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安全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及其应对

时间:2021-03-25 00:11:42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骆郁廷    点击:

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及其应对

骆郁廷 李  恩

iShot2021-03-24 17.54.17.jpg

原编者按:网络空间是价值激荡的主要场域。西方通过网络文化浸染、网络舆论抹黑、网络社交渗透、网络利益输送和网络勾连策动等手法在我国网络空间进行价值渗透,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因此,要深入分析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的手法及其危害,有的放矢地做好应对工作,更好地防范化解网络意识形态安全风险,有效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国家安全。

信息时代,网络是信息传播的主要空间,也是价值交锋的主要场域。西方敌对势力一直把我国发展壮大视为对西方价值观和制度模式的威胁,一刻也没有停止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1]53西方通过各种手法在网络空间对我国进行价值渗透,企图削弱、动摇和瓦解我国社会的核心价值体系,损害中国的安全稳定,干扰和遏制中国的发展。新时代,深入分析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的手法,揭露西方网络价值渗透的危害,有效应对西方的网络价值渗透,对我们防范和化解意识形态风险,维护国家意识形态安全乃至国家安全,显得尤为重要与紧迫。

一、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的手法

价值渗透作为西方推行颜色革命的重要方式,日益成为西方利用网络技术对其他国家进行干扰、破坏、遏制的软武器。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西方的价值渗透拓展到了网络领域,网络价值渗透的手法也更趋隐匿化、多样化和复杂化。

(一)网络文化浸染

西方国家在网络空间利用网络影视、网络动漫、网络游戏等网络文化传播、输出西方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美剧”“好莱坞大片”“网络动漫”“网络游戏”“综艺”“嘻哈音乐等西方网络文化产品充斥着我国网络空间。这些网络文化产品不同于普通的商品,它们往往打上了西方意识形态烙印,带有西方的价值偏见。网民在观赏和消费西方网络文化作品的同时也常常受到西方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潜移默化的影响。在网络中一度流行的《纸牌屋》《行尸走肉》《权力的游戏》等美剧,存在大量对资本主义制度下色情、暴力、权术、恐怖的镜头描写,在其长期浸染下,网民难免会受到西方资产阶级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利己主义的影响,形成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网上评价甚高的《美国队长》《复仇者联盟》《碟中谍》等好莱坞大片,凭借视觉上的冲击力、情节上的吸引力、制作上的感染力吸睛无数,这些电影站在西方中心论的立场,为西方的霸权政治和个人英雄主义发声,对我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产生强烈冲击。网络游戏也同样带有西方的价值预设,开发者通过对游戏背景、人物、任务和剧情的精心设计,通过暴力、冒险、刺激等游戏体验吸引网民,让网民特别是青少年沉溺其中,达到濡染、同化、腐蚀青少年的效果。西方正是通过诸如此类的网络文化在我国网络空间渗透西方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

(二)网络舆论抹黑

网络舆论是网络空间各种意见、看法和情绪的总和,是社会舆论的晴雨表风向标。信息时代,网络日益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西方反华势力凭借媒介优势和话语霸权,频频在网络上散布对华负面舆论,抹黑中国形象。世界最大的网络搜索引擎(Google)、最大的视频网站(YouTube)、最大的网络社交平台(Facebook)、最大的新闻网站(Yahoo)等等都被西方垄断集团特别是互联网大亨把持着,成为西方对华舆论攻击的武器。西方利用各种媒体尤其是互联网媒体大肆制造历史终结论”“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等舆论,频频向中国发难,混淆是非,误导民众,肆意抹黑、丑化、污名化、妖魔化中国,歪曲和损害中国的国家形象,企图削弱中国人民的民族认同感、自豪感和归属感,打压中国人民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尤其在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时,我国采取积极的隔离防治措施,迅速阻断了病毒的大面积传播,控制了疫情的蔓延,并全力帮助其他国家抗疫。而西方国家却罔顾事实,造谣惑众,制造中国病毒论”“侵犯人权论”“中国责任论等舆论,展开对中国的舆论攻击,企图栽赃嫁祸中国,污化中国的国际形象,否定中国抗疫的伟大成就。近年来,西方国家已经把反中当成了政治正确,逢中必反,抹黑中国已经成了西方的政治常态,全球疫情防控中再起波澜,充分暴露了西方国家利用一切时机借助网络舆论破坏中国国家形象、削弱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战略图谋。

