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 正文 返回 打印

醉翁之意不在酒:恒大前师爷担心的是生育问题吗?

[!--writer--]  2022-01-12 00:10:05  [!--befrom--]

任泽平这两天又挨骂了,原因是他出来发话,建议央行多印2万亿,用10年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

微信图片_20220111215109.jpg

任泽平的这条建议其实小学生都能算明白,且不说这2万亿怎么来、最后谁背债,就算按任泽平后来回应的“凭空印出2万亿”,一分不拉地白给、平摊到5000万的新生儿,平均每个也就能分到4万块。

在这个通货膨胀成了新常态的年代,4万块够干啥?可能也就够买新丁的奶粉尿不湿。2018年,《中国理财周刊》曾经做过一个测算,在中国养育一个孩子至其大学毕业为止,至少需要花费50至130万元人民币。这还只是一个平均值,焦虑的中产精英要把孩子送出国留学,成本会更高;而子女踏入社会以后,还有更加昂贵的结婚开支和买房、买车开支……

在老百姓承担抚养成本的同时,还意味着至少一个家庭劳动力在几年时间里没法出去工作挣钱养家,即便老人能够帮忙带小孩,是不是还得换更大的房子?

很多人骂任泽平“愚蠢”、“何不食肉糜”,其实,这些账有生活常识的老百姓都会算,笔者就不信顶着“著名经济学家”、恒大前副总裁级首席经济学家、前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现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的任泽平不会算。

所以,如果我们真的简单地以为任泽平只是“愚蠢”,那愚蠢的就是我们自己了。

正像任泽平在后面的“八点回应”所说,“这个建议,我们是认真的,是经过长期的科学研究和论证的。以科学家的精神,建设性的态度,做有温度、有情怀、有责任的研究。”

任泽平提出这个建议的真正动机是什么?是真的担心少子化老龄化,真的关心中华民族的延续?

在放开三胎之前,还在恒大任职的任泽平就搞出了一篇题为《渐行渐近的人口危机——中国生育报告2019》的长篇报告,系统地阐述了人口危机的现实,提出了诸如全面放开生育、构建生育支持体系等一系列建议。

微信图片_20220111215122.jpg

这篇报告开头“开宗明义”,指出“人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和动力”;“人口危机的影响”一节更是明确指出,“人口红利提前消失”制约经济增长,性别失衡影响社会稳定,等等。

这篇报告“高屋建瓴”,所采取的视角也是“高高在上”的。任泽平所关心的核心问题是怎么样实现“经济高速发展”,至于“谁的发展”、“发展为了谁”却压根儿不是他关心的问题。

“人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和动力”,翻译直白一点就是:劳动力是基本要素,庞大的消费群体是刺激经济增长的动力;把人口当作发展“红利”,其实不就是把占人口多数的底层当作发展的“燃料”吗?

任泽平提出“75-85年出生的是鼓励生育重点,不能指望90后00后”,因为90后00后的“生育观念”有问题,任泽平把生育观念的变迁归咎于“90后这一代人普遍受的教育程度较高,而受教育程度越高,生育意愿就越低”,这就属于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在旧中国,受教育的都是地主阶级和上层精英,而普遍三妻四妾、多子多福也恰恰是这些“上等阶级”。生育观念说到底还是由生育能力和抚养能力决定的。

社会存在决定意识。从70后到80后,再到90后,代际之间最主要的“社会存在”差异就是生存压力以及对生存压力的感知不同,直接来讲,就是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了。刚刚踏入社会的90后人均负债都已经12万了,这还是在啃老现象越来越明显的情况下。而这背后就是社会财富分配的公平程度在递减,贫富分化不断拉大,除了不同年代的人群踏入社会后自身生存压力的感知,还有他们的青少年时期对家庭生存压力的感知。

所以,生育率下跌,本质上是由贫富分化的不断加剧,由此导致广大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化和相对贫困化造成的,是把人口当作“红利”的发展的结果。就像那句俗语所说,“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在生育危机问题上,任泽平所曾经服务的任老板们“功不可没”。

这些道理任泽平能不懂吗?他当然门儿清,问题是他所要维护的不就是许老板们的利益,所关心的不就是许老板们怎么样暴富,然后分自己一杯羹吗?而这必须依赖把人口当作“红利”的发展模式。要不怎么配得上“资产阶级经济学奖”的称号呢?

任泽平并不在意大多数人过着贫穷、痛苦的生活,他在意的只是过着贫穷、痛苦生活的大多数人是否还愿意继续“生产”人口,源源不断地提供“燃料”,为市场供给劳动力和消费力。

而更进一步讲,任泽平的2万亿只是为撬动更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提供一个支点,就像他所说的,他的确是“经过长期的科学研究和论证的”。2万亿的“专款”怎么“专用”首先就是一门学问,直接按人头发钱肯定是违背“市场规则”的,任泽平也不会这么建议,大概率是“资金跟着穷人走,穷人跟着能人走,能人跟着产业项目走,产业项目跟着市场走”;2万亿之后,意味着一系列的配套措施,教育产业、医疗产业、尤其是住房产业都能够雨露均沾、蓬勃发展。

人均4万元只是开个头,但任泽平们是“管生不管养”,“穷养”也没关系,反正只是“燃料”,只要支点找到了就好,其结果当然是任老板们皆大欢喜。只要生产资料所有制不变,往后人们依然会追问同一个问题,恒大和房奴们都快被债务压垮了,钱去哪里了。

微信图片_20220111215134.jpg

微信图片_20220111215138.jpg

任泽平显然不是一个人,2万亿也弱爆了。在他的2万亿建议提出后,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马上又抛出了个5万亿的人口刺激计划,立刻成了全网群嘲的另一个对象。

微信图片_20220111215143.jpg

其实“2万亿”也好、“5万亿”也罢,这都太具体,太具体也就成了噱头和吸引流量的密码,也就容易被嘲讽为“小儿科”、“太儿戏”。不过,事实上,多地鼓励生育的措施要么在路上,要么已经开始了:

微信图片_20220111215148.jpg

除了产假新规等政策配套外,不少也是真金白银,最后加起来究竟是2万亿还是5万亿,这还真不好说。

至于生育能不能鼓励的起来,西欧诸国和日韩已经做了示范。

例如,居民债务增速仅次于中国的韩国在2004年就正式推出了鼓励生育政策,为生育家庭提供住房、育儿、医疗、税收等方面的补贴与优惠,二胎家庭还能享受免费的健康保险,以及幼儿园到初中的学费减免等。然而,这些举措依然没能挡住韩国生育率不断下滑的事实。2004年之后的几年,韩国生育率还只是在1.2的低水平徘徊,2008年的一场全球金融海啸,直接导致韩国的生育率一路向下,到2020年的总和生育率更是跌到0.84。

韩国的人口危机背后,是这个家庭债务上升速度全球第二的国家的年轻一代的绝望——生下来不仅自己受苦,孩子将来更苦,这才是“南朝鲜”这个有着儒家传统的野蛮资本主义国度民众生育观念转变的根本原因。

微信图片_20220111215156.jpg

正如前文所说,生育危机仅仅是结果,而非原因;不解决原因,能解决结果吗?



https://www.hswh.org.cn/wzzx/llyd/jj/2022-01-11/73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