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美国中情局在香港做了什么?

时间:2019-10-09 00:04:49   来源: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点击:

 美国中情局在香港做了什么?

乌鸦校尉

   香港的暴动仍然在不断升级,一开始的游行、闹事,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扔五星红旗;阻塞、破坏地铁,阻挠市民上班;当街放火,丢燃烧瓶等等等等。

  而且,在香港废青搞事的现场,还出现了一些可疑的外国人。他们就像NBA赛场上的教练一样,给这些废青们安排任务。

  比如这位老外,连续三次香港大规模游行都出现在了现场,被拍到对着废青隔空喊话,似乎是在指挥:

  还有这位,四场游行他都在现场,废青搞事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废青们稍微歇下来的时候,他就化身为“讲师”,这帮青年就像一群小学生,认真地聆听着什么。

  参加游行的青年,很多都是文化水平很低的,他们在接头喷涂的反动标语,经常出现一些连小学生都很少写错的错别字。

  然而,就是这帮连字都写不好的人,却被媒体曝光,在街头游行时,他们打着各种十分专业的手势进行沟通,每个手势都代表一个意思。

  他们的组织也十分严密,会有人专门负责后勤补给,给前面的人分发头盔、口罩等等

  还有香港市民拍到,在地铁里,有专人负责给废青们发钱。

  种种迹象让不少香港网友直接点出,香港这次的骚乱并不单纯,而是外国势力介入煽动的。

  其实,这样打着“民主运动”的旗号,做煽动颜色革命的事,是美国中情局的惯用手段。从阿拉伯之春到这次香港占中,都有CIA的身影。

  而且,这几次地方不同、时代不同的暴乱,在很多操作手法上极为相似。

  这种相似不是巧合,因为CIA长期在海外煽动颜色革命,所以他们设有专门的学校,会对相关人员进行培训,还有一整套的教材,手把手教你怎么搞破坏。

  2013年,维基解密曝光了一封邮件,邮件里显示,有一个叫CANVAS的学校收过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钱。

  这个CANVAS全称是非暴力行动和战略中心,是设立在塞尔维亚的一个培训机构,教当地反对派怎么搞游行、制作宣传海报,用“非暴力手段”去进行“民主运动”的。

  在当年维基解密曝光这个学校拿了CIA的钱时,大家还没有留意。

  然而,在今年初的委内瑞拉政变里,有记者发现——收了美国人的钱去委内瑞拉搞政变的政客瓜伊多,就是从这所学校里接受系统训练的。

  这个CANVAS名义上是塞尔维亚反对派的培训机构,但实际上的指挥是美国人。

  美国人搭建这个学校,前后花了几十年的时间。

 1971年,CIA跟国民党合作办了个“远朋班”,以教导武装颠覆为主,这个班上培训出了卡扎菲、拉登、诺列加(巴拿马的军事独裁总统)等人。

  一个班训练出三个枭雄,听着就很威风。

  然而,这种学校的学生只能用在战场,而且他们有了军队以后不好控制,反过来反而给美国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比如拉登。

因此,1978年,威廉·韦伯斯特上任CIA局长时,他提出了的新思路——从武装颠覆转为“民主运动”。

 

图:中情局局长威廉·韦伯斯特

  1982年,一个叫民主基金会(NED)的组织成立了,他们自称,自己的目标是要在世界推广民主。

  民主基金会自称“非政府组织”,然而,基金会的高管全是美国的前总统、参议员、国务卿、将军。

  NED其中一个创始人阿兰·韦恩斯坦曾透露说,NED就是CIA的白手套,只要你帮美国搞事,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为了在全世界“推广民主”,CIA让NED出面,专门收购了一所学校,用来培训搞民主运动的人。

