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朱冬生:听李先念笑谈“不倒翁”

作者: 朱冬生 时间: 2023-08-31 00:09:35

1986年6月2日,在徐帅驻地召开“红四方面军战史修改领导小组审稿会议”,原红四方面军的著名将帅徐向前、李先念、洪学智、刘华清、陈锡联、陈再道、秦基伟、李德生、尤太忠、王诚汉、张才千、郑维山、何正文、徐深吉、陈明义、罗应怀、漆远渥等29位老革命家参加了这次会议。我作为《红四方面军战史》的责任编辑,也参加了会议。

会议开始之前,李先念主席、徐帅和中央军委副秘书长洪学智和刘华清及其他的老将军们,在徐帅驻地的会客大厅里,分为两个区域,比邻而坐。这些昔日驰骋沙场的老将军们,60年前都曾在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的领导下,激战鄂、豫、皖,转战川、陕、宁、青、甘,出生入死于中原、西南、西北战场,曾几何时威震半个华夏。今日又齐聚于元帅府内,相见甚欢,亲切交谈。

落座不久,坐在大区域里的原空军后勤部部长漆远渥,突然隔着沙发背过身来,冲着李先念主席大声地喊了一句:“李主席,我问您个问题。”一霎时,整个会客大厅鸦雀无声,李先念主席随即答道:“好,你问吧。”漆远渥接着说:“很多人都说您是个不倒翁,毛主席重用您,林彪‘四人帮’也用您,今天邓小平还重用您,这是为什么?”几十年战场上的老领导、老战友、老部下,难得相聚,在座的又全都是党和国家及军队领导人。漆远渥同志突然提出这么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把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徐帅的李而炳秘书,不知道后面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立即将在场的所有记者都请出了会客大厅。

李先念主席睿智机敏,一生会见中外宾客和记者无数,随机回答各种问题应该是如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此前我虽然多次当面领教了这位伟人的风采,但这个问题毕竟事关他一生的政治评价,当时我也为此捏了一把汗。

只见靠在沙发上的李先念主席微微地向前倾了倾身,似向徐帅、洪学智、刘华清打招呼之意,他眼看着李而炳秘书礼貌的把记者们请出了会客大厅,这才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用湖北红安官话说了一声:“我”,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说:“作为正确路线的代表,我首先要保护好我自己,我才能保护好大批优秀领导干部。只有保护好了这批干部,正确路线才能得到很好的执行。这就是我,为什么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保证自己不被打倒的主要精神动力。”说到这里,李先念主席又讲了一番发人深省的话语:“我很高兴回答你提出的这个问题,今天如果不讲开了,后人和历史就可能任意演绎我哟。这既是我的历史,也是我们党的历史。历史要真实,历史是不能随便演绎的哟。”讲到这儿,徐帅、漆远渥及全场所有的老将军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对李主席的讲话表示理解和拥护。

我有幸多次见到李主席,无数次聆听过他的教诲。徐帅第一次向李先念介绍我时称我为“小朱子”,此后李先念主席也一直叫我“小朱子”。这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有着传奇的历史经历,为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过卓越贡献,我十分敬仰和崇拜他。李先念去世之后,1992年6月24日我曾去中南海他家中的灵堂献上了自己写的挽联“心香敬献举世明主,丰碑永载万代师表”。这一天的谈话,我是现场除郭春福、李而炳秘书以外的唯一的年轻的记录者。李先念主席的秘书程振声几次要求我将当时的情景给整理出来,并准备把这个谈话写到《李先念传》中去,但由于太忙,一直没能完成这项工作,但我曾多次当面向程振声同志作过追述。此后在《李先念传》里,是否有此记录,我就不得而知了。

(摘自作者所著《近五十年的军旅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