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 正文 返回 打印

张付:西方资本用房产金融化如何控制中国?

[!--writer--]  2022-01-29 00:09:28  [!--befrom--]

截图20220129011022.jpg

H大、佳Z业、F力……这些在海外融资,被国际资本注资的房地产“民营”企业接连暴雷,海外外资投资方要求率先偿还自身利益,错后偿还中国的银行、购房者及垫资入场建筑公司利益。

这揭开了国外资本通过金融注资控制中国房地产,进而控制并影响中国经济乃至政治的问题。

1、美国金融集团的经济侵蚀。

必须谈一下中国房价高启不降的根本原因。在1997年以前,中国的房子不是这样的。后来的房价虚高,是房产金融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又是什么力量,里应外合搞起来的?

1997年后,中国的房产是输入性被香港模式感染,国际金融财阀的马仔李某诚作为先锋官,来中国内地“传授经验”,连公摊面积这种绝户把戏也是李某诚带进来的。当然潘XX的soho、许XX的H大……很多有海外融资渠道的所谓“民营”房企在中国跑马圈地,中国房价一涨再涨。

为什么这些所谓“民企”,加了引号?

因为外资的注入及加金融杠杆,改变了这些企业的控制权。很多这类房企实际控制权已经转移到外资金融集团手里。这类前台的中国老板,带有了买办性。

关于香港的房产金融化,是导致今天香港被美国严重渗透并整个社会青年废青化的主要物质原因。

美国金融财阀用房产金融化,成功渗透侵蚀了香港,并把整个香港青年人变成了房产金融财阀的丧尸大军。——美国金融财阀用房产金融化,在中国全面的铺开,也是要全面把中国新一代年轻人变成房产金融化的债务丧尸,使中华民族被彻底绑架在房产债务的火堆上炙烤,使中华民族彻底丧失活力;同时利用房产金融化进行种族绝育,因为用房价高起,剥夺的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婚姻空间和育儿空间。最终达成让中华民族亡族灭种的目的。

为了实现以上目的,国际金融财阀构建了反中国中央的三角联盟。包括:某些地方政府,某些银行,外资投资的所谓“民企”地产商。这个三角联盟靠国际犹资的注入作为催化剂。

国际犹资,通过利益诱导和间接投资,把某些地方政府,某些银行,外资投资的所谓“民企”地产商,捏合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形成房产金融化问题,是拉高房价最初的本质原因,这种趋势一旦形成,国际犹资就可以躺着赚钱,同时挑拨离间中国地方与中央关系,甚至架空中央。

这个利益共同体,对下可以抬高房价吸血中产工薪,对上可以通过高房价把中央政府的税节流在地方。高房价换一个角度说,是某些地方政府、某些银行和外资投资的所谓“民企”地产商在国际犹资的催化下,再跟中央抢税,架空中央的过程。高房价本质是对劳动人民施加的“不可承受之重税”。

国际金融财阀的以上行为在把中国的一些地方政府、银行及其地产商,构建成在自己领导下的买办。同时对于因地产金融化产生的个别地方干部、银行干部及地产商,国际犹太金融财阀负责把他们的黑钱洗到海外银行或者离岸基金中。而这些银行和离岸基金几乎都由犹资金融财阀把持,既可以赚取“洗钱”的手续费,又可以彻底控制买办地方干部、买办银行人员及买办地产商的所有金钱,把这三类买办彻底变成自己的马仔和在中国的代理人,甚至成为国际犹资金融财阀的反华马仔。——这就是卑鄙的外邦魔鬼,用金钱利诱,把人变成吸血吃肉中华民族恶鬼的过程。

中国的人口问题,发展问题,房产金融化是第一大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到本世纪中叶,中华民族将功亏一篑,将成为国际犹资金融财阀及其买办马仔的彻底奴隶!

2、美国金融集团的房产政治侵蚀。

中国几大私营地产公司,都有被外资投资操控,西方资本通过控制中国的地产公司,实际的是控制中国的住房土地。

也就是西方资本通过中国地产白手套,把中国土地控制了。然后第二步,这些地产巨头卖出房产之后,同时公司一般就经营物业,这些物业的控股权也就在西方资本手里,西方资本通过物业就可以控制基层管理。

现在基层很多居委会、街道办事处已经插手不了小区管理。小区管理,实际越来越转移到地产公司的物业子公司权力中。随着时间的流逝,物业公司成为了中国基层的政治实际管理者,而外资通过对地产物业公司的融资控股,实现了对中国基层政治的管理。

西方资本的目的是,可以通过金融杠杆间接控制中国的部分土地和基层管理。

美国犹资金融财阀永远是双标,他们控股中国的买办地产商可以,中国人最多只能去美国当房产接盘韭菜,并不被允许成为美国房地产公司的控制者。

“土地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美国犹资通过金融杠杆对中国地产物业的控制,在间接控制中国的土地;同时犹资金融财阀通过美元金融霸权、金融奴隶制和犹资主导的压迫中华民族的国际分工,把中国的土地和劳动力绑定锁死,大口吸食中国土地和中国劳动人民创造的财富,无异于对中华民族喝血吃肉。

为了应对以上的情况,中国必须禁止外资参与中国房地产企业的投资控股。中国企业家要有大华人本体性,保持自己对企业的绝对控制权。

国家要逐步把代表民生的房地产去金融化,至少80%地产释放出来给劳动人民负担的起的房屋。

按照我的继续者人文理论,双职工的中级职称以上劳动人民家庭,必须有一套可供生育2个及以上孩子的房子,用以中华民族的优质人口繁衍。

按照《继续者法则》,民生领域走社会主义,消费领域走资本规则,必须分开。

除商业地产及极个别豪宅外,房产80%以上必须纯社会主义道路,政府应该甚至强制赎买“新城市地主阶级”手里的存量房子,分给双职工劳动人民家庭,否则,中华民族人口问题无法解决。

没有中华劳动人民的安居乐业繁衍生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难以实现。

《继续者法则》之:劳者育者,有其屋。



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jj/2022-01-29/73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