  这所学校就是CANVAS。

  CANVAS的培训非常系统、全面,有很多门课。

  从搞“民主运动”的50点原则,到如何引导暴动,如何对抗警察,如何进行“非暴力抗争”,都有极为详细的教材。

  其中一本教材《如何反击镇压》

  比如如何对抗警察的课程,教材里就把闹事分为3个阶段,“准备预防可能的镇压”阶段、“直接面对镇压”的阶段和“反过来利用镇压实现目标”的阶段。

  其次是如何把手下的人进行分组,不同的组在不同的阶段需要准备什么,应该出面做什么,教材里也介绍得一清二楚。

  比如“调查组”负责的是侦查情况、实地闹事,而“媒体组”就是等在游行队伍的后面,时刻准备拍照,搜集素材拿去做宣传。

  他们宣传的目的,就是极尽所能地歪曲事实,诋毁警察和政府。

  比如香港最近的事情里,就有个持枪的香港警察,被暴徒用激光笔恶意照眼睛,受过训练的警察本能地举枪自卫,但并未开火。

  结果,这边刚用激光照人,短短几秒钟时间里,早有准备的“媒体组”就拍了照片,发到网上污蔑警察“持枪威胁人民”,全然不提警察已经被激光笔照伤了眼睛。

 

图片来自观察者网微博

  他们也会极有针对性地分析,哪些人是可以利用,可以煽动起来一起闹事的。

  在《暴乱操作手册》这章里,教材把还没成年的中学生当做极佳的煽动对象。

  在这段的介绍里,CANVAS露骨地说,之所以可以发动中学生,是因为“中学生对政治兴趣不大,政府很难镇压”、“其他政党也从没有考虑发动中学生”。

  这群人渣煽动未成年人去闹事,竟然还觉得自己是“敢为人先”?

  从上次非法占中运动开始,香港街头的暴动里就罕见地出现了中学生,甚至还有年纪很小的初中生。

  鼓动他们上街的人,有没看过这份CANVAS的教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每一部分课程讲完后,教材还会提供具体案例分享,比如其中一个操作案例——“占领监狱”。

  教材极为准确地抓住了法律的漏洞:

  “只要你之前闹事没有把柄,坐牢就是你能碰到的最糟糕的情况了,在监狱继续闹事,警察也不能进一步惩罚你。”】

  在《50点原则》教材里,CANVAS还引用了《孙子兵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大概是孙武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CIA是主心骨,NED是钱袋子,CANVAS是培训基地,在这一整套完整的系统下,美国这些年在海外的“民主运动”频频得手。

  NED刚成立时,就资助了著名的阿拉伯之春,煽动了突尼斯、也门、伊拉克好几个国家的暴乱。

  连续10多年来,藏独头目达赖、疆独分子热比娅,都是他们的常客。这两个分裂团伙的成员,也时常被美国安排去培训。

  2000年来,CIA向103个反华团体,至少提供了约9000万美元的资金,帮助他们搞恐怖袭击。

  根据NED公布的2018年资料,CIA在香港开设了三个项目:落实《基本法》承诺的政治权利、争取劳工民主权利、加强人权和民主组织的活动。

  现在香港闹事时打的幌子,恰好也有这几条。

  香港的事情,已经发展成了一场CIA煽动下的颜色革命,跟阿拉伯之春这样的暴动如出一辙。

  据香港警察反映,这次暴动的人队形非常讲究。第一排负责扔东西、第二排负责递扔的“弹药”,第三排拿长棍攻击警察,后面的人打伞当掩护。

  实际上,这些路数在CANVAS教程里早就提到了。

  教材里教导学员分成2组,一组演镇压,一组演游行,提前训练队形、学会使用周围设备

  阿拉伯之春时,带头暴动的人就要先在中学、大学招人,还要逐个谈话进行筛选。只有挑选合格了,才能进入训练环节。

  训练后,还会根据你的长处,分别分到学生运动组、印刷组、支援组、营销组。

  在每组里,被拉来参加暴动的人都会有2个老师,一个负责上政治课,对每个人进行洗脑,另一个负责技能课,教你所在小组的相关技术。

  香港这次暴动里,大公报曾拍到一个在街边的外国人,正通过社交软件向废青通报警察的动向:

