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叶劲松:驳吴敬琏的市场改革消除腐败论

时间:2013-05-02 08: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叶劲松    点击:

驳吴敬琏的市场改革消除腐败论

叶劲松

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吴敬琏的观点相当地无知、幼稚

2008年11月30日,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协办的“改革开放30年论坛暨评选活动”举行颁奖典礼,吴敬琏被评为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杰出人物。颁奖典礼现场,吴敬琏在回答记者问时说,“腐败是怎么来的?有人说是因为市场经济造成的腐败;有人说不是。在我看来就不是因为市场经济,而是改革没有到位,或者是改革遭到了扭曲。”

按吴敬琏的说法,似乎市场改革到位,就能使官员和资本家之间不相互勾结,就能防止官员和资本家间的权钱交易,从而防止腐败产生。但是,吴敬琏既不能从理论上说明为何市场改革到位就会产生这种效果,也不能用事实说话,举出那个国家市场改革到位而产生这种效果的例子。仅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吴敬琏异常虚弱,根本不能用事实等来支撑自己的论点,使自己的论点显得能够成立。

不过,有讽刺意味的是,吴敬琏不能用事实证明他那关于市场改革到位就能防止腐败产生的说法成立,但是,包括他在内的主流经济学家经常宣扬的理论观点却可以论证出他那说法的不成立。也就是说,主流经济学家经常宣扬的理论观点可以论证出市场经济造成腐败。    

主流经济学家常说,市场经济下市场主体追求利益最大化。另外,主流经济学家所信奉的市场经济理论鼻祖亚当.斯密说,人们是按利己之心行事。即市场经济理论都公开宣称,市场主体是以利己心,按追求利益最大化行事。而按这理论,如认为用金钱来腐蚀、拉拢官员将能获得大的政治或经济利益,那么,市场经济的主要、强势的市场主体——企业(实质是资本家),必然要实施用金钱来腐蚀、拉拢官员的行动。  

同样,在提倡市场主体以利己心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社会中,作为市场主体的个人,受社会环境影响,也会有趋于追求利益的利己意识(社会存在决定人的社会意识)。因此,官员这些个人在受到企业(实质是资本家)的金钱利诱、拉拢之时,极可能为因为趋利而接受贿赂。所以,主流经济学家经常宣扬的市场经济理论,很容易论证出市场经济下官商双方趋利而相互勾结,并产生腐败。  

我国研究西方经济的著名经济学家陈宝森的书中,就讲述过美国资本追求利益最大化产生的肮脏。“由于美国运输业都由私人经营以谋取最大限度利润为目标,所以在建设过程发生无数弊端和丑闻”(陈宝森《美国经济与政府政策》、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版第430页)  

市场经济下市场主体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观点,以及亚当.斯密关于人们是按利己之心行事的观点,能很容易论证市场经济下资产阶级和官员们勾结起来实施权钱交易,产生腐败的结论。而莎士比亚则从艺术角度,表现剝削阶级用金钱腐蚀一些人们,使其与自己勾结,为自己服务的状况。  

身处当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最发达、市场经济也最发达的国家的莎士比亚,目睹了市场经济下人们因为趋利,而被金钱力量所征服而变得丑陋的状况。文学作品不过是社会存在的表现(艺术表现)。他的作品就艺术的表现了市场经济中人们趋利而接受金钱的拉拢、贿赂,并抛弃正常审美观,抛弃正义感,与丑恶相勾结的状况。莎士比亚写道:
“黄金这东西,只要一点儿
就可以把一切黑的变成白的,
一切丑的变为美的,一切罪过
变成正义,一切卑贱变为高贵,
把胆小鬼变成豪迈的勇士,
把年迈的老人变成活泼的少年!
是的,这全身闪光的奴才……
使人们跪拜在长期癞病患者面前,……
……把求婚者送给
满脸皱纹的老寡妇,在那使人
见了就呕吐的满是脓疮的人身上
洒上香水,插上鲜花,恢复美好的青春,
本来谁都要带着厌恶的神情
把他从医院四壁内远远送走!……
……你,我们的显赫的神,
把完全异样的家伙撮合在一起,
命令他们互相结吻……!”
   莎士比亚作品,有助于对当时市场经济下金钱将人们腐蚀成丑陋状况的认识。而且相对吴敬琏等主流经济学家对生产资料私有制社会、市场经济的辩护词,莎士比亚的诗能更有利于人们认识现今这生产资料私有制社会、市场经济真相,更有利人们认识这腐败如何产生。因为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社会历史上,经济上的统治阶级——剥削阶级用他们经济统治力量去征服一些人们,使其听命于自己,为自己服务的手法从来沒有放弃过。过去他们要用这些手法,现在也会用这些手法。   

