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纪实文学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罗援:侠骨柔肠的礼赞

时间:2016-12-05 08:20:04   来源:罗援博客   作者:    点击:

侠骨柔肠的礼赞

——《兵妈妈》读后感

 

我一页一页地翻阅着厚重的革命纪实文学《兵妈妈》,薄纸如铅。我一章一章地感悟着兵妈妈的辛酸苦辣,泪如泉涌。我一个一个地用脸贴近着亲爱的好妈妈,仍能感受到她们的体温,她们的脉动,她们的心跳,柔柔的、软软的,暖暖的,又是那么强劲的、滚烫的……泪眼婆娑中,泣血下了如下泪染的文字。

都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海。父亲教会了我们威武不屈,母亲教会了我们善良博爱。兵妈妈集父爱与母爱于一身,她们是“兵”+“妈妈”。脱去了一身红妆,操起了五尺钢枪,她们刚毅如山,她们博爱如海,她们是女人、她们是妻子、她们是母亲、她们更是一个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但她们就是她们,她们的第一身份首先是一个兵。

《兵妈妈》描写的主人公,大多不是大家所熟悉的将帅们的夫人,她们和她们丈夫的事迹鲜为人知,而她们更躲在他们丈夫的身后,默默奉献着,含辛茹苦,相夫教子,挤尽了最后一滴乳汁,吐出了最后一根蚕丝。她们走在马路上,与普通老百姓无异。她们也会去挤公共汽车,也会在菜市场上讨价还价,平时与张大妈李大婶唠家常,病时蜗居在普通的病房里呻吟。谁知道,她们曾经从硝烟中走过来?谁知道,她们也曾经战功赫赫?谁知道,她们精彩感人的传奇人生!其实,在我们的革命史诗中除了叱咤风云的将帅们,更多的是那些宁肯“一将功成万骨朽”的无私奉献者和他们身后更加无私的支持者,这些沉默的大多数才是共和国的脊梁。

大多数兵妈妈来自社会的最底层,童养媳、农家女、包身工,也有来自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书香门第的,但她们都聚集到共产党的旗帜下,为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浴血奋战,前赴后继,视死如归,她们是中国近代革命史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兵妈妈们“兵”味十足,勇敢、忠诚是她们的代名词。柔情,女人皆有;侠骨,则在兵妈妈们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许多兵妈妈是从井冈山、大别山、大巴山、洪湖岸边、黄土高原走出来的,雪山草地留下了她们的身影,著名作家丁玲在延安采访经历过长征的女战士时感慨地说了一句话,“长征最苦的是,苦了女兵”。女人,常与温柔相连,因此,善良的人们大声疾呼,“让女人远离战争!”但红军女战士为了自身的解放和民族的独立自由,毅然走入了战争。据统计和考证,红一方面军参加长征到达陕北的女红军有:邓颖超、蔡畅、康克清、贺子珍等32;红二方面军有李贞、陈宗英等21;25军有周东屏、戴觉敏等7位。红四方面军的女红军人数最多,共约2000余人,《兵妈妈》书中所描写的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烈士的夫人何子友就是她们其中的一员,在感慨何老妈妈英雄事迹的同时,竟然发现何老妈妈与我父亲罗青长同为四川省苍溪县的红军,真为我们老家出了这么一位巾帼英雄而感到自豪。当年红军女战士们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特别是妇女特有的生理现象,与男同志们一起行军打仗,风餐露宿。还要担负起救治伤员、宣传鼓动等多项任务。她们被称之为“政治战士”,行军途中要奔前跑后,往往要比一般的战士每天多走10多里,因此,周恩来赞誉她们是走了三万五千里的人。