(三)网络社交渗透

网络时代,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络社交成为人们新的交往方式,网络社交软件也成为人们相互交往、交流沟通、表达诉求的重要媒介。西方国家利用社交媒体用户庞大、交流便利、传播广泛、信息复杂的特性,广泛利用社交媒体进行价值渗透。一方面,利用国内社交平台对网民进行价值误导。在微博、微信、QQ空间、各大论坛等社交媒体平台,经常出现像《经不起推敲的邱少云》《揭秘真实的雷锋》《拼凑的焦裕禄》这样的网络文章,称邱少云被火烧仍一动不动违反生物学常识”“雷锋其实过着奢靡的生活”“焦裕禄是拼凑出来的虚构人物”“红军长征是溃败的大逃亡。这类文章都是通过历史虚无主义的手法,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否定我国革命、建设、改革伟大实践中涌现出的英雄模范人物,否定这些英雄模范人物所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崇高的理想信念和核心价值观念,动摇和消解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的信仰、信念、信心,瓦解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人民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共同奋斗的思想基础。另一方面,利用国外社交平台向网民进行价值灌输。西方国家利用网络技术手段诱导网民使用西方翻墙软件获取有害信息,大肆传播一些西方反华虚假信息和错误价值观念。据维基百科报道,美国情报部门曾给予网络公司资金支持研发针对中国网民的翻墙软件,规避国内网络防火墙监管,为西方价值观念的渗透提供便利。中国网民一旦翻墙注册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西方社交软件,这些软件会自动识别出中国的IP地址,算法推荐系统会持续性地向中国网民推送关于我国的负面信息,同时推送赞美、吹捧、美化西方的正面信息,在精准推送和价值误导中消解网民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的认同。

(四)网络利益输送

随着对外开放的扩大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西方资本进入中国市场,特别是涌入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成为了影响中国互联网的重要势力。我国互联网行业的三大巨头公司,阿里巴巴的最大股东是日本软银和美国雅虎,腾讯的最大股东是南非米拉德控股集团,百度公司股东构成中有超50%的美国资本。可以说,我们今天在网络上使用的网络应用,无论是搜索引擎、新闻网站、门户网站,还是社交媒体、购物应用、网络游戏,都能在背后找到西方资本操控的身影。西方资本在一些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控股,直接赋予其网络话语权,并把价值渗透和利益输送捆绑起来,以利益输送推动价值渗透。一方面,网络内容娱乐化。资本天然就有追求利润的特性,为了追求利润就必然以娱乐化的方式吸引网民点击,赚取流量。在网络空间,充斥着八卦的花边新闻,庸俗、低俗、媚俗的娱乐内容,消费主义、泛娱乐主义渗透到整个网络世界,淡化了网民对政治生活和现实世界的关注。另一方面,信息输送选择化。资本可以干涉网络言论,推送和传播什么信息,不推送和不传播什么信息,皆根据资本的利益和标准来剪裁和选择。西方资本主控的网络,为了维护西方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往往巧妙传播有利于西方的言论,屏蔽不利于西方的言论。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以后,Facebook对持不同政治立场的账户采用双重标准,采用强制删除、禁言以及降低浏览量的手法无理打压反对暴徒及支持港警的网民,大肆刊登香港不法之徒的暴力骚乱信息及其支持言论,唯恐香港不乱。因此,网络已成为西方资本利用利益输送进行价值渗透的重要载体和工具,其影响和危害已不容小觑。