  从CANVAS教程里的分工看,这个老外应该是支援组的技能导师,在现场坐镇,带着组里其他人随时调动暴徒。

  在“如何从暴动获益”这章里,教程教大家要做好补给、不要落单

  香港暴动的人就依葫芦画瓢,沿途设立了许多补给站,提供补给,提供冲击警察的武器等。

  教程还有一章说:“当你遇到镇压,要记住军警的名字”,暗示要记下警察的个人信息,通过报复警察来瓦解他们的意志。

  在这次香港暴动里,就有人在网上人肉香港警察,散布警察的个人信息,号召大家去报复他和他的家人。

  就连前段时间跟废青对骂的“帝吧”成员,也在极短的时间里,被神秘的专业黑客人肉,所有个人信息全部曝光。

  香港事情的最开始,只是一起杀人案,香港需要修改《逃犯条例》,以惩治杀人犯,堵上法律漏洞。

  6月9日,20多万名香港青年走上街头,念着“反送中”的口号。

  两天后,13个人开始24小时绝食,要求香港政府撤回修改的《逃犯条例》。

  到了6月12日,开始有人来到立法委门口,用雨伞、砖块向警察展开攻击,试图冲进立法委,口号同样是“反送中”。

  注意,直到这个时候为止,大多数跟着游行的人要求的只有“反送中”、“林郑下台”,还有不少是CIA花钱雇来的。

  图:大公报记者拿到了花钱雇人参加游行的录音,“前锋”一天给3000块

  在几次游行下,香港政府已经决定作出让步了。

  6月15日当天下午3点,林郑月娥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暂缓修例。

  对于大多数跟风的人来说,他们的目标当然不是颠覆政府,政府既然答应了暂缓修例,那么事情大概率会迅速平息下去。

  这个时候,CIA必须行动了,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让香港暴乱,事态非但不能平息,还必须不断升级,如果平息了,他们还怎么搞事?

  于是,仅仅一个小时之后,15日下午4点,有一名叫做梁凌杰的男子穿着黄色雨衣,爬上了金钟太古广场门外的一处工棚顶部,展开横幅。

  横幅里针对暂缓修例的决定,提出了新的要求:

  “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被捕学生,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

  警察和消防员迅速赶到了现场,还在下面放好了安全气垫,想劝说梁凌杰返回安全地方。

  但是,在和警察消防员对峙了数个小时之后,晚上9点,梁凌杰突然爬出棚架往下跳!

  消防员迅速上前救他,但是事发突然,消防员没有救成功,梁凌杰摔下棚架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情传出来后,网民把这个人称为“反送中烈士”,说警方和政府是“杀人凶手”。

  于是,原本因为暂缓修例要告一段落的事情,不仅没有平息,反而迅速升级!

  梁凌杰自杀后的第二天,香港就爆发了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者举着梁凌杰的雨衣作为标志。

  随后,陆续在6月29号、30号,7月3号,有数个人选择自杀,自杀时还留下了“反送中”的遗言,鼓动大家“继续游行,不要停止”。

  这并不是CIA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在以往的CIA带头搞的事情里,每次事态要平息了,就一定会有人突然死亡。

