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文化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正在被围剿的《战狼2》是中国恢复民族自信的一声标志性文化呐喊,意义异常重大

时间:2017-08-11 00:13:53   来源:明人明察   作者:尹国明    点击:

正在被围剿的《战狼2》是中国恢复民族自信的一声标志性文化呐喊,意义异常重大

尹国明

《战狼2》火了,这是一部按照现在的成功标准,已经相当成功的作品。票房在那里,如潮的好评也在那里。截止昨天,《战狼2》的总票房已经超越周星驰的《美人鱼》曾经创造的记录,成为中国电影市场有史以来新的票房冠军。

但是,随着票房的数字在增长,对《战狼2》的舆论围剿力度也在加码。

因为在一些人看来,《战狼2》是一部弘扬爱国主义,呼唤民族自信的作品,怎么可以在票房方面有这么出色的表现呢?

《战狼2》的艺术水准未必有多么高,但是火成这样,首要的原因在于它切准了时代精神的脉搏,满足了中国人的时代精神需求。崛起中的中国需要体现民族自信的文艺作品,而不是继续各种对自己的矮化。

一个没有民族自信的民族,怎么可能实现民族复兴呢?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逻辑。

但是中国的文化精英。比较普遍的长期患上一种《河.殇》综合症。这是《河.殇》播出之后,就在中国文化精英圈长期传播并存在的一种精神顽疾,主要表现就是对自己的国家,对自己的历史,对自己的文化,统统不自信。与这种不自信相对应的另一面,是他们对西方(是指文化和意识形态意义上的西方),从制度、历史到文化、价值观的迷信。对自己国家的不自信和对别人国家的迷信,是同一个问题的硬币两面。

这些人自己得病不要紧,问题是他们还掌握着中国的话语权,很大程度上控制着中国精神产品的设计、制造和评价权,所以他们可以影响很多的人,患上和他们一样的病。

他们为西方列强侵略中国寻找理由。自由派大将贺某某就说:“中国没有平等的对待西方,造成西方对中国的欺凌”。

他们不只是认为中国现在走错了路,脱离了所谓的世界“主流文明”道路,而且认为中国的道路走错了2000多年了。同样是贺某某就说过中国“没有形成一种法治秩序,看起来好像从2000多年前就走错了路”。按他们的说法,中国的汉唐雄风,都是错误道路的一部分浮云。

他们甚至认为中国的民族和人种有问题。刚被北师大开除的那个人说:“中国人是一个无限接近傻逼的民族”。刚死不久的那个人则说:“我绝不认为中国的落伍是几个昏君造成的,而是每个人造成的,因为制度是人创造的,中国的所有悲剧,都是中国人自编自导自演和自我欣赏的,这可能与人种有关”。

因此,他们要去中国化。还是那位刚刚被北师大开除的人就这样说过:“大陆也应该去中国化,唯有全面接受西方文明,才能使每个人有尊严,这个国家才能成为人人想来的乐土”。

他们认为中国的出路是“让西方托管二百年”(这是刚被开除的人借别人之口说的),“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这是刚死不久的人亲口说的)。

这些人可不是普通人,他们都有着教授和社会活动家等各种各样的光环,有着普通人远不能及的话语权。他们活跃在中国的大学讲台,在中国的媒体上保持着曝光率。持上述观点的也不只是他们几个人,而是他们所在的几乎整个主流精英圈。这个“主流”,在强大的舆论影响力和思想传播力的意义上,名实相符,实至名归。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文中也提到了这个现象:“新闻界、文化界、演艺界、司法界、教育界、金融界、学术界阵地的全面沦陷,不是几个人就能做到的,而是整体性和立体性的,从点到面从上到下,凡是有影响力或有实质性利益的位置,无一不是汉奸或右派当家”。

《战狼2》就是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下出现的。《战狼2》像一声炸雷,打破了这些文化精英把持的文艺圈死气沉沉的萎靡现状;更重要的是,《战狼2》的票房体现出的影响力,更是打破了这些文化精英多年精心制造的主旋律影片没有市场的谎言。

这就不得了了。不但违背了这些文化精英固守的“政治正确”,而且可能会引发更多的人挑战他们的“政治正确”,因此涌现出更多的叫好又卖座的主旋律艺术作品。

这些“精神跪族”,虽然不能阻挡中国制造不断升级,不能阻止中国的军事准备日新月异,无法让中国崛起的步伐止步,无法叫停中国挑战西方国家的秩序和规则,他们就把希望寄托在如何让中国人的精神继续跪倒在西方面前。

