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安全 > 正文 返回 打印

罗援:严阵以待,南海就是当年的塔山,白台山!

[!--writer--]  2021-11-20 00:03:05  [!--befrom--]

严阵以待,南海就是当年的塔山,白台山!

  

  近日,美国“狼级”核潜艇“康涅狄格”号在南海跌了个大跟头,随后灰溜溜地躲起来疗伤,惯于炫耀武力的美军至今对事故详情三缄其口,美军不远万里远离国土跑到南海,到底撞到了什么?可谓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美军这艘海狼级核潜艇就是为了执行在南部海域“堡垒区”潜航跟踪中国战略核潜艇的。

  长期以来,美军打着“航行和飞越自由”的旗号,频繁派遣航母、战略轰炸机、核潜艇等先进武器平台在南海炫耀武力、兴风作浪,严重威胁地区国家安全,加剧地区紧张局势,这也是此次事件的根源所在、危害所在。这次其核潜艇在南海的碰撞事故,就是对美国霸权野心的一次警醒。

  日前,中国海军某护卫舰支队文山舰、南充舰组成舰艇编队,在南海海域连续4天展开搜攻潜训练,编队协同作战及遂行多样化任务能力得到检验。

  编队刚刚抵达训练海域,就接遭潜艇威胁通报。

  文山舰、南充舰迅速进入战斗状态,各战位严阵以待,加强对水下目标侦察,随时做好对潜攻击准备。文山舰迅速反应,发射水声对抗器材。水下威胁还未解除,空中又遭遇不明目标来袭。编队迅速发射干扰弹,组织副炮抗击。

  参演舰艇面对水面、水下和空中多重威胁,紧密协同,及时处置。有效检验了编队在复杂条件下的综合作战能力。

  对此,我们警告美军:南海不是美国谋求地缘政治私利的狩猎场,奉劝美国,别在这里添乱,少搞一些肆意妄为的事。

  如果在南海无事生非、兴风作浪,中国军队将采取坚决措施,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和安全,坚定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这里我讲一个73年前解放军“关门打狗”中,塔山阻击战“白台山英雄团”的故事。

  73年前的塔山阻击战,是确保我军“关门打狗”,歼灭锦州之敌的关键之战。一仗打下来,打出了四支英雄团队——“塔山英雄团”、“白台山英雄团”、“守备英雄团”和“威震敌胆”炮兵团。

  其中,“塔山英雄团”和“白台山英雄团”的战旗荣列2019年国庆阅兵“百面战旗”的仪仗阵列。两面战旗背后的故事可以说是光荣的“姊妹篇”,同样经历过同一场恶战,同样来自“东野”4纵,同样享受至高荣耀。

  血与火碰撞出来的塔山阻击战,铸就了“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塔山精神”。一支英雄的军队因为有了独特的历史传统,因而有了独特的文化人格。一支部队因为有了独特的辉煌印记,因而造就了独特的英雄气质。

  从某种意义上说,感悟历史,就是在触碰我们这支人民军队的集体灵魂,追寻我们红色文化的根。这是基于自觉,也是基于自信。什么是自信?4纵是塔,4纵是山;塔山堡是铜墙,白台山是铁壁。有铜墙铁壁在,谁敢犯我!

  回望白台山,我想所有良知未泯的人,都会脱帽致敬。当年,白台山阵地分东西两段,东段是七号阵地,由4纵36团负责防御。该团将士发出“人在阵地在”的钢铁誓言。这不是一般的誓言,这是要以生命来兑现的血誓。

  36团血战六天六夜,伤亡近半,连续击溃国民党军第151师和157师等数十倍于己的敌人19次疯狂进攻,击毙敌正副团长以下1140余人,与兄弟部队死死卡住了敌增援部队,为塔山阻击战胜利和锦州战役大捷作出了突出贡献。

  穿过时空的硝烟,我们看到了一个英雄群体的铁骨铮铮、看到了一支英雄部队的铁血荣光。硝烟虽然淡去,历史的背影已经略显模糊,然而战斗誓言依旧鲜亮,战斗豪情依然滚烫在胸……那一个个鲜活的英雄形象依然清晰可见。