  阿拉伯之春的时候,2010年,突尼斯反对党抗议政府贪污暴政,本来这场争端只在政府高层会议里,双方都没想把事情闹大。

  没想到,12月17日,突尼斯一个小贩声称被警察虐待,突然当街自焚。

  没多久,Facebook突然流出小贩被烧成焦炭的照片,被几个神秘账号疯狂转发,仅仅29天后,政府就被看到照片的愤怒群众推翻了。

  一个月后,2011年1月16日开始,突尼斯隔壁的阿尔及利亚、毛里塔尼亚,也在民众抗议期间,出现了5起自焚事件。

  原本都快结束的游行,被自焚推向了新高潮。

  仿佛就像约好了一样,一天后的1月17日,埃及抗议期间,又出了个自焚事件。等到18号,埃及已经连续出了3个自焚的人。

  原本1万多人的游行,瞬间成了全国百万人大暴动

  紧接着,约旦、摩洛哥......整个中东,就在短短1、2周里,突然就集体出现了自焚事件。

  更巧的是,每次自焚,都会有人在Facebook上第一时间给出高清大图、发动游行的宣传消息。

  那拍摄效果和文案内容,就好像有人早早拟好了宣传单,早早等在要自焚的地方,端着相机一拍完照片,往宣传单上一放,马上就能发。

  BBC专门拍了部纪录片《Facebook如何改变世界:阿拉伯之春》

  “改变世界”的哪里是什么Facebook,就是CIA。 

  香港的事情发展到现在,闹事的废青们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诉求,他们只是在不断抬价,不断提出新的要求,一个比一个过分:

  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撤销以“暴动”定性示威,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释放被捕示威者,官员问责下台。

  不处罚闹事的人,还要处罚处理闹事者的官员,这种要求怎么可能答应?

  还有人又提出,要求香港有普选权,结果被BBC的记者反问:“英国人都没给过你们普选权。”

  如果政府真的答应了这些要求,暴动也不会结束,暴徒会提出新的要求,无休无止,一直到香港实质独立。

  如果政府不答应,那暴徒就以此为借口升级暴动规模。

  这是一个两难困境。

  2019年7月1日,原本是香港回归22周年纪念日的好日子。

  数十名暴徒手持铁棍,驾着垃圾回收车冲向香港立法委大楼。

  到了下午5点左右,更多的暴徒围到香港立法委大楼,开始点火,制造烟雾。到了晚上,他们砸坏了电箱,导致大楼内大面积停电。

  晚上8点50分左右,为了避免发生流血事件,警察开始撤退立法委大楼。仅仅5分钟后,这帮暴徒便手持铁棍冲进大楼。

  从头到尾搞破坏的都是他们,为了不出现流血冲突,警察已经忍让到这个地步了,他们却在墙壁上写着“黑警”、“没有暴徒只有暴政”、“万劫不复,退无可退”等字样,甚至在主席台上直接挂上了港英政府的旗。

  在冲击完立法院,看到警察不会还击之后,暴徒们开始变得更加猖獗,什么投石器、巨型弹弓,甚至燃烧弹都用上了。

 

 

图:巨型弹弓

 

7月14日新城市广场游行中,他们直接将一名警察的手指弄断了。

  7月21日晚,黑衣人冲击了中联办大楼。围攻、挑衅,甚至直接在中联办大楼的墙上写上了“支联办”三个字。

 

更是有激进分子在国徽上泼墨。

  接下来,按照教程,想扩大影响,就得造成大规模社会动乱、经济发展停滞。

  达成这个目的的最好方式,就是罢工。

 

图:CANVAS《非暴力抗争指南》中文版

  但是,因为香港的反对者多数是学生,或者没有工作的废青,他们不工作也不会对社会造成什么影响。

  于是,他们就在教程基础上活学活用,从自己罢工,变成强迫其他人罢工。 

  从7月24号开始,废青们开始用各种方式堵地铁,阻止地铁关门,不让普通人正常上班。

  将自行车、小推车等异物直接放在铁轨上,试图阻挠铁路运行。

  普通民众想要去上班,他们还会欺负、阻拦。

  8月5日,新元朗中心有废青用路障堵塞道路,有一辆私家车恰好经过,就被他们围了起来,他们用胶带绑住了司机的手脚,还在车头和车身上喷上侮辱性字眼。

  幸好司机迅速自己挣脱了胶带,及时开车冲出路障,才没有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香港的整件事,早已经脱离了“反修例”的范畴,实质上就是反对“一国两制”,“反中”