最怕的不是流氓有文化,最怕的是汉奸有文化,是文化人当汉奸。文化汉奸造成的破坏性更为持久,消除其影响更为艰难。

而《战狼2》就是想告诉观众,中国已经强大了,我们不能不自信了。中国在实力上已经站起来了,我们精神上也应该站起来。

而习惯于做西方的“精神跪族”的文化精英,自己跪久了,也不允许别人在精神上站起来,对《战狼2》展开文化围剿,就是必须的动作了。

当《战狼2》的票房增加到10亿、20亿、30亿,对《战狼2》的围剿,在影响票房方面越来越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围剿重点,就从对电影内容的指责,改为对准吴京本人的个人攻击了。最近各种关于吴京的“黑料”都出来了,吴京喷娘炮,吴京直男癌,现在进行到编造“吴京中国香港籍,谢楠持美国绿卡,儿子是英国国籍”了。逼得吴京母亲出来辟谣了。

以谣言为手段,不外乎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既然影响《战狼2》的票房已经不可能,那就想办法降低《战狼2》的社会影响。

一个叫张超洋的实名微博写的这段文字就很代表这些人的心声:“吴京明知专制极权,却贬低普世文明,极力美化假相,实乃人格分裂的挑梁小丑。早已抛弃总过大陆国籍的人居然教育你爱国,最主要的是你还信了”。

总之一句话,在他们看来,宣扬爱国主义,激发民族自信,就是贬低普世文明。

他们说,中国现在专制极权,所以不能爱国。

而吴京通过电影告诉大家,中国也有暴力拆迁等各种问题,但我们必须爱国。电影也通过情节来说明为什么爱国,因为国家乱了,最吃亏的是老百姓。

笔者在2010年写过一篇文章,其中有一段文字是这么写的:

【贪官和精英可以移民去外国,可以不要这个国家,可以去认领一个新的国家,普通的老百姓,人民大众中的大多数人,也能离开这个国度吗?南京破城后,死伤最多的是什么人?是达官贵人吗,人家早跑了。伊拉克主权沦陷后,死伤最多的是富人和民运分子吗?非也,死伤最多的是普通的平民。所以说,精英可以不爱国,贪官可以不爱国,但是普通老百姓一定要爱国。】

正在被围剿的《战狼2》是中国恢复民族自信的一声标志性文化呐喊,意义异常重大

一些人指出《战狼2》剧情生硬表演僵化,对这些问题,我们可以见仁见智。何况,假使这些人指出的缺点确实存在,那高票房体现出的事实应该更让那些“精神贵族”惴惴不安。这说明中国观众用脚投票的迫切心情,哪怕是剧情有问题,也要支持《战狼2》。这样就更说明是这部影片传播的价值观,吸引了大家,感染了大家,就更说明,在崛起中的中国,那些依靠贬低中国文化、中华民族、中国历史,瓦解中国人民民族自信心和民族凝聚力的艺术,非但已经不受欢迎,而且是令人厌恶了。

不管这些人愿意不愿意承认,《战狼2》已经成为一个文化标志性事件。它会引导产生一种正能量的文化新气象,甚至有可能开辟一个电影新纪元。对很多电影投资者来说,既然展现爱国主义的艺术作品如此有市场,为什么不继续跟进呢?对电影从业者来说,既然中国人拍的展现自己的民族精神的作品,也能取得不输于好莱坞的成绩,这对于已经失去自信几十年的电影界的鼓舞极力作用,是长期的。

《战狼2》的成功也标志着张艺谋那代导演靠揭露、聚焦和放大中国阴暗面的电影主题已经过时了。硬实力正在强大的中国,继续坚持用“民族虚无”观念来选择主题的文艺作品势必要被淘汰。一些第五代导演的创作进入瓶颈,跟他们无法在心中告别这种民族自卑感恐怕有很大关系。一个对自己民族不自信的艺术家,怎么可能拍出有世界水平的艺术作品呢?