(五)网络勾连策动

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各个国家的互联网已经突破了国家地域的边界,日益成为国际互联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国际互联网的发展既为世界各国的网民提供了信息文化交流的渠道,也为一些西方国家利用网络内外勾连,破坏别国的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和社会稳定提供了方便。西方国家利用网络勾连策动的主要手法有:一是境外策划,境内联动。西方打着非政府组织的幌子,以提供资助等多种手段培植亲西方势力,尤其是一些所谓的网络公知”“网络大谣,一旦欲造事生事,就在境外策划和设置热点议题,发动亲西方势力在网络上遥相呼应,内外联动,破坏国家的安全稳定。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后,美国等西方国家企图甩锅中国,污称中国是疫情的发源地,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甚至企图追究中国的责任,让中国赔偿损失。而国内一些人也在网上公然迎合、配合,宣扬中国欠世界一个道歉。这种境外策划,内外联动的手法,西方屡屡使用,意在搞乱人心,干扰防疫,破坏稳定。二是网上煽动,网下行动。西方反华势力利用国际互联网远程遥控和操纵,大量散布诋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民族团结政策的负面言论,勾结其长期培植的国内势力,包括一些民族分裂势力,干扰、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新疆“7·5”事件,就是西方反华势力勾结热比娅等民族分裂势力,煽动而导致的一场重大暴力恐怖突发事件,严重破坏了新疆的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西方利用网络勾连策动破坏我国安全稳定的企图多次遭受失败。现在,西方企图故技重施,通过发布所谓《维吾尔人权法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插手新疆、香港事务,煽动国内分裂势力,破坏中国的国家主权、领土完整、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干扰阻碍中国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进程,这一图谋照样不会得逞。

二、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的危害

西方国家在网络空间利用各种手法进行价值渗透,传播和宣扬西方价值观,对网民的思想行为、我国社会的主流价值和意识形态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危害。

(一)扰乱网民思想

在网络空间中,境外敌对势力加大渗透和西化力度,境内一些组织和个人不断变换手法,制造思想混乱,与我争夺人心”[1]35。西方国家敌对势力通过各种手法,一边加紧妖魔化中国,抹黑党和政府的形象,丑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及其伟大成就;一边加紧利用网络空间传播西方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特别是所谓自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并且造谣惑众,混淆是非,制造思想混乱。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人权口号的蛊惑,利己主义、拜金主义、民族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的滋长,严重侵蚀党的肌体,把党内一些人的思想搞得相当混乱[2]94西方在网络空间的价值渗透通过模糊和混淆真与假、美与丑、是与非的界限,来模糊人们的思想认识,误导人们的价值观念,搞乱人们的思想行为。乱花渐欲迷人眼,在西方资产阶级思想文化和价值观念的渗透影响下,网民原有的政治方向和价值观念受到极大的冲击,模糊了判断大是大非的政治标准和价值标准,削弱了网民的政治辨别能力和价值判断能力,影响了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削弱和破坏了广大网民和人民群众团结奋斗、维护稳定、促进发展的共同思想基础。

(二)消解核心价值

马克思主义是党和人民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指导思想,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居于指导地位,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是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建设的主旋律,理想信念、价值观念和爱国情怀是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建设的主要内容,这些构成了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核心价值。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力图侵蚀、消解和否定我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用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不仅对我们的指导思想、理想信念、价值观念、爱国情怀产生强烈冲击,还竭力冲击和消解我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和核心价值观念。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和核心价值观念是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产物。人们自觉地或不自觉地,归根到底总是从他们阶级地位所依据的实际关系中──从他们进行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关系中,获得自己的伦理观念[3]470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根源于生产资料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经济关系。这种核心价值,就是把个人与集体、小我与大我、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结合起来的集体主义价值或人民至上的核心价值,集体主义人民至上本质上是高度统一的核心价值,是我国社会占主导地位的价值观念。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逻辑,生成了一种更深层次的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这种核心价值实际上就是个人至上,这是资本主义社会最根本的价值观。”[4]在资本主导的资本主义社会,个人至上说到底就是资本至上。网络空间充斥的西方价值观念,无论是所谓自由、民主还是人权的价值观念,最终指向都是西方个人至上的个人主义的核心价值,也就是资本至上的核心价值。西方企图用资本主义个人至上的核心价值否定和取代社会主义人民至上的核心价值,就是想动摇公有制为主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思想基石,消解中国共产党团结领导全国人民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的思想基础,进而阻碍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三)危害国家安全

