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代脊梁 > 知识分子 > 正文 返回 打印

一心为人民,慷慨掷此身——华罗庚、吴文俊先生往事

[!--writer--]  2018-07-15 00:03:08  [!--befrom--]

一心为人民,慷慨掷此身

——华罗庚、吴文俊先生往事

李文林

timg (3).jpg

原编者按:2018年6月27日,为庆祝建党97周年,纪念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建院20周年,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党委召开“不忘初心,坚定跟党走”新老党员交流座谈会。以下是老党员代表、数学史专家李文林研究员的发言。标题为编者所拟。 

 大家好,很荣幸也很高兴能参加新党员宣誓的仪式,这让我想起了50多年以前自己入党的时刻,1965年大学毕业的前夕,我加入了光荣的中国共产党,以后经历了文革风暴、改革开放,这中间下过农村,出过国,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现在回头来看,我们中国共产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坚强,同时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面临更巨大的挑战。

为什么说更坚强,我想了想,世界上的共产党,现在还在执政的恐怕中国共产党是资格最老的,再过两年就建党100年了,执政到明年是70年。而前苏联,布尔什维克党是在1903年成立的,但是到了1991年亡党亡国。我想我们中国共产党经过这么多年,在世界风云变幻的情况下领导中国搞成现在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共产党员,作为一个中国人来讲是很自豪的。我回忆我刚到国外的时候,我是在1981年改革开放初期去英国做访问学者,那个时候我们的钱很少,我的工资只有56块,当时对美元的汇率1:3,那只有20美金不到,所以人家问我,你一个月拿多少钱?我都不好意思说。当时我在剑桥大学担任学生会主席,记得有一次当时的驻英大使柯华给我们作报告,其中说到在伦敦机场上,英国机场工作人员指着即将回国的中国留学生说:“They’ll never get rich!”(他们永远也富不了)。因为当时我们国内物质条件比较差,所以回来的时候留学生都带了许多东西,机场托运加随身携带大包小包的,英国人看不起,说了那样的话,这当时对我们的刺激是非常的大。我最近又到国外去了一趟,感受真是不可同日而语,碰到外国朋友竖起拇指对我们说:“China, great!” 所以我觉得这几十年的变化,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坚强,这是肯定的,这是我自己的感受。同时也面临很大的挑战,因为经过文革动荡,还有我们在改革开放过程当中产生的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我们党的一些干部的腐败、贫富差距等等,使得人民群众对共产党的信仰出现了一些问题,不像我们入党的那时侯,现在老百姓当中常常会有负面的议论。比如你打的,人家说北京的出租司机从下到上什么都讲,往往就会听到一些不满的情绪,这是前进当中必然出现的,所以大家在这个时刻加入我们的中国共产党,一方面是非常光荣,另一方面你们前面的路又是很艰巨的。因此晓蕾(数学院党办主任丁晓蕾)叫我来讲,我想就讲讲到数学所来以后接触和了解的老一辈党员科学家,他们的奋斗精神、他们的爱国情怀以及他们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使自己受到的教育。

老余(余德浩研究员)刚刚说他在科大(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关龙”的,而我是属于“吴龙”,就是说吴文俊先生教我们微积分基础课,吴先生当时已经是大名鼎鼎的学部委员(院士)了,他来给我们讲基础课,从第一堂课到最后一课,每个礼拜没有缺过课。那个时候没有地铁,从中关村到玉泉路,很辛苦的,但吴先生从来没缺过课。他的课是自己编的讲义,当时没有计算机,讲义都是用钢板蜡纸刻写油印,吴先生的讲义一般是有年轻工作人员给他刻,但是有一回发下来的讲义,我们很惊讶地发现是吴先生自己刻的,可能因为那一次是讲外微分,有很多特别的符号公式,他就自己亲自刻写!我们拿到这份讲义都很感动。

