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从花呗的洗脑广告,到上海的伪名媛群

时间:2020-10-15 00:05:21   来源:Europe金靴公众号   作者:欧洲金靴    点击:

从花呗的洗脑广告,到上海的伪名媛群

欧洲金靴

  幻想当霸道总裁的“小公主”,这种精神贵族病、精神公主病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自我矮化、自我物化,把一个堂堂正正的无产阶级女儿身,堕落为一只供资本喂养与玩弄的母狗。

  先来了解一下“上海名媛群”:上海名媛群

  说穿了,就是一群拼多多拼出来的景观架象,在人造的伪浮华中,既是在心理层面通过社交平台的“晒晒晒”来自欺欺人,也是在现实层面通过流水线定制的网红外貌进入“钩沉渠道”、妄图钓到富二代男性。

  但事实上,这类姑娘群体,真心可怜。

  1.

  钓富二代?你想都不要想。

  资本(家)最摄心自危的就是阶级降级,人家会纳你一个小小网红入阀?

  你说你只想蹭点钱?不好意思,也不可能。

  二十年前给大款暴发户当小蜜,也许一晚上还能趁着人家酒醉摸点钞票,但今天不存在的。

  实不相瞒,真正的富二代我还真接触过,他们能拿出的现金乃至转账还没我多呢…但是人家会有几张额度吓死人的卡,供他们各种玩乐消费,然后家里定期帮他们填。

  这种你对人家卖身卖肉,除了浪费青春、在朋友圈装个X,有个屁用?

  对这帮姑娘而言,潘玮柏就是天花板了。但是潘玮柏、郭富城等人被amy姐玩趴之后,现在那群明星戏子们也对工业化的网红工厂提高警惕了。

  总之,想嫁给资本家富二代?别做梦了。

  2.

  刨除这件事当中钓金龟婿的功利成分,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恐怕还得是肉眼可见的奢华崇拜和景观追求。

  居伊·德波在上世纪60年代将马克思曾经面对的工业资本主义经济物化现实,抽离为一幅幅离裂于物质生产过程的现代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总体视觉图景。

  而马克思所指认的市场交换中已经颠倒为物与物关系的人际关系,也被再一次虚化,成为商业性影像表象中呈现的一具「伪欲望引导结构」。

  这就是德波提出的「景观社会」。

  德波指出,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景观是人们自始至终互相联系的主导模式。

  通俗理解,可以以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中程峰父亲(大德集团董事长)诱骗石小猛时的说辞:“除了父母对子女的亲情,当今社会的一切关系,友情、爱情,其本质都是交易。”

  也就是那句引用了太多次的《共产党宣言》里的名句:“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会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既然是商业性的交易,那么人际关系,以及人在社会中的存在形态,便均是可以人造的、可以被塑造的、可以是流水线式工业化量产的。

  3.

  在今天的诸如dou音等短视频app里,像本次名媛群事件中的拜金主义卖肉女和资本教徒,她们热辣的舞姿和妆画得几乎亲妈都不认识的美颜,已经占到了几近一半的比例,成为了短视频平台最大的流量贡献群体——反之,她们也得到了平台的流量扶持,成为了一个个网红。

  最终造成的结果,不仅仅是整个短视频平台内容的同质化、肤浅化、去思想化,更恐怖的则是其凭借日趋庞大的体量而带动的风气影响:消费主义更加深入人心,资本至上更为令人推崇。

  王思聪的“国民老公”头衔,马云的“马爸爸”称谓,麻花腾的“家父梗”……这些都是怎么来的?

  尤其让人不安的是,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下沉,被影响群体已经开始低龄化……

  手捧一杯星巴克,在宝格丽酒店的落地窗边,穿着浴袍背靠着东方明珠塔的江景摆一个pose,然后配一个矫揉造作、无病呻吟的文案,一条量产批发式的朋友圈or微博or短视频就制作好了。

  按下发送键,享受着姐妹们商业互捧的点赞,和她们眼里的舔狗屌丝备胎们的赞美:“女神又美了!”、“终于营业了!”、“好想你啊!”………

  一个华丽丽的十分钟,就这样心满意足地打造出来。

  为啥说只有十分钟?因为十分钟之后,脱下浴袍、让出沙发、交出空空如也的星巴克杯——下一个美女网红,上!

