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 正文 返回 打印

戳破对美国的迷信,中国需要又一场思想解放运动

[!--writer--]  2022-01-20 00:10:21  [!--befrom--]

中美博弈,中国社会需要第二场思想解放运动

明叔杂谈

微信图片_20220119222546.jpg

我们可以把1978年中国社会“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视为新中国第一场思想解放运动。

如果说改革开放是改变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那么,实际上只有在这场思想解放运动之后,中国的改革开放才能真正成为可能。

今天,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中国社会急需要重新认识美国、重新认识中美关系、重新认识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重新认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路径和方法。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几十年后,中国社会有很多人,从专家学者到教授,再到一些媒体人、普通人,深受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未能真正理解和建立起“四个自信”。这已经成为接下来中国处理中美博弈问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思想桎梏。正因如此,中国社会有必要进行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

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核心谬误集中在两个方面:“自由民主原教旨主义”和“市场经济原教旨主义”。前者认为,美国式“自由民主”是人类社会最完美的政治制度,必然带来善治和良政,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应该学习美国的这一套政治制度;后者认为,美国式“市场经济”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经济制度,能最大化促进创新、创造财富,推动社会进步,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应该学习美国的这一套经济制度。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核心,就是把美国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以及美国主导的思想、文化等“完美化”、“神圣化”,把美国自己治国理政的实践探索,上升为人类社会“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

在这种思潮影响下,不仅“现代化”成为了“美国化”,“全球化”也成为了“美国化”。

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美国通过“新自由主义思潮”,实际上做了很多事情,但对美国自身和全世界来说,并不见得都是好事:

——美国在国内放松对资本和市场的管制,极大地迷信“市场万能”、“小政府”等理念,虽然这在终结美国20世纪70年代滞涨局面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也造成了美国经济制度的异化,其突出特征就是美国社会财富分配不均,两级分化严重。当前,美国社会所有的问题——阶级矛盾、种族矛盾、意识形态矛盾等,都可以在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中找到根源;

——美国在国际社会推动“美国化”,搞意识形态、制度和模式输出。在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前后几年,在苏联逐步走向崩溃的过程中,美国误以为,“冷战”的结束是美国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思想文化的胜利,美国觉得,其自身倡导的这一套“新自由主义思潮”具有先天的优越性、道德感和必胜性。“冷战”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维护和扩散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911”事件后,美国提出所谓的“大中东民主计划”,按照“新自由主义思潮”的那一套,在阿富汗、伊拉克搞“国家构建”(Nation Builiding),但最终惨遭失败。美国在苏联前地区,搞“颜色革命”,对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搞“和平演变”,其背后都是在搞“新自由主义思潮”理论和实践的输出;

——常言道,“无利不起早”,过去几十年,美国热衷于搞“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全球输出,一方面固然受到西方基督教“传教”思潮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有极为现实的利益考量。美国希望通过让全世界让“美国化”,将自己打造成全球“民主国家盟主”,执全球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潮流的“牛耳”。更重要的是,美国希望通过让全世界“美国化”,建立起一套以美国为核心、以美国利益为核心的世界秩序,在这套世界秩序里,美国享有独一无二的政治霸权和经济霸权,所有的国家围绕美国的利益行事。其他国家的国民努力工作,实际上都是在为美国打工。以“美元霸权”为例,在美元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贸易结算货币、投资货币之后,在美国主导的这个体系下,中国等国家,无论增加多少进出口贸易、无论积累多少外汇储备,最终都会无一例外地强化美元的霸权地位。以贸易为例,中国进口越多、出口越多,只要还是主要以美元结算,中国就是在给美元打工,会加大全世界对美元的需求,巩固美元的霸权地位。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十几年,美联储无论如何开动印钞机,美元这个本质上的“绿纸片”,依然坚挺,并被全世界接受,美国的国债利率仍然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有鉴于此,今天中国社会需要发起第二场思想解放运动,其主要内容可以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要打破对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的迷信,本质是戳破美国的“制度神话”,最终冲破“自由民主原教旨主义”和“市场经济原教旨主义”两种错误思潮的束缚,真正建立起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第二,要在学术、思想、文化、新闻媒体、科学研究、日常讨论中,打破“言必称美国”的思维定式,对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几十年来对中国人思想和意识的渗透、洗脑,来一场“戒毒”、“断奶”的运动。当然,我们并不是倡导“逢美必反”,对于美国和其他国家先进的技术、理念,我们有必要实事求是地看待,“师夷长技以制夷”,并没有过时。中国进行社会主义探索,依然需要吸收和借鉴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我们反对的是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中错误的思想和实践,并不是盲目反对美国的一切事物;

第三,要在中美博弈中,不断夯实“四个自信”,打破盲目崇美、畏美、恐美、惧美的思想,对中美博弈的是非曲直,要拎得清、看得明白,对中美博弈的中长期结果,要坚定信心、保持耐心;

整体上来说,通过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需要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实践中,主动、稳妥地推动“去美国化”。

中国改革开放,主动融入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和霸权体系,这在当时有一定的合理性。通过改革开放,我们获得了建设社会主义国家必须的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学到了关于工业化、市场经济的各种做法。

