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形成与发展过程述论

时间:2016-10-21 08:13:21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南开大学第六届“周恩来班”    点击: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形成与发展过程述论

——共和国大问题之一

南开大学第六届“周恩来班”哲学院2014级本科生班理论二组

摘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以及其指导的“文化大革命”对现代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本文对该理论的形成和发展进行梳理,并对其产生和发展以及理论内容进行了一定的分析。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是“文化大革命”的指导理论,在十年 “文革 ”期间被广泛宣传,曾写入中共 “九大 ”、“十大 ”、“十一大 ”通过的政治报告和党章,还写入了四届和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修改通过的宪法,影响十分巨大。它在提出时被认为 “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树立了第三个伟大的里程碑”。然而,“文革”对我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造成极大的破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研究这套理论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对于我们全面认识这十年的错误,吸取经验教训,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1861年6月,中共中央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后,关于该理论的研究也有不少,但彻底批判否定的偏多。然而,说该理论完全错误,也不尽然,我们应当辩证地对其进行分析。

一、“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源流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提法,不是毛泽东本人提出的,但得到了他本人的认可,该理论的而主要论点也是得到他本人的同意和认可的,因此,该理论可以看作是毛泽东的理论。该理论显然吸取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不断革命”的理论。然而,毛泽东对“不断革命”的理解产生了偏差,因此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 1850 年春著述的《1848 至 1850 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和《中央委员会告共产主义者同盟书》中,第一次明确地提出了不断革命的概念,并全面地提出了无产阶级不断革命理论。其主要内容为:革命是社会进步和政治进步的强大推动力;革命进程必须经历许多阶段,必须通过不间断的革命,推动革命运动向前发展,争取向革命更高阶段过渡,以实现由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的转变;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过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实现对社会的彻底改造,消灭私有制,消灭一切阶级,建立新社会。

而列宁则在结合本国实际的基础上,对马恩的理论进行了发展。列宁认为,俄国革命必须分两步,第一步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用强力推翻专制制度,消灭农奴制残余;第二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强力摧毁资产阶级的反抗,消灭资本主义。两种性质的革命不能混淆,但却又紧密联系。民主革命的终结就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决不能停滞不前。

“不断革命”的经典论述,在社会发展中是值得借鉴的。“继续革命”的理论即来源于此。然而,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里,它被赋予的特定的含义,被极“左”思想所扭曲。后文会进行详细分析。

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形成

“继续革命”理论,是对毛泽东晚年在社会主义阶级斗争上的“左”倾的错误观点的总的概括,大致是在1957年后逐渐形成的,其形成过程大致如下文所述。

1957年反右派斗争扩大化以后,毛泽东的“左”倾观点逐步升级。在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否定了中共八大关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不是阶级矛盾的决议,重提阶级斗争,认为提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仍然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1958年八大二次会议通过了此观点。并且,毛泽东批评反冒进是“非马克思主义的”。在十一月的中央武昌会议上,毛泽东又提出除了在经济上划分阶级以外,还要从政治上、思想上划分阶级。此后,阶级斗争在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愈发严重。

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发动对彭德怀等人的批判,把党内不同意见 的正常争论误认为是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并扩大化,认为党内斗争是过去十年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大对抗阶级的生死斗争的继续。自此之后,“左”倾思想愈演愈烈。

1962年八届十中全会上,这种“左”倾的错误观点系统化、理论化了。毛泽东提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此阶段中,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贯穿始终,因此,阶级斗争问题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此后,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基本形成,“文革”中正式确定的“继续革命”理论的重点也在这次会议上提出。全会之后开展的城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是“左”倾阶级斗争理论指导下的一次大范围的实践,而这又大大助长了“左”倾的错误思想。

1965年1月,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即“二十三条”)中提出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概念,阶级斗争的矛头直接指向党内干部,尤其是指向党中央的干部。毛泽东错误估计国内的形势,认为提防党和国家的领导层搞修正主义是重点。

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的《五·一六通知》,和不久之后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通过的《十六条》成为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继续革命”的理论初步形成,并成为了“文革”的指导思想。《五·一六通知》由毛泽东主持起草并亲自修改,认为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要高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旗帜,在这些领域多的领导权,就必须对这些人进行清洗。8月5日,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把“文命”斗争的锋芒指向所谓的“以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十六条》认为要大力发动群众,指出“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随着“文革”的开展,“继续革命”的理论更加充实完善,概念也逐渐清晰。

1967 年 11 月 6 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编辑部文章《沿着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开辟的道路前进》,将这个理论正式确定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文中将“继续革命”理论归纳为六个要点,将这一理论体系化。

三、“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形成因素

“继续革命”理论,是在国际、国内多方面因素的作用下形成的,具有复杂的背景。具体如下:

(一)毛泽东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形势的判断

20世纪50年代以来,主要是苏共二十大的召开和中苏论战,严重影响了毛泽东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形势的判断。

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召开,主要批判了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专断,以及“肃反”扩大化的严重错误,揭露了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弊端。然而毛泽东却将这理解为一场修正主义潮流,认为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篡夺了领导权,正在使苏联向资本主义国家转变。

而在此之后,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恶性膨胀,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均对中国造成了巨大压力。中共和苏共之间展开了激烈论战,两国关系也不断恶化。这些加重了毛泽东对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危机感,也使他对国内阶级斗争形势的衡量产生偏差。因此,毛泽东在指导全国工作时,以“苏联变修”为戒,提出党内存在“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以及“赫鲁晓夫式的人物现正睡在我们身边”等极端的政治论断,将国内的大多数问题,都上升到了阶级斗争的高度,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奠定了理论基础和政治基础。

(二)毛泽东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人的理论的理解的偏差

“继续革命”理论是毛泽东根据马列经典理论发展而来的,而毛泽东产生如次重大的错误,与他对马列理论理解上的偏差是分不开的。

首先是马列主义关于过渡时期的理论。马列主义关于过渡时期的概念是明确 的,是指两种对立的社会形态之间的过渡,即指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社会向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社会的过渡。过渡时期存在着多种经济成份,还存在多个阶级。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是这一时期的主要矛盾。一旦生产资料私有制转变为生产资料公有制,消灭了剥削制度,消灭了剥削阶级,并确立了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时,过渡时期即告结束,从而进 入社会主义社会。 “三大改造”完成后,我国已进入社会主义阶段。由于剥削制度的废除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剥削阶级已经失去了以往所仰赖的经济、政治、社会基础,成为劳动者的一份子,阶级斗争早已不是主要矛盾。而毛泽东显然将过渡时期和从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笼统化,认为阶级斗争贯穿社会主义社会始终,资产阶级复辟的危险也贯穿整个阶段,并认为这是党的修正主义的根源。

这种看法也偏离了科学的阶级划分标准。马克思认为,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阶段相联系,阶级社会始终存在阶级斗争,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而已。列宁对此进行了发展,认为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阶级斗争并未消失,但采取的形式与之前的阶段迥然不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心工作是通过生产力的不断发展来逐步消除旧社会遗留的阶级问题和不公平现象,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虽然还存在,但已居于次要地位。毛泽东却将阶级的划分从经济上的概念扩展到了政治上和思想上,错估了阶级斗争的程度和范围。

其次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任务。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以后,尤其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任务和职能,就是组织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繁荣和提高社会主义文化。而“继续革命”理论批判所谓“唯生产力论”,将阶级斗争无限扩大化。毛泽东片面地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阶级斗争,这也是其思想“左”倾的原因之一。

此外,还有毛泽东对于“资产阶级权利”的误解。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把按劳分配中等量劳动相交换的原则,叫做“资产阶级权利”,是因为按劳分配原则和资本主义商品的等价交换中的等量劳动决定等量价值的原则是同一原则,它们都体现了交换双方的平等权利。这并不存在任何剥削属性,只是抽象意义上的论述。然而毛泽东却把这个消费资料的分配中存在的概念,扩展到几乎全部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中,例如他把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八级工资制混同于旧社会的分配制度。

毛泽东对于马列思想的认识是不全面的,理论上的片面性对于“继续革命”理论的产生影响深远,在此不一一赘述。

(三)毛泽东对国内形势的误判

毛泽东发动“文革”,主要是由于把全国各地、党的各部门的局部问题,放大到全党、全国性的大问题,对国内形势的错误判断。

1957年,党在整风之时,极少数右派分子攻击党,攻击社会主义,而毛泽东则把此类问题严重化,导致了反右派斗争的扩大化。之后,毛泽东又认为党内出现“走资派”,出现修正主义问题,甚至认为北京可能发生政变。而对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缺乏清醒的认知,一味强调阶级斗争。这都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主观认识的局限性造成的。

四、“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要点及剖析

1967 年 11 月 6 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发表了由陈伯达、姚文元主持起草,经毛泽东同意的编辑部文章《沿着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开辟的道路前进》。这篇文章把毛泽东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思想理论,以及有关的论断,概括为六条,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其要点如下:

第一,必须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对立统一规律来观察社会主义社会。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存在着敌我之间的矛盾和人民内部的矛盾。必须区分敌我和人民内部两类矛盾的界限,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才能使无产阶级专政日益巩固和加强,使社会主义制度日益发展。

第二,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为了防止“和平演变”,必须把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第三,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阶级斗争,在本质上,依然是政权问题,就是资产阶级要推翻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则要大力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必须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中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的专政。

