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高山仰止 ->

英烈风采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刘爱兰口授:姐姐刘胡兰遗物背后的故事

时间:2018-03-05 00:05:03   来源: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作者:司承志 执笔    点击:

刘爱兰口授:姐姐刘胡兰遗物背后的故事

司承志 执笔

郭松民按:毛主席两度为刘胡兰题写“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这件事我读了刘爱兰的回忆之后才知道,也深感震撼。

  这是刘胡兰的极大光荣,是刘胡兰一生事迹的高度提炼与浓缩,同时也是“老三篇”,即毛主席三篇名著《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的高度提炼与浓缩。

  任何健康的文化,都必须要解决生的意义,解决死的意义,解决有限和无限的关系,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文化才能够为人们提供有意义的生活。

  张思德、白求恩、刘胡兰,还有追随他们榜样的雷锋,都是成功解决了这些问题的人,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毛主席的一生也同样具有这一特点——由于这一共同特点,毛主席或者为他们写了祭文,或者为他们题了词。

  今天,生活在“金瓶梅世界”的人们,特别需要领悟如何才能“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否则,即便跻身巨富,也是枉渡一生,很快就会成为过眼云烟,刘胡兰才是永恒的!

  刘爱兰:姐姐刘胡兰留下的遗物

  我的姐姐刘胡兰牺牲后留下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这个形象是为人民利益奋斗着的共产党人精神上的无价之宝。

  每当大家纪念她时,首先钦佩她忘我地为人民服务的一生,大家要继承的是她的革命意志,为共产主义事业和人民大众的事业舍生忘死。

  这些都是姐姐毕生奋斗的事业上的伟大精神财富。

  姐姐一生没有个人私产。她的同志、她的战友、她的乡亲、她的小伙伴、她的亲人就是她人生里最大的财富。

  每当清明节来临,戴着红领巾的少年儿童,列着队伍的解放军战士,刚入党的新党员,卓有成效的科学家、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农民都会到刘胡兰烈士纪念馆参观、访问、祭奠英雄。

  走进庄严的刘胡兰烈士纪念馆,阳光下汉白玉大理石碑上篆刻着毛主席亲笔题词的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生的伟大 死的光荣

  在刘胡兰纪念馆的陈列室里,有刘胡兰烈士生前使用过的实物展示。

  眼前那些铮亮透明的玻璃橱窗里,呈列有姐姐用过的洗衣盆,围巾,和一件姐姐穿过的衣服,这些都是姐姐的私人用品。

  从这些遗物可以看出姐姐当时的生活状态,姐姐是个朴素而整洁的姑娘,她的生活用品每一件都简单而实用。

  橱窗里展示的生活用品不多,但每一件物品都闪烁着本质的色彩,没有污垢和污染的痕迹,件件都有着初始的亮泽。

  如果有心就会从她的本色羊毛围巾和中式对襟褂子的丝丝缕缕中看到姐姐性格纯静的一面。

  在那个艰苦的环境下,姐姐依然是整洁的。

  她的意志和奋斗精神,被铁一般的意志和严格的工作、生活规律制约,她无心旁骛,一心扑在为劳苦大众谋幸福的事业上。

  在纪念馆的橱窗里还有姐姐临刑前留给继母的三件物品。

  这三件物品也寂静地安放在博物架上,它们静默而无声地证明着在那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时它们无奈地离开了自己的的主人。

  姐姐牺牲七十一周年了,这七十年来我一直在想,姐姐交出这些物品的时候有没有说话?如果她说又会说什么?

  姐姐留下自己身上的贴身物品时是在暗示她自己此去已是生离死别。

  这个举动一方面是她视死如归的决心已定,也是向亲人发出的救援信号。

  或许也是姐姐给在场的继母发出的警示:她已经下决心慷慨赴死。

  我始终诧异她们之间为什么没有语言交流?

  如今姐姐已轻飏九霄,我无处话衷肠。

  回想1947年1月12日的早晨,姐姐从党的地下交通站回到家里,她准备衣服,烧毁文件;等待上级的命令。准备着可能随时上山找队伍。

  就在这时敌人敲锣,要求全村的百姓都到大庙前集合。

  我和爹爹去了会场,我们离开家门时商量着让姐姐去了隔壁坐月子的邻居家。

  姐姐到了隔壁坐月子的金钟嫂家里,看到家里已经有人,金钟嫂指定了留下来照顾月子的人;姐姐看这种情况就离开了。

  她从坐月子的地主段二寡妇的儿媳妇金钟嫂家出来,敌人的召集集合的锣声越来越紧,村子被敌人严密包围了。

  看到这种情况姐姐已经明白,敌人是有计划、有目的、有预谋而来,叛徒已经出卖了我们的同志;

  敌人和叛徒就在她身边,她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她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那天的会场上一片杀气腾腾,会场的四周架着机关枪,村里的村民被敌人以男女分开的形式隔成两群人。

  全村人在严冬的寒风凛冽中站在庙前的广场上,我和村里的妇女们拥在一起,由于我年龄小身体瘦弱被人群挤在了后面,从人群中看不到前面的情景。

  黑压压的人群来回推搡着挤不到前面去。隔着一堆人从缝隙里我看到姐姐在继母身边站了一下,她抬起头老远张望着,终于看到了我,我拼命挣扎着,怎么也挤不到姐姐跟前

  我看到姐姐深情地看了我一眼后就昂首挺胸地走向大庙,那一刻我只能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庙的门后。直到最后姐姐惨死在敌人的屠刀下我都再也没看清姐姐。

  姐姐留下的三件物件就成了她最后的遗物。

  姐姐当时是把遗物交给了站在前面的继母。姐姐牺牲了39年后继母也去世,直到后母最后去世的那一天,都没有听到继母说过,在姐姐交给她遗物时继母对姐姐说了什么;也没有听继母说过姐姐对她说了什么。

  我一直想着姐姐那时的样子;难道姐姐就真的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留下三样东西就转身离去了吗?

