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 正文 返回 打印

是的,英法联军焚烧了圆明园两次!

[!--writer--]  2021-12-05 00:04:40  [!--befrom--]

圆明园是什么时候被烧的?又是被什么人烧的?关于这个问题,目前社会上存在着五花八门的说法。有的人认为,圆明园是1860年被英法联军烧的;有的人认为,1900年八国联军火烧了圆明园。上述说法不但都是错误的,而且传递的信息好像是英法联军只火烧了圆明园。

其实,1860年10月,英法联军火烧了圆明园,然而并不限于圆明园一个皇家园林,而是包括圆明园在内的北京西北郊的清代皇家园林。

01

英法联军为什么会去圆明园

英法联军之所以于10月6日向圆明园进军,是与清军军事活动博弈的结果。

八里桥一役之后,英法联军因粮草军备不足,被迫休整了十余天。待补充物资之后,联军于10月3日开始向北京进军。

在此之前,英国公使额尔金及统帅格兰特曾就具体的行军路线咨询了当时停留在北京的俄国外交官伊格纳提耶夫。据伊格纳提耶夫所言,整个北京城四周有很多荒地和无数的树林,三面壕沟又深又宽,但北面的较浅干,且地面开阔。

微信图片_20211205004921.jpg

火烧圆明园罪魁额尔金

联军还誊抄了一份伊格纳提耶夫绘制的“极好的北京地图”。

得到以上信息后,格兰特敲定了具体行军路线。

10月6日,在向北京进军途中,法军统帅蒙托邦派兵前去侦察清军动向。士兵随后报告,途中遭遇一支庞大的清军骑兵队伍。

稍晚,格兰特也紧急通知蒙托邦清军骑兵已撤至北京城西北郊圆明园附近的村庄内。法军还从当时海淀地区农民口中得知,有12000名清军骑兵已撤离到圆明园。基于上述情报,蒙托邦和格兰特决定先消灭这支部队,并抓获咸丰帝和主要大臣,摧毁清廷抵抗力量。稍作休整后,英法联军即在当地农民的指引下向圆明园进发。英法联军虽然手握北京地图,但北京城北一带树林众多,道路狭隘,一时无法辨清前往圆明园的道路。

此外,因天气炎热,联军饥渴难耐,途中遇到的几口水井无法为部队和马匹提供足够淡水。

蒙托邦根据地图发现,圆明园附近有个大池塘,遂下令尽快前往圆明园。

途中,法军还抓了两个中国人,严刑逼供之后,他们带领联军于当晚七点左右抵达圆明园。

02

英法联军第一次火烧圆明园

在前往圆明园途中,英法联军担心路遇清军骑兵,因而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将部队分成四个纵队,共同穿过树林。然而,格兰特带领的右翼部队由于在树林中辨不清行军方向,往左走得太远,逐渐脱离了大部队。

下午四点左右,法军统帅蒙托邦遇到了正在寻找英军步兵纵队的巴特勒骑兵部队,于是一起向圆明园前进,在晚七点左右到达圆明园。

为防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发生意外,蒙托邦命令部队在圆明园前院就地夜宿,并未率领大部队进入圆明园。不过为了防止园内清军伏击,他还是派了人数有限的两队步兵前往圆明园内侦察。

巡察行动中,法军士兵遭到藏在圆明园大门之后的技勇太监的攻击。

法军迅速回击,导致三名太监死亡。

7日清晨,蒙托邦在冉曼将军、柯利诺将军、参谋长施密茨上校以及英国准将巴特勒等人的陪同下,进入了圆明园。

微信图片_20211205004931.jpg

火烧圆明园另一罪魁法军统帅蒙托帮

另一方面,英军步兵在迷路之后,恰遇天色已晚,遂选择在一座被树林环绕的喇嘛庙内宿营。

当晚,格兰特下令燃起篝火,大火熊熊燃烧了一整晚。7日黎明时分,英军在扎营地附近的土堆上发射了21发炮弹,目的是让英军骑兵和法军大部队获知他们的位置。

7日中午12点至1点之间,额尔金和格兰特带领国王龙骑兵侍卫及印度骑兵前往圆明园。

到达圆明园之后,额尔金等人并没有提及圆明园内有任何地点遭遇火烧。即便在英法士兵之后的回忆录中,也没有找到相关资料可以证明6日晚已经火烧圆明园。

以往,国内有研究者之所以得出圆明园在6日便被火烧的结论,很大程度上与单纯依赖某些中文史料有关。

比如,总管内务府大臣宝鋆6日当晚正在北京城内办理事务,“遥见西北火光冲天”,不胜惊骇,遂认为园内殿座数处已于6日晚遭遇火烧。同处京城的李慈铭在观测到同样景象后,亦在6日的日记中写下“夷人烧圆明园,夜光达日烛天”。