20201013_095048_018.jpg

  这种美女与美景,扪心自问,真的美吗?

  鲍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中早就给出答案:“这实为一种反美学功能,即媚俗。而媚俗只是一种模拟美学。”

  鲍德里亚同时还指出过,“媚俗是由工业化和平民化导致的。”

  后者“平民化”或许还有一丝正向价值,正如如今所有人都可以拍dou音、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美颜相机去当网红——但是,“审美工业化”这个受制于资本控制的大前提,就导致了平民的审美趋向实际上是可以被操控的,最终也就走向了严重的单一:人人蛇精脸,个个爆乳胸,人均名媛,群体华丽………

  4.

  其实对于景观的这种“被制造性”,人们也是心知肚明,但始终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以致于将自己本真的社会存在忘得一干二净。

  用德波的话说,“这是一种新的分离、异化关系。”

  由此,当资本大生产(殖民主义)的时代开始步入消费主义时代后,马克思的经济拜物教批判,也逐渐转变为一种景观拜物教批判。

  永远不要忽视景观的意识形态功能。德波就认为,景观的存在和那些“统治性的布展”,都证明了今日资本主义制度“自建的合法性”。

  人们在对景观塑造的趋之若鹜中,也无意识地肯定了资本的现实统治——于是,景观就成了资本主义合法性的“永久在场”。

  具体而论,比如今天的人们在生活的每个细节情景中都不得不在商家广告炫示的牵引下,不自觉的面对一个已经被粉饰和美化的欲望图景。

20201013_095048_019.jpg

  进而,每一个人都被剥离了“人性”,而被注入了完全的“商业性”、被打造成了一个个彻底的消费者,无能为力也无处可逃。

  你必须消费!只有消费才是快乐的、才是有价值的个体,你如果不下单、不一天到晚从商场里满载而归,你之于这个社会就是无意义无贡献的!

  看吧,资本主义的景观,甚至决定了人们的道德性。

  人们以对商品疯狂的追逐来客观肯定着资本主义的市场体制,或是在影像文化的引诱下,将现存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误认为本真的存在方式、自愿成为五体投地的奴隶——郭敬明总票房破20亿的系列电影《小时代》,其宣传片中就有这么一句话:“满满当当、琳琅满目的衣柜,我想,这应该是每一个女孩的梦想吧!”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你必须有这个梦想,否则,你就不能算是个女孩。”

20201013_095048_020.jpg

  5.

  景观心理除了通过驾驭意识形态渗透,更可怕就是通过支配生产以外的时间来达到对现代人的全面控制,即对人们非劳作时间的控制。

  这是一种新的剩余价值剥削方式:敦促消费,严禁淡欲。

  你必须时时刻刻充满着旺盛的消费购物欲望,哪怕是在工作时间已经被皮鞭抽打得疲惫不堪,你也绝不可以在下班时间想着休息!更不可以对消费失去兴趣!

  你不可以郁郁寡欢,不可以对商场和购物app失去动力!否则,在今天已经无法靠地理大发现的血腥殖民来维持扩大生产的情况下,资本家们还怎么能够保持着商品的倾销和利润的翻滚呢?

  这,就不由让人想起近来某家财阀旗下的产品:蚂蚁花呗。

20201013_095048_021.jpg

  近来,蚂蚁花呗的一则则奇葩广告让人错愕——说让人错愕,那是因为站在无产阶级的生产观和实用主义的消费观;而如若是站在资本的立场看,那么这样的广告实在是太正常、太合理了。

  之前已经写过【点击阅读】,但是我没想到,这次花呗其实是制作了一整套的系列场景,远非单单一个施工队队长给女儿买蛋糕。

  就说这则“22岁贷款买大床”,根据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就业蓝皮书:2019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8届中国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月收入为4624元。

20201013_095048_022.jpg

  即使不考虑“被平均”的因素(太多毕业生根本是找不到工作,或者是被漫长的实习生制度压榨),月入四千的水平,一定要买这么一个大床吗?

