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齐红深讲党史故事(四):伪满洲国蒙古族大学生寻找共产党

作者: 齐红深 时间: 2021-04-14 00:07:17

齐红深讲党史故事(四):

伪满洲国蒙古族大学生寻找共产党

故事主人公简介:木伦,蒙古族,192212月生,籍贯吉林省镇赉县。离休前系内蒙古自治区医药总公司经理、党委书记。日本占领时扎兰屯(齐齐哈尔)兴安师道学校、满洲医科大学学生。

讲故事人简介:齐红深,19455月生。籍贯河北省平乡县,退休前系辽宁省教育厅政策法规处处长。曾任辽宁省教育史志常务副主编兼办公室主任、研究员,辽宁教育史志学会会长、辽宁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地方教育史志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日本殖民地教育研究会会长。退休后移居大连市西岗区。

1.jpg

今天我讲的共产党故事的主人公木伦,原名保吉热,出身于蒙古族几十口人的封建大家庭。曾祖父在清朝做官,世代沿袭蒙、汉兼通的家风,家庭中也有人到日本、德国留学。木伦本人按照家庭传统,从小先学蒙古文、再通过《三字经》等学习汉文和汉文化,成绩优秀。关于个人和共产党的关系,他的回忆与我们采访的其他许多人不同。大多数人都是在党组织的教育和影响下,接受了党的主张,然后加入党组织。木伦是本人从日文书中接受共产党的思想在先,然后自己主动寻找和接近共产党的组织。

这是由他成长的客观环境造成的。

他在齐齐哈尔上小学的时候,全城忽然被恐怖所笼罩。他知道高年级同学中有人写文章、印制小刊物散发,表达对日本的不满。知道校长被捕,音乐老师潜逃。知道不少中学教师和学生被捕,家庭被搜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敢问。

他回忆说:

有一天,我忽然看见一些老师和同学往外跑,不知要去干什么。我也跟着跑出去了。原来,我们被捕的校长和一帮被圈在监狱的人排成队,挑着水桶到江边打水去了。我们学校后边就是嫩江,江上有一座大桥,桥下就是刑场,是日本人杀中国人的地方。我们跑过去的时候,他们正从西门出来,往大江那边走过去。老师和同学看到陷于囹圄的校长无不长吁短叹。至于校长为什么被捕,我始终不清楚,我也不敢问老师。

木伦回忆的上述情节,发生在九一八事变后1932年江桥抗战失败之后。从此,由于日本统治越来越严密,他接受的是日本奴化教育,没有从老师、同学和家长中接受过反对日本侵略的信息。

2.jpg

伪满洲国蒙古族小学生正在学日语。

直到1941年,他19岁考上满洲医科大学,去奉天(沈阳)上学。这是一所日本举办的大学。在这里他遇到了好几位蒙古族同学,彼此间说话比较宽松,谈起话来就更随便了。一年之后,和上年级的义达嘎苏荣同学熟识了。义达嘎苏荣搜罗了许多有关政治的书籍,业余时间经常翻着看。他的社会知识也比较丰富,和汉族同学接触面也很广。逐渐地,彼此经常谈论国际国内的形势,传递一些小说、刊物。如鲁迅的《阿Q正传》、郭沫若的《北伐途次》等,还有历史方面的著作,等等。他们还读过许多马克思主义著作。其中最著名的是河上肇的著作。河上肇是日本京都帝国大学的教授,他系统地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和政治经济学。他和蒙古族同学阅读的马克思主义著作,都是从日本方面搞到的日文书籍。

3.jpg

满洲医科大学中、日本同学松冈成明等在奉天千代田公园。(1943年)其中一个人在1998年回忆这幅照片时说,同学都是真正的红颜少年。

木伦下面这段口述历史讲述了他学习马克思主义著作的具体情况:

在看这些书的过程中,经常遇到资本论的问题,说资本论是马克思的巨著,是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不看资本论就不可能真正理解马克思主义。所以我们对马克思的《资本论》产生了既神秘又好奇的心理,总想能一读为快。有一天,义达嘎苏荣果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坐上三轮车真把《资本论》买回来了。回来后就翻开看,看了多少不知道,就合起来了,对我说,你看吧,我啃不动,并不是那么容易看的。不管啃动啃不动,我也拿起来看。书前面的序言,也可能是导言,的确不容易理解,说的太抽象。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实践经验,读过一点书,都是空对空。尤其是我读书的习惯是囫囵吞枣,遇到非常想知道的问题,就狼吞虎咽,不嚼不尝,一股脑儿吞下去,什么滋味儿也品不出来。因此啃不动也往下翻,“导言”趟过去以后,下面的章节还是可以看懂一些。当然,由于缺乏社会生活经验,很多地方吃不透其精神实质,模模糊糊者多,挑着看了几段,我也放起来了,但资本论者何,总算见识了。

关于中国共产党的情况,他们也是从日本人写的一些材料中知道的。其中有一本《中国共产党的现势》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这本书介绍了共产党的组织结构、军队编制、装备情况;还有领袖人物,如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和林彪等。还看到一本美国记者写的《第八路军从军记》,从领袖到战士,从后方到前方,从打仗到吃饭,介绍的非常细腻,具体。

他从这些日文书籍中对共产党产生了佩服、向往的感情,便和奉天农业大学的蒙古族同学白济民共同开始了寻找共产党的漫长道路。

他们花了好几年时间,根据好多线索,找了好多渠道,跑了好多地方,直到八一五日本投降以后,终于找到了共产党。可是,与他一起寻找光明人生路的白济民刚刚参加革命就在哲里木盟被叛徒杀害了。

木伦本人的人生路可谓是少有的平坦和顺利:

194512—19463月,在内蒙古人民革命青年团工作;19464—19465月,东蒙古自治政府内防总局科长;19466—19474月,兴安省公安总局科长;19475—19507月,内蒙古公安部司()长;19508—19519月,内蒙古兴安盟公安处长;19519—19533月,内蒙古昭乌达盟公安处长;19534—19559月,内蒙古呼伦贝尔盟公安局长;195510—195612月,内蒙古自治政府检察院副检察长;19571—19734月,内蒙古医学院院长;19735—19808月,内蒙古卫生局副局长;19809—198312月,内蒙古医药总公司(医药管理局)经理;1985—1994年,中共内蒙古顾问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