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文化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杨芳洲:民族主义只能对外不能对内

时间:2013-05-02 08: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杨芳洲    点击:

民族主义只能对外不能对内

随着日本、美国等对我分裂渗透阴谋的恶性发展,其对我民族精神不仅欲尽力泯灭之,而且要千方百计将如此强烈而难以彻底泯灭之民族精神引入我内部的民族矛盾中,将抵御外辱的民族主义――中华民族的爱国主义变为制造分裂内乱的狭隘民族主义。

我们许多热血青年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热情,但搞不清楚民族主义对外与对内这个对我国家民族利益至关重要的区别,因此其民族主义情绪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宣传蛊惑引入内部的民族对立。

民族主义只能对外不能对内。对外她就是凝聚人心的爱国主义,是国家和民族的灵魂。而一旦对内,则成为激化国内民族矛盾的狭隘民族主义,成为挑起内乱的祸根。这种对内的民族情绪总是会导致纠缠各兄弟民族之间的历史恩怨。而历史的恩恩怨怨是永远也纠缠不清的,越纠缠隔阂和对立就越深。如同一个原本和睦的家庭,如果其成员总是纠缠于以往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越纠缠就越伤感情,再和睦的家庭最终也难免破裂。

回顾一下前南联盟和前苏联国家分裂的惨痛历史,其前车之鉴当足以使我引以为戒。当前南斯拉夫和前苏联的民族精神凝聚为一致对外的爱国主义时,这两个国家曾焕发出怎样蓬勃旺盛的生命力?!世人有目共睹。他们都曾有打败纳粹德国的荣耀!也都曾有建设国家的辉煌!其国内各民族也都曾和睦相处,互相通婚,互相融合,共同发展进步。一派欣欣向荣景象!总之,爱国主义使民族团结,国家富强,人民幸福。

前南及前苏的灾难产生于混乱的“政治改革”。人皆有民族感情,一旦各民族那些政治野心家利用人们的民族感情进行民粹主义煽动为自己拉选票时,各民族之间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的历史疮疤就不断被揭来戳去,人们的民族感情就从对外的爱国主义转向对内的狭隘民族主义。其煽动越甚,各民族之间对立越甚,政治家就越是可从各民族的对立情绪中得到选票。其结果是国家分裂,煽动狭隘民族主义的政治家们却走上了红地毯,成为总统、元首。各族人民则互相敌视、仇杀……各民族均陷于苦难和动乱之中,其发展均出现巨大倒退。无论是前苏还是前南,分裂后又有哪个民族的日子过好了呢?而渔翁得利掩口窃笑的却是酷爱分裂他国的美国……

最令日、美等忧心忡忡的是,中国早晚要走上政治民主化的道路,届时他们苦心收买培植的那些已声名狼藉的高官、精英必为人民所唾弃。如果人民选择能维护国家民族利益的爱国者作为民意代表和各级执政者,那将是内外分裂势力最为恐惧的“恶梦”。因此,在尽力泯灭中国人民族精神的同时,将我难以被彻底泯灭之民族精神引向挑起内乱制造分裂的狭隘民族主义,使我走上南联盟和前苏联分裂崩溃之路,以避免在爱国主义旗帜下团结在一起的中国人民彻底清除汉奸买办势力而真正崛起,无疑是日、美及其走狗汉奸最迫切的冷战渗透目标。为此,他们太需要一切能够挑起民族对立情绪的炒作题材了!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网络汉奸们为其大汉族主义的煽动宣传辩解说,南联盟之所以会分裂,是因其主体民族塞尔维亚不够强大,所以,中国只有强化汉族才可免于分裂。以唯我独尊的大汉族主义激化民族矛盾能维护国家统一?这种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荒唐逻辑掩饰不住其蛊惑大汉族主义的真实目的,难道煽动仇视排斥满族、蒙族同胞,宣扬“满蒙非中国”“元清非中国”论也是为了避免分裂加强统一?

就说南联盟,若非当年米洛舍维奇靠煽动大塞尔维亚主义当了总统,并改变了原南联盟的民族和睦政策,排挤主张民族和睦的领导人,南联盟的民族关系何以能恶化得如此迅速而一发不可收拾?以致各民族反目成仇,刀兵相见!虽然米洛舍维奇在抗击美国和北约的战争中曾持强硬立场,但势孤力单四面受敌的塞尔维亚又如何能有力量抗衡美国和北约?!最后饱尝战祸的塞族不仅未能圆其大塞尔维亚梦,而且成了小塞尔维亚,科索沃和黑山也都失去了。可以说,塞族人民是大塞尔维亚主义最大的受害者。

而俄罗斯不论其人口和面积都算得上前苏联占支配地位的主体民族,大而强的俄罗斯也未能阻止政治家煽动狭隘民族主义而导致的分裂。俄罗斯不仅失去了苏联超级大国的荣耀而沦为三流国家,而且至今仍面临国家再度分裂的威险。

当今中国,若敌阴谋得逞,使国家分裂山河破碎,汉族人民的命运决不会比塞尔维亚和俄罗斯更好,也同样将是国家分裂最大的受害者。因此,大汉族主义与其它形式的民族分裂主义一样,是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大敌,也是汉族乃至全国人民最大的祸根,如同大塞尔维亚主义对塞族人民一样。而那些以大汉族主义面孔出现的“汉人”,也绝非真正热爱民族的汉人,而是披着汉族外衣,为日、美分裂国家民族的阴谋效劳的汉奸汉贼。