西方国家在网络空间进行价值渗透的危害性更在于通过意识形态和价值渗透,损害我国意识形态安全,最终破坏政治安全,危害国家安全。意识形态安全是政治安全和国家安全的前提。西方国家的价值渗透首先会危害文化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进而威胁政治安全和国家安全。马克思指出,如果从观念上来考察,那么一定的意识形式的解体足以使整个时代覆灭”[5]170。价值渗透看似是软武器,改变的只是观念,实质上争夺的是人心,解除的是思想武装,关系到人心向背和国家政权的安危。与发动一场战争直接占领别国领土,推翻别国政权不同,意识形态和价值渗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更具潜隐性和持久性,其效果绝不亚于一场硝烟弥漫的战争。近几十年来,西方国家发动一场又一场颜色革命,从郁金香革命阿拉伯之春,把价值渗透、人心争夺、思想颠覆的手法用得炉火纯青,搞乱和颠覆了多国政权。曾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尼古拉·伊万诺维奇·雷日科夫在总结苏联解体的教训时说,我们的悲剧就在于我们丢失了苏维埃价值,我们没有把过去的一切正面的东西带到新时期……我们的国家缺少一种核心价值的思想,有的只是起瓦解作用的、外来的思想和价值[6]19核心价值的瓦解,思想共识的崩溃,精神支柱的夭折,导致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政权轰然倒塌。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西方推行颜色革命导致政治混乱、社会失序、民不聊生、生灵涂炭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我们要牢记历史,保持警觉,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三、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的应对

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从未停止,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较量也从未停歇。为了防范化解网络意识形态安全风险,切实维护我国政治安全和国家安全,需要针对网络空间西方价值渗透的手法及其危害,采取必要措施,有效加以应对。

(一)加强网络舆论引导

面对西方国家的网络舆论抹黑,需要加强网络舆论引导,澄清网络是非。首先,加强网络舆情监控。注重收集网络舆论信息,积极关注并利用互联网技术和大数据方法收集各个网络平台的热点信息,尤其是西方一定时期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和价值渗透的相关信息。集中整理网络舆论数据,梳理出西方舆论妖魔化中国的议题、焦点、热点及变化的脉络与手法。在此基础上,加强网络舆情分析、研判。既要作定量分析,又要作定性分析;既要作现状分析,又要作趋势分析,准确把握网络空间西方舆论动向,深刻揭示西方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地误导网络空间舆论、抹黑中国形象的舆论战的手法和特点。其次,引导网络舆论方向。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人民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党和人民之祸。好的舆论可以成为发展的推进器、民意的晴雨表、社会的黏合剂、道德的风向标,不好的舆论可以成为民众的迷魂汤、社会的分离器、杀人的软刀子、动乱的催化剂”[1]38要组织专门力量针对网络空间西方别有用心散布的错误舆论,切实做好网络舆论引导工作,提升网络舆论引导主动权,把好正确舆论导向,积极回应网民关切,澄清网络舆论是非,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揭露和驳斥西方的舆论抹黑,还原事实真相,澄清价值是非,消除不良影响,更好地激发网络舆论正能量,汇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磅礴伟力。

(二)推进网络文化创新

西方把网络文化作为传播西方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的重要载体,我们抵御西方的网络文化入侵和价值观念渗透,也要因网制宜,以变应变,大力推进网络文化创新,提升网络文化吸引力和影响力。首先,要创新网络文化内容。网络文化内容创新要坚持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统一、价值性和娱乐性的统一、传承性和创新性的统一,加大网络文化资源的整合、融合、转化和创新,大力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网络文化。只有把网络文化内容创新放在第一位,创作立足实践、思想深刻、具有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的网络文化作品,才能不断提高网络文化的吸引力、感染力和影响力。其次,要创新网络文化表现形式。丰富的网络文化内容和资源还需要用生动形象的网络文化方式和样式表现出来。网络技术的发展促进了网络文化思想性、艺术性和技术性的融合,增强了网络文化的创造活力,创新了网络文化的表现形式,网络文化呈现样式更加丰富多彩,多元多样。音频、视频、图像、影像、文字等网络呈现技术和方式的相互结合,产生了网络电影、网络音乐、网络文学、网络视频、网络表演、网络游戏,包括微电影、微视频、微小说、微诗歌等新的网络文化样态。网络文化创新要根据网络文化的内容、受众的需要和分众的特点,创造、选择和运用合适的网络呈现技术和形式,制作出多样化、有特色、接地气、受欢迎的生动活泼的网络文化作品。最后,创新网络文化传播渠道。网络文化的生命力往往在于网民点击、消费、享受,这就需要在创新网络文化形态的同时拓展和畅通网络文化传播渠道,主动适应移动互联网网络文化传播社交化、移动化、可视化和圈层化的特征,用好新媒体、多媒体、全媒体、自媒体、智媒体,使优秀的网络文化产品飞入寻常百姓家,满足广大网民尤其是青少年网民日益增长的网络文化生活需要,提高网络文化鉴赏力,消除网络文化负能量,增强网络文化正能量。

