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 正文 返回 打印

公知、性侵、精英与大字报

[!--writer--]  2018-08-02 00:02:21  [!--befrom--]

公知、性侵、精英与大字报

林爱玥

公知、性侵、精英与大字报

最近,随着越来越多的公知卷入性骚扰、性侵的丑闻,公知圈混乱的男女关系也逐渐浮出了水面。尽管公知进行了紧急的危机公关,奈何,公知人格破产必然带来信誉破产,无论公知如何为自己辩解洗白,事实上,都不会再有人对公知抱有好感和信任了。

最近网络上流传着一篇署名刘*女士的疑似为公知辩护的文章,在文章中,刘*女士高举法律的大旗并将网络上针对公知性骚扰、性侵的舆论斥为“大鸣大放大字报”,这就很有意思了。首先,我必须表明我欣赏刘*女士尊重法律的态度,只是我很奇怪,为何公知圈里像刘*女士这样尊重法律的人这么少,特别是,一些公知为何早不尊重法律晚不尊重法律偏偏在舆情的大火烧到公知身上的时候才想起尊重法律?话说,公知不是一直攻击我国的司法制度的么?怎么此时突然转变风向高举起法律的大旗来了?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是不是也有什么弯弯绕呢?

公知、性侵、精英与大字报

其次,根据我粗浅的理解,刘*女士将网络舆论斥为“大鸣大放大字报”就显得有点可笑了,要知道,“大鸣大放”可是上世纪50年代的公知好不容易争取来,并将之当作“言论自由”的重要法宝的。同时,我想提醒刘*女士的是,一贯最擅长在网络上搞舆论审判“大鸣大放大字报”的不是别人而恰恰是公知自己,尤其是那些死磕律师不是最擅长网络炒作的么?怎么舆情到了公知身上就变成了“大鸣大放大字报”?

还有,刘*女士在文章还陈述了谣言的危害并感慨“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对此,我想再次提醒刘*女士一句:当初李*复先生说“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的时候,公知可不是这么说的……

其实,我向来是不怎么支持网络炒作的,但是,我更反对有选择的炒作,而公知毫无疑问是最热衷于有选择的炒作的一群人。近些年,哪起重大舆情的背后没有公知的策划?哪起重大舆情的背后没有公知的参与?远的不说,就拿最近的疫苗舆情来说,有多少公知借机攻击国产疫苗,攻击中国的监管体系?对此,我希望刘*女士能够有着清醒的认识。

以刘*女士为代表的一些人此刻高举法律大旗并表示希望走法律途径解决公知所涉及的性骚扰、性侵问题。话说,法治社会,将法律的事情交给法律,我自然是赞同的,问题在于,虽然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然而事实上,我不相信那些遭受性骚扰、性侵的女性真的能与公知在法律面前做到“人人平等”,毕竟,任何法律都是有漏洞可钻的,公知更是钻法律漏洞的高手,比方说,一个“性骚扰、性侵”的证据就可以让很多遭受性骚扰、性侵的女性哑口无言束手无策,比方说蒋*舟女士主动爆料被章*摸大腿,这个摸大腿的证据从何而来?如果一切交给法律,那毫无疑问,如果章*矢口否认的话,蒋*舟女士的大腿肯定被白摸了。

我们都知道,此次公知圈性丑闻中的很多女性都在事隔多年后勇敢的站出来揭发那些公知的,在这种情况下,举证无疑是极其艰难的。有多少女性在被性骚扰、性侵后会保留证据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很显然,不是每个女性都能做到保留被性骚扰、性侵的证据的,法律讲究证据,那么,是否意味着在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那些受到性骚扰、性侵的女性就只能自认倒霉选择吃哑巴亏呢?我不知道。

我们都知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如果选择实名举报是极有可能被反咬一口的,相信那些站出来揭发公知性骚扰、性侵的女性也都考虑过这一点,同时,“荡妇羞辱”在现实生活中是确实存在的,这也是为何一些女性在遭受性骚扰、性侵后选择隐忍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受害女性还能勇敢的站出来,我个人是非常佩服她们的勇气的,这也是我选择相信她们并支持她们的根本原因。

现在有些人一口咬定公知圈的性骚扰、性侵是“约炮”,当然,我并不否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不过,在我看来,就算是“约炮”,那些卷入性骚扰、性侵丑闻的公知也纯属活该,谁让他们私生活不检点,谁让他们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此刻气急败坏丢人现眼又能怪谁,当初扑在其他女性身上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自己的妻子,想想自己的家庭?就算想不到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家庭,起码也应该想到他们自己平日里可是满口仁义道德,将“民主”、“自由”、“人权”挂在嘴边的,在精虫上脑的那一刻就没有想过万一将来有一天东窗事发身败名裂?

因为性骚扰、性侵丑闻,公知已经成为网络的笑柄,成为说一套做一套的代名词。话说,当初公知对那些说一套做一套的贪官冷嘲热讽的时候,就没想过有一天这种事情也会发生在她们自己身上?

伪君子最害怕的就是面具被拆穿,就像尼采说的那样,我感到难过,不是因为你欺骗了我,而是因为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从今往后,不管公知把自己打扮的多么义正词严,只要一想到他们伸向女性的肮脏的黑手,想到她们扑向女性的丑陋的身躯,那种极度对比之下的形象一定会非常有趣,这就是人格破产的代价,人格破产必然带来信誉破产,而信誉破产必然会导致道义的破产。

公知一向以“精英”自诩,对女性性骚扰、性侵或许只是公知自认为能体现其“精英”身份和价值的一种方式。例如,根据受害女性何*爆料,某知名公知扑向她的同时居然问她“你(是否)有点害怕”,很显然,在这个公知的潜意识里,受害女性应该会表现的很顺从甚至很主动才是“正常”,这一方面说明这个公知极有可能是个性侵的惯犯,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的“精英意识”已经深入骨髓,认为是女人都巴不得对他投怀送抱才是“常态”。

我早就说过公知平日里装出一副“为民请命”的样子不过是“钓者之恭,非为鱼赐也”,如果公知真的“仁者爱人”怎么可能会对女性那么不尊重甚至性骚扰、性侵女性呢?

孟子说,存乎人者,莫良於眸子,意思就是说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看他(她)的眼睛就能知道个七七八八了,毕竟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看看那群涉嫌性骚扰、性侵的公知一副獐头鼠目的样子,他们能特么是好人么?

在公知圈的性丑闻曝光后,一些人世界观彻底坍塌,甚至感慨好男人绝种了,其实大可不必,林叔可以拍着胸脯说,像林叔这样的好男人还是很多的,不信?有图有真相↓↓↓↓

公知、性侵、精英与大字报

要知道,林叔的粉丝可绝大多数都是毛主席的铁粉,这也再次证明了一点:热爱毛主席的都是好人!嗯,这逻辑没毛病,不接受反驳!



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8-08-01/51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