“是的,这全身闪光的奴才……使人们跪拜在长期癞病患者面前”。这正是对丑恶的资产阶级,用它那“全身闪光的奴才”——金钱的利诱,使那些官员、精英“跪拜在长期癞病患者”——丑恶的资产阶级面前的艺术写照。  

“你,我们的显赫的神,把完全异样的家伙撮合在一起,命令他们互相结吻”,是莎士比亚对市场经济下人们趋于利益最大化而被金钱腐蚀、拉拢的艺术表现。现在,资产阶级的金钱,“我们的显赫的神,把完全异样的家伙撮合在一起,命令他们互相结吻”的状况依然在继续。通过钱这“显赫的神”的作用,使官员、精英与资本勾结在一起。而官员和资本勾结产生政治腐败、经济腐败、司法腐败。精英和资本勾结,精英就当资本辩护士,精英负责把“一切黑的变成白的,一切丑的变为美的,一切罪过变成正义,一切卑贱变为高贵……”精英们还对贪婪地进行剥削的资本,以及有利于资本剝削的罪恶私有制社会进行美化,往这“使人见了就呕吐的满是脓疮的人身上洒上香水,插上鲜花,恢复美好的青春,本来谁都要带着厌恶的神情把他从医院四壁内远远送走”。而吴敬琏在2000年年底大谈深化市场改革将消除贫富悬殊,2008年年底大讲深化市场改革将消除腐败,就属这类情况。  

我们看了趋利、利己观点对市场经济下腐败必然发生的论证,也看了莎士比亚对趋利者被金钱征服的艺术表现。我们再看看我国官员被金钱征服的一个具体案例。央视报道厦门远华走私案时指出,海关内有许多部门(关卡),海关外有商检、港务、公安边防等许多关卡。这些关卡中只要一个关卡动真格,远华的走私就不能得呈。但是,在远华的金钱收买面前,这些关卡都成了摆设。  

金钱腐蚀的威力如此之大,以至大批落网公仆大叹“想不腐败都难”。一篇文章写道,“当初一切进”厦门远华红楼的“客人都‘红着进去,黑着出来’。200多位官员不管曾经是怎样的意坚志定,不管是怎样的又红又专,不管是怎样的道行高深,最后都百分之百地沦为腐败分子”。  

厦门远华走私案中,市场经济下追求利益最大化,使赖昌星认为贿赂官员走私进口,所付成本低于交付关税进口,能获取更多利润;趋利使各关卡的官员接受赖昌星的贿赂。追求利益最大化使资本和官员勾结在一起。  

资本贿赂官员的例子太多,众人都知道,我不再一一例举。金钱贿赂以使干部腐败,这方法并不是现在的资本家(如赖昌星)才会使,建国初期的资本家们早就会使这法子。当初解放上海后,上海的一些资本家就曾说,有较发达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的上海是个大染缸,保证共产党干部红着进来,黑着出去。他们敢说这样的话,就在于在资本主义上海,几十年来他们用部分利润去拉拢、腐蚀各朝各代的各级官员是屡屡成功。这使他们相信金钱腐蚀使人变质的威力。  

我国要在上个世纪50年代进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除了社会主义公有制更有利于生产力发展外,还因为消灭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计划经济,将从根本上消灭老板们用金钱腐蚀干部、从而产生权钱交易和干部腐败的经济基础。这是保护各级干部,使他们不至于腐败的根本办法。这是那些年基本没有什么干部腐败的主要原因。  

我国有句老话叫: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资本主义私有制、市场经济环境中,干部随时随地都有被腐蚀的可能。社会主义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从根本上消除干部“湿脚”的条件──私有制和市场经济。  

反过来讲,这近30余年,我国在上层建筑的法制做了不少工作,吴敬琏等主流经济学家推动的私有化、市场化改革越来越深入,但腐败、司法不公等却越来越严重。这是因为“湿脚”的根本条件──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在我国发展。因此,正是吴敬琏等主流经济学家们推动的使私有制复辟,从而产生资本家的改革,使我国腐败死灰复燃,并且越来越严重。  