  18.1高地上的生死搏杀历历在目,一个班打光了,另一个班顶上来;一个排打光了,另一个排顶上来。3班副班长朱贵打到最后只剩下一枚手榴弹,但仍智勇退敌兵。4连2排打到最后,阵地上只剩下5班长徐忠智一个人,他毅然跃出战壕,拉响了捆在身上集束手榴弹的引信与敌人同归于尽。电话兵王振英,不顾手臂负伤和电流的冲击,硬是用牙齿咬住电话线断头,保证了上级命令的畅通。

  5连连长焦连久率领全连与数倍于己的敌人拼死搏杀,多次负伤,双耳震聋。战后,见到团长时,他用袖口抹了一把从眼睛和鼻孔流出的血,庄严敬礼,用嘶哑的声音问道:“团长,怎么样,俺守住阵地了吧!”闻此言而不落泪者,非男儿!致敬白台山的英雄们,致敬18.1高地,这是我军高耸入云的精神制高点。

  历史是一座丰碑,它既承载着辉煌的过去,也昭示着灿烂的未来。

  塔山阻击战的枪炮声早已离我们远去,但在战火硝烟中形成的“誓与阵地共存亡”的精神,在长期革命和建设实践中不断传承和发扬着,成为我们这支军队不朽的灵魂。

  她也在所有敢于来犯之敌面前树立了一座不可逾越的“生死界碑”!‍

  

  【正文】

  铜墙铁壁护雄关

  ——《百面战旗红》之“白台山英雄团”

  ‍73年前打了六昼夜的塔山阻击战,影响深远,不仅直接关乎辽沈战役大局、决定国民党军在东北的命运,而且成为世界军事教学少有的我军防御范例。但很少有人知道,塔山并不仅是一座“山”,英雄团也不仅是一个团。

  塔山是一道12公里长的火的防线,是由打渔山、铁路桥、塔山堡、白台山、北山连结起来的野战防御阵地。

  在这些阵地上,除诞生了“塔山英雄团”,还诞生了“白台山英雄团”、“守备英雄团”和“威震敌胆”炮兵团。一场鏖战同时四个团被授予荣誉称号,这在我军战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个例,足显此战份量之重,拒敌之决,将士之勇。

  白台山,位于塔山堡西侧,是东西长约2.5公里的一道丘陵,由数个起伏的高地组成,最高处海拔仅261米,但却是整个塔山防线中唯一的制高点,对防线的稳定至关重要。是敌必夺、我必守的雄关要隘。

  如果说塔山堡是封闭蒋军于东北、关门打狗门闩上的钢钉,那么以白台山为标志的各要点就是支撑大门不倒的铁壁。在国民党11个师疯狂进攻面前,钢铁防线“门”不破、“墙”不倒,充分体现了东野部队的英雄本色。

  (一)

  白台山阵地分东西两段,东段是七号阵地,由4纵36团防御;西段是六号阵地,由4纵35团防御。两团将士密切配合,互相支援,决心用鲜血与豪情践行“人在阵地在”的铮铮誓言。

  36团团长江海、政委王淳,都是抗日战场上身经百战的老八路,他们带出的是一支在东北战场三保本溪、四保临江、新开岭围歼、攻占辽阳和鞍山城等大战中淬过火、立过功的钢铁团队。

  战前,36团在战斗准备间隙里组织“两忆三查”,以翻身农民为骨干的指战员们个个对蒋介石打内战、祸国殃民的行径义愤填膺。王淳政委趁热打铁指着葫芦岛方向动员说:“蒋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要抢夺我们的家园,塔山堡就是门,白台山就是墙,34团能守得住门,我们36团也能守得住墙,死也不能让敌人从我们身上踏过去!大家有没有决心?”“有!“战士们的呐喊如山风、似海浪,此伏彼起。

  根据塔山全线“前轻后重”的战斗部署,以及白台山是植被很少的石头山、无法在短时间开掘战壕、敌重炮轰击下很难生存的实际,江海团长要求各连队将阵地大部构筑在山脚下的平川和土丘上,前后布下三道防线,组成梯次防御阵型。

  第一道防线的核心阵地,是一个高18.1米的土丘,距南面敌占刘家屯阵地仅300多米。

  为稳妥起见,团里留了充足的预备队,增加了战术上的“防御弹性”,以便随时用反冲击夺回可能丢失的阵地。

  一切准备已就绪,36团指战员严阵以待,就等让老蒋尝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滋味和厉害。

