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香港:“勇武”出现解散潮?

时间:2020-01-11 00:02:28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记者    点击:

 1.jpg

港媒报道截图

香港“修例风波”持续半年多,随着警方执法力度加强,暴力分子出现“内讧”现象。

7日起,一些自诩“勇武”的暴徒组织接连在网上宣布“退场”或“解散”,甚至有报道称其“已土崩瓦解”。

不过,此后又有人“辟谣”道:“以为这个论坛上真的有那么多小队宣布退出?”

“勇武派”是否真退场?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接受港媒采访时表示,可能真的有相当比例的“勇武”会全面退场,余下部分或将继续负隅顽抗,但数量和影响会越来越小。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则撰文称,“黑暴运动”已进入第三阶段,大批暴徒落网被送上法庭,暴徒之间为了自保也会互相揭发、潜逃。

“勇武”出现解散潮?

据了解,近日陆续有自称“勇武派”的暴徒组织宣布“解散”。比如一个疑似“勇武”7日在社交平台发文《致呢(这)半年嘅(的)手足》,宣布正式退出“火炬小队”;截至当天16时,“连登”论坛上关于各类“勇武”退场的帖子超过百篇。

再如一个参与“元旦大游行”的示威者,在打砸中资商铺后被人怀疑是“内鬼”追打,遂发布视频宣泄不满并宣布退场,“对不起,我们要先退一步。”随即,论坛上出现了关于“勇武”解散潮的讨论。

 2.jpg

“勇武”组织陆续宣称退场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一个自称“火炬小队”成员的暴徒表示,“勇武派”元气大伤,多名成员在香港理工大学事件中被拘捕,剩下的人或因不满被指是“内鬼”而自动退出,或为逃避警方追捕而“着草”离港,“被捕的被捕,潜逃的潜逃,‘火炬小队’已正式解散。”该暴徒直言,自己对将来感到非常迷茫。

一时间,“勇武”全面退场的说法甚嚣尘上。不过,很快又有人出来“辟谣”:“你以为这个论坛上真的有那么多小队宣布退出?其实都是我一个人回的,不然我再换个ID发同样的话给你看。”

 3.jpg

有人出来辟谣

与此同时,所谓“香港人抗争日程表”也已排到1月31日。这样一来,该如何看待“勇武”退场的现象?

刘兆佳:“退场”在意料中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接受香港中通社采访时称,伴随着“勇武派”越来越孤立,他们退场在意料中。

首先,警方执法越来越强硬,“勇武”面临拘捕和判刑的机会越来越大,要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而且“勇武”的情报网(如“地下电台”总部)或已被攻破,能维持秘密行动的能力正在减弱,使其安全受到威胁;

第二,“勇武”很多行为都是“与民为敌”,市民越来越反感,支持者越来越少;

第三,部分“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者觉得“勇武”的所作所为令整个抗争行动得到的支持在下降,双方虽未“割席”,但不排除有部分人消极抵制;

第四,原本把台湾庇护当成一条后路的“勇武”,看清了台湾并非真心实意想帮助他们,已经“心寒”。

刘兆佳表示,“斗争”7个月,“勇武”的“付出”并未得到实质“回报”。当“斗争”接近尾声时,“勇武”行为或会升级,但人数会越来越少,年纪也更加年轻,而且这批年轻人的斗争决心和毅力肯定不及早期的“勇武”。现在“兵源”缺乏,又有大批人提出要退场,势必产生更大的推动“勇武”退场的动力。

刘兆佳还提到,此前“星火同盟”账户被冻结7000万港元款项,对那些或许不是纯粹想斗争,而是想要借此实现金钱利益的人造成打击,失去继续“斗争”的动力。他认为,可能真的有部分“勇武”会全面退场;同时需要注意,剩下的部分人或变得更加“勇武”,继续负隅顽抗,但人数会越来越少,影响也会越来越小。接下来他们的“抗争”可能主要依靠街头群众活动,以及利用区议会和立法会作为平台宣扬“分裂主义”。当然,如果走到这一步,中央和特区政府也会有应对办法。

梁振英:黑暴进入新阶段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7日在社交平台撰文指出,“黑暴运动”已进入第三阶段,大批被捕者陆续被送上法庭;会有更多在不同时期犯法的人落网,更多案件被侦破;暴徒的犯罪事实和细节会陆续在法庭被公开,公众会大开眼界;更多暴徒会在法庭求情,要求减刑,进一步打击“黑暴运动”的士气;暴徒之间为了自保,互相笃灰(揭发)、潜逃,以至转为控方污点证人的事例会越来越多,暴徒之间的互相猜疑会越来越剧烈。