吴敬琏在回答记者问中说,消除腐败的市场改革应是,“第一,要划清楚政府和市场的界限,市场办市场的事,政府办政府的事……第二,……对于权力要受到制约。不受约束的权力一定会造成腐败,这是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莎士比亚作品,表现了是私有制下富人用金钱将人们腐蚀。而吴敬琏这里却刻意掩盖这一点,掩盖生产资料私有制、剝削阶级,是产生金钱腐蚀,产生权钱交易的根源。他还掩盖了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权力不受约束,从而产生腐败的真相。吴敬琏这样做,是其作为剝削阶级——资产阶级的辨护士所决定的。

吴敬琏总是说中国腐败是市场经济改革不到位造成,似乎市场经济改革到位就能消除腐败。那么市场经济改革到位典范国家又是那些呢?美国等西方国家常被吴敬琏等作为 “市场经济楷模”,它们应该是市场经济改革到位的国家,他们能消除腐败吗?也不能!因为资产阶级不会遵守吴敬琏“市场办市场的事,政府办政府的事”的骗人鬼话,资产阶级作为资本主义社会中统治阶级,他们根本不会将其统治力龟缩在市场,他们权力不受约束,他们权力遍及整个社会,包括政府在内的国家机关。  

爱因斯坦讲,“对于私人资本垄断组织及其巨大势力,即使靠民主地组织起来的政治社会,也无法予以有效的控制。”(转摘自劳伦斯.肖普《卡特总统与美国政坛内幕》第286页,时事出版社1980年版)也就是说,爱因斯坦认为,美国等西方国家政府、议会、司法三权分立、制衡的所谓民主结构,根本不能约束资本的势力。而资本不受约束的势力或权力,必然产生腐败。  

我们看看美国资产阶级和国家机关间关系就能大致知道,为何美国三权分立、制衡的所谓民主结构不能制约美国垄断资本的权力。  

美国的“一位参议员说过:‘我相信分工。你们把我们送到国会,我们通过法律,按这些法律使你们赚钱。你们从你们的利润中进一步捐赠竞选资金,再把我们送回来,通过更多的法律,使你们赚更多的钱。’”(陆镜生《美国人权政治》当代世界出版社1997版第10页 )这位参议员的话,暴露资本派遣政客进国会是谋取利益,而政客在听命资本并为其服务过程中也获得利益。即资本和他们收买的政客们追求利益最大化而相互勾结,产生腐败是必然。  

《美国的腐败很严重》就写道,“在笔者看来,美国是一个官商勾结的资本主义政治体系,故腐败的猖獗其实是一种必然现象,借用美国一保守派人士的话来说,就是:“这是美国政治的本质,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违法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 而CNN、《今日美国》报和盖洛普民意测验机构今年1月3日公布的联合调查结果也显示,近半数美国成年人认为,大部分国会议员有腐败行为。”  

当然,资本和他们收买的政客们趋利下而相互勾结,并产生腐败的现象,不仅发生在“民主选举”的议会中。资产阶级把他们用金钱征服的代理人,送到美国各级政府及司法机关为其服务也是随处可见。资本和其代理人相互勾结谋利并产生腐败也是随处可见。  

美国学者罗伯特.希尔写道,在美国,“公众的政治作用已不再能够左右这个国家……几百家超级多国公司正在替我们作出关于我们前途的根本决定,而它们本身则不受控制。……政府制定规章人员、外交官、国内收入署官员,与其说是作为管理公众事物的人员,还不如说是作为各大公司的特约秘书来执行职务的。”(希尔《尼克松以后的美国——多国公司时代》第1、2页,商务印书馆,1977年版)  

在1913年到1921年担任美国总统的威尔逊曾承认说,“美国政府的主宰者就是联合起来的资本家和企业主。”(〔美〕杰.齐尔格《杜邦在尼龙幕后》上海译文出版社982年版第107页)

在西方,人们常说西方政治是“金钱政治”。这句话,以及西方的现实,一方面表明西方政治的腐败,另一方面表明,资产阶级的经济力量、金钱力量要转化为政治力量,以维护自己的统治,以攫取更多经济利益。其方法就是用金钱资助代理人进入国家机关任高官,从而“主宰”国家机关,使国家机关官员成为资产阶级的“特约秘书”。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阿瑟.林克和威廉.卡顿就曾谈到:“那些在1920年把近800万美圆倾注于共和党竞选金库的企业界领导人和富翁,不久就收回他们期望的部分投资。通过强有力的参议院集团,他们在行政和立法部门制订联邦政策时具有决定性发言权。”(〔美国〕林克、卡顿《1900年以来的美国史》上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366页 )  