  (二)

  1948年10月10日拂晓,塔山阻击战全线打响!全副美械装备、不可一世的蒋军根本没把当面“共军”放在眼里,炮火准备仅用了半个小时,就发动了团规模的进攻,蝗虫般地扑向我军阵地。

  大地颤抖,死神狰狞,白台山阵地最前沿的18.1高地率先迎敌。面对敌151师453团一个营兵力的冲击,36团警卫连2排的战士们沉着应战,用一阵阵枪弹组成的火墙,将汹涌而来的敌群顶了回去!

  天亮后,在飞机掩护下,敌人又连续发起了五次冲锋,他们像发怒的野牛群一样疯狂地撞向白台山,可每次都被撞得头破血流、狼狈溃去。

  下午,恼羞成怒的敌人开始用密集、凶狠地炮火轰击,18.1高地野战工事基本被掀翻、轰平,2排班排长全部阵亡,阵地上只剩下被埋在土里、震得昏厥过去的9名战士。

  接着,敌第六次冲锋又开始了。见18.1高地没有了反应,欣喜若狂的敌人蜂拥而上,眼看就要接近核心战壕。

  关键时刻,守在18.1高地西北100米处另一阵地上的1排长肖殿盛发现了危机,不容耽搁,没等连长命令,他当机立断令3班副班长朱贵率班向18.1高地出击,支援2排。

  3班战士猫腰沿交通壕快速运动,一顿手榴弹甩过去,把接近18.1高地战壕的20多名敌人炸得血肉横飞,掉头回窜。趁硝烟未散,3班跃入战壕,接管了阵地,迎战接续而来的敌人。

  战争的残酷,是多少文字也难以描述出来的,牺牲就在瞬间发生,不多久,3班战士就大部阵亡,只剩下朱贵1人和1枚手榴弹。

  面对不断逼近的敌人,副班长朱贵急中生智,在投出最后的手榴弹后大喊:“1、2、3班都隐蔽好,别打枪,等敌人上来抓活的!”

  冲在前面被手榴弹炸得发懵的敌人一听,吓得转身就跑,后面敌人也跟着撒腿回逃。一枚手榴弹、一声机智的呼喊,竟然又一次打退了敌人的猖狂进攻。

  趁此机会,朱贵急忙挨个摇醒2排被震昏的8名战士,又从土里挖出了1名被埋的战士,大家分头刻不容缓地收集弹药枪支,准备再次迎敌。

  此时,侧翼阵地又转过来1排1班班长和几名战士,于是,两个排战友携起手来,继续战斗……

  (三)

  10月11日,白台山七号阵地迎来了第二天的黎明。为巩固18.1高地防御,36团把2营4连2排换了上来。

  此时的敌151师,已把18.1高地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用整整一个团的兵力轮番攻击。全排打到最后,阵地上只剩下5班长徐忠智一个人。这个在战前曾向连指导员递交《决心书》并激昂表示“指导员,诉苦时的泪,不能白流,咱战斗中看”的硬汉,仍毫无畏惧地抱着一挺轻机枪,对着敌人不停地扫射。

  当我们被电影里朝鲜战场上与美国鬼子同归于尽的王成英雄感动得泪流满面的时候,你可知道,早在白台山战场18.1高地,徐忠智就是这样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孤胆英雄。坚守阵地到最后一人,誓死不退,是我们这支人民军队的传统。

  徐忠智没有“王成”的步话机和爆破筒,无法向后方报告战况和呼叫支援,但他将剩余的手榴弹全捆在了身上,然后抱着机枪,沉着地变换着位置,向涌上来的敌人精准射击。

  突然,机枪出现故障,卡壳了,敌人趁机突了上来。

  已经到了最后时刻,英雄徐忠智毫不犹豫地挥起手中的机枪,砸倒身边几个敌人,毅然跃出工事,拉开了捆在身上手榴弹的引信!

  猬集一堆来不及跑的敌人惊恐万状,绝望地发出最后的嚎叫,而英雄却毫不犹豫地扑向了敌群!