梁振英表示,所谓“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和勇一家”都是骗局。当一大批青年人被送上法庭,面对牢狱之灾,前途尽毁的同时,另一批青年人进入区议会,甚至成为区议会主席,名利双收。

他批评称,尽管《苹果日报》会为受法律制裁的暴徒戴一下“义士”的高帽,但其高层享受的名酒和大鱼大肉,不会因为有数以千百计的港青成为“义士”而有丝毫改变。“到今天,我们还没有听说过苹果的高层、泛民的头头,在警署门外等他们的子女保释,更没有听过这些人到法庭支持他们站在犯人栏里的子女。”

另有港媒指出,“勇武退场”恰恰说明港警“一哥”邓炳强上任后的多项措施已见成效。警方执法力度的加强让其掌握越来越多主动权,越来越多的暴徒被捕导致“勇武”供血不足,乱港分子元气亦遭重挫。

 4.jpg

香港“勇武”大起底

“勇武”意为“勇猛威武”,《汉书·平帝纪》中就有“举勇武有节,明兵法”的表述。不过,这个词在香港近年的社会环境、特别是“修例风波”中,却完全背离其原义。

人称“港独教父”的陈云在其撰写的书中提到“勇武”概念,宣扬“动武是除和平之外不可剥夺的最后手段”,之后逐渐成为暴力示威者的抗争信条。2014年非法“占中”期间,就有“勇武派”上街打砸烧、堵路等。“修例风波”以来,黑衣暴徒更是通过“连登”等平台蓄谋,并骑劫游行,实施纵火、堵路、打人、辱警袭警等极端行为,甚至瘫痪立法会、自制汽油弹、占据并破坏大学校园,恶行不一而足。其成员各自分派,如“屠龙小队”“V小队”“火炬小队”“仇士小队”等,似乎都符合陈云描述的“勇武”标准。

黑衣、头盔、防毒面罩、护目镜、尖头伞、登山杖和亢奋的嚎叫,可谓“勇武”标配。去年6月起,许多游行集会之所以演变成暴力冲突,皆因游行队伍最靠前的黑衣人无视警方事先允许的游行路线,到达“目的地”就打砸破坏,向警方投掷硬物甚至围攻落单的便衣警员。

“勇武”中,年轻人的比例很大。据港警统计,去年6月9日至本月2日共有6943人被捕,涉嫌参与暴动、纵火、伤人、袭警、阻差办公等,其中约四成是学生。近日,一名自称多年前“混过黑社会”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不少“勇武”是心术不正的无业青年,“反正觉得自己没前途了,就煽惑头脑简单的学生上街搞破坏。”另外,国泰航空飞行员廖颂贤、“占旺女村长”毕慧芬及多名来自消防、海关等部门的公务员均曾涉暴被捕甚至获刑。总体上,“勇武”的人员构成相对复杂。

“勇武”是否真的为“以生命自由献身”而充当暴力前锋?金钱才是主因。连月来,多名香港市民向记者透露,自己或亲友的家里就不乏“勇武”青年,每次上街“作案”会按其“参与程度”获取数百到数万港元不等的酬劳。

“勇武”为何显得训练有素?港府保安局局长李家超8日表示,当局根据调查及情报并分析暴徒的冲击手法及行动部署,相信近半年参与暴力冲击的人士绝对接受过训练。他又引述网媒报道指,有外国团体专门训练世界各地的人进行反政府运动,相信本地暴徒也有接受外地人的相关训练。

 5.jpg

举个例子,“勇武”中“V小队”成员此前发文称已与流亡到台湾的暴徒取得联络,并打算赴台美等地接受武装军事训练,未来拟建立小队所需的资金链、训练基地等,明目张胆地宣称要成立恐怖组织。

文宣方面,李家超称,半年多来暴徒的“文宣”有不同版本,每次行动似有目标和剧情,“这样有组织性的部署,相信不是乌合之众所为。”他提到,从每次暴徒的物资、组织能力等可看出,暴乱行为绝非“几个人走在一起就可以达到的能力”。

此外,“勇武”还用黑社会手段威胁持不同意见或支持警察的店铺和商户,设法令止暴者灭声。据统计,警方从去年10月至今已接获逾1100宗涉及暴徒放火破坏的报案,被破坏的地点多达955处,其中超过三分一遭重复破坏。而且几乎所有案件都有刑事毁坏的成分,即在纵火的同时趁火打劫、偷窃,而这些数字还未计算没报警的案件。

值得注意的是,“修例风波”以来,示威者中的“勇武派”与“和理非”分歧不断,前者极端的“抗争”方式让后者和反对派、纵暴派人士颇为难堪。更关键的是,由于暴力行为不得民心且逐渐失去焦点,暴徒被越来越多香港市民所唾弃,“勇武思退”也就不难理解了。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20-01-10/6073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20-01-11 00:02:28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