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文艺评论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罗援少将:谈谈“伪装者”和“潜伏者”

时间:2016-01-08 10:29:15   来源:罗援博客   作者:罗援    点击:

        元旦期间,好不容易有两天空闲时间,我一口气含泪看完了朋友们推荐的48集连续剧《伪装者》,看后一声长吁,“胡编乱造”!

  可又有谁敢说,这是“胡编乱造”!撇开剧情细节不说,凡是我党隐蔽战线的亲历者们,凡是我党隐蔽战线的后代们,谁敢说,这里没有他们、没有他们亲人们的影子?惊心动魄,担惊受怕,出生入死,死里逃生,那个时代的亲历者谁人没有经历过这一幕幕的险情?担惊受怕的煎熬,甚于血染刑场的悲烈;慎独敌后的苦闷,甚于妻离子散的哀愁。那是在龙潭虎穴中的生死赌博,天天都有可能面临敌人的搜捕、叛徒的告密、“同事”的怀疑、朋友的责骂,甚至严刑拷打,断头裂肤……那不是一天两天的考验,那是长年累月的炼狱,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有早出,但可能没有晚归;有希望,但可能没有盼头。但是,但是就是为了这个可能自己都盼不到头的未来,他们为希望苦苦地坚守着、拼搏着。直到几十年后,曾经打入到蒋介石身边做速记员的沈安娜,在弥留之际,还下意识地喃喃自语,“我暴露了,赶快从后门跑……”,陪伴在她身边的小护工不解其意,问我,“奶奶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无语,泪水夺眶而出。

  这些“伪装者”当中的许多人,没有看到他们渴望的辛福生活,没有等到卸去伪装的那一天,就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永不消逝的电波》中主人公李侠的原型李白,就是典型代表,他是一位红军战士,1937年被派往上海从事秘密电台的联络工作,先后4次被日寇和国民党逮捕,受尽了严刑拷打。在日本特务审讯时,不仅给李白上老虎凳,还用钳子把他的指甲一片片拔下来,在敌人的严刑逼供下,李白始终坚贞不屈,保守党的秘密,将生死置之度外。当电视剧《伪装者》中出现汉奸给明台施以酷刑时,我立即想起了李白烈士。接着是一组泪眼模糊的组画,我仿佛看到了谢士炎烈士,他在临刑前,写下了“多少头颅多少血,续成民主自由诗”的绝命诗;我仿佛看到了吴石烈士,他在临刑前写下了“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嗟堪对我翁”的绝命诗;我仿佛还看到了张露萍等七烈士,他们在临刑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对派!”张露萍身中数弹,仍怒骂刽子手“笨蛋!”“再补一枪嘛!”视死如归,大义凛然,惊天动地……这在中国共产党无名烈士群体中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坚不可摧的原因所在。这是一支为信仰而战的群体,躯体可以倒下,但信仰长存。

  “伪装者”们由于“伪装”,经常扮演成“多面人”,很容易引起别人的猜疑,甚至是引起己方阵营的误解。直到今天,对许多“伪装者”的评价还众说纷纭。“伪装者”和“潜伏者”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辱负重,在灵魂深处珍视自己的理想、信念和忠诚。电视剧《伪装者》中的明楼,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打入到汪伪政权中的我党情工人员关露、袁殊,特别是关露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就与张爱玲等被并列为“民国四大才女”。但为了党的事业,她不惜背负汉奸骂名打入到汪伪特务机构“76号”获取情报。傅作义的机要秘书阎又文直到逝世都没有暴露他共产党员的身份,致使他的子女们长期背负“父亲历史不清”的不白之冤。这些“伪装者”们忠实地践行了我党情报事业的开创者和领导人周恩来对情工人员的要求 “有苦不说,有气不叫;顾全大局,任劳任怨”。原南京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匡亚明,1929年曾被中共特科红队误认为是叛徒而遭枪击,子弹从口中射入,穿过脖颈险而未死。他先后四次被捕,受尽酷刑而坚贞不屈,1937年被党组织营救出狱。党组织曾为误杀错误向他赔礼道歉,但匡亚明说,“一名共产党员不仅要在顺利时接受考验,更要准备在逆境时、甚至误解时经受住考验”。我党优秀的情工人员潘汉年遭受冤假错案,但他仍然对党一片赤诚,在囹圄之中写下了“天摇地动倒流水,但愿冬寒化早春”的诗篇,他们对党的忠诚可昭日月,这是一些宵小之辈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更无法做到的。

  正如电视剧《伪装者》所描绘的那样,我党情工人员也有他们的亲情大爱,也有他们的感情生活。他们许多人在白色恐怖之中结为终生伴侣,潘汉年是如此,李白是如此,我的父母也是在从事地下工作时走到了一起。他们许多人在敌占区组成了特殊的团体,结为生死搭档,我党的情报“前三杰”(李克农、钱壮飞、胡底)是如此,“后三杰”(熊向晖、陈忠经、申健)是如此,阎宝航情报组是如此,我父亲当年所在的吴德峰情报组也是如此,至今我们吴、罗两家人仍以表亲相称。这是一种特殊的感情,生死相依,患难与共。在时下这种世态炎凉、人情淡漠的环境中,我们是多么需要将这种久违的战友情谊传承下去呀。

  当“伪装者”们脱下他们的伪装,裸露在人们面前的是一颗赤诚的心,是一种无垠的爱,白皮红心,丹心素裹,大谍无形、大爱无声。这让我想起了父亲为吴石烈士的题词:“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伪装者”和“潜伏者”们默默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但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在此让我借用恩格斯为马克思的致词向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们致敬:你们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

    原题:要知松高洁 待到雪化时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wypl/2016-01-07/3578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凌云志 更新时间:2016-01-08 10:29:15 关键字:文艺评论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