  一声令人心颤的“轰”然巨响,共产党员徐忠智化作一团金星,在腾空而起的碎石中发出最后的闪耀,炸倒了敌人一大片。

  危机关头,共产党员就是一面旗帜,这就是我军在绝境之地总能顽强抗击数倍于己之敌疯狂进攻的核心秘密所在。

  这悲壮的一幕,被36团观察哨在望远镜中看到了。硝烟中,仿佛有一个坚定的声音在阵地上回荡:“诉苦的泪,不能白流,咱战斗中看”……

  观察员双泪长流,语音颤抖报告团长:“徐忠智与敌同归于尽, 18.1高地失守“……

  团长江海听到后,“嚯”地站起,悲愤不已,猛一挥手,大声吼道:“传令炮连,以18.1高地独立树为目标,给我狠狠地轰”!

  英雄徐忠智,以一腔青春热血为粘合剂,以一副钢铁身躯为红石土,烧成了一块坚实的砖,牢牢地嵌进了白台山坚固的墙壁,激励起更多的战士“坚守阵地、誓死不退,与阵地共存亡”。

  (四)

  要命的是,炮火并没有及时打响,就在英雄徐忠智与敌人同归于尽、18.1高地被敌人占领的关键时刻,电话线被炸断了,炮击的命令没有发出去。

  团长江海心急如焚!派出的几个接线员相继牺牲。年轻的电话兵王振英二话不说,一跃冲出掩体,再次与死神搏命,与敌人抢时间。

  白台山弹雨横飞,36团前指的指挥神经——电话线常被炸断。在这之前,王振英已经8次在敌人密集的炮火中把炸断了的电话线接通,每次都把生死置之度外。

  只见他一会儿飞跑,一会儿匍匐前进。敌人用密集的火力封锁、压制他,掀起的尘土和碎石,雨点般地砸在他身上。他一动不动趴在地上,许久没有动静。

  团首长们从望远镜里观察,都捏一把汗,以为他牺牲了。而我们英雄的电话兵,实际正在沉着观测有利的前进路线,趁敌机枪换弹夹之机,猛然跃起,飞奔向前!

  当王振英找到电话线断头时,再次被敌人盯上,更密集的弹雨倾泄而来,周围弹片横飞,他的一只手臂被炸伤! 鲜血、疼痛,他全然不顾,颤抖着用尽全力拉紧两端线头,可是鲜血淋淋的手臂不听使唤,怎么也接不上。情急之下,他干脆全力将两个线头送进嘴中用牙死死咬住,终于连通了线路。

  电流从王振英嘴里通到全身,电得他手脚发抖,浑身抽搐,但他咬紧牙关就是不松口,脑子里只有一个信念:保持团指挥所电话畅通,为英雄报仇。

  坚强的意志在时间的毒焰中煎熬,几分钟后,随着命令的传出,炮弹飞向了18.1高地的敌人,团预备队6连如猛虎下山,一个反冲锋夺回了阵地。

  人在阵地在!人在指挥通!这就是我们人民军队将士们的意志和作风,这就是我们解放军用血肉筑成的白台山防御阵地。

  (五)

  13日,是白台山将士最难忘的一天,这是敌人最疯狂、双方打得最残酷的一天。

  前一天,敌人进攻停止了一整日。后来知道,是蒋介石在大骂部队饭桶,进行新的进攻部署。

  利用这个战斗间隙,36团江海团长命令2营5连进入七号阵地,换下6连继续作预备队,并抢修和加固阵地工事、进行阵前战评。

  三天来,英勇的36团将士顽强固守白台山,使敌人未能前进一步,但自身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部队减员很大。12师师长江燮元曾想将36团换下来休整,可36团团长江海、政委王淳坚决请求继续坚守阵地,不下战场,“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

  江海团长来到七号阵地,检查5连战士加修的工事,鼓励大家英勇杀敌。

  5连连长焦连久拍着胸脯向江团长斩钉截铁地表示:“团长,只要阵地上还有俺焦连久在,阵地就在,丢了阵地,拿俺是问”。

  凌晨7时,白台山阵地正面之敌兵力猛增至两个师,在疯狂的火炮、航炮和四架飞机轰击、扫射下,敌人分兵两路由敢死队打头、督战队逼后,向整个白台山阵地发起了波浪式集团冲击。前面的被打死了,后面的踩着尸体再往上冲。36团面临空前压力,气氛紧张到令人窒息。