台湾资深评论家南方朔写道,“美国乃是个鼓励政治献金的国家,演变至今,政治捐献已成了一种独特的收买制度,企业界通过各种政治行动委员会来收买政客,全美大约有4000个政治献金组织,一半由企业组成,他们捐出的献金大约为政客竞选经费的1/3左右。”垄断资本还有给政客大量演讲酬劳金和政客退休后可到大公司任高级职位等收买措施,及直接派大资本家到政府、议会任职的方法。南方朔认为,资产阶级的运作“充分显示出了‘政’、‘商’两个领域是如何籍着联合、互通、协力而成为一体的。”“由于美国商人的政治影响力与日俱增,从70年代之后,‘官僚及公司合一的决策理论’的新学派逐告出现。根据这种新的学派,美国的整个国家机器就是由商人操纵政客而形成的体制。……以‘利益团体多元主义’的形式而掩护‘商人主宰一切’的实质,在美国乃是透过一种复杂但却全力支配的政商关系在运作的”(南方朔《巨富统治美国》《编译参考》1995年第6期)林克和南方朔的揭露,批驳了吴敬琏“划清楚政府和市场的界限,市场办市场的事,政府办政府的事”的骗人鬼话,揭示了资产阶级如何将经济力量、金钱力量转化为政治力量,以实现对整个社会的统治。

由于垄断资本左右美国,由于“美国政府的主宰者就是联合起来的资本家和企业主”,“制定规章人员”等政府官员是作为垄断资本的“特约秘书来执行职务的”;而议会则是“通过更多的法律,”使资产阶级“赚更多的钱”;法国法官协会在1971年召开的第四届全会“发表的公告中指出:‘富人很适应我们现行的司法制度,似乎这制度正是为他们制定的。’”(转引至〔法〕朗克罗瓦《法国司法黑案》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36页)法国是如此,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法律压迫穷人,富人管理法律”和“对穷人是一条法律,对富人是另外一条法律”,是很早以前就在西方家喻户晓的至理名言。由此,资本主义的政府、议会、司法,都是统治阶级——资产阶级进行统治的工具,都是为资产阶级谋取利益的工具,所以资产阶级具有不受制约的权力。在资产阶级权力不受制约的的美国等西方国家,腐败的产生是必然的。  

而吴敬琏散布市场经济改革到位能消除腐败的欺骗之说,在于他作为资产阶级的辨护士,只能以不诚实来回避资本专横的事实。吴说,防腐首先“要划清楚政府和市场的界限,市场办市场的事,政府办政府的事”。 吴敬琏不敢象威尔逊那样揭示资本主义有贪婪的、要控制政府的“资本家和企业主”,也不敢象希尔那样承认有“不受控制”的、能使国家机关官员变为“特约秘书来执行职务的”大公司。他只谈似乎无贪婪欲的、在官员面前很弱势的市场。但资本根本不会遵守吴敬琏那套“市场办市场的事,政府办政府的事”的骗人鬼话,市场中的资本不会只安守市场,他们的势力肯定要渗入政府,控制政府,要政府按他们的利益要求行事。这在希尔、威尔逊、南方朔等人的文中就可以看到。美国7000亿美元救金融市场,实质是美国金融资本命令作为“特约秘书来执行职务的”的政府高官们,以及要使资产阶级“赚更多的钱”的议员们,用国家的钱来救助自己。