由于联军向圆明园进军,致使附近居民四处逃散,因此,中文史料所言所记,大多为远距离观察的结果或事后的追述、回忆,难免与事实有所出入。

宝鋆和李慈铭当晚并没有亲至事发地点查看,仅从“西北火光”判断圆明园于10月6日罹被火灾,本身就有一定的猜测性。

他们看到的“火光”,也可能是6日晚圆明园宫门外朝房及海淀铺户、居民房间燃烧所发出来的。

《北京条约》签订之后,内务府大臣明善连同总管王春庆等曾于11月7日前往圆明园详查园庭被火情况。

10月7日上午,法国军队闯进圆明园,开始了疯狂的抢劫,下午到达的英国士兵也加入了抢劫的行列,圆明园内最珍贵的东西被洗劫一空。时人赘漫野叟在《庚申夷氛纪略》中记载,圆明园“御内陈设珍宝、书籍、字画,御用服物,尽被搜括全空”。英国首席谈判代表额尔金把洗劫圆明园的责任推卸给法军,他在《额尔金勋爵的信件和日记·额尔金寄妻书》中描述了圆明园被法国人抢掠的惨象:“劫掠和蹂躏这样一个地方,已够坏了,但更坏得多的是破毁。原来总值一百万镑的财产,我敢说五万镑也不值了。法国兵用尽一切方法撕毁最美丽的丝绸,打碎碧玉饰物和瓷器等等。”然而,侵略者并未到此为止。

微信图片_20211205004936.jpg

根据法国人皮埃尔·马蒂埃《从巴黎到八里桥》、埃利松《翻译官手记》和帕吕《远征中国纪行》记载,10 月7 日下午,英法联军开始放火,圆明园大宫门外朝房被焚烧,时值西北风起,火势越发旺盛。10月9日,英法联军撤出圆明园后,清军才将大火扑灭,此次大火连续烧了三天。

那么,与此同时,其他皇家园林的境遇又是怎样的呢?咸丰十年九月初三日(10月16日),内务府大臣宝鋆在《宝鋆奏禁园被抢印信遗失折》中说,八月二十三日(10 月7 日),有200名侵略军闯入万寿山清漪园,“将各殿陈设抢掠,大件多有伤损,小件尽行抢去”,进行打砸抢行动。10 月8日,侵略军又冲进玉泉山静明园,“将各殿陈设抢掠,大件伤损,小件多经抢去”。宝鋆还说:“静宜园(即香山),夷人并未前往,各殿陈设,照旧封锁。”可见,英法联军第一次侵入三山五园,主要是火烧了圆明园,清漪园和静明园遭受了抢劫,但没有被焚烧。香山静宜园也许是距离的原因,侵略军没有到达那里。

03

英法联军第二次纵火烧了圆明园

1860年10月18日,英法联军纵火焚烧圆明园。他们首先火烧了圆明园,然后殃及其他皇家园林,具体情况如下:

10月17日, 英国侵略军统领额尔金爵士以清政府“不讲道义, 不顾国际法”将捕获的18名英法“侨民”虐待致死为借口, 发誓要焚毁圆明园,“作为对中国皇帝背信弃义的惩罚”。额尔金认为,毁灭圆明园会打击咸丰皇帝的自尊心,让其痛心疾首。英军司令格兰特认为,清朝皇帝视圆明园为“最重要的宫殿”,焚烧了圆明园,对清朝是个沉重的打击,能够使清朝皇帝低下那颗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头颅。

10月18日,额尔金下令火烧圆明园,于是,英国米启尔中将率领3500名英军蜂拥而入。于是,圆明园在10月7日以后再次遭受大火,而且以圆明园为中心的清代西北郊皇家园林都没有逃脱被焚烧的厄运。

关于这次火烧圆明园的情况,格兰特将军在给英国国防大臣的电报中说:“在10月18日,约翰·米歇尔爵士的第一步兵师在大部分的骑兵协同之下,向圆明园前进,放火焚烧整座宏伟的建筑物,那是一个很壮观的景象。”侵略者竟然把焚烧圆明园说成“那是一个很壮观的景象”。世界上还有如此野蛮和厚颜无耻的人。