兵妈妈们从雪山草地走来,从井冈山到宝塔山,从祁连山到五指山,从大别山到太行山,从湘江、赣江、嘉陵江到鸭绿江……一路枪林弹雨,一路战火硝烟,每一寸征程上都留下了她们血染的风采。新四军女战士方坤,在部队转移时,为了不拖累部队,身怀六甲的她,挺着大肚子,怀抱着重病的女儿,突破重重封锁线,回到丈夫的老家分娩。当孩子呱呱落地时,第一个女儿却病情加重,浑身皮肤溃烂,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女儿的夭折成为方坤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痛!战争年代的兵妈妈们难啊!她们又要行军打仗,又要担负起生育和抚养子女的重任。为了革命,许多兵妈妈不得不将自己心爱的孩子寄养在老乡家,骨肉分离,锥心剜肉,谁人不知道这种生离死别之痛!但兵妈妈更知:既然选择了革命,就意味着要失去和付出许多,包括爱情、家庭、子女,甚至生命。兵妈妈们在部队中担任最多的工作还是卫生兵和文艺兵。都知道,抗美援朝战争中,打得最惨烈的一仗是上甘岭战役,可谁又知道,在上甘岭战役进入到白热化阶段,活跃在阵地上的居然有我们的兵妈妈。她们在寸草不生、硝烟弥漫的阵地上,带来了上级的问候,祖国的慰问品和脍炙人口的文艺节目,被称之为“战地百灵”。在三年的朝鲜战争中,仅12军的文艺战士就伤亡上百人,其中一位叫戴儒品的女兵,出生于书香门第,长得标致漂亮,多才多艺,她少年时代的梦想是当一名出色的歌唱演员,但在一次前往前线演出的途中,遭敌机轰炸,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苏谷山口,她的全身被炸得体无完肤,只有两条沾满血迹的长辫子挂在河边的树梢上随风摇曳……《兵妈妈》书中披露戴儒品烈士的战友耿玉兰和钟平均两位兵妈妈(其实我应该叫她们阿姨)还健在,生活在南京,而且还活跃在弘扬红色文化的舞台上,我真想有机会到南京去探望一下两位可爱的兵妈妈,听她们高唱《志愿军战歌》,向她们表达一位后辈对兵妈妈们的敬意!

《兵妈妈》描写了许多女兵的传奇经历,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写一本惊心动魄的电视连续剧。

据《中国武术史略》记载:“武当‘太和门’第十二代传人何子友……习得‘神化五毒雷电殛手’诸绝技”,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学徒杂役竟成为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双枪何姑娘”。李艺老妈妈的狱中纪实,跌宕起伏,惊心动魄,就是一部真实版的《铁窗烈火》。她在狱中写下的诗篇《五月的夜》,“……星光灿烂,黑夜将过去,明天的苦难还在迎接着我和你,亲爱的伙伴,挺起你坚强的胸膛,血红的太阳将在东方冉冉升起。”至今读起来,仍然令人血脉喷张。要知道,李艺老妈妈在狱中磨难时才17岁。国民党空军起义第一人,我军空军奠基人之一的刘善本架机飞往延安后,他的夫人周叔璜一时陷入险境,国民党特务对她软硬兼施,跟梢盘查,但她毅然决然抛弃荣华富贵,宁肯变卖所有家当也决意与丈夫奔向光明,险象丛生,历经磨难,在党组织的多方营救下,她最终虎口脱险。我们从小就听过“木兰从军”的故事,而这种女扮男装的女中豪杰在兵妈妈中也屡见不鲜,戚林弟就是其中之一。她原名戚意香,14岁参加革命,为了行动方便,束胸削发,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男孩模样,她当过交通员、卫生员,在给老首长谭启龙政委当通讯员时,首长给她起了一个别号“小弟弟”,戚意香索性给自己改名叫戚林弟,意为四明山丛林里的小弟弟。就凭着这身装束,她多次成功地完成了递送情报的任务。兵妈妈中还有一位叫刘禄曾的,出身于名门望族,但经过战火的洗礼,最终从一名上海名媛历练成一只“战地夜莺”,她凭着娴熟的英语,在志愿军战俘营与战俘斗智斗勇,冒着生命危险闯过“死亡之谷”,身临一线担任战地播音员。具有戏剧色彩的是,改革开放之后,她在异国他乡竟然与当年的战俘邂逅相逢,刘禄曾老妈妈以中国女性特有的善良,演绎了战胜者与战败者“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感人一幕。