  时到今日我对自己那时离姐姐距离太远,挤不到姐姐身边痛苦了一生,也许姐姐有什么话没有给我说完,为此每当想起姐姐最后隔着人群看我的那一眼我就痛不欲生。

  姐姐的这三样遗物我没有在老屋见过。是后来在战斗剧社扮演姐姐刘胡兰的演员乔英在一篇回忆文章中痛心疾首地写道:

  “还有一件事说来很惭愧。

  当时,剧社把从刘胡兰父亲和继母手中带回的手绢、万金油和银戒指三件遗物特地交给我当道具使用。由于我的疏忽大意,在繁忙的演出活动中竟然给丢失了。

  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心里就像压了一块铅块似的沉重。我要虔诚地请求刘胡兰小妹妹在冥冥之中,宽恕我这不可挽回的过失。”

  当我看到她的叙述时我已经是八十二岁的老人了,也就是姐姐牺牲七十年以后,我才知道纪念馆的玻璃橱窗里摆放着的手绢、万金油、银戒指都是仿品。

  要知道我和乔英大姐都在战斗剧社,我参军到战斗剧社时为什么爹爹和继母从未提起这件事情。姐姐留下的遗物对我这个从小失去母亲后一直和姐姐相依为命的妹妹是多么的珍贵,那是姐姐留给亲人的最后念想。

  那方手绢是我们的奶奶在世时我和姐姐拾麦穗换来的零钱,奶奶把零钱奖励给我们姐妹俩,我们俩一起买的手绢。万金油是姐姐参加妇女培训班时,班上发给学员的。还有那个银戒指是我们的奶奶弥留时亲手交给姐姐的。姐姐在外面开会、工作一直把它们带在身边。

  看到它们就仿佛看到姐姐。我是在看到乔英大姐的回忆录才知道姐姐的遗物早已在战争中失落,我再也看不到它们了。

  我们知道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生都应该光明磊落,两袖清风。

  姐姐刘胡兰就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她的一生短暂,明亮;她的全部身心都投入了为人民大众谋幸福的事业中,她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她用钢铁意志和铮铮铁骨撑起中华民族的脊梁。

  其实姐姐刘胡兰也有宝贵的财富,那就是毛主席给她的亲笔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这是不可计量的精神财富,它将万古流传。

  1947年3月26日毛主席在行军途中听了关于姐姐刘胡兰英勇牺牲的报告后,给姐姐做了题词。题词原件送到文水县后交给了当时的县委书记徐光荣,徐光荣又把题词原件交给了当时的区委书记陈德照,陈德照又交给了刘胡兰的继母。

  作为刘胡兰一母同胞的妹妹我一直没有亲眼见过这份题词原件,姐姐牺牲一年后,1948年9月份我就离开了家乡参军去了部队。

  1956年春季,中央决定筹备建立刘胡兰烈士纪念馆时,规划在纪念馆的大门口建一座铭刻毛主席为刘胡兰题词的汉白玉石碑。

  为此省委要求文水县委提供毛主席的亲笔题词原件。

  县委在查找题词原件时发现题词已经送达给了烈士家属。

  根据当时的县委书记徐光荣回忆,题词原件已交给区委书记到陈德照,陈德照说交给了刘胡兰的继母,询问到继母那里,她开始说丢了,后来又回忆说没有收到题词原件。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牺牲了成千上万的爱国志士和共产党员。那时的中华民族山河破碎、国破家亡、灾难深重的战乱使家国满目创伤。在当时那种残酷的环境下,毛主席的亲笔题词怎么丢失的已无从考证。

  1956年12月,共青团山西省委作出召开纪念刘胡兰就义10周年万人大会的决定,同时恳请毛主席为刘胡兰烈士重新题词。

 

  1957年1月9日,毛主席为刘胡兰重新题写了“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八个大字,手稿于1月11日送达刘胡兰烈士的故乡——文水县云周西村。

  毛泽东主席为一个人题写两次同样内容的题词,是绝无仅有的,这是党和毛主席对姐姐刘胡兰以及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牺牲的烈士们的最大褒扬。

  这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是姐姐一生的光荣和荣耀。也是姐姐一生中最大的精神和物资“财富”。

  姐姐离开这个世界时一无所有,有的只是让人们过上好日子的理想和信念,这也是每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胸怀。

  今天姐姐牺牲已经七十一周年了。她作为一名烈士、一位女英雄受到党的赞扬和人民的爱戴。这就是她留给后人取之不尽的财富。

  姐姐牺牲后纪念她,赞扬她的慰问信像雪片似的从全国各地飞向云周西村,飞向刘胡兰的家。写信的人们中有少年儿童,有耄耋老人。有科学家,有农民,工人,还有市长,省长都曾给刘胡兰的亲属寄来关怀和温暖。

  我相信这一切一定会使姐姐无比欣慰,其实姐姐只是做了一个共产党员该做的一切,荣誉应该归功于党的培养和人民群众的爱戴。

  在我心里姐姐确实没有任何物资上的财富,她一生最大的财富就是精神上的富有,毛主席给她的亲笔题词就是姐姐留给后人永远的精神财富。

  姐姐刘胡兰已经为党和人民牺牲了,但她留下的奋斗精神将永存。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gsyz/ylfc/2018-03-04/4906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3-05 00:05:03 关键字:英烈风采  高山仰止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