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张灵甫的“抗战功绩”究竟如何?硬核资料为证

作者: TomCat团座 时间: 2023-09-01 00:06:28

抗日战争中,参加抗日的国军将领数不胜数,以至于某些人士一直高喊要宣传国军的“抗日名将”。宣传抗日名将本来不奇怪,但是他们提得最多的名将却是张灵甫这类货色,这就很奇怪了。

张灵甫的高度美颜照

那么,张灵甫抗战功绩的成色究竟如何呢?

关掉美颜后……

淞沪会战时,张灵甫任第74军第51师第305团团长,在奇书《王牌悍将张灵甫传》中大力鼓吹了他的英勇战绩,说这个团“给敌人出其不意的打击,歼敌八百”。可是,在1937年10月26日51师师长王耀武给钱大钧的报告中却指出:305团是个新兵团、有兵没枪,只能在前线修工事。不知道这些连枪都没有的新兵,怎么就能歼敌八百?靠手撕吗?

“新成立305团益致有兵无枪”、“现已参加前线构筑工事及在枪声下练习胆量”

南京保卫战时,51师负责守淳化镇,淳化镇之战国军表现尚可,与日军激战3昼夜,挡住了以一个步兵联队为核心的日军追击部队,直到日军第九师团投入主力,阵地才被突破,被日方战史评价为抵抗顽强:

资料来源:【日】《“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

但根据51师师长王耀武战后的报告,张灵甫的305团在淳化镇之战期间作为预备队,在后方高桥门、河定桥一线修工事,没有加入一线战斗:

资料来源: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当然了,当预备队也是很重要的工作,1937年12月8日晚10时左右,74军接到命令,放弃淳化镇,51师当即安排305团负责掩护撤退,原本是张团座大显身手的机会,可根据南京卫戍司令部的战后总结,这次掩护显然执行得不怎么样:

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等人联名报告:“51师……惟于8日晚撤退蒙受重大之损失”,305团显然掩护失败

1938年万家岭战役中,51师表现抢眼,特别是组织敢死队夺取了张古山。所以,又有不少人鼓吹这次战斗是张灵甫指挥的、并说他再一次负伤。可惜的是,张灵甫当时实际是在旅部当副职、全程打了酱油。王耀武报给蒋公的战斗详报中,从头到尾都没出现他的名字。在真实的位面上,张古山之战是305团团长唐生海指挥的,唐团长受重伤后,由团附于清祥接替指挥,于团附壮烈殉国后,张古山阵地丢失。

9日,国军再次组织敢死队突袭张古山,这次负责指挥的是306团长常集德,张灵甫既没有指挥战斗、也没有负伤。而且,74军老军长俞济时在万家岭战役结束后,给蒋公推荐了74军表现突出的军官:其中有被黑成“千里驰援”的李天霞、有张灵甫的上级廖龄奇,就是没提张灵甫。

俞济时1938年11月推荐74军晋升人员名单,师、旅、团级都有,唯独没推荐张灵甫

不过,没有功劳可以编啊!多年以来,张粉们说“田汉以张古山之战为蓝本,创作了话剧《德安大捷》,张灵甫以真名真姓在剧中出现”,“成了剧中歌颂的抗日英雄,从此名震天下”;还说“受德安大捷鼓舞,田汉作词、任光作曲”创作了74军军歌,传唱至今。

可是,中国戏剧出版社1992年版的《田汉年谱》中,没发现有什么《德安大捷》;也没有“74军军歌”,被他们制定担任“作曲”的任光先生,1940年才回国参加了新四军,皖南事变中,任光夫妻二人均被国军杀害,恐怕他没时间、也没有动力去给国军写军歌吧?

任光同志为我国著名乐曲《渔光曲》作者,夫妻二人在皖南事变中遇害

王耀武担任74军军长后,带着74军在1941年上高会战中打出了王牌军的名头。张粉们也借这次会战,搞了不少发明创作。然而,74军在上高的战功主要归51师李天霞部,张灵甫当时是58师副师长、继续全程打酱油——而且,这次战役中,58师是74军三个师中表现最差的一个。

为了把故事编圆,张粉们又拼命论证此战是张灵甫“代理廖龄奇指挥”、“指挥天才尽现”。然而,国府关于此战的官方记载中却并没有什么代理指挥的记录,电文中只要提到58师,都是“廖师”或“廖龄奇师”,不知张帅哥在哪个位面代理?上高会战胜利结束,王耀武向蒋公报告74军战绩,表示:李天霞51师、余程万57师表现最好;战后论功行赏,李天霞51师、王克俊26师获得第一号和第二号“陆海空军武功状”。

