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年红军师长叛变投敌,49年率800多人起义,最终结局如何?

作者: 肥寒 时间: 2023-09-02 00:01:09

1949年4月23日,浙江宁波望春桥一个国民党军官率800多部下起义。我军接管该部之后,负责的同志对这名国民党军官如何处理却一时没有了主意。

最后,只好一路向上请示当时在南京的陈毅那里,陈毅召集各领导讨论一番之后,最后给了八个字“将功折罪,既往不咎”

之所以如此复杂,是因为这个名叫方步舟的国军军官曾经是红军的一名师长,1937年他叛变投敌给红军造成了重大的损失。

方步舟原名项升平,字充如,又名向光如,湖北省大冶市人。其母姓方,所以他化名方步舟,在此后的人生之中大部分时间也都是用“方步舟”的名字。

方步舟在武汉求学期间,就初步接触了到了民主革命和马列主义思想。在革命思想的影响下,方步舟积极投身革命活动。组织上为了迎接北伐胜利,将方步舟派回老家做欢迎北伐军的工作。

此后,方步舟一直在老家工作从事工人和农民运动,1927年在时任黄石地委农委书记李实介绍入党。同年8月1日,他参加了南昌起义。

南昌起义失败后,方步舟跟随部队南下广东,潮汕失败之后,又辗转回到武汉从事地下革命工作。

1929年春,方步舟担任鄂东南红军独立师的师长,彼时独立师上下500多人,300多条枪。

1930年5月,方步舟随何长工、吴致民、徐策等参加了在上海召开的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

接下来的几年里,方步舟深度参加了鄂东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在数年的艰苦奋战里,方步舟充分展现了他在军政两方面的才能。

方步舟善于打游击,经常能带着红军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打击敌人,也多有斩获。他出任红十六师师长之后,更是带着红十六师左冲右突,给予国民党反动派以沉重的打击。

1935年元旦,方步舟率部在大源一带伏击敌人,缴获敌军重机枪四挺,步枪300余支,弹药一部分,俘敌200余人。

大源一战后,方步舟又继续指挥红16师先后击溃东北军一部、成铁侠旅两个团,缴获不少武器装备。

除了在战场上表现不俗之外,方步舟在动员群众上也很有能力,他一边带兵打仗,一边在根据地周围发动群众,为红16师的进一步扩大做出了不少贡献。

从上面可以看出,方步舟参加革命早,又经过革命战争的锤炼,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军政人才。安徽省军区原副司令员阮贤榜少将层回忆说方当时在群众和红军中有很高的威信

那么这样一个优秀的指挥员,正值壮年已经做到红军师长,他又为什么会叛变投敌呢?

1937年1月,方步舟率领红16师在通山一带遭遇国民党军新8师1个团。一番激战下来,红16师损失不小,不得不撤出战斗。方步舟带着红16师和湘赣鄂省委会合之后,组织上开会检讨此次作战失利的原因。

时任湘赣鄂省委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治委员的傅秋涛批评方步舟错判形势以及指挥不力,要撤掉他的师长职务。方步舟不服气,在会上和众人展开争论,最后被集中批判并被开除党籍。

撤职、开除党籍,这对方步舟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一时间他对革命的前景产生了悲观情绪,更对自己是不是要继续跟着红旗走产生了动摇。

恰好此时,他怀孕的妻子在战斗中负伤落入敌手。敌人送信给他,以妻子相要挟,如果方步舟不投降就杀掉他的妻子,一尸两命。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步舟的信念彻底动摇。1937年3月21日方步舟一人带枪离队,5天后他来到了国民党军第121师驻地投降,成了红军的叛徒。

方步舟投降之初天真地要求国民党军不要让他做伤害红军的事,但是“一步错,步步错”。从投降的那一刻起,方步舟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人生了。

方步舟向国民党透漏了红16师的行军路线,结果国民党调集重兵围攻红16师。一番激战,只有200多人突围成功。

而方步舟投敌造成的影响还不止于此。他的叛变投敌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头,在他之后红16师代师长冯育云、湘鄂赣军区参谋长张玉清、红16师政治部主任方天宝等人先后叛变投敌,可以说方步舟的投敌给湘鄂赣一带的革命活动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方步舟投靠国民党之后,出任了国民党武汉行辕参议。1938年,日军逼近武汉,方步舟回到湖北组织起一批抗日武装。后来方步舟这支队伍被国民党收编,方步舟也出任国民党鄂南第八游击纵队司令、绥靖总队司令等职。

虽然方步舟背叛过革命,但是在抗日国战里,他还是能坚持大是大非,能够组织部队抗击日本侵略者。

武汉保卫战后,方步舟辞职回乡重新拉起队伍抗日。不得不说方步舟在这方面是个人才,不到几个月又拉起1000多人,编成三个支队,活跃在湖北的抗日战场之上。

方步舟也试图和我党接触,想把所部改编成八路军或新四军,但是最终没有成功。方步舟后来也干脆自称一军,名义上受国军节制,但实际上是有一定独立自主性的地方武装。

方步舟早年的革命经历,使得他在某些时候会对我党采取同情的立场。1943年,他因为保护我地下党党员,被国民党第九战区以“纵匪殃民”罪被捕入狱,蹲了5年的监狱,直到1948年才得以保释出狱。

出狱之后,方步舟也无心再去从军从政,干脆彻底改行去做煤炭生意。

方步舟生意做得如何,史料上并没有记载。只是知道不久之后,方步舟在其老乡加老同学国民党国防部绥靖总队长刘培初的力邀之下,再次出来当官。这一次,在老同学的照顾提携下,方步舟担任了绥靖总队副总队长兼第六大队大队长。

此时解放战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蒋介石集团败像已显。方步舟深知自己曾经背叛过革命,给红军造成过巨大的损失,这么多年来他也对国民党没有什么信心了。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方步舟一时也是左右为难。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方步舟终于做出决定,重新和我党联系,准备起义,以争取一个好的结局。

他先是和沔阳县委书记陈秀山取得联系,陈秀山让他继续留在武汉做秘密工作。

1949年方部被调到浙江,方步舟和组织的联系暂时中断。但是到浙江之后,他又找机会联系上了当地党组织,准备策划起义。

1949年4月23日,方步舟率部800多人起义(起义后整编时为650多人)。起义部队携带重机枪1挺,轻机枪24挺,步枪240支等武器,组织上还给方步舟部授予了“光明部队”的番号。

“光明部队”之后参加了多次战斗,绍兴解放之后,被编入解放军第22军64师191团。

而方步舟因为其个人历史的复杂性,地方上不好处理,最后是由陈毅下令“将功折罪,既往不咎”。同时陈毅交待给方步舟安排一个工作,但是不能再入党。

后来组织上就安排方步舟在安徽一个农场工作,后来再调到南京青龙山林场。而全国解放之后,方步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不光彩的往事,于是改名为向光如。此后默默无闻,一直到1990年3月在南京逝世。

方步舟的一生,曲曲折折,沉浮多次,经历了不同的历史时期,做出了不同的人生选择。

他也的确为革命事业做出了贡献,但是自身意志不坚定,信仰动摇,以至于做出了错误的人生选择。而在最后关头,又能迷途知返,给自己的人生找到了一个安稳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