记录在案”。

  8月份的武汉,已经是一个繁荣的城市了,大家都在上学、工作、生活,这是中国中部地区最大的城市,交通枢纽,九省通衢,拥有武大、华科、华师、中南、武理工、华农各大名校,超过百万大学生,还拥有中国一流的电子芯片等高科技产业,这是一座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城市,在今年如此严重的疫情下,武汉上半年GDP也排在了全国第11。

  与飘着热干面香味的大武汉相比,美国各大城市,如今只是一些萧条、混乱、充满病毒和暴力的聚居区而已。

  一个美国人,在自己的祖国疫情如此严重,近800万人确诊,近22万人死亡的情况下,不关心自己国家疫情的控制,不关心自己国家民众的死活,千里迢迢跑到中国来,拐弯抹角含沙射影道听途说无中生有抹黑中国在抗击疫情中所做的贡献和努力,这是什么样的情怀和精神?

  他所有的信息,都来自于方方女士:

  “在武汉,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是3869人,尽管许多人认为实际数字要高得多。许多作家在网络期刊上记录了这次隔离,其中最著名的是60多岁的小说家芳芳写的《武汉日记》。芳芳在这里住了一辈子,她经常对家乡的流行病遗产感到好奇,她也经常成为审查的目标。

  “中国媒体指责方方让中国看起来很糟糕,极左民族主义者在网上攻击她,就像他们在大流行期间那样。”

  “有一次,方方在武汉的房子地址被公布了,人们用恶意的信息把石头包裹起来,砸她的墙。”

  ““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方方告诉我,她解释说她只是喜欢准确地记录事情。她身材矮小,目光炯炯有神。”

  公众号:北美留学生日报

  方方被《纽约客》捧成了中国的英雄,抹黑中国抗疫,恶心到家了

3.jpg

  经历了这一切的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都记得方方同志在疫情前后的表现,也都看过她的“日记”,更见识过了“她的朋友们”的嘴脸,比如梁艳平教授之流。

  在我看来,方方作为一个作家,写什么是她的自由,在疫情初期的时候,我甚至不反对她在微博上写日记,人有表达自己焦虑、抒发自己情绪、关心弱势群体生存状态的权利,我一开始没有反对她。但随着事情的发展,随着各类信息的日益公开透明,随着方方日益暴露的立场,我开始怀疑她的动机。

  方方的错误主要有三个:

  1、道听途说,传播谣言,制造恐慌,抹黑武汉全民的抗疫,在疫情期间,她从未走出家门,也从未采访过任何医护人员和民众,她躲在自己的家中,用小说家的笔法,写着所谓“真实的日记”。所谓“火葬场一地的手机”,“一车一车的尸体往外拉”,都是她“从朋友那里听来的”。

  武汉有记者,有作家,有自媒体人,但人家都在一线,要么做志愿者,要么如实采访报道,疫情期间,武汉有个视频UP主,每天拍摄武汉街头的变化,告诉大家武汉人的生活,而且亲自上阵做志愿者,帮助分发物资,这才是一个媒体人的职业态度,也是一个中国人的良心。武汉、中国有千千万万这样的良心,方方这种,真的算不上。

4.jpg

  2、自居精英,在微博搞一言堂,给反对她的人扣帽子,不许批评,不许质疑,一言不合,就是“极左”,就是“文革余孽”。党同伐异,拉拢了一大群所谓“高知精英”,抱团取暖,对普通网友嘲讽谩骂。一个坐拥3000万粉丝的顶级流量,一个早已成名的当代作家,不把精力放在文学创作上,而是致力于挑起矛盾和冲突,不断炒作自我,难道是江郎才尽,找到新的财富密码了吗?

5.jpg

  3、国外出版日记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中国抗疫早已取得了胜利,国外疫情却陷入了无休无止的困局,美国甚至死亡了近22万人,两种道路、两种制度的优势和劣势已经很明了了,西方人民需要的不是“小说般的方方日记”,需要的是像中国一样控制一切,为生命负责。

  这时候《方方日记》在西方出版,不但对全球抗击疫情毫无帮助,还成了某些右翼政客甩锅中国、污蔑中国的武器。联想到一本书在西方出版,需要几个月的审核,3月底,方方才完成武汉日记的最后一篇,而不到两周的时间,这部书就完成了翻译(英语德语两个版本)、编辑、校对、成书、上架亚马逊一系列操作。方方日记的光速出版,简直就是一个“神迹”,如果说不是预设立场的约稿,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6.jpg

7.webp.jpg

8.jpg

  所以,方方无辜吗?她或许是被某些人利用了,但她也是自愿爬上某些人的“战车”的。

  其他的,我不想说什么了。

  我也不想和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过不去,她是什么立场,她想要做什么,早就不重要了,她的时代正在过去,她们这类人的影响力正在日益丧失,她代表不了武汉,也代表不了中国,一个看不到新世界的进步,却对旧时代念念不忘的“精英”而已。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招魂的曲子吹得再响,也敌不过现实中人民的力量。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20-10-13/65476.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10-13 00:08:31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