总共三个师,只表扬51、57师

可见,王耀武、李天霞、王克俊是上高会战三大功臣,没张灵甫什么事。1941年6月4日,第七十四军被授予荣誉旗,罗卓英、王耀武授青天白日勋章,李天霞授四等宝鼎勋章,张灵甫啥也没有。不过他毕竟参与大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国府能创个“阳光普照奖”以资鼓励,那他倒也可以获奖:

战后授勋情况

顺便说一句,王克俊的26师属川军郭汝栋部,在上高会战中,26师多个团长和副团长先后负伤退出战斗,王师长拔出手枪赶上一线阵地督战,在激战后终于将日军击溃,立下大功。可惜,王师长只会打仗,不如张帅哥那么会讨蒋公欢心,这种猛将、功臣在抗战胜利后居然被“编余”了,吃饭都成问题,只好去参加著名的中山陵哭陵事件了。

刚刚获得了荣誉旗的74军实在是经不起表扬,在半年后第二次长沙会战中表现一塌糊涂,连军部都被鬼子端了,王耀武的卫士排长牺牲、王军长仅以身免。在这种不利情况下,李天霞率领51师奋勇作战,又斩获了一枚宝鼎勋章;而张灵甫此时当着58师副师长,师师长廖龄奇休婚假,正该他代理指挥了,可他却没能掌握住部队,弄出了一个大溃败。奇怪的是,不知道蒋公怎么想的,反而把不在部队的廖龄奇作为战败的替罪羊枪决了,借此把副师长张灵甫扶正:

在当时,人们就普遍认为有人幕后运作陷害廖龄奇,有人认为是薛岳、有人说是王耀武、也有人说是张灵甫,可惜都没有实锤。不过,抗战结束之后,薛岳、王耀武就联名致电蒋公,请求恢复廖龄奇的名誉,此时正风光无限的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却没有为他的老上级说上半句话,他的冷漠态度似乎可以证明某些猜测:

王耀武、薛岳请求抚恤廖龄奇后人

可笑的是,一谈到上高会战,有人就编造说廖龄奇不在,所有功劳都是张灵甫的;第二次长沙会战廖龄奇真的休假,他们却反过来论证他第一时间就飞回了部队,所以58师的灾难性表现同张灵甫没有关系,真是典中典了。

以上几次战役,张灵甫毕竟没有实际兵权,不太方便编故事。所以吹得最厉害的还是他当师长后发生的雪峰山战役:说他“打满全场,亲手创造湘西大捷”。可是,雪峰山战役开始于1945年4月9日、结束于6月7日,张师长1945年3月18日就被保送到重庆学习,完美错过了战役全过程:

74军官兵在浴血奋战的时候,他却抓紧时间结了第4次婚。

没错,截至当时,42岁的张帅哥已经有了三次婚姻,最令人发指的是1936年,当时还叫张钟麟他干脆枪杀了第二任妻子吴海兰,来了个物理离婚。案发后,蒋公假模假式的把他判了10年徒刑,不到半年后又把他全须全尾的放了出来,还让他改名为张灵甫,美其名曰保留抗战人才,好像没了这个杀妻犯就没法抗日了。不过蒋公和他私下间还是继续用钟麟作为张灵甫的昵称,1946年9月,整编74师攻陷淮阴,蒋公一激动,忘了改名字的事,直接在电报上称呼他“张师长钟麟吾弟”了。

“张师长钟鳞吾弟”

这里要提一句哈,按张师长当时的级别是不够资格入学的,蒋公亲笔御批为他开了后门。可惜张同学上课并不认真,据同班同学董其武回忆,张师长带了两个参谋,“每天只上一节课,其余的课让参谋替他去上……他在重庆近郊买了一处洋楼,每天在那里养尊处优、吃喝嫖赌。”

解放战争期间,张灵甫在就任整编74师师长,作风跋扈,处处要搞特殊。1946年12月8日,他嫌弃联勤总部居然敢给74师配备日式旧卡车,大发雷霆,直接告到蒋公那里。蒋公居然也接他的招,亲自下诏换了全新美式卡车,打了联勤总部的脸。

1947年,蒋公又亲自过问他兵员补充情况,张长官抓住机会夸大其词,说自己从未得到补充,又把陈诚告了一状。

按张灵甫1947年2月25日的说法,整编74师攻占临沂后一直得不到补充

而实际上呢?据陈诚的报告,74师的补充从来都是优先处理,张长官告状那会,74师的损失已经补充了70%。可见,张长官仗着蒋公宠爱处处跋扈,当然不讨人喜欢了。

按陈诚1947年2月10日的说法,已补充了70%

不喜欢归不喜欢,要说别人因此在战场上故意整74师,那也纯属瞎掰。比如一直有人说李天霞本和张灵甫争夺整编74师师长的位置,而老长官俞济时、王耀武力挺“抗战有功”的张灵甫上位,李天霞因此怀恨在心,所以拒不救援。可惜,事实刚好反过来——在李天霞和张灵甫之间,老长官们更器重李天霞,让能力有限、只能守成的张灵甫出任整编74师师长,而把李天霞派往整编83师,为本派系开疆扩土。而李天霞的确不辱使命,接掌整编83师后成绩斐然。1946年10月,整编83师的整训成绩被评定为甲等以上,同等级都是胡琏、黄百韬等能打的角色:

