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打着社会化幌子的新自由主义逻辑:评马前卒“终身学习抵御加班”论

时间:2021-01-13 00:05:25   来源:无隅   作者:邢麟舟    点击:

打着社会化幌子的新自由主义逻辑:评马前卒“终身学习抵御加班”论

邢麟舟

  拼多多事件余波未息,众多网民和自媒体纷纷发表自己对解决问题的看法。我无力探讨出路,但看到大V马前卒在观视频“睡前消息”栏目的“终身学习抵御加班”论,还是有些啼笑皆非,不吐不快。

  最先引起我,也引起广大网友愤怒与嘲讽的是马前卒在节目中毫无马克思主义理论与经济学常识的一通暴论。这段话犯了上过高中文理必修政治课的同学都能轻易看出的,脱离生产关系谈生产力和曲解无产阶级定义的低级错误。此外,其竟然令人惊奇地隐含着“加班与效率挂钩”的毫无经济学常识的假设。殊不知,“内卷”一词在我国网络空间的流行,描绘的正是无限加班而效率极低的的景象。

图片

图片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cp4y1x7ia?t=287

  当然,这样的解读未免略有断章取义之嫌。然而,点进视频详细观看后,我才发现,整篇视频的核心问题根本不在这一两句暴论——这二十分钟的密集输出,完全是无视房子里的大象,打着社会化乃至社会主义幌子的新自由主义逻辑。

  一、你也配用命换钱?

  马前卒一上来就讲了矿工赚钱比普通工人多的故事,旨在合理化过度加班乃至用命换钱的现状——似乎网民反对加班,是断了广大打工人的财路一样!

  然而他却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现状:现如今,并没有多少企业愿意做“矿工工资高”这种为员工加班提供合理经济补偿或奖励的行为。换句话说,我们甚至不配用命换钱。君不见,拼多多在员工猝死一事上至今仍然只有自罚三杯式的道歉和冷血甩锅式的公关。这位猝死的员工倒是把命换了出去,可她竟然连抚恤金都没有换到。相应地,视频稍后,马前卒对“吃大锅饭”的批评言论,也完全是树稻草人——我们如今的问题,明明是压根吃不到饭。

  二、为什么只让一个人加班?便宜啊!

  紧接着,马前卒讨论了一个似乎发人深省的问题:为什么企业不倾向于雇佣多个人,而只是让少数人加班?在此,他使用了非常高级的认知科学、管理学和经济学概念,讲述了人的沟通协作成本的重要影响。然而,根据一的讨论我们可以明确地发现——

  为什么只让一个人加班,不雇佣两个人?很简单,因为让一个人加班也不必支付加班费,便宜啊!

  即使我们抛弃“不用付加班费”的假设(当然大家都明白,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假设),我们也可以用更简单的理论反驳这一观点。熟悉基本的(西方主流)劳动经济学常识的读者都知道,在劳动力供应充足且总体恒定的情况下,对劳动力需求越少,需要支付的工资水平越低。在总体工资水平低且不用支付加班费的情况下,用脚后跟就能想明白为什么公司不雇佣更多的人,不知道马前卒的脚后跟是不是有些问题。

  三、中国打工人需要终身学习吗?

  当然,有读者会提出质疑。难道马前卒所说的管理学和认知因素真的不合理吗?当然合理,但恐怕并不“重要(relevant)”。

  首先,劳动者权利的受损问题是否只发生在所谓“技术含量高、分工复杂、交流成本高”的互联网企业?答案显而易见。连一般人普遍认为最不需要技术、最不需要协作的平台劳动都存在如此严重的劳动者权利问题,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说沟通成本是企业少雇人、迫使雇员加班的原因?