  勇猛的5连连长焦连久,沉着地布置好全连战位后,亲自在连指挥位置搭建的地堡里,搬进三箱手榴弹,并架起一挺机枪。

  江海团长在团指挥所紧张地观察,看到敌不断地上涌,心提到了嗓子眼,要不是指挥责任重大,他恨不得直接冲过去与敌一决。

  只见七号阵地18.1高地一字排开的战壕火力勇猛,组成了一道道快速移动的火墙,逐次推向敌群。

  迎头上来的敌群一排排地倒下,一排排地后逃,又被督战队的枪口逼着重新向七号阵地冲来……

  敌人发现我阵地上的地堡是一个指挥位置,于是用炮火瞄准轰击。只见焦连久连长周围,不断腾起了朵朵白烟。

  “不好,敌炮在打化学弹”!江海团长心头一揪,忙打电话询问情况。

  结果,电话里传来的却是一个战士的回答:“报告团长,我们连长耳朵听不见了!他叫我告诉团长,请首长放心,阵地绝不会丢掉”!

  在连长焦连久带领下,5连战士一直打到天快黑,凭血肉之躯抵挡一次又一次冲击,以自身伤亡惨重的代价,硬是打垮了疯狂敌人的轮番进攻,用白台山的硬壁将敌人撞得头破血流,无奈的敌人又败回了刘家屯。

  什么叫鏖战啊,这就是鏖战!什么是对决,这就是对决!

  一天战斗结束,江海团长惦记着5连和七号阵地,再次来到18.1高地。这时的焦连久,浑身是土,满脸黑灰,两耳聋了,两眼和鼻孔都在淌血,整个人呆了一样注视着阵地前沿出神,以至团长来到身后都没有看到。

  看到这样的情景,江团长鼻子一酸,一把扯过焦连久,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已完全听不见声音的焦连长,这才缓过神来,急忙抽手,用袖口抹了一把眼睛和鼻孔流出的血举手敬礼:“团长,怎么样,俺守住阵地了吧!“

  “守住了,谢谢,谢谢大家!”江海团长激动地点着头,突然拥住了血汗满脸的焦连长,不断拍打着他的肩背……

  (六)

  为了减轻七号阵地正面压力,江海团长开始考虑不能仅仅固守阵地,还要主动出击,向敌后方突袭,以攻为守,让敌后屁股起火,首尾不顾。

  13日下午,12师江燮元师长命令:36团2、9两个连,分左右两路从七号阵地向南面敌人盘踞的刘家屯穿插出击;35团以两个连从六号阵地向常家沟以南高地出击。两支奇兵绕到敌人背后,东西对进夹击当面之敌。

  下午5时,突袭战斗打响。从左侧突袭的9连出师不利,行动时被敌人发现,大批炮弹呼啸而来,将9连顷刻吞没,当即牺牲91人,成为36团一次遭受的最大伤亡。

  9连的暴露和牺牲,吸引了敌人注意力,反而掩护了从右侧出击的2连突袭成功。在一营长张克升指挥下,2连三个排分头迅猛插到常家沟东面的刘家屯,突然出现在正在集结准备攻打我军白台山七号阵地的敌人身旁,打得敌人懵了圈,死伤无数。

  同时,突击队还发现并捣毁了敌一个团级指挥所。这意外的打击,一下子就把敌62军两个师的指挥系统完全打乱了。

  2连10班战士毛金奎人高马大,人送绰号“毛大胆”,一路手持冲锋枪勇猛向前,边冲边打。因跑得飞快,率先冲进了刘家屯一条街道,猛然看见前面一个院子闪出一抱着报话机、抹头向东逃窜的敌军官。毛金奎大步追赶并用枪口指着断喝:“往哪跑,你再跑就钉死你!”

  敌军官被这突如其来的呵斥和一米八的块头吓呆了,两腿不停地抖,慌忙中把报话机交给了毛金奎。毛金奎不认识这是啥玩儿意,以为是电话机,便背在肩上,扯着敌军官的脖领,继续向东冲。

  在屯东头的一个大院门口,忽然看见了院里有一大群不知所措的敌兵。

  毛金奎身现院门口,只见这群神情万分紧张的敌人正把所有的枪口对着他!千钧一发之际,毫无畏惧的毛金奎迎着一片黑洞洞枪口直闯过来,一手拎着敌军官脖领,一手将挂在身上的冲锋枪口死死抵住敌官的脑袋大喝道:“都把枪给我放下,老实点!你们全被包围了,谁敢不听令,就先打死他。这儿枪一响,你们谁也别想活”!