我们再看一个市场中的资本控制政府,要求政府按自己意志行事的例子。英国有名的资产阶级报纸——《卫报》,在2001年4月27日发表了其记者朱利安.博格题为《总统回报所有企业家》的文章。通过文章讲述的2001年初上任的小布什几个月来的任职情况,可以看出布什政府为把他们送上台的资本家服务、效劳的情况。《卫报》编者按写道,“共和党的此次总统竞选是历史上花钱最多的一次,它需要大企业的慷慨解囊。乔治.布什自搬进白宫以来,他只关心一件事,那就是报恩。博格讲述了公司式美国是如何为自己买到一位总统。”文章第一个小标题是:“白宫里:企业是唯一的声音”。文章写道,“布什政府中,企业是唯一的声音。……布什政府则忙于应付各大公司。它们要求政府立即取消并修改对其不利的一系列规章制度,并把它们列入一张清单。因此,布什上台伊始便废除大量的工作安全条例,这些条例是联邦政府和工会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通过谈判达成的,旨在对付计算机时代工作所出现的新伤害,例如影响到180万雇员的过度疲劳症。废除新条例是美国商会的胜利……布什取消了对联邦政府出资的工程所作的规定。本来,按规定,联邦政府会优先考虑将工程承包给雇佣工会会员的承包商。清单中的下一个是破产法案,银行和信用卡公司(它们向布什及其政党赞助达2500万美元)早就要求修改该法案……修改后的破产法案打击的对象……将是丢掉了工作且与美国贪婪的医疗保健制度相冲突的贫困家庭。……然而,布什时代对环境影响是最大的。法律对企业在环境问题上的约束力使企业损失最大。布什在就职典礼之后迅速取消了让矿业公司(它们在布什竞选总统时向他捐赠了260万美元)在污染公共供水系统之后支付清理整治费用的规定,然后他取消了离任的克林顿政府对饮水中砷的安全限量所作的规定……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今年3月,美国企业界取得了环境问题上的最大胜利,当时新总统摈弃了他所作出的对二氧化碳排放量实行法律限制的竞选承诺。这一决定明显后果在几天后便暴露出来:政府宣布它认为关于全球变暖的《京都议定书》无效,应予抛弃。”  

美国的“一位参议员说过:‘我相信分工。你们把我们送到国会,我们通过法律,按这些法律使你们赚钱。”从《卫报》这部分报道可看出,布什政府用行动来对垄断资本说着相同的话:我们相信分工,你们用钱把我们送到白宫,我们通过取消或修改对你们不利的规章、法案,并发布有利于你们的规章、决定(如政府宣布它认为关于全球变暖的《京都议定书》无效等),保证使你们更多的赚钱。《卫报》说小布什上台后的行为揭示了“公司式美国是如何为自己买到一位总统”,即揭示了美国公司(实质是美国资产阶级)怎样用金钱收买到一个为自己服务的总统。这儿也证明,恰恰是资产阶级,是社会腐败的根源。  

《卫报》文章第二个小标题是:“企业界:完全控制了政府。”文章说“赖克在担任克林顿的劳工部长时曾不停地抱怨公司式美国似乎往往能在权力中心占上风。现在,他说,甚至连斗争都谈不上。他在《纽约时报》上写道:‘在华盛顿不再存在任何势均力敌的力量。企业界完全控制了政府机器。现在是企业索取回报的时候,每一个工商协会都在忙着收钱。’”“企业界(实质是资产阶级)完全控制了政府机器”,并政府运作使资产阶级按行业等组成的“每一个工商协会都在忙着收钱”的权钱交易,难道不是腐败?  

资本主义的国家机关,要为资产阶级服务。而资本家间的矛盾和竞争,又会延续到国家机关。国家机关的高官,在为资产阶级根本利益服务同时,对那些给了自己金钱的资本家,会给以更多具体利益的服务。例如,上述那些给了小布什金钱资助的资本家们,在小布什上台后,就获得小布什政府特别的“感恩”回报。而这也就是权钱交易,也就是腐败。  

因此,为使国家机关的高官,在为资产阶级根本利益服务同时,对自己以更多具体利益的服务,大资本家们都想法派出自已的代理人到各级国家机关任高官。美国垄断资本通过其经济力量,派代理人渗入政府、议会、司法机关的情况,从对美国富有的家族之一——杜邦家族的认识中就可了解到。杜邦家族掌控着全球最大的化工公司——杜邦公司。杜邦财团还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通用汽车公司的最大股东。杜邦公司的总部在美国东部的特拉华州,“杜邦家族把持着整个特拉华州。他们控制着该州政府和地方机关,主要的报纸、电台和电视台以及大专院校。……杜邦家族的手伸得很长,一直伸到华盛顿,这是意料之中的。在国会的两个议院中,特拉华州的代表席位都被杜邦家族的人占据了。在过去25年中,杜邦家的代理人担任过众议员、参议员、美国司法部长、国防部长、中央情报局长、甚至担任过最高法院院长。”(《杜邦在尼龙幕后》第4、5页)  