毕业以后,我是在微分方程专业,所以开始跟吴先生没有什么个人接触,但是后来吴先生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中国古代对世界数学的贡献》,他用的笔名叫顾今用,实际上就是古为今用的意思了。当时一般人并不清楚,我有一天猜出来,在走廊上碰见吴先生时就试探着问:这个文章是您写的吧?他神秘地笑了一下,举了一下拳头说:我要准备战斗!当时我不知道这个准备战斗是什么意思,后来因为数学史的共同兴趣,跟他接触多了逐渐有所认识。他的战斗,实际上我体会是两个方面,一个为了古为今用,把中国古代的数学优良传统在自己的科研工作当中体现出来,自主创新。他58岁开始转到机器证明的方向,大家想想看,58岁,一般人的科研生涯恐怕是要画句号了,但是吴先生却在58岁这年开辟了新的数学方向,而且这方面的研究使他得了国家最高科技奖、邵逸夫奖等大奖。再有一个,我觉得他说的准备战斗的另一方面就是要为弘扬中国古代的数学文化而战斗,也是在大约58岁前后,吴先生花了数十年的时间,做出了重要贡献。一直到2000年,他把自己拿到的国家最高科技奖500万拿出100万来成立了一个叫“丝绸之路数学天文基金”,鼓励年轻人去研究古代沿着丝绸之路数学跟天文之间的传播,这是在2000年,不是现在,在那个时候他提出来丝绸之路这个事情,说明他的高瞻远瞩。所以吴先生他心里边想的,一个是古为今用,在数学上自主创新;第二要弘扬中国古代的数学文化,这个我是在几十年一直在他的亲自教导下、感化下做了一些工作。

吴先生他不是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有的人就说吴先生是不是对中国古代数学夸大了,我的感觉是没有,因为他同时指出来西方欧几里得几何的传统也是很重要的,有一阵中学数学教育改革中提出要淡化欧几里得几何,吴先生还亲自到教育部说不能那样做。但是他指出来数学的发展不是光是西方的欧几里得,而且还有东方的解方程,印度、中国、阿拉伯,他说不能把这个丢了。总而言之,我觉得吴先生的执着追求最值得我们学习的,一个是自主创新,一定要创造自己的东西,他说你跟着别人走是不行的,没有出路的,这是他的说法,反复强调这一点。还有就是弘扬中国的民族文化,数学文化,这一点他也是不遗余力。吴先生入党的时候是61岁。他1951年回国,他就是奔着建设新中国的科学事业来的,他对共产党忠心耿耿,但直到1980年61岁的时候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中间他始终坚持他的信念。吴先生是61岁入党。那么华老(华罗庚)呢?

我下面讲华老。我跟华老没有太多个人的接触。在科大他给我们讲过一年的多复变函数论,我们应该也算他的学生,在课堂上亲耳聆听过“从薄到厚,从厚到薄”等等这些金玉良言。我最近在整理他的档案,因为他家属捐出来一些他的手稿、信件,我边整理边学习,受到了一次很深的教育。我们知道,华老1950年从美国回来,在回国途中发表了致全体留美学生的公开信,号召大家为了祖国、为了人民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事业。这封信直到今天仍具有很强的爱国主义感染力。他抱着爱国之心回来,为新中国的数学事业呕心沥血,可以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回国以后在历次的政治运动当中他都受到了冲击,尽管中央保护他,包括文化大革命,他还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我看到在他的手稿中,他写下大量的材料,表达了对党、对祖国的无限忠诚,即使在最险恶的环境下也没有动摇这种信念。华老一直提出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虽然由于种种原因长期没有得到批准,但他从没有放弃。最后华老是到什么时候加入我们党的呢?1979年,当时他已经69岁,离开他生命的终点仅6年的时间!所以我想这些老科学家,一个是他们那种无畏攻坚、自主创新的精神,一定要创造自己的东西,而且要创造第一流的工作,这是第一条。再一个是他们身上洋溢着的爱国、爱中国共产党的坚定信念,那为什么像华先生、吴先生他们在国外那么好的条件,回来以后,还受到很多不公正的待遇,但还是一定要坚持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为什么,这对我自己也是一个很大的教育。对于我来说,他们是高山仰止!

我不想耽误大家很多时间,最后,我在整理华老手稿时看到他写的一首诗的手迹,我在这里给大家念其中首尾四句:“喜马拉雅雄鹰,呼伦贝尔骏马,……一心为人民,慷慨掷此身!”一心为了人民,自己的生命可以不在乎,华老最后正是倒在科学的讲台上,以生命实现了自己的誓言!所以我想这种精神是共产党员科学家的崇高精神,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楷模。今天有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一下,我自己也感到很激动,我刚刚说,你们是很幸运的,但是同样的你们前面的任务也是艰巨的。我们的国家现在是一个科学大国,还不能说是科学强国,科学强国梦还要靠你们去实现!

 好,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作者:李文林)



https://www.hswh.org.cn/wzzx/sdjl/zsfz/2018-07-13/51405.html