当然,如果非要谈到电影的不足,那肯定也有很多。但不完美的战士也是伟大的战士,不完美的《战狼2》也是一部时代需要的正能量作品。

如果抛开电影的艺术不谈,《战狼2》表达的精神元素,希望在未来社会条件具备的情况下,还可以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因为《战狼2》表现的爱国主义,还没有超出对假冒“普世”名义的西方价值观进行防守的范畴。

而现在,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已经在走出去,中国的文化价值观也应该实现走出去的目标。崛起中的中国,没有强大的意识形态,没有强大的话语权也是不行的。在实现对普世价值的防御成功之后,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跟这种“普世价值”去竞争世界。

但这主要不是《战狼2》主创人员的局限性(当然该作品的编剧平时表现出的三观也并确实不是那么让人放心)。艺术虽然可以高于现实生活,但是也无法根本性的脱离现实生活。

回到影片开头的那个桥段上,这个桥段的设置让很多“精神贵族”找到了攻击点。主角冷锋因为抗拆过程中的动作“过大”,被迫离开了心爱的战狼中队。暴力拆迁情节反映的是原始资本积累阶段的资本与权力勾结的现象。而那些拿这个桥段攻击爱国主义的人,确实最坚决主张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助资本为虐制造问题的是他们,消费问题用来攻击爱国主义的也是他们。

影片表达的比较纯粹的民族主义的自信,但还没有体现出社会主义的制度自信,大概原因也在于中国社会的资本主义元素过多。影片站在民族的角度去构建自信,把自信更多构建在国家强大的基础上,把国家硬实力的强大作为构建自信的基石。

这本身并没有错,但我们需要更大的自信。我们既需要民族之心,也需要制度自信。建立在制度自信基础上的民族自信,才是更为完整的自信,希望未来的影片能在这方面下一些功夫。

如果离开社会主义,仅凭爱国主义,虽然也能够给我们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但这种精神动力却有一定的空间和条件限制。

一是很难跨越国界,对外具有渗透能力。换句话说,爱国主义能够提供的是用于进行意识形态防守的价值观,但却不能提供用于意识形态大反攻的价值观。因为爱国主义只能在国家和民族的范围内,才能产生共鸣。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的扩散限于国家和民族的界限之内。只用爱国主义作为我们的思想武器,只能用于意识形态保卫战的防守,最好结果也只是抵御对手的价值观于国门之外,无法实现文化价值观的输出。

二是爱国主义一般在国家遭受列强侵犯和威胁的时候,才具有强烈的感召力。问题是国家强大了之后,怎么办?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在憧憬“中华帝国主义”,这是要用国家主义作为强大之后的中国精神推动力,而这跟我们国家不称霸的历史文化和现实价值观,都是有冲突的。霸权主义是已经日暮途穷的老路,帝国主义早就站在道义的对立面,新殖民主义已经透支了殖民主义的最后空间。即便是新殖民主义的集大成者美国霸权,也正在走向失道寡助。我们需要比单纯爱国主义更高境界的价值观,去支持强大之后的中国如何走向世界。

事实上,作为可能是最后一个世界霸权的美国,虽然对内极其重视爱国主义教育作为凝聚人心的精神基础,对外却用“普世价值”进行意识形态扩张。只是,因为美国这套“普世价值”对外还是霸权主义的底子,对内也无法解决资本专制和贫富悬殊的问题,虽然在一段时间内具有迷惑性,能够构建其道义制高点,但不能长久的迷惑所有人。真相暴露,最终也摆脱不了衰败的运数。

正在强大的中国,需要爱国主义,但这种国家主义不能只是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未来更加强胜的中国,当然也需要爱国主义,但这种爱国主义绝对不应该是“中华帝国主义”式的爱国主义。中国的爱国主义,应该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国家性质结合,应该是跟社会主义结合的爱国主义。

要实现意识形态中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的结合,要实现制度自信基础上的民族自信,就要求构建比西方资本主义更高的文明,这就需要我们国家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减少和限制资本主义因素,对外维护国家利益,对内因为实现社会平等和人民当家做主。人民因为生活幸福,个人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结合在一起,个人的安全和国家的安全捆绑在一起,而具有更为自觉的爱国主义情怀。

民族自信和制度自信的结合,不但是医治各种民族自卑和各种精神虚无最好的良药,也是对外构筑文化价值观制高点,实现意识形态防守转为反攻的需要。

虽然社会主义不要求对外称霸,但中国却可以通过坚持社会主义而具有的实力和制度的优势实现不霸而王。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wh/2017-08-10/4562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8-11 00:13:53 关键字:文化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