大汉族主义其实是激发少数民族分裂主义最好的兴奋剂,反之亦然。因此大汉族主义与民族分裂主义是最好的孪生兄弟,它们都是其幕后黑手统一操控变换的牌,都是被煽动起来的狭隘民族主义。

当前,以日、美为后台的内外分裂势力正是以其大汉族主义的宣传鼓动为主要突破口来激化民族矛盾。因为只有煽动大汉族主义才有可能潜移默化偷偷摸摸地以其取代中华民族的爱国主义,才有可能将中国人的民族精神引入制造内乱和分裂的狭隘民族主义。也只有宣传蛊惑大汉族主义,才有可能使那些貌似激进民族主义的汉奸与爱国者争夺人心,进而主导中国未来民主化的政治方向。

各种迹象表示,日本正在暗中积极支持蒙独分子建立一个包括内外蒙及俄罗斯和我新疆蒙族地区的大蒙古国的企图,并在幕后操控协调蒙独、疆独、满独、藏独,大汉族主义、及台独等各种分裂主义势力猖狂活动,目前这些分裂势力正在其幕后黑手统一指挥操控下,利用网络变换各种形式进行各种民粹主义煽动,以挑唆民族、族群对立。网络汉奸们时而诬蔑谩骂少数民族,以大汉族主义来刺激少数民族的分裂势力。时而又换成少数民族面孔骂汉族,从另一面刺激煽动大汉族主义。然而不论他们变换什么嘴脸,是大汉族主义,还是少数民族的分裂主义,其共同点就是都强调“满蒙(及其它少数民族)非中国”、“元清非中国朝代”。 这明显是在秉承《田中奏折》“满蒙非中国” 论的衣钵,为分裂中国制造舆论。

1923年,法西斯主义历史学家矢野仁一出版《近代支那论》,一开头就有《支那无国境论》和《支那非国论》两篇文章,矢野认为:中国不能称为所谓民族国家,满、蒙、藏等原来就非中国领土。如果要维持大中国的同一性,根本没有必要推翻满清王朝,如果要建立民族国家,则应当放弃边疆地区的控制,包括政治上的领属和历史上的叙述。矢野这些荒谬的“史学成果”自然而然成为日后《田中奏折》及其所代表的侵华政策纲领的“理论”基础。(此后矢野仁一又于1943年出版《大东亚史の构想》,成为日本军国主义“大东亚共荣圈”的理论基础。)

而战后日本和美国史学界却继承了矢野仁一“满蒙非中国论”,不承认元朝和清朝是中国王朝。

日本京都大学杉山正明以“超越中国”的“蒙古史观”欲改写中国和世界历史,否认蒙元王朝的中国性质。

日裔美国人罗斯基(Evelyn S. Rawski)更是荒诞不经地否认满清统治者汉化且自认中国正统的历史事实,将清王朝的统治身份归之为中亚大汗而不是中国皇帝。

国内一些汉奸学者也与之配合,汉网那些被日本人操纵的汉奸因此而在满、蒙问题上大做文章。

网络汉奸们将满族和蒙族类比日本,将我历史上民族压迫和战乱杀戮类比南京大屠杀。这明显反映了日本人的立场和思维方式,既是在为其开脱侵略罪责,同时也是在宣扬“满蒙非中国论”及“元清非中国王朝”。

透过所有这些阴谋活动,我们好像又看到了急欲分裂满蒙进而侵吞全中国的《田中奏折》那不散的阴魂,这个不散的阴魂现又重聚徘徊在我神州大地上……

《田中奏折》的阴魂之所以再度显现于中国,是因其嗅到了新的机会,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我对外开放以来,日、美利用我腐败迅速发展的机会成功地对我各领域实行了全面渗透。据说日、美对其向我内部渗透的深度和广度因各方面都超额完成了计划而颇感满意。而我却至今仍对其疏于防范,内部遭渗透已如百孔千疮,致使内奸在我机体中繁衍发展,朋比勾结,我之行政资源及思想学术文宣系统已越来越多地为敌所利用。敌分裂渗透阴谋也自以为时机成熟,于是由阴转阳,公开进行分裂活动。这也是其对我冷战颠覆谋略的一个主要方面。

南联盟和前苏联因内部民族矛盾激化而分裂瓦解的事例让那些做着《田中奏折》旧梦的鬼魅阴魂再度振奋起来。它们认定,“族群斗争,一抓就灵。”运用各种手段变换各种方式,不断地离间挑唆中华各兄弟民族之间的关系,是实现其旧梦“宏图大业”的最佳策略。于是,各种形式的民族分裂活动及与之积极配合的大汉族主义宣传也都同时活跃起来……

阎崇年之所以被搞是其研究专业,汉网那些以大汉族主义面孔出现的民族分裂分子骂了阎好多年,因为要挑唆民族矛盾必然要拿满清和蒙元说事,这也是日本、美国“满蒙非中国论”,“元清非中国王朝”阴谋的具体表现。这次阎崇年事件无疑被其大大利用了一把。而我们有些人被卷入其中却不能自省。

大家争得面红耳赤,谁在背后捂着嘴偷着乐?

                                           杨芳洲

                                             2008年10月26日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wh/2013-05-02/1471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00 关键字:阎崇年  民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