微信图片_20211205004942.jpg

英军犯下的罪恶连他们自己也承认并记载下来。令人发指的是,安佑宫宫门被锁住,宫内内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宫女、太监、工匠等300多人,竟然被活活烧死,实在是惨无人道。

火烧圆明园得到了英国国内统治者的支持。圆明园被焚烧以后,英国首相巴麦尊(帕麦斯顿)说:“我衷心高兴,额尔金和格兰特决定烧毁圆明园”“以这种永久性标志来表示我们对于那些鞑靼人(他们不是汉人)的奸诈和残暴的愤怒,是绝对必要的。”

当额尔金把火烧圆明园的想法告诉了法国公使葛罗时,葛罗认为这样做影响法国“文明”的国家形象,予以拒绝。但是,法国军队后来还是参与了火烧圆明园的行动,这在恭亲王奕䜣致葛罗的信中和英国人的记载中有反映,并非有人认为的那样,火烧圆明园只是英军所为。根据中外历史文献记载,英法联军第二次火烧圆明园的同时,还把万寿山清漪园、玉泉山静明园、香山静宜园和畅春园等,一起加以焚毁。

微信图片_20211205004946.jpg

恭亲王奕欣

奕䜣在农历九月六日(10月19日)给咸丰帝的奏折《奕䜣等奏夷兵焚毁园庭片》中说,初五日见到“西北一带烟焰忽炽,旋接探报,夷人带有马步数千名赴海淀一带,将圆明园、三山等处宫殿焚烧。臣等登高瞭望,见火光至今未熄,痛心惨目所不忍言。”这段档案资料表明:圆明园和“三山”即万寿山清漪园、玉泉山静明园和香山静宜园同时被英法联军焚烧,且大火烧了两天还没有熄灭。农历九月十三日(10月26日),留守京师的大臣瑞常根据属下的核实,在《奏夷人焚烧园庭请旨治罪折》中亦云:“自九月初五日(10月18日),夷人复以大队窜扰园庭,将圆明园、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内各等处焚烧。”

奕䜣和瑞常的奏折都没有详细记载被焚烧的三山五园的具体建筑物。大臣明善在十月初四给皇帝的《奏查得圆明园内外被抢被焚情形折》中,记载的被焚毁的三山五园建筑具体情况如下:圆明园的大宫门、大东门、正大光明殿、大宫门外东西朝房、六部朝房、内果房、銮仪卫值房、内务府值班房,甚至畅春园的恩慕寺、恩佑寺、清溪书屋,以及周边的阅武楼、木厂征租房、澄怀园内近光楼六间、值房八间、上骊院、武备院值房等处,均被焚烧。还有档案房前后堂、汉档房等处也被焚毁。明善说这个奏折,是建立在他和圆明园郎中景绂等人前往三山五园“逐座详查”基础之上的,但实际上也主要是圆明园、畅春园及其周边的皇家园林如澄怀园、蔚秀园被焚烧的情况,没有玉泉山静明园和万寿山清漪园,以及香山静宜园建筑被焚烧的详细记载。

微信图片_20211205004953.jpg

今天的万寿山

关于英法联军焚烧万寿山、清漪园的情况,我们从西方人有关记载中有了比较具体的了解。当时的英国随军记者沃格曼在发回英国的报道中,写到10月18日清漪园被焚烧的惨状:“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个建在高处、俯瞰全园的高大楼阁,它耸立在高高的花岗石台阶之上,四周被熊熊的烈焰所包围,看上去就像是某个处于火海之中的巨型祭坛……园内遍地狼藉,只剩下坚实而无法摧毁的巨石,它们将留下来告诉未来的人们,这里,曾经有一座美轮美奂的皇家园林。”

清漪园中的高大建筑物,就是园内最大的高41米的木结构建筑佛香阁,它是乾隆皇帝为庆祝其母六十寿辰而专门建造的。另外,这次被焚烧的清漪园建筑还有万寿山东部的水木自亲、玉澜堂等建筑,以及位于万寿山后山四大部洲的木结构建筑。

长期以来,由于多种原因,人们对于圆明园等三山五园被西方列强焚烧一事,一直存在种种误读,撰写本文的目的,就是为了还原历史的真相。

本文资料参考《前线》杂志2019年第11期赵连稳作品及其他的作品



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ls/2021-12-05/72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