  敌军官被吓得汗流满面,拖着哭腔哆嗦着命令:“交枪,快、快交枪,我们投降,投降”!这群敌兵见这阵势,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的枪声、杀声,心理完全崩溃了,纷纷将枪扔在了地上。

  毛金奎命令所有俘虏卸掉枪栓,由一个人脱掉罩衣兜着,空枪列队,走出院子。

  后赶上来的战友一看,好家伙,这“毛大胆”也真够大胆儿的,在仗打得最艰苦的时候,一下子抓了45人,缴获报话机一台、步枪40多枝,真是个英雄!

  (七)

  10月14日,国民党军连续打了四天都没能攻破塔山防线,蒋介石急了眼,大骂部下“无能”“蝗虫”!命令东进兵团“拂晓务必踏过塔山防线,黄昏必须赶到锦州城下”。

  上午10时,锦州攻坚战打响。第二天中午12点,锦州解放。

  在锦州攻城隆隆炮声和锦州城已被攻破的喜讯激励下,白台山阵地上的解放军勇士们越战越勇。

  而颓废不堪的敌人,则一副气数已尽的样子,在督战官绝望的驱赶中,做着垂死的挣扎,时不时掀起几股浊浪,毫无希望地拍在36团将士铸就的铜墙铁壁上,最后无奈地碎成一地污水。

  白台山海拔虽不高,却成了一座敌人望而胆寒、永远无法逾越的喜马拉雅山。

  塔山阻击战终于胜利了!六昼夜的鏖战,36团全团指战员在伤亡近半的情况下,连续击溃了国民党军第151师和157师等数十倍于己的敌人19次疯狂进攻,击毙敌正副团长以下1140余人,与兄弟部队死死卡住了敌东进兵团,为全歼锦州守敌做出了突出贡献。

  战后,副班长朱贵、通信兵王振英以机智勇敢和不怕牺牲的拼命精神荣获了毛泽东奖章,为“白台山英雄团”战旗增了辉。

  硝烟散尽,新中国成立。当年守卫白台山的英雄部队经过多次整编和演变,已经旧貌换新颜,但白台山18.1高地却是这支劲旅永远的骄傲和精神的坐标。

  1979年2月,“白台山英雄团”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担任向敌后穿插,断敌退路,阻敌增援的任务。他们继承老一辈的血脉和死打硬拼的作风,配合正面进攻部队全歼了高平之敌,赢得了胜利。

  70多年来,光阴荏苒,“白台山英雄团”的旗帜一直在高扬,“白台山英雄团”的战歌一直在传唱。你听,这雄壮的歌声:“钢铁的战士,英雄的兵团,胶东挥戈跨渤海,东北转战建功勋,嘿! 白台山一仗威名天下传。

  (参加创作人员:高燕飞、董晓军、欧阳青、叶征)‍

  【附录】

   荣誉战旗名称:白台山英雄团

  授旗年份:1948年10月16日

  授旗时战斗序列: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12师36团

  授旗领导机关: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司令部、政治部

  授旗前后主要战斗序列沿革:初创1940年9月,属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支队;1942年7月改编入八路军山东纵队胶东军区;1943年2月胶东军区与五旅合编后为八路军山东军区胶东军区的东海军分区、北海军分区所辖县大队、独立营、独立团。1945年9月,胶东部队大部横渡渤海,挺进东北。1945年11月~12月,由胶东军区原东海独立3团一部和原北海独立1团2营合编扩充为东北人民自卫军第3纵队第5旅第16团;1946年1月,整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第12旅(7月改称12师)第36团;1948年11月四纵奉命入关,于蓟县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41军第123师第369团。1950年,先后隶属于中南军区、广州军区。现属第74集团军某旅。

  荣誉战旗精神:“执行政策,英勇善战,生死一起,严守纪律。”‍



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aq/2021-11-19/72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