  买了这么大的一张床后,就不仅仅是一张床的问题了。你的床都这么大、这么高标准了,你北漂沪漂租的房总不能三四十平吧?也得阔气吧?

  那么紧接着,你的厨卫用具、办公用具都得高标准。

  你说你没钱?怕什么!有花呗啊,花呗会根据你开通后的借贷消费数额,不断地给你增加额度、并推送增额信息提醒你:兄弟,别闲着,该借款消费了!

  就像花呗那则“看电影买一束花”的宣传一样,在花呗的教育下,看电影可不能仅仅是看电影,你必须还得还得买一束花来匹配,今天这电影才算没白看。

20201013_095048_023.jpg

  最为用心险恶的恐怕就是“免息贷款给妹妹买电脑”这条了。

20201013_095048_024.jpg

  接触过地下赌博的人应该都知道,拉人入局,最好的哄骗方法就是开头三局先让人尝到甜头,之后嘛,嘿嘿嘿,你就把他宰得再恨,他也下不了赌桌了——既是因为他已经上瘾,也是因为越欠越多、庄家能让他离场吗?

  可是花呗却没有在广告里明明白白地告诉人们,借钱是需要还的,一旦你胆敢不还,嘿嘿嘿~

20201013_095048_025.jpg

  6.

  大约在本世纪初,随着一大票台湾偶像剧和韩国偶像剧的涌入大陆,以及它们千篇一律的桥段——“灰姑娘嫁入豪门”、“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开始让这种完全不切实际的“跨阶级爱情”思维,深深地洗进了中国大陆姑娘的脑海中。

  为什么鲜有“贵妇爱上臭小子”的桥段?那是因为这种电视剧其本身的针对用户,就是瞄准了年轻的傻白甜女孩们,为了加深代入感,一出出“单均昊和徐子骞争抢渔村姑娘叶天喻”的大戏,印入心头。

20201013_095048_026.jpg

  然而现实的真实镜况呢?

  给一条阶级排位链吧:资本(豪门)>明星中的资本合伙人>明星>网红>普通人。

  所以那些网红伪名媛们,在amy姐的操作下钓到潘玮柏和郭富城这样的明星戏子,或许还有机会,但是想一步登天嫁入豪门?那恐怕是明星一级的女人们的目标。

  然而,即便是女明星,娱乐圈也早已是当今中国各阶层中,其从业女性看似最为光鲜、实则女权地位最低的圈层——嫁入豪门,你以为你是阔太太?你不过就是个漂亮的生育工具。

  看看郭碧婷加入向家后的一系列婆媳八卦闹剧吧,包括她这次“只是”生了个女孩,接下来,我们坐等她会不会被逼打催卵素、继续生、直到生男孩为止。

  推荐阅读:杨丽萍、秦岚们的“不生不育”,只是少数人的虚幻清高

  推荐阅读:乘风破浪的姐姐,过气阿姨们的自救

  跋.

  “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这种阶级自贱的所谓“灰姑娘奋斗论”,实在太荒唐。

  灰姑娘真正崛起的方式,应当是去推翻和消灭霸道总裁,而不是幻想着摆脱灰姑娘身份、遁入霸道总裁的胯下、沦为资本附庸。

  幻想当霸道总裁的“小公主”,这种精神贵族病、精神公主病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自我矮化、自我物化,把一个堂堂正正的无产阶级女儿身,堕落为一只供资本喂养与玩弄的母狗。

  “穿耳包脚为肉刑。学校家庭为牢狱。痛之不敢声。闭之不敢出!或问如何脱离这罪?我道,惟有起女子革命军!”——毛泽东。

20201013_095048_027.jpg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j/2020-10-14/6551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10-15 00:05:21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