(三)突出网络价值引领

网络空间各种各样的思想观念、政治观点、价值倾向、利益诉求相互交织,相互碰撞,呈现多元、多样、多变的复杂价值生态。在这种形势下,加强网络价值引领,突出和巩固我国主流价值在网络空间的主导地位,凝聚网络共识,激发网络正能量,弘扬网络主旋律,显得尤为紧迫。首先,巩固和增强马克思主义在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紧密联系国内外的形势、我国改革发展的实际和广大网民的思想实际,加强网络领域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研究和传播,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尤其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网民的头脑,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新人。其次,在网络领域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网络空间要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价值取向和舆论导向,始终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网络价值发展方向,并把网上网下、现实空间和虚拟空间有机结合起来,协同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价值共识,汇聚全民力量,践行核心价值。再次,批判和克服网络领域西方社会思潮和错误价值观念。加强网络空间的价值引领,要坚持建设性和批判性相统一,在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同时,要注重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批判网络空间西方社会思潮和价值观念,揭露西方社会思潮和价值观念的错误、实质及其危害,在批判西方价值观念过程中,巩固马克思主义在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升引领人们辨别和坚持正确价值取向的能力,凝聚价值共识,汇聚全民力量,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

(四)提高网络治理能力

网络是获取信息、交流思想、凝心聚力、推动发展的重要阵地,也是维护意识形态安全、政治安全和国家安全的前沿阵地。我们要加大网络治理力度,提高网络治理能力,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建设良好的网络生态,确保网络意识形态安全。首先,提高网络协同治理能力。政府、网络运营主体、网民是网络空间活动的重要参与者。要加强党对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的领导,完善网络治理体制机制。在党的领导和政府主导下,秉持共建共享共管的原则,建立网络治理协同机制,调动政府、企业、社会和网民个人的积极性,形成网络治理合力,共同确保网络可用可管可控。其次,提高网络治理监管能力。要明确网络治理主管部门的监管责任,建立健全网络治理监管机制。各级网信部门会同有关主管部门,建立健全信息共享、会商通报、联合执法、案件督办、信息公开等工作机制,协同开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工作。”[7]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监管是网络监管的重中之重,要建立高效的网络信息自动判别、筛选、过滤程式,对网络负面舆论进行实时监督、实时甄别、实时管控。再次,提高网络治理技术能力。要注重掌握网络核心技术,提高运用网络核心技术治理网络的能力。西方为了推行网络渗透,研发了诸如翻墙软件等一系列网络渗透工具。我们要钻研、掌握、发展、运用核心网络技术,建立牢固的防火墙技术,用防范技术遏制渗透技术,抵御西方的价值渗透。最后,提高网络法律治理能力。要建立完备的网络法律法规,对互联网资本、互联网技术、互联网内容等互联网要素进行法治化管理,推进互联网管理的法治化、常态化、制度化、规范化。在互联网资本方面,要加强国家对互联网资本的法律监管,特别是要对互联网行业的境外资本严格依法管理,限制境外资本进入关涉国家重大安全的互联网领域。在互联网技术方面,要依法规范使用互联网技术,防范黑客攻击、数据窃取和个人信息泄露。在互联网内容方面,依法规范互联网信息管理,严格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依法建网、依法用网、依法管网,对在网络空间造谣传谣,抹黑国家、抹黑历史、抹黑领袖、抹黑英雄等错误言行进行重点整治,依法处置,确保网络空间更加清朗。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

[2] 江泽民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3]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4] 骆郁廷.论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4(8).

[5]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 (8) [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6] []尼古拉·伊万诺维奇·雷日科夫.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修订版)[M].许昌翰,,.北京:新华出版社,2010.

[7]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EB/OL].中国网信网http://www.cac.gov.cn/2019-12/20/c_1578375159509309.htm,2019-12-20.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aq/2021-03-24/6832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3-25 00:11:42 关键字:安全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