  可笑的是,大部分上街的年轻人不知道,在这场闹剧里,他们只是被利用的棋子罢了。

  真正策划这场闹剧的领头者,能从中获取实质的利益,而他们什么也没有。

  8月2号,香港警察捣毁了香港民族党的武器窝点。

  窝点里除了有汽油弹、弓箭等武器之外,还发现了含有大麻成分的精油。

  有网友怀疑,这些大麻精油是黑衣人用来加到免费发放的口罩里的,可以让年轻人在打砸时更为兴奋,更容易失去理智。

  8月3日,就在“旺角再游行”的同时。香港“东网”等媒体爆料,黎智英、李柱铭等反对派头目,当晚在中环历山大厦的一间高档西餐厅里,秘密会见一名外籍男士。

    就在7月21日,黎智英还曾经在自己旗下的《苹果日报》上发文说:

       【“年轻人,我们风雨同路。”】

  然而事实上,作为行动的带头人,黎智英这些人的子女却忙着赚钱和学习,连街头都没上过,这算哪门子的“风雨同路”?

  就在去年的6月2日,另一个头目李柱铭的儿子还举行了大婚,李柱铭在婚礼上和儿子喜笑颜开,高兴得很,然后转过头就鼓动其他年轻人闹事。

  高档餐厅窗外是别有用心的暴徒在打砸抢烧,窗内却是坐享其成的黑手在大快朵颐。

  黑手的儿子入洞房,废青们入牢房

  所谓的“民主运动”,不过是2%和CIA勾结的人,忽悠98%的人去给自己牟利的游戏罢了,之前的每次都是如此:

  黄台仰,港独分子,旺角暴乱的学生领袖之一,本来是一个大学都考不上的中学生,在闹完事之后被英国牛津大学录取,去读了两年的哲学。

  梁天琦,非法占中学生领袖,2017年赴美国哈佛大学读硕士。

  黄之峰,非法占中学生领袖,从小学习就不怎么行,在牢房里画个平面图都一堆错别字。

  但是因为非法占中运动,黄之锋被美国民主基金会许诺,全额资助赴美留学。

 

图:黄之锋和美国参议员卢比奥

  一个半文盲都能去美国留学,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美国驻香港的领事馆足足有1000多个成员,是其他地区的好几倍。

  因为香港特殊的地位,多年来香港一直没有进行去殖民化教育,也没有取缔外国在香港设立的非法组织,没有处理司法系统里过多的外籍法官。

  这直接导致现在的香港自由过了头,都快成了间谍云集的窝点,CIA想煽动香港青年搞事,实在太容易了。

  对于香港政府而言,想要平息这场暴动,最终还是要从这2%的人身上着手。

  这些人很会隐藏自己,他们永远只会躲在98%的炮灰之后,鼓动别人去送死。

  现在香港警察面对黑衣人足够克制,选择重点打击对手制造武器、提供物资的窝点的战略是正确的。但是其他的事情警察没有权限,必须由香港政府来做。

  香港教育系统里部分人不处理,他们就会源源不断地给青年人洗脑,把他们推出来给自己的利益铺路;

  香港司法部门的人不解决,警察依法抓捕的人,转眼就会被他们放走,反而是警察稍有举动,就会被判以重刑;

  外国在香港安插的间谍机构不处理,他们永远都会找到新的代理人出来闹事,后患无穷。

  香港问题的产生不是一朝一夕,解决自然也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只有一个方面一个方面推进,一个点一个点地做,香港才能有明天。

  最后,也希望香港那些以“民主”之名,行港独之实的年轻人能好好想一想,多为自己考虑考虑。

  不要傻乎乎地不看修例内容,就被一个谎言牵着鼻子走,不要拿自己年轻的生命,去给他人的政治前途买单,再这样胡闹下去,毁掉的只会是你们自己。

  参考资料:

  CANVAS官网的相关内容

  侠客岛《香港暴徒干的这事 人神共愤》

  海外网《人肉趴地铁、单车绊列车:香港暴徒为瘫痪交通已近疯狂

  缅华网《CIA培训港毒元朗暴行,香港警察强势回归》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9-10-08/5913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10-09 00:04:49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