杜邦家族控制的州特拉华州“政府和地方机关”,肯定要为杜邦家族谋取更多利益服务,并产生腐败。杜邦派遣到华盛顿任高官的那些代理人,同样为杜邦谋利,他们和杜邦间的勾结同样会产生腐败。“艾森豪戚尔任总统后,通用汽车公司总经理威尔逊出任国防部长,对杜邦家族的生意照顾有加。杜邦家族给艾森豪威尔的竞选赞助两次共达三十几万美元。”  

我们看一个著名的B-1战略轰炸机案例,它能表现代理人怎样为主人谋取利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摩根、洛克菲勒是美国最大两个财团。当时,摩根常与杜邦财团结盟,与洛克菲勒与梅隆财团结盟的另一方争夺政府军火订单。“两大集团争夺B-1型(原称B-70型)战略轰炸机的军事订货……B-1型是用来代替B-52型战略轰炸机的。艾森豪威尔执政时,摩根—杜邦在国防部长威尔逊的支持下,北美罗克韦尔公司(时为杜邦财团的重要军火公司—笔者注)得到了这笔订货。肯尼迪上台后(肯尼迪上台任总统是得到洛克菲勒财团大力支持,肯尼迪在洛克菲勒与其它财团利益冲突时,常站在洛克菲勒财团一边。所以有种说法,肯尼迪是被其得罪的财团派人刺杀的—笔者注),为了打击摩根—杜邦的实力,竭力主张削减北美罗克韦尔公司的B-1型飞机订货;而站在摩根—杜邦一边的空军参谋长柯蒂斯.李梅与国会军事委员会主席卡尔.文森坚决主张维持原来订货,还要求进一步增加拨款。到了七十年代,该公司(即北美罗克韦尔公司)已由杜邦转向梅隆势力范围,原来支持它的空军,态度来了个大转变,1971年2月宣布削减B-1型轰炸机的发展和试制费用2—3亿美元……这一军事订货的争执一直延续了近二十年之久,到1974年年底才完成第一架试飞工作”(《美国垄断财团》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249页)。  

美国的总统以及政府、国会的高官,都要为把自已送到高位的大资本们谋取更多利益作为回报。比如,小布什政府的副总统切尼,为其以前的公司谋利的事,在美国可谓家喻户晓。“哈利伯顿是得克萨斯州一家从事石油和建筑业务的公司,切尼当选副总统前曾担任该公司总裁。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这家公司在无人竞争的情况下,轻而易举从五角大楼承接了接近100亿美元的业务合同,包括为伊拉克的美军提供后勤供应、从科威特进口石油以及为石油设施提供维修服务。但最近,有关该公司故意抬高物价、行贿、假造帐目获取暴利的指责声不断。”而另一网讯讲,“一名电脑黑客找到一些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在伊拉克战争中利用职权帮助一家名为哈里布顿的公司签订大量有利可图的合同的证据,合同总价值高达170亿美元。”

世界第一大能源交易商安龙公司(也有译称安然公司)破产之前,曾给小布什竞选总统很大帮助。小布什当选后,安龙公司还让布什政府许多高官拥有安龙股票。而布什政府则以在制定能源政策的官员任命,及制定能源政策时,充分听从安龙的意见来报恩,并保证拥有安龙股票的政府高官们的利益。“2000年大选期间,布什东奔西跑,坐的就是安龙公司的专机。根据“回应政治中心”的调查,安龙以及赖伊(安龙董事长)先后向布什的各种政治竞选共捐款超过55万美元。……《纽约时报》评价说, “赖伊和安龙公司是布什政治生涯中最为慷慨的捐款者,与此同时,布什也是在对安龙许多至关重要问题上的强硬支持者”。……多家媒体指出,布什入主白宫后,在对新政府的能源政策制定和重要官员的任命上,安龙公司都曾施加过重要的影响。赖伊曾担任过布什过渡小组的成员,参与了联邦能源规则委员会成员的面试工作。副总统切尼在制定新的能源政策之前,更是专门会见了赖伊和其他安龙要员。据“公众完善中心”的报告称,布什政府中至少有15名高级官员去年手中拥有过安龙的股票。”

国家一级腐败多,州一级的腐败也很多。例如,“瑞安担任伊利诺伊州州务卿和州长的十多年中,他利用职权,让自己的朋友与亲信插手政府事务,违反规定向他们透露内幕消息,使其获得政府承包合同。从中获利后,瑞安从这些人手中收受钱财、礼物、享受免费度假和其他服务等各种回报。”  

