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时间:2018-03-07 00:09:15   来源:察网   作者:千钧棒    点击: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千钧棒

我的文章的题目本来是拿张鸣与克林顿作为比较的,后来觉得这样做实际上太抬举张鸣了,因为张鸣除了作为网络上的一个另类“笑星”,隔三差五给人们提供一些笑料以外,实在是没有什么能耐。

昨天上了张鸣的微博,发现了这么一个帖子——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这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帖子引起我的注意,上网一搜,还真的是那么回事。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我不知道这些短信的截图被公之于众与张鸣刚刚出来又主动挑战有没有因果关系,不过说心里话,对于在张鸣之流身上发生这种事,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没有发生才奇怪呢。

因为这是某种人的标配,别看这种人平时道貌岸然,满嘴仁义道德、文明礼貌的,其实背地里常常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从高高在上的西方政客,到他们在我们国内的一小撮代理人,基本上差不多。

美国“拉链门”的主角克林顿的事迹尽人皆知了。

意大利前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2012年10月26日,贝卢斯科尼本人因巨额逃税被判4年监禁。2013年3月7日因涉嫌将警方窃听记录非法泄露给媒体,被法院裁定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而在他任意大利前总理期间,先后与多名女性有染。

2009年3月19日,以色列特拉维夫地方法院以强奸和性骚扰罪名对卡察夫提出起诉。2010年12月30日,以色列特拉维夫地方法院判定针对前总统摩西·卡察夫的两项强奸指控罪名成立。卡察夫由此成为以色列历史上第一位被判有罪的国家元首。

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在他担任法国总统期间,也是同多名女性有染,而且他在竞选总统期间,还接受了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的献金,结果下台以后马上被审查。

2011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干事长卡恩因涉嫌在纽约一家豪华饭店强奸女清洁工而被捕。

还有,根据中新网2017年12月14日电,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肯塔基州共和党众议员约翰逊(Dan Johnson)遭指控性骚扰一名17岁少女,13日,他在肯塔基州华盛顿山一座桥上开枪结束自己生命。

去年底的美国国会半月刊《点名》爆料,来自佛罗里达州的81岁的民主党众议员阿尔塞·黑斯廷斯曾被一名女下属起诉性骚扰,最终财政部赔偿后者22万美元了结这场官司。黑斯廷斯随后回应称,对有关部门与这名女子的和解协议“不知情”。

又据中新社休斯敦2018年2月1日电 ,美国亚利桑那州众议院1日投票,将一名共和党州众议员逐出。该人被指对当州数名女性进行性骚扰。

另外,根据《美国基督新教牧师性侵儿童档案(1987~2003)》ALL Protestant denominations - 838 Ministers 可以了解到下面的数字:新教牧师性侵害儿童共838例;浸信会147例;基要教派251例;圣公会140例;38 Lutheran Ministers 路德会38例;46 Methodist Ministers 基督教循道卫理会46例;19 Presbyterian Ministers 长老教会19例;197 various Church Ministers 其他不同教派197例。

从上述事实说明,在西方上到政客,下到某些某些道貌岸然的所谓的教徒以及西方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现在如果不性侵或者性骚扰几个异性,或者鼓吹性淫乱,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所谓的“民主人士”。从薛蛮子的嫖娼,到史杰鹏的唆教大学生卖淫,无不如此。

因此,“社会学家”李某河和著名“死磕派”律师迟某生一直以来不遗余力地推动所谓的“卖淫嫖娼合法化”,她们俩说得好听叫“解决农民工的性需求问题”,实际上是这姐俩太了解某些人的德行了,她们俩知道自己的队友们几乎都好这一口,而法律的悬剑就在头上,她们俩就千方百计为他们解除后顾之忧。

本来张鸣已经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了,不知道是被封杀了,还是他见风头不对曾经暂时蛰伏了,还是如同前段时间传说的他去美国了,而今年开春以来,他居然又按捺不住,自己跳了出来——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说心里话,在张鸣销声匿迹这段时间,我有点失望,没有张鸣的日子里,觉得生活比较枯燥,与其说他是个铁杆公知倒不如说他是个自由派里面专门高级黑的人士,他对国外敌对势力的赤胆忠心是不容怀疑的,但是他闹的笑话几乎是他的队友的总和,有时候只要他发声,总是有笑料。

志大才疏这句话用来评价张鸣非常合适,说实在的,他对自由派的贡献不大,倒是对中国人民的娱乐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论搞笑的本事,赵本山还真的是比不上他。

下面听本人一一道来:

他曾经册封韩寒为“中国未来的希望”,没想到这顶桂冠还没有戴热,韩寒就因为发表“韩三篇”被自己人“三刀六洞”,变成“大骗子”了。究竟是张鸣选定“大骗子”为“中国未来的希望”呢?还是张鸣之流心目中的“中国未来的希望”都是些大骗子呢?不得而知,不过张鸣对此事有点气急败坏,大骂:还没有怎么着,自己人先打起来了!也难怪张鸣大发雷霆,韩寒事件以后,好些被自由派卖了以后还帮着数钱的80后年轻人觉醒了,最起码不再被他们利用了,灭了一个韩寒,走了一大批人,张鸣痛心疾首!