第四,社会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必然会反映到党内来。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表人物,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主要对象。

第五,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最重要的,是要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只能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要让群众在这个大革命运动中,自己教育自己”。就是说这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大民主的方法,自下而上地放手发动群众,同时实行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大联合,实行革命群众、人民解放军和革命干部的革命三结合。

第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思想领域中的根本纲领是“斗私、批修”。“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因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是要解决人们的世界观的问题。要在政治上、思想上、理论上批判修正主义,用无产阶级的思想去战胜资产阶级利己主义和一切非无产阶级思想,改革教育,改革文艺,改革一切不适应于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挖掉修正主义的根子。

第一点无甚错误,但似乎被当成了一句空话,当全国都在互相纠斗的时候,人民内部的矛盾如何能被“文革”这种方式正确处理呢?

而除此以外,该理论对于全国阶级斗争形势的估计是主观的,现实依据不足,毛泽东往往把与自己意见相左的意见打上“修正主义”的标签。前文也说道,对于国内形势,毛泽东是严重错估的。

而对无产阶级专政继续革命的对象,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种说法本身具有很强的主观性,从“文革”现实的操作情况来看,起初的“走资派”,多数是与毛意见不一致的领导层,发展到后期,出现不计其数的冤假错案。毛泽东最担心的“修正主义”,是在党和国家决策层中表现出来的与他的主张、政策相反的东西,或者说是政治上的“修正主义”。这恰恰体现他本人的专断。

另外,“文革”中所提倡的“大民主”,完全罔顾法律、纪律和秩序,“踢开党委闹革命”、“就是要无法无天”等口号也体现出其不理智,对中国社会造成的深重灾难也无需在此多论。

五、“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继续发展及结局

1969年,党的九大政治报告中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作为社会主义革命的指导思想和“文化大革命”的理论依据加以肯定。报告把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始终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作为党的“基本路线”。 新党章把所谓的“基本路线”全文写入总纲。九大使“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和错误实践合法化。

十大政治报告肯定了九大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国内要求“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四届人大把所谓的基本路线写入了宪法,强调我们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和政策,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

毛泽东在 1974 年关于“理论问题”的谈话,使“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进一步完善。他对马克思主义关于“资产阶级权利”的论述和列宁关于小生产的论述作了误解,对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作了违反实际的分析。1975 年 2 月发表了毛泽东关于“理论问题”的谈话,在全国掀起了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运动。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但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 ”仍被延续。毛泽东的继任人华国锋对于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 ”仍持 “坚持 ”态度。1977年8月12日,华国锋代表中共中央在中共十一大上作政治报告,对该理论依旧持肯定态度,并且在十一大报告中,对“主席思想六条”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修改。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胡乔木率先公开提出对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这一口号进行重估。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所通过的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中作了否定的评价,认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在当时有了特定的含义,明显地脱离了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的轨道,必须把它们同毛泽东思想完全区别开来。《决议》将其与“文化大革命”紧密联系在一起,进行了直接的否定。

六、总结

历史的社会功能之一就是反思过去,指导现实和未来。十年“文革”让我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研究它的指导理论,总结教训是十分必要的。

第一,我们要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并且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随着中国的实际发展,政策措施也应因时而变,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必须根据时代不断发展。

第二,要正确认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和主要任务。发展社会主义的正确途径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集中主要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建设社会主义是个相当长期、相当艰巨的过程,只有靠长期不懈的艰苦努力才能成功。所以人为地缩短社会主义建设过程,通过阶级斗争来建设社会主义,实践证明是完全错误的。

总之,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们一定要谨记历史的教训,紧跟时代步伐,坚持正确的理论的指导。

参考文献:

1.贺良林:“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再认识,《湖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04年03期:第2—5页。

2.雷 云:全盘否定,全盘肯定,抑或辩证分析?——“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再思考,《当代社科视野》,2011年12期:第1—6页。

3.黎津平:“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评析,《求实》,2011年01期:第10—12页。

4.刘 波:“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浅析,《理论学习》,1985年01期:第37—59页。

5.刘俊文:试剖析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广州医学院学报》,1984年01期:第4—7页。

6.刘淑静:“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探析,东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年。

7.马国钧:试析“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西北民族学院学报(社科版)》,1987年04期:第47—52页。

8.杨近平:“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对马克思主义的背离,《江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2年06期:第76—82页。

9.张显扬、王贵秀: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剖析,《学习与探索》,1981年06期:第10—18页。

10.周 兵:“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历史命运考察,《现代哲学》,2008年02期:第67—75页。

2016年5月12日)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6-10-20/4061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6-10-21 08:13:21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