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 正文 返回 打印

来自于对手的敬意——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一周年(一)

[!--writer--]  2018-08-01 00:04:56  [!--befrom--]

来自于对手的敬意

——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一周年(一)

蔡长运

当兵,曾是笔者少年时的主要梦想,可惜这辈子无缘。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及其军人笔者一直充满敬意!即使是那些现在看起来像孩子二十来岁的退伍军人。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一周年,我们就来看看我们曾经的敌人、对手是如何评价我们这个人民军队和他的军人的。

来自于对手的敬意——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一周年(一)

一、抗美援朝战史学者、军史作家,铁原大血战名将蔡长元之子蔡小心在微博写过这样一个故事:

今年圣诞节,我同学的外甥从美国回来探亲。

小伙子十年前随家人移民美国,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聊天中,小伙子说不久前他在大学老师家里做客,正巧遇到老师的老父亲。闲聊中竟然得知这个叫马丁的八旬老人当年参加过朝鲜战争。面对这个来家做客的来自中国的小伙子,老人很详细地向他讲述了当年自己和中国志愿军的一次“亲密接触”(由于这个小伙子不是军迷,他并没有问清楚老人当年部队的番号以及事件发生的地点和时间,令我很是遗憾)。

下面是据根小伙子的讲述整理的事情经过:

马丁所在的连队这天晚上接替了前一天参加战斗的部队的阵地。这个阵地隔着一条公路与志愿阵地相对峙。公路的对面是一条低矮的小山脉,山脊的那一边就是志愿军控制的阵地,公路的这边由美军控制。

第二天上午,阵地上的美军发现对面的山坡上缓慢地走下来六个人。其中一个手里举着刷着红十字的白旗。快走下山坡时,马丁分辨出其中两个是中国志愿军,另外四个则穿着美军军装。六个人都没有带武器。美军阵地上的士兵很迷惑,不知中国人想干什么。他们走到公路的边上就站住了。这时马丁他们才看清楚,那四名美军士兵身上都有血迹和绷带,都是轻伤员。一个志愿军挥着那面红十字白旗,向美军阵地这边打着看不懂的信号。看情形像是要向美军交还伤员似的。

马丁的连长决定要探个究境。于是就带着马丁和另一个士兵,还有一个医护兵,一起慢慢迎了过去。双方见面后,那个领头的中国人会说一点英语,他说自己是个医生。他说前一天的战斗中他们俘获几个美军伤员,由于无法送往后方,而他们的医疗条件也不好,他们的上级决定把这些伤员交还给美军。随他一起来的是四个能走路的伤员,后面还有几个重伤员,由于担心美军开火,就没有一起下来。他来只是告诉美军,待会儿把这些美军重伤员抬下来时希望美军不要开火。马丁他们非常惊讶,他的连长也犹豫了好一会儿。那个中国医生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只说了一句话:“我们不是日本军队”(事后连长说他当时确实是担心志愿军跟在伤员后面发起冲锋)。

那个中国医生转身朝山坡那边挥了挥旗,过一会儿,山坡那边十几个志愿军战士抬着五副担架慢慢走了下来。走到马丁他们面前把担架放在地上。那五个人伤得比较重,但马丁他们看得出中国人对他们进行过救治,所以他们才能活着。美军把伤员抬走后,那个中国医生拦住马丁的连长和那个美军医护兵,指了指那个医护兵身上的急救箱,说他们没有药物了,他们那边也有伤员,能否分给他们点药物。也乎马丁的意料,那个医护兵甚至没有征得连长的许可,二话没说就把急救箱摘下来递给那个中国人,还把衣袋里的几瓶药也掏了个干净。连长在旁边看着一声也没哼。

来自于对手的敬意——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一周年(一)

最后分手的时候,马丁的连长向这个志愿军敬了个军礼。那些中国军人似乎楞着犹豫了一下,但最终也没有人还礼,只有那个医生向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十几个人就匆匆跑向山坡回去了。

马丁说自那以后,原本脾气火爆的连长似乎变得古怪了些,明显有些厌战。而整个连队也几乎没有了战斗力。马丁谈了自己的感受,说自那件事以后,在心里就再也无法把中国人当成自己的敌人了。他说,那些志愿军是勇猛与善良的结合体,战场上他们凶猛无比,战场之外他们比美军士兵还要善良,这样的军队不会是邪恶的。之后,他每天都祈祷自己能活下来,却也同时祈祷不要去打死中国士兵。

二、接麦克阿瑟班的第二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将军在其关于朝鲜战争的回忆录中说过:

【“我们后来体会到,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他们常常不顾伤亡地发起攻击。但是,我们发现,较之朝鲜人他们是更加文明的敌人。有很多次,他们同俘虏分享仅有的一点食物,对俘虏采取友善的态度。……中国人甚至将重伤员用担架放在公路上,尔后撤走(然后通报美军),在我方医护人员乘卡车(有时用直升飞机运)到那里接运伤员时,他们没有向我们射击。”

请想一想,对于此前、甚至几个小时以前,双方还在撕杀,甚至“杀红了眼睛”的敌对双方,一旦成为他们的俘虏,不仅不能打、不能骂,还不能搜其腰包,不能收缴其个人物品,却要与之“分享仅有的一点食物”——众所周知,当时的志愿军的给养极度困难,远远比不上美军——甚至还要想方设法,给敌方的“重伤员”留一条命。请问,这需要多么宽广的胸怀?这需要多么强大的思想力量来支撑!什么是人道主义?这才是真正的人道主义!

再看一看美军对待志愿军战俘的一些做法(挖心、活埋、在皮肤上刺字……);美军在关塔那摩监狱对人犯是怎样惨无人道、极其残酷、惨不忍睹地虐待。再看看日军当年对美、英战俘,对中国军队战俘的态度……这说明了什么?谁更有尊严?谁更强大?哪一个、哪一方的思想上更脆弱、人格上更渺小、道义上更可鄙、行为上更可耻!

来自于对手的敬意——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一周年(一)

三、另有一位在二战中与德国和日本两个法西斯国家的军队都交过手的美国军官,曾写下这样一段引人深思的话。他说:

【对德作战,对日作战,已经被德军和日军的顽强所震撼。但与中国军人的牺牲精神相比,那些法西斯的殉葬品们,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顽抗。中国的军人,面对美军炽烈的火网,就像不在意似的,第一波倒下,第二波跨过尸体继续前进,还有第三波、第四波……他们就像殉道者似的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姿态,那大概不会是因为命令和纪律,一定是信仰。


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8-07-31/51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