  其次,我们的互联网企业乃至科技含量较高的制造业,到没到技术含量高、分工复杂、交流成本高,乃至于需要“终身学习”的阶段?这正好可以让我们剖析一下马前卒的“终身学习抵御加班”论。

  在视频前半段,马前卒谈到了企业因为优秀员工频繁跳槽而不愿投入培训的问题。那我很想问:在跳槽远比中国还要自由的美国,互联网大厂员工为何能不断提升自身的知识与能力,与时俱进,帮助自己待过的每一家公司走在创新前列?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员工频繁跳槽在一定程度上是无关因素;我们甚至可以说,频繁跳槽是果,公司不愿意投入成本培训才是因;公司不仅不愿意投入成本培训,甚至还要将为公司服务多年,也在公司接受培训、历练多年的35岁老员工结构性优化,导致员工“被迫跳槽”。

图片

  华为可能是公认中国最具“硬核”创新能力的公司,但却是最先开始明确淘汰老员工的公司

  那么为何公司不愿投入成本培训?这一问题涉及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发展、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路径,我无力详谈,却可以借鉴友人的一篇文章(见文末注释)简单梳理几个重要原因供各位思考。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发展主要可以归结为劳动力的重新配置、渐进的政策改革、地方竞争,及有利于外贸发展与稳定的金融抑制政策等几个因素。而其中,劳动力的重新配置,也即我们常说的“人口红利”,恐怕是最为根本的“输入”端。大人口基数、基础教育的发展(人力资本积累)与农民工大批进城等因素共同促成了中国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与日本、韩国等国先保护国内优质制造业,再放企业参与全球竞争不同,中国在改革开放伊始即敞开国门,利用廉价劳动力大量吸引外资,逐渐使国内企业融入全球产业链。然而,这样的路径将成本乃至“性价比”作为比较优势,阻碍了工人向中产阶级转化,也阻碍了全面的产业升级。

  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制造业的路径似乎溢出到社会经济的其它部门,形成了路径依赖。在很大程度上,我国网民引以为傲的所谓互联网产业与平台经济创新(拼多多即是一例)也走在这条道路上。从制造业到互联网服务业的大部分所谓创新,大部分都可以归为性价比创新、旧技术装新产品的应用创新、以及并无科技含量的商业模式创新。这一类创新利用廉价的劳动力供应及由廉价劳动力构筑廉价基础设施,乘着热钱的东风,不断进行以撒钱和压低成本为基调的逐底竞争。不论是平台经济企业的补贴大战,外卖与物流行业的所谓高服务质量,还是拼多多这一类完全以价格取胜的电商企业,无不是这条典型路径的实践者。

  在此基础上,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稀烂和产业组织价格协调能力的缺乏进一步使得被美名为“拼性价比”的逐底竞争逐渐失去了底线——汉语可真是博大精深呢!任何不论技术含量高低的创新尚未在创始人的手中产生红利,就被或大或小的竞争者抄袭、模仿,开始谁规模大、谁能烧钱、谁能压低成本,谁就能胜利的竞争,甚至沦为同菜贩抢生意,掀底层的桌子。我想问问马前卒,这样的企业需要什么高水平、高知识团队?在这样的企业,又有什么可终身学习的?

  所以,马前卒的所谓“终身学习抵御加班”论,其实只不过是打着“社会化教育”幌子的新自由主义话术:“为什么打工人惨?因为打工人水平低,不学习,不努力啊!当然了,话也不能说得这么难听,打工人不学习不完全是他们的责任,企业、学校和社会应该给予学习的机会嘛!

  四、加班费与生产关系

  综上所述,我用将近三千字的篇幅反驳马前卒二十分钟的视频,只为说明一个问题:生产力无法脱离生产关系被讨论,劳动者权益就是劳动者权益,请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在劳动法律法规无法切实落实,打工人甚至不配用命换钱的当下,谈论所谓终身学习,可谓何不食肉糜。保护了劳动者权益,保护了知识产权,再谈创新和产业升级的大问题,恐怕才能轮到劳动者终身学习的探讨,更别说马前卒提到的无条件基本收入了——掌握经济和社会生产少数人连加班费都不愿意付,怎可能同意无条件基本收入“养闲人”?人民富豪和捧出人民富豪的人都笑了。

图片

  注释:

  本文第三部分主要观点借鉴自黄靖洋《内卷时代:无节制的投入、同质化的竞争,与中国增长模式的极限》: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107-opinion-china-industry-workers-involution/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21-01-12/6712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1-13 00:05:25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