但我们必须清楚,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和霸权体系,并非是在“搭便车”,更不是在享受“美国人的恩惠”。

正如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翟东升教授所言,中国“上美国的车”,是买了“昂贵的车票”。

中国付出的成本包括:

——中国用自己廉价的劳动力、土地等资源,加入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进一步支撑和强化了美国的霸权体系;

——中国在获得经济发展的同时,一度出现了环境、资源的极大破坏,中国向美国输出商品,享受顺差,但也不得不承受环境恶化、资源破坏的巨大成本;

——中国大量购入美国国债,在美联储印钞的情况下,中国等其他国家、机构、个人持有的美国国债,实际不断贬值,这是美国赤裸裸地进行财富转移;

——中国在与美国的贸易中,历史上因为中国的科技和产业比较落后,长期处在一种不平等的状态中。过去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段子说,中国人用1亿件“衬衫换美国一架飞机”,就很能说明问题。不管这种交换在价格上、在汇率上如何平等,在本质上不可能是平等的。美国利用自己的科技和产业优势,获得了超额利润,实际上对其他国家是一种不平等交换和剥削。

即便是这样,美国依然觉得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认为中国胆敢发展自己的科技和产业,就是要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因此是不可接受的,是必须要进行打压和遏制的。

对于美国来说,中国的角色最好永远是美国主导的霸权体系下的一分子,主动放弃国家独立发展,对美国的霸权深度依赖,就像欧盟、日本、韩国,还有更多国家那样。

这不可能是中国的国家选择。

对于中美关系,中国并不寻求主动“脱钩”,更不寻求与美国打“新冷战”。中国希望与美国进行良性竞争,将美国一些人在“零和游戏”思维下把中美关系视为一场你死我活、你输我赢的“拳击赛”,变成一场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田径赛”。

中国认为,中美关系的理想状态应该是“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如果理性、冷静来看,确实如此,这是对中美两国人民、对全世界人民最有利的选择。

但是,我们应该做最好的期待,同时也要做最坏的打算。

对于美国来说,它非常清楚,中美博弈的时与势都在中国这一边,如果美国不对中国采取破坏性举措,在公平、有序、和平的竞争中,美国一定会是输掉的那一方。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面对中国不断发展、壮大的势头,不太可能坐视不管。美国一方面会强调通过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来赢得这场竞争,美国另一方面也会从现实主义政治、外交出发,对中国“无所不用其极”。无论是特朗普的“七伤拳”、“王八拳”,还是拜登的“伪君子拳”,都是如此。遏制、打压、围堵、抹黑、污蔑中国,本身变得对美国“有意义”了,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局面。

面对这种局面,在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的基础上,中国社会的一些选择也呼之欲出了:

1)中国举国上下,要看清楚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本质,打破对美国“制度神话”的盲目盲目崇拜、盲目畏惧,坚持走独立自主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对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进行“戒毒”、“断奶”操作;

2)在中美博弈中,丢掉幻想,坚持斗争,善于斗争,在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的基础上,用理性、智慧和谋略,赢得这场二十一世纪的“伟大斗争”;

3)坚持发展中国自己的科技和产业,这是决定中美博弈最关键的因素。中国需要为美国不断升级的“断供”、“封锁”,为中美可能“脱钩”等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4)继续坚持改革开放,改革主要是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开放是为了做大与世界上其他国家利益共同体的蛋糕,突破美国对中国的孤立和包围。当然,开放也是为了倒逼国内的改革,实现更高水平的发展。中国加入RCEP,提出申请加入CPTPP,都是这种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体现。中美博弈无论多么激烈,中国都不可能走闭关锁国的老路;

5)不断完善治理体系、不断提升治理能力,以优异的治理效果,实现国内的发展和长治久安,不惧美国在国际上挑起的制度、模式之争;

6)构建中国自己的“朋友圈”,扩大与亚非拉广大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在中美博弈中打一场“农村包围城市”的战争,把美国对中国的孤立,变成中国对美国及其核心盟友的反孤立;

7)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叙事”,不断提出新理论、新思想、新观点,对冲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潮”对国内的侵蚀、在国际上对中国的污蔑。在理论、思想、文化等领域,鼓励对“美国中心论”、“西方中心论”、“新自由主义思潮”等的反思和讨论,打破“言必称美国”的思维定式,不断增强“四个自信”;

8)继续坚持实事求是、与时俱进,辩证、客观地看待问题,务实、科学、高效地解决问题;

9)反对极端思潮,反对盲目排外。戒骄戒躁,稳扎稳打。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去美国化”,不是“逢美必反”,也不是“关起门来搞建设”。在去“美国化”的同时,要以更大的胸怀拥抱全世界,学习人类社会一切文明成果,为我所用;

10)从脱离美元霸权入手,逐步打破美国对全球的政治、外交、军事、经济、思想的垄断,加快对“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式现代化”、“中国式全球化”的研究,为“后美国时代”早做准备,为未来可能到来的“中国时代”打下基础。

期待更多人加入中国社会这场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的大讨论。

真理越辩越明。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来源:明叔杂谈,有删改



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jj/2022-01-19/73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