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纪实文学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纪念王震同志诞辰110周年——胡子叔叔秘书汪文华的儿子(四)

时间:2018-06-01 00:10:29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张九九    点击:

纪念王震同志诞辰110周年

——胡子叔叔秘书汪文华的儿子(四)

张九九

编者按:

2018年是王震同志诞辰110周年。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公众号将刊登亲历者关于王震同志的系列往事。本文纪录人为亲历者张延忠女士(张九九),系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张鼎丞长女,原国家人事部党组成员兼人事培训司司长。敬请关注。

1993年3月12日王震同志逝世。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依照其遗愿捐献了眼角膜,同年4月5日其骨灰撒落在大雪初霁、晶莹夺目的天山之巅和他魂牵梦绕的石河子垦区……

胡子叔叔的秘书汪文华,本是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系的优秀教师。王兴的妈妈李培之(曾任人民大学副校长)推荐他担任了王震的秘书。他们一家五口人,挤在王老的小偏院里。男孩汪伊凡和普通小男孩一样,上房揭瓦,顽皮的不得了;女孩不到一岁,总是生病,晚上经常哭闹。对此,汪文华一家非常不安,而胡子叔叔和王妈妈总是安慰他们。王妈妈非常关心孩子,常给孩子做衣服,做鞋,送牛奶,买画书……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胡子叔叔挨斗、闭门思过,造反派天天逼迫汪文华“交待王震罪行”,责令他与胡子叔叔划清界线。汪文华平静如水,两家人依然如一家人一样生活在一起。

傍晚时分,胡子叔叔和依凡常常蹲在门廊下杀上一盘,祖孙二人其乐融融。不过也会听见依凡大声呵斥:“爷爷赖皮!爷爷赖皮!你赖皮,我不跟你玩了……”爷爷则求饶地说:“不能说爷爷赖皮,不能说爷爷赖皮。好孙孙,再杀一盘……”汪文华则生气地责骂依凡:“你这个孩子,真不懂事!”这场景也是其乐融融的一部分!

640.webp (44).jpg

有一天,我们坐在堂屋聊天,突然听见伊凡杀猪般的嚎叫!胡子叔叔一边起身,一边大声呼叫:“汪文华!什么事情!汪文华什么事情!”一边往外走,大家也跟了过去!只见汪文华举着木条,依凡的屁股上已经留下几条鼓出来的紫色痕迹。

胡子叔叔扶起依凡,拉着依凡的手,一边往自己屋里走,一边说:“依凡是爷爷的好孙孙,依凡是爷爷的好孙孙……”

他们俩,像部队指导员和犯了错的战士一般。

原来那天是派出所(或许是街道),打电话来说,你们的孩子自己拿了10元钱,去店里买足球。店里报告说,孩子还小,请家长自己来买。汪文华一听这事,急了眼。

依凡告诉爷爷,他拿了(王)奶奶桌上的钱。

“依凡,你们学校是不是要比赛脚球?”胡子叔叔总是把足球赛称为脚球赛。脚读音为JI—WO。

“是!”

“你们班很想得到冠军?”

“是!”

“那要好好练习!”

“是!我们课间也想练,可是我们没有球。”

“是啊。多练习很重要,有个脚球就可以多练习,多练习才能得冠军!这是争班级集体荣誉的重要问题。你考虑的很周到!”

“可是我们没有钱。”

“没有钱,的确是个根本问题。”

爷爷顿了一下,接着说:

“爷爷支持你们得冠军!爷爷支持你争取班级荣誉,爷爷支持你买脚球的正义行动!”

依凡沉默着。

爷爷则大声说:“依凡是热爱集体的好孩子!爷爷的好孙孙!以后你问爷爷要钱好不好?”

640.webp (45).jpg

80年代,依凡从北大物理系毕业,高材生,1.8米的大个,娶了个漂亮媳妇,也是北大物理系的高材生。

我告诉胡子叔叔,胡子叔叔高兴得不得了,叫依凡去见他。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jswx/2018-05-31/5066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6-01 00:10:29 关键字:纪实文学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