“美国康涅迪格州州长罗兰德(John G. Rowland),2004年6月21日晚上宣布辞职。……罗兰德州长去年年底承认,他所说的未从朋友、州承包商和州雇员处接受礼物和好处,那是撒谎。……3月份,其前办公室副主任承认将州政府的商业机会交给一些承包商,获取现金和金条。 12月中旬,罗兰德承认自己在谁花钱装修他1997年购买的一间湖边小别墅的问题上撒谎。”  

“新泽西州检察官克里斯托弗J·克里斯蒂感慨地说:‘今天,我们亲眼目睹了一种传染整个新泽西州的病,这个病就是腐败,它像野火一样从南传到北。’……事实上,在最近5年间,新泽西州先后有100多名公务员因贪污腐败被逮捕,其中包括两名资深的民主党议员。”事实上,如中国的腐败一样,被逮捕的,只是腐败冰山的一角。美国国内的腐败例子太多,就不再一一例举。  

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资产阶级不仅在本国大搞腐败,而且也在对方国家搞腐败,还在发展中国家大搞腐败。美国著名军用飞机制造商“洛克希德公司为向国外推销自己的飞机,通过种种途径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以巨额款项向外国皇室成员、政府首脑及国会议员等行贿,这就是著名的洛克希德公司丑闻。为了拓展市场,招揽生意,洛克希德公司在国内宠络军界、政界.不惜重金聘请退休退伍的“可用之材”,不断用“糖衣炮弹”进攻实权人物,使从五角大楼等地拿到的订单逐年增加。对外,则不惜一切代价,实行“重利推销”,一架飞机总价格的十分之一到五分之一都用来打通关系。这样,洛克希德公司总销量不断上升的同时,他们的顾客中曝光、被捕的人员也在不断上升。仅丘奇这次揭发,就使当时的联邦德国、荷兰、瑞典、西班牙等许多国家忙得不亦乐乎。”  

“1972年田中(时任日本首相—笔者注)访美期间,利用职权接受洛克希德公司贿金5亿日元,作为交换条件,购进该公司……运输机、主力战斗机和反潜侦察机等一批飞机。”  

西方资本在中国搞的腐败也极其严重。他们通过金钱拉拢,在我国政界、学界等寻得一批为其说话和服务的代理人、买办。人民网曾刊登一名为《行贿成跨国公司在华“潜规则”》文章,文章说,“一段时间以来,跨国公司发生的腐败事件时有所闻。……去年12月,云南省经贸厅原党组书记彭木裕因接受沃尔玛昆明公司的10万元贿赂,被判刑5年。……据称,跨国企业在华行贿的事件近10年来一直上升,中国在10年内至少调查了50万件腐败案件,其中64%与国际贸易和外商有关。中国须严打“洋腐败”!“洋腐蚀”催生“新买办””。  

从我国市场改革后腐败日益严重化的状况,以及被吴敬琏等作为 “市场经济楷模”的美国的腐败状况,就可知道,私有制、市场经济的后果到处都一样:社会贫富悬殊、腐败日益严重,面对这样的事实,作为私有制、市场经济的捍卫者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却仍宣称,只要推行私有制的市场经济改革不被阻碍,最终大多数人都会享有幸福生活,并消除腐败。总之,私有制、市场经济的支持者不能也没有给予他们所推荐的“美妙”世界以经验的证明。相反,他们要求人们虔诚相信不受管制的市场(实质是不受管制的、自由的资本)永无谬误。他们上了贼船,已下不来了。他们只能这样走下去,他们将继续把产生腐败的私有制、资产阶级以及市场经济,美化为消灭腐败的“良药”推荐给我们。  

江泽民曾经指出:“从本质上说,腐败现象是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的产物。社会主义制度作为区别于历史上任何剥削制度的崭新的社会制度,为从根本上消除腐败创造了条件。”(他这话说得很对,但他并未按照这话行事,从而腐败更加严重)因此如有位网友所说,“真正的反腐败,只能是反孳生腐败的制度——私有制,我不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私有制下的反腐败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反腐败,而且只能是越反越腐败。”所以,只有消灭我国的生产资料私有制,从而消灭用金钱腐蚀拉拢政界、学界等的资产阶级,实行计划经济,才能从根本上消除腐败。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3-05-02/1786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00 关键字:吴敬琏  市场  腐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