2011年,在广东佛山发生了小悦悦被汽车碾压路人无人过问的事情,于是,他老人家在自己的网易微博上发了这么一个帖子:

【“人类的文明,是逐步演进的,到了21世纪的今天,中国居然还能出现对被撞伤儿童见死不救的现象,是因为我们的制度,具有反文明的迹象,到今天还不肯承认人权,个人自由、博爱这样的普世价值,我们在坚持所谓中国特色的时候,离人类文明渐行渐远。”

而偏偏之前不久发生了公共汽车司机殷红彬救治晕倒在路边的老人的事情,还有在广西发生了一起“海军哥”救人的事情。究竟是不接受“普世价值”的中国人的爱心更加多呢?还是他张鸣根本就是在毫无根据胡说八道呢?他不敢回答了,其实,“离人类文明渐行渐远”的恰恰是张鸣及其一伙。

“神十”升空以后,张鸣说:

好不容易,把人送到太空,居然就是为了让她给孩子们上课。上课在地上不行吗?我还以为人上太空,是为了做地上做不了的科学试验呢。见2013年6月11日张鸣网易微博http://t.163.com/zmbaohu

整天面对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可能不一定知道,不关心国内外大事的人可能不一定知道,但是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尤其是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不应该不知道,世界上第一位在太空授课的是美国的女教师芭芭拉.摩根。2007年,小学教师摩根乘坐“奋进”号航天飞机造访国际空间站,肩负着航天员、教师和“麦考利夫的继承者”三重身份,除了负责完成部分专业任务外,摩根还开设“太空课堂”,与地面上的学生“天地连线”,通过视频向学生展示了在太空运动、喝水等情景,成为那次任务的最大亮点。 此前的1986年1月28日,美国航天飞机“挑战者”号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72秒钟后在1.5万米高空突然爆炸,7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遇难者中包括世界上第一位“太空教师”麦考利夫。

虽然同样是对中国的航天事业的发展恨之入骨,他比诅咒天宫一号发射失败的王福重教授还不如,人家毕竟没有闹这种可以载入吉尼斯世界大全的世界级笑话

本人在拜读他的文章《五光十色说民国》的时候,发现了这么一段妙论:

“毛泽东有文章曰‘反对自由主义’,蒋介石也有类似的文章。两个对头,死对头,在自由问题上,其实观点十分相近。在反对自由的过程中,原先在民主旗帜下的个性就纷纷逃掉死掉,五光十色的人和事,变得整齐,也变得单一。最终,变成了一个色调。文革中,外国人来到中国,他们发现,这是一个蓝色和灰色的王国,连女孩子身上的衣服也不例外。”

他是1957年出生的人,应该是读过毛泽东的《反对自由主义》一文的,也难为他了,为了贬低M,居然第一次忍痛把他心目中的偶像常公公拿出来调侃。

然而,两个“自由主义”虽然字面上相同,但内涵上是风马牛不相及,完全不搭界的两个概念,毛所说的是革命队伍内部的一种不良作风。即使毛泽东也反对作为思想流派的自由主义,但是在毛泽东的《反对自由主义》这篇文章中是完全没有这一层意思的。没有文化的人不懂也就算了,作为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的张鸣,如此移花接木,张冠李戴就非常令人费解了。他是真的没有分清楚两种自由主义的水平,还是故意混淆概念呢?

2014年8月4日,张鸣教授在微博上写道:

“云南是个地震多发地区,日本也是地震多发地区,但云南的地震,每次都房倒屋塌,有大量的人命损失,而日本则不是这样。为何云南的建筑,不能抗震?一次不接受教训,次次都不接受教训,哪里有这样民族?”

那次地震有几个特点:震级比较高、鲁甸县人口比较稠密、鲁甸县是国家级贫困县、震区是高山峡谷地貌、发生在山区。

我们国家还有不少的山区贫困地区,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国家不可能拿出一大笔钱去把所有的山区贫困地区的房子重新建设,也是一个实在问题,就算是美国,也不会由国家去给私人建房子。

而在日本历史上最具灾难性的五大地震中人民生命财产损失巨大:

1896年日本宫本县三陆爆发7.2级大地震,由于震感微弱,许多人并没有将它放在心上。然而,地震35分钟后,第一波海啸冲击到三陆海岸,几分钟后第二波海啸也紧随而来,高达38.2米的海啸造成9000多座房屋被毁,22000人死亡。

1933年3月3日,宫城县南三陆町发生8.1级大地震,如同1895年的大地震,此次地震也引发海啸,海水淹没三陆附近城镇,造成3008人死亡,12053人受伤。

关东大地震是发生在1923年9月1日11时58分的日本神奈川县的7.9级大地震,共造成伤亡约25万人,房屋倒塌12万间,经济损失300亿美元。

1995年阪神大地震震源附近10万座房屋倒塌,另外185000座房屋被严重损害,6343人被倒塌的房屋压死,其中,离震源最近的神户地区共死亡4600人。另外,地震还造成415000人受伤。不仅如此,神户海岸150个码头中约有120个被毁,阪神段1千公里高速公路陷入瘫痪,电力供应被破坏,造成日本直接经济损失达1000亿美元,约占当时日本2.5%的GDP。不过,阪神大地震对日本的最大影响,在于民众开始对政府地震预警及震后救灾能力产生怀疑。