1947年,国府准备把整编74师和83师合编为一个整编军,两位老长官也推荐李天霞出任军长,这次连偏心的蒋公也表示认同。

俞济时建议,蒋公同意

所以,作为内定的军长,于公于私,李天霞没有任何理由不救援74师。根据陈诚等人的调查报告,孟良崮战役时整编83师名义上虽然有9个团,但1个团留在苏北、3个团拨给了兵团部、1个团拨给了74师,李天霞手上实际只有4个团。而当面阻击的解放军却有两个纵队——他自保都很困难,更别说解围了。

所以,74师的覆灭根本原因就是张灵甫心术不正、意图建立大功,自己出任这个整编军的军长职务,在作战中极力拒绝上级指导,带兵冒进,最后兵败身死,使老长官们的布局完全落空。

“74”系原本是一个能打、团结的派系,朝中又有人关照(俞济时),前途无量,可惜被张灵甫全折腾完了

74师被歼灭后,国府拨给全师阵亡人员的抚恤金总共为法币5亿元,其中1亿元指定抚恤张灵甫,而阵亡的51个校官每人只抚恤法币50万元,92个阵亡尉官每人只发25万元,在蒋公心目中,143个国军军官还顶不了张师座的一半。

整编74师被歼灭后,国府抚恤金发放情况

1946年,英国送给国军一艘巡洋舰、一艘驱逐舰,成为国府海军的绝对主力,蒋公亲自下令把巡洋舰命名为重庆号,算是纪念抗战陪都;驱逐舰呢?居然命名为“灵甫”号——好家伙,张师长不止顶一万个国军官兵,还能跟抗战做出巨大牺牲的数百万陪都人民相提并论了。

所以,张灵甫在前几年被大吹特吹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他受蒋公无底线的宠溺。吹他、就顺便把蒋公的形象拔高了,也顺便把国府也吹了,一把灰盖三泡翔,多好。

而其他真正的抗战英雄呢?却大都“不方便提”:

比如国府重点宣传的八百壮士,抗战后大多流落街头,谢晋元遗孀和遗孤连吃饭都成问题,被迫请求社会各界援助,对此蒋公的批示却是“让他老婆不要招摇”,这能提么?

“故谢团长遗族生活教养均待援助”

战功、品德都远远胜出的王耀武,最后进了功德林大学,还因为学习认真提前毕业,当然也不能提;

异域殉国的戴安澜将军,延安还为他开了追悼大会,建国后追认为革命烈士,不能证明八路没良心,更不能提了;

至于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将军,都是西北军,和蒋公不对付,建国后不仅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还有以名字命名的道路,提了就等于打自己脸;

李宗仁这“反贼”,长期和蒋公闹别扭,最后也回到了大陆,打了台儿庄又怎么样,提出来就是对蒋公不敬!

所以,屁股决定脑袋。在某些人来看,他们的所谓“抗日名将”只有两条标准:

1.“必须打过日本人,还不能死”;

2.“必须打过解放军,还必须死了”。

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八路就是没良心、就是搞成王败寇、就是不客观,所以张灵甫就成了最佳人选了,没啥实际功劳可以编。

至于他枪杀妻子后被蒋公放了这事呢?那根本不是问题,正好证明蒋公爱才、惜才啊~

正好,同时期的陕北,还就发生了一件类似的案子:1937年10月5日,参加过长征的勇将、师级干部黄克功因追求不成,枪杀了抗大女生刘茜。仅仅7天之后,边区高等法院就判处枪决、立即执行。为此,毛先生给法院院长写了一封信:

特此引用:“黄克功过去斗争历史是光荣的,今天处以极刑,我及党中央的同志都是为之惋惜的。但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以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如为赦免,便无以教育党,无以教育红军,无以教育革命者,并无以教育做一个普通的人……正因为他是一个多年的共产党员,是一个多年的红军,所以不能不这样办。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

同样性质的案件,蒋主席私放张灵甫,毛主席严惩黄克功。所以,国共人物的盖棺定论究竟是不是什么“成王败寇”?是不是客观?相信小伙伴们已经自有公论了。

谨以此文,纪念那个大公无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