兵妈妈们又是一个极普通的群体,洗衣做饭,相夫教子,献了青春,献老年,献了老年,献终生。哺育了第二代,又抚养第三代,没完没了地劳作,无怨无悔地奉献。谁说她们平凡?在她们的平凡中孕育着伟大。她们是支撑着家庭的一把伞,为丈夫和儿女们遮风避雨,驱寒暖身,有她们在,家庭就跨不了。特别是在她们的丈夫牺牲后,她们含辛茹苦把烈士的遗孤拉扯大;在丈夫,甚至自己蒙受不白之冤后,她们咬紧牙关硬挺着,坚守着那份忠诚,坚守着那份忠贞,坚守着那份责任;在经济困难时期,家里第一个浮肿的肯定都是我们的母亲;儿行千里之时,最牵肠挂肚的仍然是我们的母亲。在祖国有难的时候,第一个把自己的子女送上战场的肯定还是我们的母亲。她们把对祖国的爱与对亲人的爱融为一体,在自己与家人的天平中,她们牺牲的总是自己。路伟老妈妈在丈夫去世后,她独立支撑家庭42年,守护着七个子女长大成人,在母亲的支持和鼓励下,7个子女中有6人完成了正规大学教育,4个外孙女获得了博士学位,其间艰辛只有兵妈妈们自己知道。

兵妈妈们本身就是爱的化身,纯洁的爱,高尚的爱,无私的爱。她们许多人冲破封建的藩篱大胆地追求爱情,在风雨飘摇的动荡年代精心呵护着爱情,以至于用自己的一生去守望着爱情,甚至在个别的负心汉背叛爱情时,她们仍然能对家庭、对子女不离不弃,维系着曾经爱情的结晶。她们才是“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真情英雄。兵妈妈们大多是在战争年代,在革命的队伍中与志同道合的战友、同志喜结良缘。从此,相濡以沫,生死相依。毛泽东曾经为何子友与周子昆主持婚礼,祝愿他们“携手并进,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千百万劳苦大众的幸福奋斗到底!”这句话成为何子友的座右铭,丈夫周子昆牺牲后,她独自支撑起家庭的重担,精心抚育烈士遗孤。1985年,已经72岁高龄的何子友,执意要寻找、看望周子昆烈士的殉难之地。当地老乡劝她,“不要上去了,没路可走啊”,何妈妈说:“没路也上!”她硬是拄着拐棍,攀援在几乎无路可走的陡壁丛林中,当她颤颤巍巍地来到当年埋葬丈夫遗体的地方时,老妈妈触景生情,潸然泪下,喃喃地说,子昆是不会忘记我的……此情此景,感天动地。兵妈妈杨燕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与老虎团副团长饶惠谭相识、相知、相爱,那是一种美人慕英雄的相爱,当饶副团长一手提着驳壳枪,一手握着指挥刀,第一个冲向日寇的碉堡时,杨燕的心动了,爱情的花开了。可以说,大部分兵妈妈的爱情,都是由于对英雄的崇拜而催生的,这是一种生死之交,这是一种永恒的爱情。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时任23军参谋长的饶惠谭壮烈牺牲。噩耗传来,杨燕悲痛欲绝,但她坚强地挺了过来,而且向婆婆承诺,决不改嫁,从一而终。从此,年轻的兵妈妈关闭了一切个人感情的窗口,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学习和养育儿女的日常家务中。黎汶老妈妈的三位女战友,分别是253团团长、政委、参谋长的未婚妻。事先商定金门战役之后集体举行婚礼。姑娘们在海这边守着、盼着,而出征的心上人却再也未能归来。正所谓“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黎汶老妈妈每每提及牺牲的战友,都会沉默一阵子。她抿着嘴,牙根咬得紧紧的,木然地朝着远方望去。她的眼里没有泪水,经历过战争和生死考验的兵妈妈们,有泪只在心里流!

高尔基曾经说过“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

夜半读完《兵妈妈》,已经泪湿枕巾。感谢各位作者,以他们的真情实感,以他们细腻的笔触,感人而优美的文字,以他们对母亲的一片亲情大爱,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个鲜活的兵妈妈。更感谢主编者每章以诗词开篇,给兵妈妈们的故事增添了几分凄凉,几多悲壮。书中所描写的这些兵妈妈,许多我并不相识,但又似曾相识,都是那么的可爱可亲可敬,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我情不自禁地朝着她们呼唤了一声“妈妈”!而奇迹真的发生了,在泪眼婆娑中,我的妈妈从天堂中向我走来,脸上又多了几道皱纹,头上又多了几根白发,我呼喊着扑向了母亲的怀抱……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djhk/jswx/2016-12-04/4140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6-12-05 08:20:04 关键字:纪实文学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