2011年3月11日,日本遭遇了其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地震,这就是9.0级东北大地震。此次地震震中位于宫城县附近海域,由于海啸冲击,宫城、茨城及岩手三县上万人死亡,而福岛核电站更出现泄漏,20多万人被疏散,其引发的次生灾害及财产损失堪称日本史上之最。

一个据说已经“民主”的并且由“优秀民族”生活的经济发达国家里,在经济发达地区,竟然因为地震伤亡那么多人造成那么巨大的损失。一次不接受教训,次次都不接受教训,哪里有这样民族?”张教授本身本来是要拍日本的马屁和趁着灾难恶心中国的,但是不比较不知道,一比较,张教授这不是在脱日本的裤子吗?

2014年底,姜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民国是乱世,他愿意选择生活在和平时期而不是乱世:

【“我觉得还是和平点儿好,过日子嘛,上街安全点好。”“别折腾了,折腾了又能怎么样?上有老人,下有孩子,就别折腾了。”“要说打仗就干脆单挑一个儿”、“别在有人想过日子的地儿打。”“民国其实没那么了不起。不过是一个半脏、半臭、半殖民地的社会”,“我真想不通哪里有任何理由让我们对那个社会保持着一丝留恋。”

姜文的这番话让人大张鸣勃然大怒,马上跳了出来:

“的确,民国没什么了不起,国家穷,政府乱,还受外国人的欺负。但是,民国有自由,知识人,尤其是姜文这样的电影人,可以按自己的意思搞创作,电影拍出来,只要不是诲淫诲盗,不用担心审查通不过。”

网友“拐了”在自己的博客上根据汪朝光教授在《电影杂志》上发表的相关论文,写成了题为《痛快书写,却遇剪刀——民国电影审查史》的文章,真实反映民国期间的电影审查状况。 文章反映的民国的电影检查情况与张鸣所说的完全相反。一个对中国的电影发展史完全一窍不通的人居然敢根据自己的感情好恶拍胸脯随意编造历史,可见张鸣多牛!

汪朝光,1958年10月出生,江苏南京人,著名民国史学家。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民国史研究室研究员,上海大学特聘兼职教授等。曾赴斯坦福、哥伦比亚等大学访问研究,任日本京都大学、东京大学客座教授等,是权威版本的《中华民国史》的主要编著者之一,也是《中国近代通史》的主要作者之一。

文章的链接

http://www.v2gg.com/nanren2016/nanrenfuli/20160831/286581.html

上述笑料是比较突出的,

当然,张鸣除了常常为人们提供笑料以外,在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紧密配合境外势力方面还是尽心尽力的——

教育部长以《切实加强党对教育系统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为题发表文章,文章尖锐指出。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渗透首先选定的是我们教育系统,是校园”的时候,看到陈部长的观点,就像瘌痢头对别人说秃子特别敏感一样,张鸣就按捺不住,马上跳出来叫板: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邓相超刚刚被处理,他就出来招魂: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史杰鹏被北师大处理,他跳出来鸣冤叫屈: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平时,他一贯反对在面对外敌侵略和挑衅的时候以主战或者主和来分忠奸。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而当特朗普政府鼓动红头阿三在中印边界闹事,企图挑起中印边界战争,把中国的注意力吸引到西部的时候,张鸣居然一反常态,摇身一变,变成了他们常常咒骂的所谓的“爱国贼”: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张鸣的“性骚扰门”与隔三差五提供的“笑料”

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张鸣的父亲是国民党新六军少校军需官,辽沈战役时被俘”。(“南风窗网”2014-01-07);】

【“我父亲当年也是在东北,也是国民党军官,但是我父亲没有逃掉,王鼎钧先生逃了”,“否则他就真是天地九天之上、九天之下两重天,就跟我父亲的命运差不多的样子”。(张鸣在 “一代中国人的眼睛——《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读书会”上发言)

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新仇旧恨让他一直为敌对势力效犬马之劳,所以如果说张鸣不尽力,那的确是冤枉他,只不过可能他把心思过多地放到沾花惹草上面了,少看书报,所以常常闹笑话。一个花甲老人,厚着脸皮骚扰一位少女,与他的西方主子相比毫不逊色,不知道那些把女孩子送到这所大学被他授课的家长对此会有何感受!

其实,从薛蛮子的“嫖娼门”到张鸣的“性骚扰门”,与他们对中国的社会产生的危害作用相比较是微不足道的,因为这只不过是有助于我们从另外一个侧面认清公知的本质而已,而公知本身及其所作所为已经成为社会毒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8-03-06/4911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3-07 00:09:15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